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013.退路

时间:2018-02-07作者:悲伤之人的绝唱

    逃过一劫。

    昱翼的情况只能用逃过一劫来形容了,不然鬼才知道他会不会随机到奇怪的疯狂症状。以前有个狗kp可是让他直接随机到了食人症状,结果又是那个团的战神这样的设定..所以说团灭什么的真的不能怪他。

    “你有什么想法么?”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才会到达奥帕西的下一次意志检定,亚托克透过灌木丛看向了外面的战斗——从深坑之中飘飞而出的米戈们被从森林之中窜出来的拜亚基们压制着,虽然米戈竭尽全力的反抗着,甚至表现出了某些奇特的机械武器,然而却被以拜亚基为首的团体压制的死死的。

    “拜亚基大战米戈这种剧本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真是怪了..一般在剧本中会和拜亚基发生冲突的应该是触手章鱼娘才对的。能够召唤出拜亚基的话,这些人应该是哈斯塔的信徒,可是哈斯塔的信徒不应该是这种打扮的..他们应该穿着黄色的雨衣的才对。而且这个红雾一般的场景也太诡异了。”

    又想起了天帷巨兽的那个梗,只能说这个剧本的设定实在是太奇怪了,完全不知道剧本作者是怎么想的..之前还感觉自己已经看穿了,结果压根就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嘛。

    “会不会是特殊的情况?我记得米戈的崇拜对象中也有哈斯塔的存在的。”

    “你太肤浅了,米戈对于外神的崇拜远远不及它们对科技的追求,被外神以及信徒厌恶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么?不过米戈会被压制住的情况的确不多见。”

    飞出深坑的米戈在短短的时间中就被解决掉了,拜亚基们扔掉了米戈的尸体并且飞回了森林之中继续潜伏了起来。而祭祀的巫女熟练的拿起了太刀,走向了另一位祭品。显然,这种事情他们不是第一次做了,至于为什么会是十年一次那就不得而知了。如果他们真的是世代都生活在这里的土著的话。

    随着低沉而又无法听清楚的低语,大柱手起刀落,举止优雅的抬起了下一位受害者的头颅,鲜血向着四周蔓延着,却没有沾染到大柱的身体上。与刚刚几乎相同的动作,就在大柱拿着头颅的手即将放到深坑上时,周围的米戈的尸体也迅速的消融了——米戈死亡后自身的尸体是会自我分解消融的,只是一般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而这里的米戈的尸体在短短不到两分的时间就已经消融了。

    意志检定通过..距离下一次意志检定还有0分钟,并且因为持续目击恐怖的事件而有着-的惩罚。

    看着kp做出的判决,奥帕西松了口气,随后对着昱翼和亚托克点了点头,表示暂时安全了。当然,也只是暂时的。在明白了身边的森林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怪物之后,大家的神经都已经绷紧了。那名为拜亚基的怪物虽然可以单独对付,可是数量这么多,而且会飞,一旦被发现那可就是绝对逃不掉的境地了。

    看着里面所进行的仪式,昱翼低头在自己的背包里面翻找了起来。

    “既然已经知道这里的仪式到底是在做什么了,那么现在是时候想办法终结这一切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知道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那么最后的结局就算全部生还也不会达成结局4,毕竟结局4的要求可是调查员生还,时间已解决。也就是说,要求可不仅仅是调查并且知道真相,还要包括解决这个事件才行,知道真相实际上也不过是才刚刚完成了一半而已。

    “要怎么解决?我现在还是一头雾水的。”

    亚托克看着昱翼的动作显得有些疑惑,虽然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可是也知道了这个剧本所要面对的是何种东西。然而一个问题就摆放在他们的面前——如何解决这个事件。这才是关键。光是知道是什么样的事件是没有意义的。

    “这个剧本的时间很短,只有三个小时,转而言之就是游戏中的三天时间。而且kp说过,快的话在明天上午就已经解决了。这说明解决这个事件并不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也不会需要多么长时间的经过。说不定只是简单的念一下咒语之类的就可以了。”

    将背包之中的东西翻了出来,一瓶酒,一块破布,一个打火机。连进行判定都不需要了,一个简易的燃烧瓶就这么做好了。的确很简易,昱翼只是单纯的把酒打开,把酒水倒一半在破布上,然后用破布堵住酒瓶子的口子,到时候只要打火机点着然后一扔就行了,要是这样都需要判定的话,那么这个游戏也就没有意义了吧。

    “说起来,我们好像还没有进行过资料共享吧?算了,也没有时间做资料共享了,如果到时候真的骚乱起来了,你们要逃命的话就去这个地址,里面有降落伞,不需要经过观光电梯,直接从浮空岛的高空跳下去这个你们应该会吧?一千米跳伞这种简单的运动。”

    昱翼可以说是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连逃命的后路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狗kp不突然发难来一个闪耀的光辉八连暗骰那么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情,这一局很稳。这才是一个资深刁民应该做的事情,咸鱼们只要跟在后面跑跑腿就行了。

    “怕是到时候可能要过一个极难的幸运判定...”..

    “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极简单的..”

    意志检定失败..奥帕西陷入了短暂的疯狂中..

    “啊啊啊啊——!!!!”

    话音未落,kp的提示出现在了视觉的屏幕上,下一刻,身边响起了奥帕西那充满了恐惧和惊悚的尖叫声。

    “我就知道kp肯定不会让我们这么简单的就离开的。”

    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尖叫声所吸引过来了。好在他们三人组是在灌木丛之中,而后面就是绯红色的浓雾,虽然声音暴露了位置,可是他们的外貌并没有被人发现,对方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几个人。

    “你带着他先走!”

    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简易燃烧瓶,昱翼用力的把手中的燃烧瓶向着祭祀的中心扔了过去,随后也不管战绩如何,直接拿起了第二个燃烧瓶——这东西他总共就制作了三个。一次性把三个燃烧瓶全部扔了出去之后拖延一段时间然后开始逃命才是正途。

    森林之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拜亚基们靠了过来,昱翼立即后退进入了迷雾之中,得益于这浓厚的迷雾以及身上的伪装,他甚至可以从容不迫的混入侍卫的队伍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