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命管家 第七章 惨胜

时间:2019-04-23作者:折罗漫

    刺眼的白光来得快去的也快,只剩下巨响在山谷中回荡带起一阵阵的涟漪,空气中飘荡的雾气汹涌翻腾,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朦胧。

    耳边依稀还有松动的石块悉悉索索砸落的声音,幽狼王眯着眼,满含期待的向烟尘中投去目光,它很想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会是如何一副凄惨的样子。

    扑通!

    一声重物栽倒在地的声音从朦胧中传来。

    听见动静的幽狼王耳尖忍不住抖了抖,猩红的兽瞳中先是一喜,接着又变的不可思议,最终转而化为不甘和恐惧。

    幽狼王身子一颤牛犊般大小的体型轰然倒塌重重摔在地上,刹那间幽狼王感受到了一股锋利的奇异玄气从它的眼睛钻入顺着经脉将它的心脏击碎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幽狼王看到一条血线无声无息洞穿雾气,然后在它眼中不断放大直至击中它,不过短短两息时间,形势瞬间逆转。

    幽狼王不愧是妖兽,哪怕是心脏被摧毁,可凭借着妖兽强大的生命力并没有立刻死去,它匍匐在地上,大嘴不断咳着血,仅剩一只的眼睛死死盯着渐渐稀薄的雾气。

    在爆炸的位置凭空出现了一个深达半米的深坑,地面仿若被生生挖去了一块,在深坑的中心处,龙渊正双膝跪地,蓬乱的头发下是一张苍白的面容,身上的衣衫也不翼而飞,赤裸的上身如瓷器般布满裂纹,密密麻麻的伤口将龙渊染成血人。

    龙渊用一只手捂着嘴,血不断从指缝间涌出,在空中翻坠的血液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便因为没有玄气的加持而被腐蚀殆尽。

    另一支手无力的垂在地上,整条胳膊呈不规则的扭曲,小臂外侧一条深可见骨的撕裂伤口从肘部延伸到了手腕,从恐怖的伤口剖面蠕动的肌肉血管清晰可见,一截带着参差骨茬的森然白骨刺破皮肉暴露在空气中,食指因为肿胀而无法弯曲,指尖处透过毛孔渗出一颗颗血珠。

    饶是如此龙渊双眼依旧泛着慑人魂魄的寒光,与已是独眼龙的幽狼王对视。

    幽狼王的视线渐渐开始变得模糊,眼睛变得黯淡不复光彩,它的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战死,或许对于狼王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咳,咳,这摧心指不愧是术级的功法,威力果然不同凡响。”龙渊虚弱的开口道。

    “真没想到你会用这招,还不到坎命就敢施展术级功法,算你小子命大没被自己炸死。”玉老没好气的嘲讽道,看见龙渊还有力气感叹,玉老心中也松了口气,同时也对龙渊的肉体强度感到心惊。

    要知道入了品级的武技哪怕是最低级别的不但要有赤星天命师的修为支持还需配合相应属性的功法方能施展。

    这不仅是因为天命师经过了坎命劫的洗礼玄气会有质的变化,同时肉体经脉也得到了锤炼,能更好的适应在功法带动下玄气粗暴运行。

    就好比一条普通的沥青公路,不说轿车之流,哪怕是几十吨的货车依旧畅行无阻,但如果换成满负载的履带式坦克呢?

    若是一名寻常的知命天命师,可能刚运转摧心指的玄气就会因身体太过孱弱爆体而亡,更别说施展了。

    虽说龙渊很取巧的用光爪爆炸的压力抵消了部分体内玄气暴走的压力,再加上用一条胳膊做代价凝血成线将压力疏导出化为攻击,可就凭这身精悍的肉体,龙渊足以在知命级中傲视群雄,只怕和初入赤星天命师相比都不遑多让。

    还有那妖孽般的天资,若是为此留下隐疾,这么做,值得吗?玉老的心头升起疑问,可随后玉老又哂笑起来。

    或许天才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质吧,就如当年的老主人那般!玉老忍不住开始追忆。

    “玉老!”

    龙渊现在可顾不上和玉老抬杠,这一战他可以说惨胜,浑身犹如被车碾过一般,连动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体内的玄气也不足一层,若刚才的最后一击没有成功,那死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现在身处蚀骨隙中,那少之可怜的玄气已经让他感到不安全了,龙渊甚至可以感受到透过稀薄的玄气保护皮肤上传来的阴寒之气。

    龙渊的喝声将陷入回忆的玉老唤醒。

    “干,干嘛,咳!找老夫何事?”

    玉老也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时候分神,好在没有本体的他让人看不到他的窘样,转念又有些好奇龙渊为何叫他,要知道龙渊现在的处境他也爱莫能助。

    “将我制作的那件傀儡取出。”玉老的回应差点让龙渊好不容易压下的伤势复发,强忍着喷出一口老血的冲动,龙渊一字一顿的说道。

    玉老的本质就是一枚纳戒,只是因为玉老这个意识或者说是器灵的存在,才显得比较高端与众不同。

    “你说这玩应儿啊!”

    随着玉老的话音落下,戴在龙渊拇指上的玉扳指发出淡淡毫光,龙渊的身旁出现巴掌大的阵阵涟漪,就如平静的水面被扔了颗石子。

    一架黑不溜秋的傀儡从涟漪中吐出落在龙渊身旁。

    这架傀儡半米来高,形似一张单人床,只是在四个角的位置多出了一个轮子,通体黢黑似铁似木让人看不出是何材质。

    看到“单人床”出现玉老忍不住嗤笑出来,这么怪异的傀儡也不怪玉老会嘲笑。

    “单人床”便是龙渊为数不多的“污点”之一,自从被龙渊制作出来后就束之高阁碧玉蒙尘了。

    并不是说这傀儡炼制之术上不了台面,正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在天命师千变万化的修炼中不止阵法、炼丹、炼器这类大道,还有各种小道也同样可以直指天道本质,只是与大道相比这些小道会更加艰辛坎坷。这傀儡炼制之术便是其中之一,细数起来它还算是炼器大道下的一条分支。

    在玉老的记忆里就曾有走傀儡炼制这条道的天命师,仅凭一人操控着数以百计的傀儡将一个家族生生抹去。

    当初玉老在给龙渊介绍傀儡炼制时,一心想要复仇的龙渊就尝试着制作傀儡,不久之后“单人床”便问世了,至此龙渊就再也不提傀儡制作的事情了。

    龙渊艰难的爬了上去,身子一点点的挪到“单人床”的中央,待龙渊躺好“单人床”的四个轮子嘎吱嘎吱的缓缓转动起来。

    “这点天命石屑应该够返程用了,嘶——”龙渊仰面躺着一边分出部分心神操控着“单人床”,一边呢喃的自言自语道,只是颠簸的路牵扯了龙渊身上的伤口,让他倒吸了口冷气。

    傀儡的运行是需要能量的,并且方式还有很多种,天命师自身的玄气可以,妖兽的妖丹也可以,甚至残忍点的直接将活物放入其中抽取生命力作为傀儡的能量,不过以龙渊当时的条件,也只能用这天命石屑来凑数了。

    “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会这样了!”玉老的声音仿佛活见鬼了般,哪怕他对龙渊的评价一再提高,可龙渊依旧在刷新着玉老对天才的认知。

    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心思还能如此缜密,一环套一环,就连最后重伤如何撤退都想好了,在那样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能做到平手已属不易了,居然还敢分神,稍有差池可是连命都要丢的,心智如妖啊,这小子不会是什么老怪物的转世吧?玉老心中惴惴不安的揣测着。

    龙渊可不知道玉老心中的胡思乱想,再将五叶阴水草小心翼翼的收入玉戒后,便开始闭目调理起伤势来。

    在从幽狼王尸体经过时,龙渊侧过头深深看了眼幽狼王的尸体。

    “凭着畜生的修为,说不定会有妖丹。”玉老道。

    “它是个不错的对手。”龙渊摇了摇头并不认可玉老的话,操控着“单人床”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体型如牛犊般大小的幽狼王尸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仿佛体内的血肉瞬间被掏空,在其周身出现了浓郁的血气,并且在聚拢成一团血光后向龙渊袭去。

    看着近在眼前的血光,闪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更何况以龙渊现在的身体状况能站起来都是种奢望,龙渊只得用还能活动的手臂护在胸膛前。

    血光穿过龙渊的手臂砸在了他的胸膛上,刺目的红光让龙渊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等龙渊回过神,缓缓睁开双眼才发觉刚才的血光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只是在他的胸前多出了一枚血红的纹身。

    一只幽狼分腿而立强壮的后肢刚好蹬在龙渊的胯骨处,尾巴微微上翘缠在龙渊腹部一侧,锋利的前爪搭在肩膀上,狼身佝偻呈弓形,狼首昂扬狼吻大张,龙渊的咽喉刚好在利齿之间,猩红兽瞳中的残忍更是与幽狼王如出一辙,整只狼纹犹如被注入了灵魂活了一般扑在龙渊身上,欲要将龙渊的脖子咬断。

    就在龙渊目光呆滞的看着身上充满血腥的纹身,玉老惊恐的声音在龙渊的脑海中乍起。

    “是血咒,你被这畜生摆了一道,快走,这东西会把周围的狼群招来!”

    玉老的话音刚落,从蚀骨隙的深处就传来了参差彼伏的狼啸声,并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龙渊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再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全力操控着“单人床”向着蚀骨隙出口的方向冲刺,只是他没有察觉到拇指上往日里温润洁白的玉扳指,不知何时多出了几条血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