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五十八章 抓贼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何老爷言重了。”

    龙渊躬身并没有居功自傲。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在这等他回来吗?”

    现在的何修竹已经将龙渊当做是他的救命稻草,龙渊在他心中的地位能与何依雪相当。

    “先看看方勇能否带回黄家的回信吧!”

    龙渊不赞成立刻与方勇摊牌。

    像这些事大家族一般都是找人代笔,而方勇手上的密信也亦是如此,既然是能为黄家家主代笔的人自然是心腹甚至就是与方勇联络的接头人。

    凭方勇一个小小家丁的身份,想将信送到黄家家主手上本就不现实,所以他应该回去找那个黄家接头人。

    到时看完信的黄家家主必定会让就近的接头人来为自己代笔给何家回信。

    而方勇将要带回的书信会成为何家翻身证据的重要组成。

    “不过此时我只有六成把握,若是字体不一样,那我就只能根据回信内容临摹了。”

    龙渊已经开始盘算起计划失败后的补救方案。

    虽然龙渊的书法造诣不算高,但临摹一封回信还是不在话下,毕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何修竹那种水平。

    日过晌午,已经用过午饭的龙渊和何修竹终于等到匆匆赶回的方勇。

    “好,好,好!”

    何修竹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当看到信上的字迹后,兴奋的连说了三声好。

    对于何修竹的表现,方勇深感诧异,因为与何修竹的郑重其事不同,黄家的回信很是随意,所以方勇在回来的途中已经偷偷看过信上的内容。

    不外乎是拒绝了何家宽限一段时间的请求,连带着一些揶揄嘲讽的话。

    “莫不是这老家伙气火攻心,得了失心疯不成!”

    方勇的心中恶毒的诽谤着。

    “方勇啊方勇,我何修竹待你不薄,为何你要如此出卖我何家?”

    何修竹把信交给龙渊,转过头对方勇喝问道。

    方勇的身子一颤,然后一脸惶恐的道:“何老爷冤枉啊,我方勇一向对何家忠心耿耿,何来出卖一说!”

    “到现在还嘴硬!我且问你,黄家让你陷害于我,是与不是?”

    何修竹大袖一挥,指着方勇厉声道。

    “没,没有,一定是有小人陷害我。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见何老爷信任我,故意趁我不在诓骗了何老爷!”

    方勇矢口否认背地里与黄家的交易,同时还反咬龙渊一口。

    “爹,你们在干什么?”

    前厅的动静太大,把正在后院赏景的何依雪给招来。

    “大小姐,您一定要给小子做主啊!”

    方勇似乎是看到了救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何依雪爬去,口中还嚷着龙渊诬陷他。

    嘭!

    龙渊自然不会给他接近何依雪的机会,弹腿一脚踹在方勇的胸膛,五尺高的汉子被看似弱不禁风的龙渊踢出两三米远。

    方勇吃力的站起身,嘴角有血溢出,双眼惊惧的看着气定闲神站在那里的龙渊。

    “龙渊,你在干什么!”

    何依雪对龙渊横眉冷对,尖声娇喝道。

    “依雪,这里没你的事,回屋去!”

    还不待龙渊回话,一旁的何修竹便有些不满的对何依雪命令道。

    “哧,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何依雪刚欲说话,却被龙渊的嗤笑声打断。

    “不要闹了。”

    何修竹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何依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父亲居然会为了一个外人训斥她。

    上次也是因为这个新来的小管家而被罚抄家训,这次又是因为这个小管家。

    何依雪可以感受的到这些年何修竹对她的愧疚,平日里对她一些出格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何修竹越是这样,何依雪就越是心痛,她总会想起母亲郁郁而终的那一幕。

    “哼!”

    何依雪没有听从何修竹的话会后院,反而转身坐在了前厅的椅子上。

    何修竹对此也有些无可奈何,只得任由她胡闹。

    这一切龙渊自然是看在眼里,对于自己在何修竹心里是什么地位,也有了清晰的判断,这也让龙渊对之后定下的计划做出了一些调整。

    “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龙渊从怀中掏出那封密信沉声问道。

    “你,你……”

    看到龙渊手中的东西,方勇瘫倒在地,指着龙渊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是认得,那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龙渊轻笑着将信叠好揣进了怀里。

    唰!

    方勇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的站了起来。

    “对,是我出卖的何家,可我有什么错,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想去更好的环境赚更多的钱何错之有!”

    方勇硬着脖颈面目狰狞的咆哮道。

    “要不是黄家让我盯着这个臭娘们,老子早就远走高飞了,怎么可能会让你们找到证据。龙渊,都怪你,是你毁了老子的好事!”

    方勇居然还厚颜无耻将所有的错都归咎到龙渊头上。

    看着如跳梁小丑般的方勇,龙渊把头扭向一边连理会都懒得理会。

    “来人,将方勇给我押下去!”

    听不得方勇的继续犬吠,何修竹大喝道。

    早就因为前厅的动静而聚集在门外的家丁,在听到何修竹的传唤声后,便立马冲了进来将方勇团团围住。

    “哈哈,何修竹你真是老糊涂了,你以为凭这么些废物就能困住我?”

    方勇狂笑一声,指着四周的家丁不屑的说道。

    不待众人反应,方勇脚下生风冲入家丁当中,举起沙包大的拳头砸在其中一名家丁的脸上。

    方勇不愧是运商护卫出身,身手确实了得,身影在人群中穿插进退有序,力大气沉的拳头总能抢在对方之前挥出,被他击中的家丁瞬间倒地失去战斗能力。

    没一会儿的功夫,围攻方勇的家丁便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们找到证据又如何,没有我这个人证,你们依然逃不出黄家的圈套。”

    说完方勇扫了前厅的众人,然后大摇大摆的准备离开。

    见此情景何依雪又怎会看不清形势,刚欲起身冲去但一道黑影掠过,定睛一看正是龙渊。

    “好快!”

    何依雪心中惊呼。

    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啸之声,方勇不敢大意,看也不看抬起手臂向背后抡去。

    啪!

    龙渊手若闪电,五指内扣刁住方勇的手腕掐住他的命门,另一只手甩出拍在方勇肩上。

    咔、咔、咔……

    方勇的体内传来牙酸的骨措声,接着就像烂泥般瘫倒在地,他身上的各个关节都发生了扭曲。

    “把他关进库房,等黄家人来领。”

    龙渊松开了方勇的手腕,对还躺在地上的家丁轻声吩咐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