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五十二章 何府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走在北沙城的街道上,龙渊还在消化着从杀手口中得到的消息。

    说实话龙渊对于自己莫名多出了一个敌人很意外,他相信在荀府中不少势力安插的探子,所以荀凡阳对他的态度,应该早就传到这些势力耳中,这就更应该能帮他洗脱嫌疑才对。

    “宝山。”

    龙渊默念着这个名字,心里已经将素未蒙面的纶巾文士惦记上了。

    身在深宅的纶巾文士宝山,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寒噤,心头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黑子他们还没回来吗?”

    宝山对身旁的小厮问道。

    被问到的小厮思索了片刻,摇摇头表示去杀龙渊的二人还没有回来。

    “不应该啊,平时这二人手脚很麻利的,更何况这次是去杀一个小鬼罢了,怎么会耽搁这么长时间?”

    宝山有些不解道。

    ……

    “田管家实在对不住您,我兄弟二人上有老母待养,下有妻儿在家,虽然何府对我兄弟二人不错,可连续两月不发工钱,家中着实是揭不开锅了。”

    在一宅院大门前,两个挂着包袱身穿青灰色布衣的青年,面带愧色的对一位微微有些佝偻的老人说道。

    “哎,不怪你们,不怪你们,出来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我相信何老爷也不会怪你们的。”

    被称为田管家的老人对两名青年劝慰道,只是在他那张长有老年斑的脸上挂满了苦涩。

    “那田管家就此别过。”

    两名青年对视一眼,一咬牙对田管家告辞道。

    “嗯,去吧,去吧,希望你们将来能有份好营生。”

    田管家虽然很不舍,但还是送去了自己祝福。

    看着两名青年人离去消失在人海的身影,田管家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向宅院内走去。

    忽然他的余光扫到一道身影,他感到这个人好像在看自己,他停下脚步顺着目光望了过去。

    只见一名身着一袭绣有祥云青衣长衫的少年映入了田管家的眼帘。

    少年面无表情的伫立在那,身姿笔挺修长,肌肤赛雪又不失健康,剑眉微挑,薄唇紧抿,一双漆黑的星目时而有流光闪烁,路边的行人频频顿足向少年投来惊叹的目光,更有大姑娘小媳妇因为多看了两眼,而俏脸通红。

    这少年自然就是龙渊,从客栈出来后他就一直在北沙城中闲逛直到被何府的天命之气所吸引。

    龙渊心里很明白大家族虽好,但想得到家族所有人的认可却不易,毕竟其中牵扯了太多既得利益者。

    其次就是这些家族的体量基本已经到头,想要再进一步很难,这也就意味着其天命之气蕴含的天道碎片已经固化,龙渊能从其中获得的天道碎片是有限的,这种情况就与当时在不归村有点相似。

    所以龙渊的目标是那些小家族,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参与管理这个家族。前期或许对龙渊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可一旦这个家族在龙渊的管理下发展壮大,那龙渊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可估量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小家族都能成为龙渊的目标,他想要看到的是这个家族的特质或者说脾气秉性。

    就如这何府,在龙渊的斡旋造化下,何府上空凝聚的天命之气很弱小还很暗淡,就像风中残烛在摇曳,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但龙渊却从这股天命之气中感受到了坚定和不屈,似乎不管任何困难都无法将它熄灭,而这正是龙渊在找寻的家族特质。

    “好生俊俏的少年郎!”

    田管家与龙渊四目相对,田管家心中也忍不住赞叹道。

    虽然对龙渊奇怪的举动感到疑惑,但还是善意的朝着龙渊点了点头,才转身迈入大门,然后费劲的将大门关上。

    “就决定是你了!”

    龙渊又观察了一会儿,看着何府的匾额,心中有了决定。

    时间划过来到亥时三刻,天色渐晚月挂高枝,深秋的夜格外清冷。

    嘎吱——

    “嗯?”

    一直动藏在暗处观察何府的龙渊,耳朵一动听到何府处有动静。

    “田管家?”

    龙渊看见一个黑影怀里被塞得鼓鼓囊囊,这人正是中午与龙渊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田管家。

    “他这是要去干嘛?”

    看到田管家向平民百姓居住的区域前行,龙渊悄然尾行在其后,心中很是疑惑。

    跟随田管家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在城边的一个小院停了下来,看着田管家进屋,龙渊轻身纵跳道屋顶,倾听屋内的声音。

    “风儿,来趁热吃。”

    屋内传来田管家慈爱而关切的声音。

    “哇,爷爷,还有鱼肉!”

    一道带着兴奋的童音说道。

    “莫非是他监守自盗不成?”

    龙渊心中揣测道,可他又觉得田管家不像是那种人。

    “嗯,这是何老爷特意嘱咐我给你这小馋猫捎的。”

    田管家笑眯眯的解释道。

    “何老爷真是个大善人。”

    “那还用你说,好了,快点吃吧,爷爷老了腿脚不灵便,走到这里菜都凉了。”

    田管家唏嘘的捶着自己的腿说道。

    听着爷孙两的对话,趴在屋顶的龙渊一时间有些心酸,他想起了惨死的福伯还有玉老。

    之后龙渊又看到田管家匆匆赶回何府,一路上田管家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往后一连几天龙渊都看到田管家带着剩饭回来给自己孙子吃,看得出田管家很疼爱他这个孙子,同时也证明了何府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在跟踪田管家的第五日,龙渊终于打算行动。

    吱——

    田管家推门进屋。

    “是你!”

    田管家发现屋内除了自己的孙子还多了一个人。

    “呵呵,田管家我们又见面了。”

    龙渊笑着和田管家打招呼。

    “你要干什么?”

    可是龙渊和熙的笑容,落在田管家眼里却是那么的让他心底发寒。

    因为往日活蹦乱跳等待自己回来的孙子,现在正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而这个陌生的少年正坐在床头抚摸着自己孙子的小脸。

    “田管家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让田管家帮我一个忙。”

    龙渊的手不知不觉滑到孩童的脖子处。

    “什么事?”

    看了眼龙渊的手,田管家深吸了口气,强装镇定的沉声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希望田管家引咎辞职离开何府,并引荐我成为何府的管家。”

    龙渊笑眯眯的说出自己的企图。

    “你想干什么?”

    田管家心中一突,色厉内荏的喝问道。

    “田管家不用紧张,何府现在的状况我相信你比我清楚,没有什么值得我图的。”

    龙渊不屑的摇摇头说道。

    “那你为何……”

    田管家知道龙渊说的是实话,但他心中却更加不明白。

    “这就不劳田管家费心了,你只需知道我对何府没有恶意。”

    龙渊淡然的说道。

    静静看着眼神挣扎的田管家,龙渊也不着急,小屋内陷入了安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