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四十九章 条件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如龙渊所想的那样,有荀奭这个归德司阶之子的身份,城门的士卒并没有对龙渊二人过多盘查,便很顺利的进了北沙城。

    “龙公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找家父过来。”

    荀奭将龙渊迎到荀家正厅,转身离去时对身后一直候着的家仆使了个眼色,就匆匆向偏厅走去。

    荀家不愧是北沙城屈指可数的大户,五进五出的宅院自不用说,就是这待客的正厅都极为考究。

    白石铺地,六根栋梁立柱对称而支,中堂挂有一副猛虎下山的墨画颇有气势,其上刻有“正序堂”的匾额,铁画银钩一看便知是出自名家之手。

    墨画下方摆着翘首供桌,一尊香炉放在正中,淡淡清香在正厅飘散,正厅两侧立有屏风,一旁的博古架上古玩字画一应俱全,更有墩柱摆放盆景相衬。

    屏风前还对称摆放着茶几和几何椅,一看便知是用来招待宾客或是家族晚辈的。

    悬顶挂着两颗八角灯笼,因为已是傍晚,所以荀府的仆人已将灯笼点亮,整个正厅显得亮堂堂。

    荀府的正厅是东灵大陆比较传统的布局,以中轴线对称陈设,视觉上给人庄严、沉静又不失活力的感觉。

    不过龙渊对此却是兴趣缺缺,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毕竟当年龙府可要比这气派的多。

    龙渊和袁狩前后坐下,便有侍女端案而入,将两杯香茗搁下,就很识趣的离开了。

    托起茶盏,揭盖放在鼻下轻嗅,然后抿了一口,青绿的茶汤滑入唇中,悠荡醇绵的香气充斥口腔中,让龙渊精神为之一振,一扫赶路时的倦盹。

    “感觉怎么样?”

    龙渊欣赏着杯底飘立的茶叶,轻声询问。

    “当进入荀府后,就感到有一股微弱的天命之气传来。”

    袁狩当然知道龙渊再问什么,所以思索了片刻回答道。

    “这里不比天选谷,天地间并没有天命之气,所以天命师想要修炼除了靠天命石辅助外,主要还是靠与他人结因果来获得天命之气,所以这里的天命师修炼很不易。”

    龙渊从袁狩的语气中听出了他对天命之气量太少的不满,随即对袁狩解释道。

    至于旁门左道的魔道手段,龙渊并不是太赞同,天易损,而道不满,龙渊不希望自己千辛万苦带出来的人早早夭折。

    茶盏见底,龙渊才看到荀奭跟在一名中年人身后,从偏厅的门中走出。

    “这么小!”

    虽然之前自己的儿子荀奭已经告诉过他,但当他看到龙渊的容貌后,荀凡阳心中还是不由一惊。

    不过荀凡阳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又官拜从六品归德司阶,心中倒是有几分城府,所以并无露惊容。

    “招待不周,见谅见谅。”

    荀凡阳并走两步上前微微拱手道,以他的身份这种姿态确实够了,甚至面对十二岁的龙渊已经有些低了,可见荀凡阳对龙渊的重视。

    龙渊既然给自己的身份是家道中落的游学子,那基本的礼数自然是不可少的,见到荀凡阳出现赶忙起身行晚辈礼,袁狩间龙渊站起身也连忙站起,照猫画虎的跟着龙渊行礼。

    只不过龙渊的礼刚行到一半,就被快步上前的荀凡阳托住扶起。

    “不是普通人。”

    龙渊对自己的力道心里有数,虽不是有意为之,但绝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起的。

    而荀凡阳同样是双目精光,只不过他在意的不是龙渊天命师的身份。

    “这个礼……不一般!”

    荀凡阳心中暗道。

    一番推诿之后宾主入座,只是让龙渊诧异的是荀凡阳并没有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而是和龙渊身旁的坐在几何椅上,至于荀奭自然没有坐的份,只得俯首帖耳的站在父亲荀凡阳身侧。

    龙渊别有深意看了眼荀凡阳,这时刚好有侍女端茶进来,荀凡阳连忙端起茶同时挥手让侍女退下,以掩饰尴尬。

    “听闻龙公子在城外救下犬子后,要我荀家答应一件事,不知龙公子所为何事,荀某愿闻其详。”

    荀凡阳放下茶盏开门见山的问道。

    “荀家主果然爽快,不过再说这件事之前,在下还有一问。”

    “请将。”

    “现在边陲战事如何?”

    龙渊问道。

    荀凡阳对龙渊的这个问题感到诧异,思索了片刻后才沉声道:“实不相瞒,情况不容乐观。

    北沙乃是西北雄城,是抵挡西边异族的第一关隘,可东阳孱弱,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得到补给和支援,只得靠北沙城几大家族苦苦支撑。

    好在北沙城上有殁海沙洲,下有折罗漫山脉,依靠天险才勉强抵住了异族的连年进攻。”

    说到这里荀凡阳也是满脸愁容,长吁短叹。

    看着荀凡阳半真半假的表演,龙渊端起茶抿了一口也不点破。

    西边异族未有开化不适农耕,所以每逢入冬便会面临粮食短缺的危险,为了减少粮食短缺的压力,异族会发动战争来减少人口,从而解决粮食短缺的问题。

    所以异族进攻看似凶猛人多,但他们更多的是为了内耗,而不是真的入侵。

    不过这种情况对于龙渊来说足够了。

    “那不知北沙城军队可有军旗?”

    龙渊的这个问题问的很是刁钻。

    因为一个军队的军旗就如同番号一般,是得到皇族承认的,如果没有军旗那这个军队就如山匪无异。

    “龙公子说的哪里话,你把荀某看成什么人了,窃国者吗?”

    荀凡阳有些跳脚,拂袖怒立责问道,身为天命师的气势猛然爆发,大厅内的盆景被吹的簌簌发颤。

    “是在下唐突了。”

    龙渊丝毫没有在意荀凡阳的气势,连忙站起躬身赔不是道,语气神态说不出的真诚,让旁人挑不出瑕疵。

    龙渊的作态让想继续发难的荀凡阳一时不知进退。

    “哼!你有条件就提,莫要在这里消遣荀某。”

    荀凡阳冷哼了一声后沉声道。

    “我这愚兄自小和我长大,自幼修武立志报效东阳,可机不逢时一直没有得偿所愿,今得见归德司阶所以……”

    听见龙渊的话,荀凡阳的脸色才有所缓和。

    “我虽为归德司阶执掌北沙城军马,但也不能以公报私。”

    荀凡阳反手而立义正言辞道。

    龙渊那里听不出荀凡阳话里的意思,这是在警告他不要太贪心。

    “还请荀家主放心,龙渊心不可吞天,只是希望能让愚兄入军旗下,当一名小卒为北沙浴血杀敌。”

    龙渊声音铿锵有力,身上散发着铁血肃杀之气,就连荀凡阳也为之侧目。

    “嗯,此心难得,那本司阶就破例一次,帮他了却心愿。”

    荀凡阳沉吟了片刻后点头答应道。

    “多谢,荀家主。”

    龙渊带着一脸不情愿的袁狩躬身感谢道。

    “时候不早了,我给你们安排了客房,今夜你们就在这里歇息吧,明日我便遣人安排你兄长入伍的事宜。”

    说完便转身离去,草草结束了这次谈话。

    一旁的荀奭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和他之前与父亲讨论的结果完全不一样,甚至是背道而驰。

    一时间荀奭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龙渊,又看了看荀凡阳,最后一脸焦急的追上荀凡阳,似乎是在解释着什么。

    “龙公子!”

    压抑着的袁狩终于爆发,他不知道为什么龙渊要赶他走。

    “听我说。”龙渊摆摆手让袁狩稍安勿躁,“你跟在我身边成长的太慢了,如果你真想帮我就要赶快强大起来,而军队才是你破军该去的地方。”

    直到这时龙渊才将实情告诉了袁狩,其实早在天选谷的时候龙渊就在思考如何让袁狩成长,没想到出来后恰巧救下了荀奭,这才有了让袁狩加入军队的想法。

    加入军队后袁狩就能名正言顺的杀戮以此来增加身上的煞气,从而能抵御破军星传递下来的天命之气中的杀戮意志。

    而且因为有军旗的关系,就等于袁狩与皇族结下了因果,只要他在军队一日,便会得到天命之气,不用像其他天命师那般辛辛苦苦的东奔西走来收集天命之气。

    当然龙渊能有这种想法,也和玉老传给他知识中的一道秘法有关,只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袁狩而已。

    听完龙渊的话袁狩沉默了,最终只能不情愿的点点头同意了龙渊的安排。

    然后龙渊深深看了眼荀凡阳离开时的偏厅方向,就跟随着等待在一旁的仆人去早已给他们安排好的客房。

    ……

    在东阳省的皇宫深处,一个老者缓缓睁开眼睛,面带凝重道:“双星现,看来这东灵要乱了。”然后又缓缓闭上了双眼,如老僧入定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