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老板,有事相商 第24章 男人身上总是要有点疤

时间:2019-04-14作者:是咸鱼

    窗外的路灯微弱的发着光,照亮着路上的花草,给夜归的路人带去光亮。

    可是这样的灯光没有一盏是留给我的,留给邓莎莎的。

    今天去接邓莎莎的时候,邓莎莎已经哭得不成样子,她一个人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或者驻足,或是议论,却没有一个人走上前去安慰她。

    如何去安慰一个人,我并没有多大的经验。

    我默默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她看了我一眼,哭得更加厉害了,仿佛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你的眼泪现在还这么多的吗?”我嫌弃的看了一眼趴在我的肩膀上哭得伤心的邓莎莎,我现在也终于知道所谓的泪如泉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

    “晓玲,我觉得我好委屈。”她抱着我,“明明都是他们的想法。”

    “我知道。”对呀,我都知道,可是就算是知道,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让她能够舒服一点。

    “你在看什么?”

    身后传来林浩的疑问,我打了一个机灵,回过神来。

    “我就是觉得外面的景色好看。”我转过身看着林浩,无精打采的回答道。

    “那我的衣服你什么时候折好?”林浩盯着我手中的衣服,“或许你是舍不得放下?”

    “谁还舍不得了!”我快速的将衣服折好,放进了柜子里面。

    “那你弄好了,快走吧。”

    林浩忽然催促起来,我看着他身上穿着浴袍,深v的领子,很完美的露出他的胸肌,还有他细长的脖子。

    原来他的脖子这么好看,这么好看的脖子竟然要遮起来。

    “就走。”也累了一天了,该好好休息了。

    林浩的目光一直看着我,直到我走出了房门。

    房门还没有来的及拉上,我忽然好奇起在送邓莎莎回去的时候,在楼下,林浩和她到底说了什么。

    再一次推开了房门,“你。”后面的话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眼前的景象,就已经让我吃惊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林浩总是喜欢穿上高领的衣服,就是为了遮住那一条难看的伤痕。

    对于我突然间的折返,林浩也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看着我,脸上满是惊讶,并且迅速的将浴衣朝上拉了拉,遮住了伤痕。

    “你又有什么事情?”林浩转过身来,他的语气中有一丝丝的生气,在我看来也像是自己的秘密被撞破之后的羞愧。

    我的大脑忽然变得空白,等到林浩再一次问我,我才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刚刚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我现在不想要回答,你马上出去。”林浩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好。”我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关上了房门,赶紧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靠着门,背后还可以感受到门框轻轻的颤动。

    闭上眼,脑海中都是林浩后脖处的伤痕,看着样子,应该是从后脖子一直延续到了后背,那大概有一厘米左右的伤痕,我突然觉得难受。

    一定很疼吧!

    第二天早上,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了勇气敲了敲房门。

    许久,屋内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林浩,我进来了。”我在门口大声喊道,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的声音,“林浩。”

    我加大了声音再一次喊道,也已经拿出了林浩的房卡。

    开门,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屋内很是干净整洁。

    林浩不见了?

    我慌张起来,开始每个角落里面的搜寻,就连床底下都没有放过。

    他真的不见了吗?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自责,要是我昨天没有想要问那个问题多好,甚至有些后悔,如果当时自己悄悄的推开门,或者是推开门之后说话的声音没有那么大,或许我就可以默默的退出来,这样林浩就不会知道我已经知道了。

    可是,没有如果,因为我昨天做的事情,林浩竟然不见了。

    我拿出手机,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拨打林浩的电话,可是总是以忙音结束。

    他会不会想不开?如果是我,当别人知道了我一直想要隐藏的秘密,一时间我可能也会想不开。

    要告诉linda姐吗?我犹豫了一下,刚准备拨通linda姐的电话,就看到了林浩的来电。

    “你干嘛去了?”我着急的问道。

    “我才要问你,还不下来!”林浩非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语气中甚至是还有一些呵斥?

    他凭什么生气?不过听到林浩的声音我也放心了不少,至少现在的他没有想不开,也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感到难为情,中气十足的。

    “我马上下来。”我赶紧回答,飞也一般的跑了下去。

    “你今天怎么坐到前面来了?”我走上前去,对着坐在副驾驶的林浩不解的问道,朝着四周看了看,怎么没看到司机,“你和司机约定的时间又约定晚了吗?”

    林浩没有说话,直接摇下了车窗,随手将一个东西扔给我。

    我习惯性的去接,却还是看着那个黑色的影子从我的手边划过,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车钥匙?我捡起地上的车钥匙,“这个干吗给我?”

    “我昨天看你开的可以,以后都由你来开车吧。”说完,我看见林浩的喉结动了动,那是在吞口水吗?因为害怕在吞口水吗?

    “你不怕吗?”我开心的反问,欢快的跑到了驾驶座。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林浩也紧紧的握住了扶手,明明都怕的要死。

    “你可以坐在后面,听说后面的位置最安全。”

    “我坐在这里就是为了帮你看一下路,到时候怕你的一双眼睛看不过来。”林浩不服输的反驳。

    我笑了笑,自信的回答,“我现在只要看着前方就可以了,手上的操作我已经全都烂熟于心了。”

    看来人有时候真的要逼自己一把不然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你知道我背后的伤痕是怎么来的吗?”车辆缓缓的启动,林浩也慢慢的放开了扶手。

    “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我有些愧疚。

    “为什么道歉,我又没有生气。”虽然没有握着扶手,放在座位两旁的手,已经将座位差点抓破。

    “你没有生气干吗这么早下来。”我看了他一眼,一天到晚就知道逞强,“早上我还以为你想不开呢。”后面的话一出口,我马上就会后悔了。

    我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虽然被人看到,我心里却是不是滋味,我可是掩饰了好久的。”林浩语气中刻意带着的轻松,让我有些难受。

    “其实如果你想要说,你可以不说的。”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昨天的事情我也会烂在自己的心里,对谁都不会说的。”

    “其实不用。”林浩的语气淡然,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驾照吗?”

    “因为你学不会。”说完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的很牵强。”林浩很是嫌弃,我尴尬的止住了笑容,我还以为可以稍微缓和一下这个有点伤感的氛围。

    “两年前我发生了车祸,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林浩像是在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你知道濒临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你会觉得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后一眼,耳旁的声音将会是最后听到的声音。”

    “于是你贪婪的想要多呼吸一口空气,多看一眼眼前美丽的景色,多听一听来自这个世界的声音。”

    “之前和你说,我当演员是为了我的姐姐,其实并不全是。”林浩朝着窗外看去,车窗上倒映出林浩的脸庞,和闪过的景色混为一体。

    “在我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人的一辈子真的是太过于短暂,我想要体会更多的人生。”

    “所以,你选择了演员。”我想了一下,“但是你车祸的伤没有关系吗?”脑海中不自觉的又想起了那一条红色的伤痕。

    “车祸的伤比这个更严重。”林浩停顿了以下,脸上的痛苦一闪而过,“这个已经是我接受了很多次的治疗之后的样子。”

    经过了多次的治疗还是这个样子?我不敢想象,在没有治疗之前林浩是怎么的一个模样,又忍受着多大的的疼痛。

    “那你为什么不吃药?”想起那天林浩疼的要死,可还是倔强着不肯吃药。

    “你难道不知道药吃多了会产生依赖吗?”林浩特意转过头来白了我一眼,像看着一个傻瓜一样。

    “那你的伤疤会好吗?”

    “或许吧。”林浩自己也不太确定,“不过男人身上总是需要留一点疤才完美。”

    “喂喂喂,你怎么可以盗用电影里面的台词。”我打趣道。

    有人认为,伤痕是一个人辉煌的过往,但是在我眼中一条伤疤承载着还有不好的回忆,每当你看到那条弯弯曲曲的疤痕,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这条疤痕产生时候的事情。

    它带给你的精神上的疼痛,往往比它的本身还更加的厉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