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二次元里的骑士 第二十九章明石全登

时间:2018-06-03作者:止明先生

    ,!

    齐释在解决真田幸村之后没有离开,而是在附近找了一个稍微没有那么血腥的地方建了一个小房子,把小瞳从纪州接了过来,然后两个人就在这里有些类似于结庐而居的感觉。

    吃穿用度倒也简单,距离纪州也近,随随便便跑一趟就足够了,平常还能够打点野味什么的,小日子过得到还挺舒坦。无论是虫子那边还是人类这边都没有人过来骚扰齐释,这倒是让齐释有些惊讶,因为在他的认知中,人类可不是会这么平静的存在,就算是明知不敌,但是也应该有什么脑残弱智之类的家伙跳出来那才对,现在竟然这么平静?

    “算了,平静也是满好的,总是想着搞事情的我才是有什么问题的吧?”

    想不通的事情干脆就不去想了,现在这种生活让齐释也是蛮享受的,如果以后没什么事情了就这样也不错。但是作为主角,怎么能没有一个事逼属性呢,空气中的一股不自然的感觉,一个人出现在齐释的小院子里面。

    “你是?”

    背后背着两把剑,一横一竖组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姣好的面容,但是那独特的能力,应该是一个女性虫人。

    “没有必要报上我的名号,拙者希望你能够是一个强者,希望能够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答案?我可不是老师,也不是什么人生导师之类的。”

    齐释摇摇头,接着摆弄手中的酒壶,就算是来到了这里,该酿酒还是要酿酒,以及一些需要晾晒的干货什么的都需要齐释亲自来处理。

    可是对方完全不认同齐释的说法,拔出背后的剑向着齐释就刺了过去,齐释向后退了一步,刺剑擦着酒坛划了过去。

    “喂喂,你这人怎么不听人话?你就这么希望我弄死你么?”

    齐释有些生气了,和当初一人灭掉真田幸村整个军队的时候不同。那个时候看到了人类被屠杀的情况,可以说齐释已经完全被愤怒支配了,现在自然不会再做出来那种和屠杀没什么分别的事情了。不说来由,直接杀死一个生命,齐释还没那么没人性。这个世界上除非是什么深仇大恨,要不然并非是黑白两种颜色,更多的则是灰色。齐释虽然经过了八美德的训练,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更喜欢在规则的限制下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行事,至少对于女性和男性就有很明显的不同,而眼前的这个虫人很明显是个女性。

    “拙者只是希望能够从强者身上得到一个答案。”

    “无聊。”

    齐释身形晃动了一下,对方的身上的两把刀就已经全都被卸了下来。

    “这……”

    明石全登愣住了,这种速度,估计想要杀他的话也就是随手的事情。

    “现在还要打么?”

    “不必了,但是还请强者为我解惑。”

    “解惑的那不叫强者那叫做释者。”

    齐释撇了撇嘴。

    “随便坐吧,你是大阪五人众之一对吧?”

    “是,拙者就是明石全登,是一名基督教徒,原本已经是一个逝者,但是却被另外一个神明复活,所以拙者现在相当的困惑,不知道这对于我的神来说,算不算是亵渎,我又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我现在的这个身体?”

    “你这就是闲的,你现在新的是你的基督,还是常世之虫?”

    齐释端上来一些小菜,然后给对方倒了一杯酒。

    “自然是基督。”

    “是了,那不就结了,你虽然换了身体,但是你的灵魂也就是明石全登不是麽,你都已经为了你的基督奉献灵魂了,现在被别人复活了,你倒是纠结起来了,人家神都没有降下个天雷劈死你,你自己到开始怀疑自己的忠诚了?对你们的神还有你自己多一点信心啊。”

    虽然说齐释不是狂信徒,但是齐释也见过狂信徒,当骑士的那几年,说实在的,也处理过一些类似的事情,那些狂信徒说实话,就和疯子一样,完全是那种讲不通道理的,往往对方会拿出来教义教典之类的东西和你讲道理,把你和对方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之后,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但是如果能够说得通的话,或者说不是那么的疯狂,你和这些信徒聊天,会发现,这些什么教派,无论是正经的还是不正经的,大致上能够发展起来的,本身的教义是没有问题的,基本上就是劝人向善,好人有好报之类的东西。而且大多数人也都是那种渴望着救赎的存在,或者是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生活中不如意的家伙,往往会寄托自己的美好的情感在神明上,从而获得一种精神上的慰藉。所以说宗教单纯的看本质上来说,是好的,可怕的是领导宗教的人。

    扯远了,还是回到这里。齐释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话对于一个信徒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是也只能够是希望起到一点算一点了。

    “给自己的神还有自己多一点信心么?”

    明石全登慢慢的抿了一口酒,然后笑着摇了摇头,身体却是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是女性化的身体则是变成了魁梧的男人,身后的十字架形状的双剑倒是没有别的变化。

    “果然。”

    明石全登是个女人?这倒不是说齐释瞧不起女人,而现在的战国可不是一个娘化的战国,除了一些忍者之外,武将真的是没有女性的,更不用说明石全登这种顶尖级别的武将了,如果真的是女性的话,那反而说不定是个问题。

    “啧。”

    虽然说知道了,心里也有准备,可是该不爽还是会很不爽的啊,毕竟一个大男人哪里有一个萌妹子来的养眼啊。

    “你要不然还是变回去?”

    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明石全登愣了一下,然后身形开始扭曲,再次回到刚开始的样子。

    “这样?”

    “唉,对头,谢谢啊。”

    齐释的心情立刻就又好了很多。

    “话说你现在没事了,有什么打算没有?”

    当然了,问这话齐释可不是打算把对方收为自己的属下,收一个狂信徒?还是算了吧,齐释还想着少点麻烦,但是这么一个人如果就这样死了,貌似也挺可惜的。

    “打算?”

    明石全登对于常世之虫并没有多少信仰,对方说白了只不过就是一个拯救了自己的家伙,至于说忠诚之类的,这种东西更是完全没有。

    “大概会找个地方,重新把教堂建起来吧?”

    似乎从齐释这里得到了答案之后,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有些不同了。

    “无论是过去,我在战场上,杀了无数的人,还是现在成为了虫人,杀了无数的人或者虫子,单独一死是不足以偿还我的罪孽的,所以我打算去建一个教堂,忏悔也好赎罪也好,这个消息我也准备告诉所有人,无论是准备过来杀我也好,还是准备把我怎样,或许这才是我赎罪的唯一的可能性。”

    之后明石全登就了离开了,齐释再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消息,倒是偶尔会传来有人遇见过一个行走的修道士,不求回报无偿的做一些事情,脸上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只不过听说最后被虫狩的人发现是个虫子,没有反抗的死在了对方的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