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十六章 杀机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月底的考校你必须到场。”

    梁军淡淡道。

    “是。”

    龙渊面无表情的回答。

    听到龙渊没有丝毫犹豫的答应,梁军的心头更加不爽。

    “你好自为之。”撂下一句话,梁军转身离开了。

    这一次梁军是真的离去了,龙渊看着梁军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眼神变的冷冽。

    “看吧,看吧,早就告诉过你,这梁军不是啥好东西,你就是不听。”

    玉老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这摆明了是和周猛一伙的。”

    “黄星天命师确实是个麻烦。要赶紧提升修为才行。”

    原本九转成功高兴的心情,也因为梁军的出现而冲散。

    旋即龙渊也不再打算回去,原地盘膝坐下,用刚刚获得的庞大天命之气开始感悟天道。

    但龙渊总有些心绪不宁,他总感觉自己似乎把什么重要的事忘记了。

    ……

    “娘,该吃药了。”

    袁狩将煎好的药端到荷秀床头,有小心翼翼的扶起荷秀,一勺一勺的喂荷秀服下。

    随着将药水喝下,荷秀苍白的脸庞,逐渐红润起来。

    这已经是第五瓶驱火散了,计量要比之前的四瓶总和还要多,可见火蚁毒已经开始对驱火散的药性产生抗性。

    和龙渊预想的差不多,虽然药量在递增,可药效基本只能保持三天。从这便可看出,龙渊在药理上的造诣,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喝完药的荷秀,从床铺的枕头下摸出一样东西。

    在袁狩好奇的目光下,荷秀轻轻将包裹的绸缎掀开,是一枚通体碧色,没有任何瑕疵的玉镯。

    “这是当年你爹送给为娘的。”

    荷秀轻轻擦拭着玉镯,眼神中满是柔情、回忆,还有一丝小女人的娇羞。

    然后荷秀抓过袁狩的手,将玉镯放在袁狩的手掌心上。

    “这是……?”

    看着手中玉镯,袁狩一时不知母亲是什么意思。

    “为娘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荷秀道。

    “娘!”袁狩想要安慰,却被荷秀摆了摆手打断了。

    “娘自己的身体娘清楚。”

    面对生死荷秀已经看开了,所以声音很平静。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狩儿你。”荷秀顿了顿继续道:“你今年也十五了,该成家了。可惜为娘等不到那一天了。”

    “娘,狩儿不成家,狩儿这辈子都陪着你。”听着荷秀的话,援手已经泣不成声。

    “傻孩子,男大当婚,哪能说自己不成家的,你若是不成家,我下去了要怎么面对你爹啊!”

    荷秀拍了拍袁狩的头佯怒道。

    “只是这些年因为娘亲的拖累,家中已经没有积蓄。这玉镯还能值几个钱,你去把它卖了,置办些家产,然后让村头的王嫂帮你说门亲。”

    荷秀一口气把要说的话说完,微微有些气喘。

    袁狩呆若木鸡的看着手中的玉镯,又愣愣的看着荷秀。

    至此他也算明白了,母亲这是在交代自己的后事啊!

    袁狩感到自己的胸口发闷,母亲说的每个字都如重锤般,砸在他的心口上。

    喉结上下滚动,袁狩不知该怎样回应母亲。

    “娘,我扶您出去走走。”

    袁狩将玉镯重新包好,收起,然后对荷秀道,最终袁狩用这种方式选择了逃避。

    “好。”

    对于自己儿子的小心思,荷秀又怎能看不出来,只是微笑着,并没有揭穿。

    “终有一天,你都是要面对的呀,傻孩子!”荷秀心中叹息道。

    ……

    “呼——”

    从修炼的状态脱离出来,龙渊长舒了口气。

    “已经到极限了。”

    虽然龙渊的身上还有许多的天命之气,但他已经从中得不到任何感悟。

    每当他想进行更深入的领悟时,总会有一道无形的墙将他阻挡。

    龙渊感觉到,只要自己冲破这道屏障,便会招来命劫,这也是天道对天命师道的考验。

    渡过了才能铸就自己的道,而后承载着天命师踏上天道,去追寻天道的本源。

    所以天命师们并不承认知命级的天命师是修行者,因为在他们看来知命级天命师还没有拥有自己的道。

    就像胎教,虽然也算是一种启蒙教育,但绝不会有人去认可这个学历。

    “我要走的道名曰‘命运’,万事万物皆有命运,命为定数,是指事物本身,而运则为变数,代表着事物的变化。”

    在龙渊修为达到知命九重巅峰时,他终于知道自己要走的道。

    “命运道吗?都说命运无常,怪不得你能悟出‘无常拳’。”

    玉老没想到龙渊的志向会这么大,这可是为数不多能凌驾于大道之上的道。

    但一想到龙渊的妖孽,玉老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我现在可以随时招来坎命劫,然后成为赤星天命师。”龙渊道。

    “我劝你最好还是等出去了再突破。”玉老给龙渊泼了一盆冷水,“按照你小子的惯例,你的坎命劫动静一定不小,到时候说不定就被梁军看出端倪。”

    听着玉老的分析,龙渊也很认同的点了点头。

    “而且周猛也快要渡坎命劫了,我到时可以观摩观摩,吸取点渡命劫的经验。”龙渊自己又补充道。

    随着修为的提升,龙渊感觉自己现在可以轻松战胜幽狼王。这也让周猛突破所带来的压力烟消云散。

    “现在只要我小心点梁军就行了。”龙渊暗道。

    虽然走了一个周猛,但现在却多出一个更麻烦的梁军,龙渊不由得有些头痛。

    这梁军就如悬在龙渊头上的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忽然落下。

    只是龙渊想不明白,梁军会对自己产生杀机。

    之前自己因为《九转碎星》而修为停滞不前,梁军也只是冷落他罢了,现在自己修为突破,反而有了杀他的想法。

    “看样子那本《血衣袈裟功》有问题!”

    龙渊再三思考,发现自己唯一忤逆梁军的就是没有修炼《血衣袈裟功》。

    当时他只是觉得血道与自己要领悟的道有所冲突,所以才选择没有修炼。

    现在看来,龙渊针对自己当时的选择感到庆幸。

    “这个梁军,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玉老也推测道。

    “就是不知周猛修没修炼这《学医袈裟功》?”

    龙渊怜悯道,因为他感觉周猛会修炼。

    “也该回去了。”

    不再多想,龙渊将布阵的天命石收起,然后朝不归村飞奔,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山林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