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二次元里的骑士 第一章召唤英灵

时间:2018-05-06作者:止明先生

    “宣告,汝身在我之下,

    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

    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遵照这个旨意和天理,汝立时回答——

    在此起誓。

    吾做世之善者,除尽世之恶者.

    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

    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操纵这根锁链的主人——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嗯?这个咒语好熟悉啊?”

    齐释挠了挠头,然后感觉自己耳边就有一股子杀气。

    “全反击!”

    “轰!”

    瞬间房间都被烟雾笼罩,齐释看到自己眼前有三个人,一个长相狰狞的,一个瑟瑟发抖的紫发小萝莉,还有一个看上去就不是个人的。

    “间桐家?这算不算套路?”

    齐释完全不管眼前老者的惊讶,年轻人的惊慌,熟知剧情的自己只要知道眼前的这两个家伙都不是自己的master就足够了。

    直接来到间桐樱的面前,单膝跪地。

    “嘛嘛,按照惯例来说应该要问上这么一句,你就是我的master么?”

    间桐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惊慌的向后准备退去,但是却被齐释一把抓住。

    “嗯?已经被虫子吃过了?唉,可怜的孩子,净化!”

    瞬间旁边的间桐脏砚就发出凛冽的惨叫声,也是间桐樱的体内可是有一部分他的使魔虫子,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感同身受吧?而间桐樱则是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像是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让她不由自主的就抓紧了齐释的衣服,然后或许是过于舒服了,整个人就这样在齐释的怀中睡了过去。

    别看我水了这么多,其实也就是短短的一个瞬间发生的事情而已,而这个时候间桐雁夜才反应过来。

    “berserker!”

    随着他的呼喊,一个身着深蓝色铠甲的人冲了进来,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真是让人不悦,明明是那么强悍的一个骑士,竟然落到如此地步。”

    齐释皱皱眉头,看着这位传说中的湖中骑士兰斯洛特,作为狂战士召唤的他没有任何的理智,一点都看不出来当年的风采。

    “吼!”

    如同野兽的吼叫一样,随后整个人冲向齐释。

    “还真是强悍的家伙,要是就这样一直以来作为狂战士实在是太浪费了。”

    齐释摇摇头,这一次的混乱齐释也能够猜出来个八九分,大概是圣杯里面的此世之恶之类的东西?如果是这玩意的话,如果说只有齐释一个人,齐释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扛得住。而且圣杯战争,这看着兰斯洛特的出现,应该是四战的时候,这个时候可是真真正正的战争,和五战的小家子气还有fa的别扭可不一样,齐释可不希望自己净化圣杯的此世之恶的时候,被后面一发ea或者ex咖喱棒轰到脸上。

    “强夺!”

    间桐樱本身的魔术才能的确很高,可惜现在完全睡着了,所以在齐释的强夺下,身体很轻易的就被操控了。

    “我以令咒的名义命令你……”

    “我以令咒的名义命令你……”

    “加强你的魔力?”

    齐释这里用的还是疑问句,因为他也没用过令咒,不知道这样下令行不行。还好的是,似乎这个令咒还是蛮智能的,齐释感觉自己因为复制得来的净化的魔力虽然比不上女神族,但是已经和一般的德鲁伊没什么区别了。

    “净化!”

    “吼吼吼!”

    兰斯洛特发出痛苦的悲鸣声,至于说变化倒是没什么变化,别忘了,狂化也只不过是一种状态。至于说兰斯洛特身上的黑气,那只不过是宝具并非为了自己的荣光而已。

    “还真是非同一般的痛啊。”

    兰斯洛特似乎终于恢复了神智,扶着自己的头盔。

    “该死,怎么可能!”

    间桐脏砚愣住了,这可是英灵的狂化状态,怎么可能竟然被这么解除了?

    “嗯?”

    齐释这个时候看向了另一边的间桐脏砚,俗话说得好,圣杯战争可以输,但是虫爷必须死。净化的魔力对于间桐脏砚这种连灵魂都已经变得肮脏污秽的家伙来说简直如同烈火一样。

    “额啊啊啊啊!”

    间桐脏砚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就这样对自己出手了,毫无预兆。身上的净化魔力如同白色的火焰一样,间桐脏砚在这圣洁的火焰之下哀嚎然后逐渐消失。齐释却能够感觉的到,对方并没有死,地下的虫子的量实在是太大了,就连间桐雁夜体内都有虫子的存在,想要一次性的击杀对方有点不太现实。

    “算了,跑了就跑了吧。”

    “那个家伙很麻烦?”

    兰斯洛特摘下来自己的偷窥,蓝色的齐肩长发,刚毅的面孔,虽然在外表上可能比不过被后世成为白马王子的高文,但也是一等一的俊美男子了。

    “嗯,大概……”

    齐释简单的说了一下间桐脏砚的事情,兰斯洛特虽然说是个背叛者,但是绝对不能够否认他身上的优秀的品德,听见了这种事情,一方面是对于间桐脏砚的同情,另一方面就是厌恶了。同情是对方在长久的生命中已经连自己都遗忘了,厌恶则是这种家伙已经不能够称之为人类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还要接着参加圣杯战争么?”

    “每个人过来都是有自己想要达成的愿望,你也不例外吧?只不过现在的圣杯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先把小樱还有这个家伙安排一下吧。”

    间桐樱刚刚就已经说过了,因为齐释的怀抱很舒服,已经睡着了。另一边的间桐雁夜则是因为齐释对于兰斯洛特的净化,有一部分影响到了间桐雁夜体内的虫子,现在爷昏了过去。

    “的确,没想到,这一次召唤我出来的会是这样一个家族,但是说实在的,或许我这个背叛者正适合这样的家族吧。”

    “别那么悲观,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这个死不了的间桐脏砚的话,间桐家其实也没那么不堪,而且你的这个主人也是一个悲剧的家伙。”

    暗恋多年的人嫁给别人,然后对方的女儿被送了过来,自己完全怼不过那个情敌,圣杯战争还输的贼拉惨,可以说间桐雁夜也是新一代的最惨王了。

    把间桐雁夜和间桐樱安排睡下之后,齐释就开始和兰斯洛特聊了起来,最主要的还是齐释在说,兰斯洛特在听。其中大部分讲的都是圣杯战争已经彻底的变了味的事情,至于说别的比如说混乱之类的事情倒是没有说,只是说自己是阿赖耶和盖亚派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知道了齐释过来的目的,对方还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派下来的,虽然说的合情合理,但是兰斯洛特还是抱有一份怀疑的态度,要是光听信片面之词,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被买了,还是警惕的一些比较好。对此齐释也不在意,要是自己说什么信什么,他也就不是完美骑士兰斯洛特,而是傻小子了。

    但是至少能够保证,在兰斯洛特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到了后面就算是不帮自己,也不会阻拦自己,这样也就足够了。而圣杯战争的其他参加者还不知道,圣杯战争在这一刻,已经朝着他们所未知的走向一路狂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