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二十五章 悲伤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陈师和青电紫獠狼的身影相措而过,二者背对站立。

    整个战场都陷入了寂静。

    “你说谁会赢?”有天命师向身旁的同伴问道。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当然是陈师赢啊!”一旁的同伴不满的说道。

    周围的议论声在寂静过后,开始嘈杂起来。

    所有人都祈祷着,陈师可以获胜,毕竟如果陈师倒下的话,便没有人可以阻止青电紫獠狼。

    但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龙渊。他神情自若的样子,在凝重的气氛中线的格格不入。

    “噗呲”

    一道血箭从尘世的胸膛射出,陈师再也支持不住,身体摇晃,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地。

    “怎么会!”

    见到陈师倒下,观战的天命师一阵哗然,许多天命师面如死灰,固若金汤的防御圈差点被攻破。

    龙渊的眉头紧锁道:“陈师胳膊上的伤,终究还是有影响,攻击慢了一拍,被青电紫獠狼抢先了。”

    在场能看清陈师和青电紫獠狼的人不多,龙渊便是其中之一。

    “咔、咔、咔”

    从青电紫獠狼的身体内传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滴答”

    青电紫獠狼的额头裂开一道血线,鲜血顺着它的脸颊滴落到地上,砸出一朵朵娇艳的红花。

    血线开裂的越来越大,还不断的向背脊上延伸,直至青电紫獠狼的尾部。

    青电紫獠狼的瞳孔开始放大,整张脸从血线处诡异的上下措开,在体内的压力下,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

    “咚!”

    青电紫獠狼犹如被血液切割,身体从中一分为二,跌倒在血泊之中。

    “嘶——”

    “真他娘的疼!”

    陈师站起身,龇牙咧嘴的捂着胸口。

    “不过,”陈师扭头朝梁军看了过去,“和这老家伙比,我算好的了。”说着便向梁军走了过去。

    将梁军从土里拔出,看着梁军被烧得黢黑黢黑的双腿,陈师的眼角忍不住的抽搐。

    “呜~呜~”

    妖狼群看着将梁军扛在肩上的陈师,一步步的朝它们走来。

    陈师走的很慢,不急也不缓,但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妖狼群的心坎上,陈师每向前迈一步,妖狼群就整齐划一的向后缩一步,口中发出恐惧的哀嚎。

    随着骚动不断扩大,妖狼群的攻势越来越弱,直至被逼到墙角下退无可退,被围墙上的天命师用灭妖弩肆意射杀,也无动于衷。

    “一人镇群狼,这是何等的威势啊!”

    龙渊忍不住感叹。

    很难想象,一人和数千只妖狼对峙,先退败的居然会是妖狼群。

    陈师的气势似要将天都要撕开,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生生被撕开一道口子,一缕阳光投下,将似有似无的云障驱散。

    龙渊不仅感到眼前一亮,仿佛就连心在这一刻都被照亮。

    在阳光的照耀下,妖狼蜷缩着身子,夹着尾巴,瑟瑟发抖的样子是那么的清晰。

    谁又能想到在几分钟之前,这些妖狼是多么的凶残。

    “嗷呜——”

    死亡的威胁,终于将妖狼从“血咒”的召唤中唤醒,承受不住压力的妖狼嚎叫一声,然后朝着山林的方向狂奔,同时还不断的回头张望。

    有了带头,见陈师也不阻拦,也纷纷开始效仿,不一会儿,庞大的狼群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赢了,我们赢了!”

    “娘,孩儿活下来了!”

    ……

    成千上百的天命师都在为劫后余生的喜悦而欢呼,呐喊,嘶吼,声音响彻云霄。

    “啪”

    “终于逃了,要是再晚一会,老子费穿帮不可。”

    陈师一撒手,将昏迷的梁军扔在地上,自己也脱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边的小子,别看了,就是说你,看你跳的最欢,过来扶老子一把。”

    陈师指着围墙上一名手舞足蹈的少年喊道。

    在几名少年的搀扶下,陈师来到了人群中,在他身后还有两名中年天命师架着昏迷的梁军。

    “去,击鼓,通知村民兽潮退了。”

    听到陈师的命令,一名少年从人群中跑出,冲向哨塔。

    “咚!咚!咚!”

    片刻之后,哨塔的方向便传来了击鼓声。

    听到击鼓声的村民纷纷从屋子中走出,向着村外赶去。

    虽然兽潮退去了,但还是有许多村民脸上挂满了愁云。

    “天成,你在哪?”

    “娘,我在这儿!”

    一名满身是伤的天命师,挥动着手臂,虽然痛,但他脸上还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爹,我和娘来啦,您快出来!”

    ……

    可任凭孩童如何呼唤,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旁边的少妇,似乎明白了什么,忽然抱住孩童,痛哭了起来。

    这一幕陆陆续续的开始出现,悲怆的哭声越来越多。

    之前还因为兽潮退去而开心雀跃的天命师们,也陷入了沉默,悲伤的气氛弥漫开来。

    “把伤亡人数统计一下。”

    陈师对两名橙星天命师说道。

    然后陈师沉吟了一阵,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道:“这一次兽潮来得很突然,而且没有任何的征兆,这让我们准备的有些仓促。”

    陈师顿了顿继续道:“而且与以往的兽潮不同,这一次的兽潮完全由狼族组成,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说完陈师有意无意的朝龙渊看去,与龙渊四目相对,龙渊的目光很坦然,没有丝毫的躲闪。

    龙渊泰然从容的样子,让陈师不得不对自己之前的猜测产生了动摇。

    陈师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然后继续道:“这五年来,我们村没有被兽潮袭击过,这也导致安逸的生活让我们变得迟钝。”

    “这次的事情告诫我们,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大家要以此事作为教训,时刻铭记于心。”陈师最后总结道。

    “剩下的等梁村长醒来,在做安排吧!现在开始收殓遗骸,打扫战场。”

    在陈师的命令下,众人开始行动起来,将一具具尸体抬了回来,并且安排专人对战死的天命师进行造册登记,以备后续对战死者家属抚恤的发放。

    日渐西偏,云霞红妆,与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交相呼应,群鸦在空中盘绕,如同哀乐的鸣叫,让每个人心中都变得沉甸甸。

    “有什么感想?”

    在回去的路上,玉老莫名其妙的问道。

    “没什么感想,不过是一种得到和失去罢了。”龙渊沉思了片刻:“我用斡旋造化庇护了他们五年,相对的这一次他们该回报我而已。”

    龙渊的回答近乎冷血,没有一丝的温度。

    “你知道自己像什么吗?”

    “什么?”

    “傀儡,没有感情的傀儡!”

    “傀儡?”

    “对,傀儡,没有丁点人味儿可言!”玉老怒不可遏的骂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