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792章 东瀛器乐

时间:2018-09-06作者:紫微

    燕七道:“怎么能说顾左右而言他呢?我之所能辨别出美智小姐的身份,靠的就是太鼓和尺八啊。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解三甲问:“此言怎讲?”

    燕七道:“我来问各位,太鼓和尺八两种器乐,连解解元都不识,那就说明在大华极为少见,而且,大华的器乐,不论是鼓,还是笛子,声色都远远优于太鼓和尺八。你们猜,落花坊的姑娘们,会选择演奏太鼓和尺八吗?”

    众人纷纷摇头。

    燕七又问:“还有更明显的一点,美智小姐祖籍东瀛,善于器乐,美智小姐使用太鼓和笛子演奏,倾诉思乡之情,这不是正当其时吗?”

    “就凭这两点,我当然可以推断,鼓声和笛声出自于美智小姐之手。解解元,我这样推断,你可觉得满意?”

    解三甲被燕七驳斥的哑口无言。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向燕七竖起大拇指。

    武美智站在燕七身边,糯糯呢喃:“没想到,燕公子竟如此懂我。”

    燕七也暗自捏了一把汗。

    幸亏七哥有前世,不然也是两眼一抹黑啊。

    前世,他去东瀛参加智库论坛时,就见过这些器乐。

    说别的东西,他未必记得。

    但是,太鼓和尺八乃是东瀛传统器乐,就像是大华的二胡和琵琶一样,实在太好记了。

    解三甲真心被燕七给打败了。

    局面如此被动,要他如何收场。

    看着武美智对燕七越来越亲近,解三甲火在烧,血在流。

    这不仅仅是争抢女人的事了,而是捍卫尊严的一场战争。

    若是输了,一世才名,恐怕都要付之东流。

    解三甲朗声道:“美智小姐,谢谢你的香茗,现在,时间不早,是不是可以进行比试了?”

    武美智还看了一眼燕七:“燕公子……”

    燕七道:“我也觉得时辰不早,想着急早和美智小姐单独约会呢。”

    武美智脸颊潮红。

    心想:我可是你的小胰子,你却要和我约会?这好像有些反了人伦之道。

    可是,燕七这样说话,她偏偏又很开心。

    解三甲可气坏了。

    你想和武美智约会?我同意了吗?

    有我在,你休想美事。

    解三甲道:“武美智小姐,就请开始吧。”

    武美智回到座位上,端正坐好:“我准备了一道考题……”

    “慢着!”

    解思文当啷来了一句。

    武美智很是不悦,蹙眉:“这位公子有什么事情?”

    解思文大声嚷嚷:“武美智小姐,恕我直言,你出考题,我们甚不放心。”

    武美智愣住了:“这位公子是在胡搅蛮缠吗?我出题为何你们会不放心?以前的题目,也是我出的。”

    解思文硬着头皮大叫:“这并非是我想法阴暗,而是众人皆见,你刚才和燕七神情亲密,低声交谈了许久,谁知道,你有没有趁机把题目故意说给燕七听呢。”

    武美智心中气急,指尖捏着茶杯,轻轻一颤。

    燕七眼尖,一下就看到茶杯龟裂。

    高手!

    轻轻一捏,茶杯就碎了。

    好厉害的武功,和我也相差无几了。

    武美智忍着怒气,轻哼一声:“我刚才与燕公子说些私事,可并非透漏考题,这位公子,你想多了。”

    解思文摆出一副流氓嘴脸:“想不想多的,总是存在嫌疑,对吧?摘花令一年一度,名声远扬,总不能背负着一个嫌疑包袱吧?这对得起数千才子的殷殷期盼吗?这对得起大华儿郎对落花坊的信任吗?”

    “这……”

    武美智被解思文问的僵在那里,颇有些生气的说:“我若不能出题,那谁来出题?”

    解思文大言不惭:“不如由我来出题。”

    武美智又是生气,又是想笑:“你与解解元乃是兄弟,你若出题,岂能摆脱嫌疑?”

    解思文道:“你听了我的题目,就知道我有没有嫌疑了。”

    武美智道:“你的题目是什么?”

    解思文向窗外一指,哼了一声:“还是以枫桥为题目,各展风骚,如何?”

    众人皆是一惊。

    这个题目,的确无法作弊。

    武美智秀眉紧蹙:“依然以枫桥为题?”

    “不错!就是要以枫桥为题目。”

    解思文言之凿凿:“第一,其他题目,哪有枫桥来的深邃、经典?第二,枫桥已经被众才子赋诗了上千次,再写枫桥,更加突出功力,第三……”

    他带着狞笑,看着燕七和武美智:“恕我直言,武美智小姐,你与燕七如此亲密,实在让人怀疑,你是否提前将题目透漏给了燕七?”

    武美智秀眉紧蹙:“你不要污蔑我的清白,参加摘花令的才子数千,我焉能作弊?况且,我之前根本不认识燕公子,甚至于不知道燕公子会来参加摘花令。所以我再三言明,燕公子能来参加摘花令,着实让我惊喜莫名……”

    “哈哈。”

    解思文喋喋怪笑:“我这是污蔑你的清白吗?我只是合理的怀疑啊,不信你问问各位才子,你和燕七神情如此亲密,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你说之前你和燕七不认识?我相信吗?众位才子会相信吗?恐怕,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的话。”

    众才子看着燕七和武美智站在一起,虽然不说话,心里却在打鼓,眼眸中的怀疑清晰可见。

    武美智幽幽叹息:“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你们相信没有作弊呢?”

    解思文道:“很简单啊,就是再以枫桥为题目,做一篇千古流传的诗作。若是燕七依然能做出脍炙人口的佳作,就说明燕七没有作弊。各位才子,你们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众人纷纷点头。

    “解思文说别的都是别有用心,唯独这个提议,的确有几分见地。”

    “是的,就算是作弊,也只能做出一首,不存在做出两首经典的可能。现在,当场为枫桥赋诗第二首,这才是真才实学呢。”

    “很期待啊,真想看到解解元和燕七来一场龙虎斗,那场面一定非常精彩。”

    ……

    解思文挑衅的看着燕七:“姓燕的,你敢不敢接招?只怕是怂了吧?”

    燕七摇了摇扇子,笑容淡然:“我倒是不会怂,只怕是解解元会吓得尿了裤子。”

    解三甲一下跳起来:“燕七,你果然狂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