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十九章 鏖战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天命师们身上闪动着各色光芒,大量红色光芒连成一条条线,就如同盘枝措节的藤蔓,在其上头还点缀着百十来个橙色光点,仿佛红色藤蔓上生长的枝叶。

    但最耀眼的还要数红色藤蔓顶端的两朵黄色花蕾。虽然仅有两团,可不管是红色光芒还是黄色光芒,都在这两团黄色光芒的衬托下,显得黯然失色。

    “轰”

    陈师的速度要比梁军快上一筹,最先去青电紫獠狼碰撞到了一起。

    肉眼可见的波纹,一圈圈的荡漾开来。在这些波纹下,躲闪不及的群狼,立刻毙命,浑身的骨头就好像被抽走,软软倒在地上。

    青电紫獠狼估计也没想到,陈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猝不及防下被撞的人仰马翻。

    “嗷——”

    青电紫獠狼长啸一声,青色的闪电噼里啪啦的在它洁白的毛皮上跳跃游走。

    下一刻,青电紫獠狼从原地消失,拽着残影袭向陈师。狂暴的速度几近将风都撕裂开来。

    几丈的距离,青电紫獠狼转瞬就来到了陈师面前,巨大的头颅冲着陈师的胸口撞去。

    陈师见青电紫獠狼来势凶猛,不敢托大,抬起强壮的双臂,两手叠搭抵在青电紫獠狼的下颚上。

    “给老子停下!”

    陈师双脚踏地滑行数米,终于止住了青电紫獠狼的冲势,坚硬的地面被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喝啊”

    还在腾空的青电紫獠狼来不及落地,就见陈师布满老茧的大手,抓住青电紫獠狼的大嘴,青筋暴起的双臂用力一扭。

    巨大的力量,让还在空中无处借力的青电紫獠狼毫无反抗之力,身体像陀螺一般转了起来。

    陈师乘势一击肘击劈下,直冲青电紫獠狼的腰部而去,裹挟着的强大气势,连风都被禁锢。

    “啪”

    眼看就要击中,青电紫獠狼也从眩晕恢复过来,周身的青电暴起,像鞭子一样抽在陈师的胳膊上,凌厉的肘击为之一顿。

    终于有喘息机会的青电紫獠狼,四肢沾地,上身一扭,朝陈师的胳膊咬去。

    足有两寸长的獠牙,泛着紫色光芒,隐隐传来的雷鸣声,令陈师心神震荡,身体一时不能自已。

    “噗呲”

    青电紫獠狼锋利的獠牙,直接将陈师的臂膀贯穿,鲜血四溅,温热的血珠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洞。

    陈师也是位狠人,胳膊受了这么中的伤眼睛都没眨一下,不管不顾的用受伤的胳膊将青电紫獠狼抛起,提膝顶向青电紫獠狼的心口。

    膝盖穿过青电紫獠狼层层护体的青色闪电,速度不减的印在了青电紫獠狼的身上。

    “咔嚓”

    青电紫獠狼的骨头发出痛苦的呻吟,在喧闹的战场上格外清晰。

    与膝盖向接触的肋骨处明显塌陷,凶猛的力道穿过青电紫獠狼的身体,将背部的狼毫吹起。

    “嘶啦——”

    青电紫獠狼紧锁的狼吻抑制不住的松开,锋利的獠牙撕扯下大块血肉。

    “咳、咳”

    已经拉开距离的青电紫獠狼,清着嗓子,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黏稠的血挂在它的嘴角。

    “嘶——”

    锦帛开裂声响起,陈师将衣衫扯下,露出爬满伤痕的上身。

    用衣服将受伤的手臂草草包扎,然后目光凝重的看向青电紫獠狼。

    “再来!”

    “嗷!”

    二者不约而同的暴起,如炮弹般冲向对方,两团残影撞在一起,呼吸间已经交手不下几十回合,轰鸣和气浪肆无忌惮的挥洒。

    与这二者惊险血腥的近身肉搏的战斗相比,梁军和铜光晶炎狼的战斗就显得格外平静。

    梁军和铜光晶炎狼遥遥相对,虽然也在移动,但和陈师还有青电紫獠狼相比慢了不止一星半点。

    铜光晶炎狼浑身燃着熊熊烈火,金色的毛皮在火焰的映衬下,闪动着金属的光泽。

    在铜光晶炎狼周身一米的范围内,大地被灼热的火焰烤成焦土,冒着滚滚黑烟,高温令空气都有些扭曲。

    铜光晶炎狼犹如九幽深处而来的使者,给人世间带来烧不尽的灾难,所过之处皆化为灰烬。

    金色的兽瞳投向梁军,充满贪婪,口水顺着舌头不自觉的流下来。

    “嗤——”

    铜光晶炎狼的口水就像滚烫的岩浆在大地上蔓延。

    庞大的身躯冲向梁军,大地都在颤动,在铜光晶炎狼身后是两排还冒着火焰的爪印。

    梁军可不敢去试铜光晶炎狼身上的火焰,若是被沾上不死也要脱层皮不可,梁军心中想到。

    好在铜光晶炎狼的体型过于臃肿,速度自然也快不起来,梁军可以从容与铜光晶炎狼拉开距离。

    梁军故技重施,两手一挥,无形的玄气,向铜光晶炎狼激射。

    铜光晶炎狼不比那些低级妖狼,虽然看不见射来的玄气,但它却可以感知到。

    它也不躲闪,迎着玄气,继续向梁军狂奔。

    “摧心指”所凝聚的玄气还未近身,便被铜光晶炎狼身上缠绕的火焰燃烧殆尽。

    见此情景,梁军的眉头不由紧锁,他没想到铜光晶炎狼的火焰,连玄气都可以烧。

    “这畜生,真难缠。”

    梁军一边倒退着,一边咒骂道。

    然后就看到他十指连动,一张血线织成的大网,压向铜光晶炎狼。

    这正是当时龙渊不惜重伤下才勉强达到的“凝血成线”的境界。

    梁军轻而易举的就施展出来,而且还是数十道之多,可见梁军已将“摧心指”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摧心指”之所以是血道武技,就因为它只有在血液的辅佐下,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铜光晶炎狼也感受到了血网的不凡,想要躲避,但已经来不及了。

    “嗤——”

    “呜”

    被血网包裹的铜光晶炎狼,身上冒气了白色蒸汽,缠绕的火焰也短暂的熄灭。

    金色的毛皮上出现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然后又逐渐消失,铜光晶炎狼忍不住发出痛呼。

    铜光晶炎狼颤颤巍巍的站起身,重新燃烧起来的火焰,明显黯淡了不少。

    刚才被血网包住的瞬间,它感到有无数钢针刺入体内,并且还在他体内四处游走。

    疼痛让铜光晶炎狼不时的神经质的痉挛,他不再敢莽撞的冲向梁军。

    虽然压制住了铜光晶炎狼,但梁军同样也不好过,一下子消耗大量的血液,他的脸色也是惨白。

    梁军和铜光晶炎狼都虚弱的站在原地,遥遥对峙,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