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200.阿布霍斯

时间:2018-05-18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

    确认了一下道具都在之后,昱翼唤来了星之彩,在一切都准备完毕之后启动了左手手腕上的腕表。

    时间跃动开始。

    随着那种模糊而又眩晕的感觉逐渐消退之后他睁开了双眼,进入眼帘的依然是一片黑暗的空间之中,只是这片空间之中没有了恶臭,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而黑暗的空间中不断的响起男性的声音,对方忍受着痛苦不断的念出昱翼无法理解的拉丁文咒语,那是不需要理解也不能去理解的东西。

    本来只有男人声音的黑色空间之中,突然响起了靴子踩在地上的声音,那是昱翼的脚步声。

    空间内部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黑泥存在的痕迹,显然,阿布霍斯还没有被召唤过来,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告诉了昱翼召唤仪式才刚刚开始,匕首才刚刚刺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一个,可怜却不值得同情的家伙。”

    踩在阶梯上一步一步走到了祭祀台上,看着躺在祭祀台上,双手握住匕首刺入自己的腹部,咬着牙念咒的男人,对方已经发现了昱翼的存在,转过头盯着他,却并没有停下口中的咒语念诵,在召唤过程中,任何一个迟疑都有可能直接打断召唤。

    在黑暗的空间之中,昱翼那双蓝色的瞳孔发出了微光,隐藏在瞳孔之中是那无尽的星空以及隐藏在星空之中不断聚合分离的光辉聚合体。男人在与昱翼的双眼对上的一瞬间,他迟疑了一会,随后又立即回神并且继续念诵着咒语。

    或者说意志检定通过所以没有素质三连。

    拿出了恋人,对准了男人的脑袋。

    “安息吧,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不过看在你是个苦命家伙的份上。永别了。”

    ‘砰砰’

    由于匕首的缘故,男人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被子弹直接命中了头部,由于有着前车之鉴,昱翼也是连开两枪,恋人虽然是45口径,可是威力却很大,直接在男人的头上开出了一个缺口。确认了对方的生命消逝之后收回了手中的武器。没有战斗,没有阻拦,轻松惬意。甚至连心理负担都没有,问题不大。

    “kp,那边的问题解决了么?如果解决了,那么我们就启程去最后一个那里吧。”

    看着事件尚未解决,kp还以为是那些书籍没有被毁掉,可是它立即发现了不对劲,阿布霍斯已经登场了!

    黑色的泥浆从天而降,如同泥石流一般不断的从空洞之中坠落并且掉落在了祭坛之上,黑暗之中无法看清颜色的身躯如同泥浆一般在祭坛之上翻滚着,没有任何的预兆,没有任何的防备,它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昱翼的面前。

    “怎么回事?!召唤仪式不是已经被打断了么?!!”

    神他妈居然还是个偷窥狂啊!

    跑?!能跑到哪里去!在这个无底的深渊之中,昱翼只能看向了前方那摊如同液体一般的外神,对方的身躯不断的扭曲膨胀着,一个个扭曲的肢体从它的身体之上分裂出来,发出了哀嚎,在四周攀爬着,那是阿布霍斯的子裔,这些子裔身上带着奇特的粘液在四处环绕着,可是很快就被阿布霍斯身上的液体卷起回到了母体之中消失不见了。

    “怎么打?!这个bss,可以断尾破头么?”看着面前的这摊如同液体一般的外神,想要绕过它是不可能的,子弹跳跃能够向上最高的高度也不过是二十多米,而这里距离能够到达岩壁的高度至少有一百多米,单靠子弹跳跃是根本碰不到的,想要能够触碰到墙壁必须到达那边的那个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的阶梯上才行。

    “要不要这么绝情啊额”看着阿布霍斯,警惕着对方的任何一个动作,昱翼本想要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和精神了无声的哭喊环绕在他的脑海之中。

    一边看着意志对抗失败一边发出了担心的询问。

    “好像,有人在哭不,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人该死”

    巨大的压迫感让昱翼几乎没有办法呼吸,身体直接倒在了祭坛上,双手握住了太刀勉强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可是很快,这样的力量都消失了,已经没有办法持续。

    kp的声音也渐渐的消失了,昱翼直接陷入了恍惚之中,来自外神的意志压迫根本就不是昱翼能够承受的,因为就在刚刚,第七天已经度过了,来自犹格的祝福消失了。

    看着半蹲在地上失神的昱翼,kp表示压力不大,直接开启了心理模式。

    说是里世界模式,实际上就是阿布霍斯所创造出的精神层面的世界,阿布霍斯会使用自己的精神力与生物沟通,并且喜欢让生物堕落,精神层面的攻击是必不可少的,也是常用手段了。

    在另一扇显示屏中,灰茫茫的世界之中,昱翼茫然的站立在城市的废墟上,黑色的太阳发出了让人无法承受的光芒,一个灰茫茫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

    “到底过去多少时间了呢?再一次遇到你这样的生物。”

    瞬间打了一个寒颤,昱翼从恍惚之中惊醒,看着那灰蒙蒙的身影,下意识的想要拿起太刀,可是手却抓空了,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虽然穿着衣服,但是自己却感觉到自己是**的,身上没有任何防御。

    如同精神污染一般的恶意不知从何方而来,昱翼甚至能够感觉到理智正在崩溃的边缘游走着,这还仅仅只是听见了对方的一句话。恐惧?是的,恐惧。这是本能,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抹去的本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