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五十六章 线索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何老爷,外面风大还是回屋歇息吧。”

    龙渊轻声对何修竹说道。

    “龙渊你为什么来我何家,你可知再过几日我何家就要烟消云散了。”

    数日的奔波让何修竹心力交瘁,积压在心底的负面情绪终于爆发。

    “哎!”

    龙渊暗叹,他明白何修竹无论如何都不会把何依雪嫁给黄家的那个傻儿子。

    没有在意龙渊的沉默,何修竹仰着头凄然道:“在我年轻时一心只想着家族的事业,疏于对依雪母女的照顾,这才导致依雪母亲郁结成疾,不久之后便离别于世,我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年幼的依雪对我已生芥蒂,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方设法的补偿依雪,可依雪对我的恨却一直没有减少,真是报应,报应啊!”

    “龙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何家,但我知道你一定本事不小,所以我希望你能带依雪离开北沙城,然后替我照顾好她。”

    何修竹低下头满眼希冀的看着龙渊语气中带着丝丝乞求。

    何修竹的话让龙渊有很大的触动,在这一刻龙渊看到的是一位平凡的父亲,在为自己女儿的人生而努力。

    面对如此的何修竹,饶是龙渊心智似钢也为之动容,亲情永远都是龙渊最大的软肋,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承认。

    “不知何老爷被何事所困?”

    龙渊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对何修竹问道。

    既然知道何修竹心意已决,龙渊也就打消了让何依雪嫁入黄家的念头,毕竟何修竹乃是何家的支柱,如果真把何依雪嫁入黄家,何修竹势必会一蹶不振,龙渊所看重的那股特质也就不复存在,那他费尽心思进入何家也就没了意义。

    何修竹虽不知龙渊是何意,但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告诉了龙渊,包括黄家所提的条件。

    “何老爷,那批果蔬现在何处?”

    龙渊总觉得黄家算计何家这件事与那家贼脱不了干系,只是碍于手头上没有证据。

    既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何家垮掉,那龙渊就只能想办法帮何家走出困境了,这样也好让何修竹接受自己,至于何依雪那边就只能从长计议。

    “就在后院的仓库放着,有什么问题?”

    何修竹有些不明白龙渊的意思。

    “我想去看看。”

    龙渊希望能在这批果蔬上寻找到蛛丝马迹。

    “好吧,你随我来。”

    何修竹犹豫了片刻,才无奈答应了龙渊的请求。

    ……

    嘎吱

    唰——

    随着何修竹将仓库的门打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如潮水般冲刷着龙渊二人。

    借着月光龙渊可以清晰的看见仓库内铺满白霜。

    龙渊相仓库内走去,何修竹想叫住他,却惊异的发现龙渊并不惧这些寒气。

    打开装有果蔬的货柜,里面的果蔬正如黄家所说已经有不同程度的变质。

    “这是千寒冰铁。”

    不过龙渊关心的并不是这些果蔬,而是那些晶莹剔透的冰块。

    千寒冰铁并非是铁,而是一种在在严寒之地的冰块,只因它的硬度能与金属相媲美故而得名。

    而在北沙城能出产千寒冰铁的地方,就只有贯穿整个北沙省的折罗漫山脉。

    “对。”

    何修竹没想到龙渊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千寒冰铁。

    “这是什么?”

    龙渊看到在紧贴着果蔬的千寒冰铁上有一层淡淡粉色的冰晶。

    “哦?”

    交货时只顾得检查检查果蔬,并没有注意到千寒冰铁的异常,现在在龙渊的提醒下,何修竹凑上前查看也发现了这一层粉色的冰晶。

    龙渊伸手过去摸了摸这些粉色冰晶,不同于千寒冰铁的光润细腻,这些粉色冰晶有一种沙砾般的粗糙感。

    扣下一些粉末在指尖搓捻,置于鼻下闻了闻,淡淡的硫磺味龙渊的眉头皱了起来。

    “火涎浆!”

    龙渊一语道破粉色冰晶的真面目。

    龙渊的话让何修竹身躯一震,面露不可思议之色,随即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该死的黄家!”

    何修竹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他咬牙切齿道,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是中了黄家的算计。

    因为在黄家经营的饭馆中有一道招牌菜叫龙飞凤舞,是由刀工了得的大厨用冰雕刻出一对龙凤,然后再在汤汁的浇灌下升腾起雾气,冰雕而成的龙凤会刹那间染成红色,又因高温的作用会有些许的变形,就如同在云雾中翻腾一般。

    其中这道汤汁便是用火涎浆熬制而成,也正是因为这道菜北沙城附近出产火涎浆的地方基本都被黄家把持。

    看到何修竹终于在自己的引导下明白过来,龙渊嘴角挂起一丝笑容随即又渐渐隐去。

    “我这就去找黄家理论!”

    愤怒的何修竹大喝一声欲要破门而出。

    “不可!”

    见何修竹失去理智,龙渊连忙劝阻。

    “为什么拦着我?”

    双眼布满血丝的何修竹,从牙缝中艰难挤出一句话。

    “我们没有证据。”

    龙渊淡淡说道。

    龙渊的话如同一泼冷水将出离愤怒的何修竹浇醒,眼中的愤怒逐渐消退,一丝清明浮现出来。

    何修竹的表现让龙渊满意的点了点头,身为一家之主能控制情绪是最基本的技能。

    “何老爷能否回想起这次走商都有谁参与,他们是否都还在?”

    龙渊还在循序渐进的引导着何修竹的思路。

    “都是些我何家的长工。”何修竹不假思索的说道,“你是怀疑他们中有内鬼?”

    何修竹猛然明白了龙渊话里的意思,双眼闪过精芒。

    “可现在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何家发生这档子事之后,我都将他们遣散了,现在去迅他们谈何容易。”

    何修竹摇摇头苦笑着说道,眼中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熄灭。

    “我觉得何老爷应该好好回想一下,是不是漏了一个人?”

    龙渊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道。

    他的话让何修竹陷入了沉思,忽然何修竹似是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眼睛瞪的滚圆,不可思议的惊叫道:“难道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会是他!”

    何修竹痛苦的闭上双眼,口中喃喃自问。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闭着双眼的何修竹沉声问道,随时疑问但声音中充满了肯定。

    龙渊与睁开双眼的何修竹四目相对,龙渊的嘴角掀起一抹淡然的笑容。

    何修竹从龙渊的笑容中感受到了那份从容和镇定,还有那运筹帷幄了然于胸的自信,在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