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706章 大买卖

时间:2018-07-06作者:紫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华岳道:“当初,华无病被人陷害,医死了人,加之害怕陶家蓄意侮辱,败坏其名声,弄的臭名远扬,他心灰意冷,就带着义女,远走苏州了。”

    “义女?”

    燕七打断华岳的话:“华无病还有义女?”

    华岳点点头:“是啊,华无病膝下无子,只是收养了一个义女,离开金陵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孑然一身,仅仅带上了义女。”

    燕七问:“华无病的义女叫什么名字?”

    华岳蹙眉:“好像是叫华翼。没错,就是叫华翼。”

    华野也在一边拍手:“华翼姐姐可好了,小时候还哄我玩呢,一起玩过家家。”

    “哦,这样啊。”

    燕七又问:“华无病具体藏匿在苏州何处?”

    华岳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么多年,我也没离开金陵,又没有任何消息,华无病人在何处,的确不知啊。”

    燕七拍了拍脑门,觉得有些难办。

    “苏州很大,想找到华无病,难如登天啊。哎,不管那么多,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看来,必须得去苏州走一遭了。到时候,让孔尘帮忙运作一下。这老家伙升官了,怎么也得帮我找到华无病。”

    燕七又问华岳:“想不想重振华家?”

    华岳瞪大了眼睛:“想!做梦都想,但也仅仅就是做梦而已,若非有燕公子帮忙,我现在恐怕已经被陶家弄进大牢了。”

    燕七道:“以前是做梦,现在,则有机会梦想成真了。你按我说的去做,我可以保证,华家将在金陵东山再起。”

    华岳猴急的问:“怎么做?”

    燕七道:“华家祖辈行医,你的那些兄弟姐妹等人,远离金陵,可能找回来?”

    华岳用力点头:“华无病我肯定不知人在何方,但是,其他华家的兄弟姐妹,却是有联系的,因为,他们每年都要回来祭祖,只是偷偷的来,又偷偷的走,无人知道而已。”

    燕七蹙眉:“祭祖?”

    “对呀,祭祖,再过半个月,就到了祭祖的时候了,华家兄弟姐妹,又会偷偷回来的。”

    “太好了。”

    燕七打个响指:“这就是华家崛起的机会,祭祖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我要亲自给你的兄弟姐妹洗脑,让他们返回金陵,重铸辉煌。”

    “太好了。”华岳乐不可支。

    燕七看着华野,问道:“你会辨别药材吗?”

    “燕公子,你这是埋汰我吗?”

    华岳鼻子都歪了:“我对药材的认知,那可是达到了非常高的层次了,我爹都未必有我厉害呢。”

    华岳也有些得意:“嘿嘿,这个逆子,虽然我总是骂他,不让他学医,但是没办法,华家的人,生来就认识药材,没得办法嘛。”

    燕七指了指华野,对华岳说:“我要借你儿子一用。”

    “什么?”

    华岳吓了一跳:“你要华野给你当儿子?”

    去你的!

    燕七大汗:“我才多大?养个十七岁的儿子,丢不丢人?”

    华野也虚惊一场:“燕公子,我要是有个二十四五岁的干爹,也够头痛的。”

    哈哈!

    燕七哈哈大笑:“华郎中,你只管放心,我借用华野,是要办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保密!”

    “这……”华岳有些担心。

    华野却特别兴奋:“七哥,我愿意。”

    燕七又问:“需要离开金陵一段日子,你行吗?”

    “行,怎么不行。”

    华野眼冒金星:“我也想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呢。”

    华岳有些犹豫:“小野,你行吗?离开我,你……”

    “有什么不行的。”

    华野搓手:“我要出去见见世面。”

    “燕公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大事啊?”

    “哈哈,都说了,保密,等着十五天后,华家祭拜祖先,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了。”

    ……

    当晚,燕七先把华野带到天下无双,又去找到宋河。

    两人一直聊到很晚。

    燕七满脸神秘,笑容诡异。

    当宋河将燕七送出门的时候,拍着燕七的肩膀,笃定道:“这可是一桩大买卖,我很有信心,我代表四大家族全力支持你。不就是钱嘛,我们会鼎力相助。”

    燕七哈哈大笑:“宋老果然有远见。”

    宋河哼了哼:“只要能击垮陶家,麻痹的,我豁出去了,这些年,陶家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我受够了,在我死之前,一定要看看陶家门可罗雀的样子。”

    ……

    燕七马不停蹄,赶回天下无双。

    刚一进门,华野就跑出来,小声说:“七哥啊,大事不好了,那位冷捕司坐在里面,握着宝剑,脸若寒霜,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她一直在等你呢。”

    “七哥,你会不会犯了案子,她要抓你啊。”

    燕七揉了揉华野乱蓬蓬的头发,扒拉到一边去,一进门,就看到冷幽雪坐在里面,俏丽的脸颊上冷若冰霜。

    燕七问:“我的冷捕司,是来找我喝茶的吗?放心吧,我一直忙,可没有去找林小姐喝茶。”

    “切,我管你找谁喝茶呢。”

    冷幽雪才不肯承认是来找燕七喝茶的,虽然她很想和燕七单独呆一会,享受一下两人世界。

    她攥紧了粉拳,捶打桌子:“陈落死了。”

    燕七一惊:“陈落死了?那个郎中不是刚被你抓进大牢吗?怎么就死了?”

    冷幽雪道:“被老鼠咬了,然后就死了。”

    燕七一惊:“有人下毒?”

    冷幽雪咬着银牙:“一个狱卒干的,这个狱卒却说是因为牢房老鼠太多,所以下了疯鼠药,没想到,老鼠竟然把陈落咬了。想一想,真是恨人。”

    燕七道:“狱卒也该全部轮换一遍了。”

    冷幽雪点点头。

    这些狱卒都是老油条了,干的年头多,门路广,保不齐谁就为了钱,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冷幽雪叹了口气:“原本还想从陈落口中翘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没想到,他竟然死了。陶家的手段,还真是通天呢。”

    燕七道:“无妨,区区一个陈落,还拖不跨陶家,那可是个庞然大物的存在。小雪,关于陶家的事情,你就不要分心了,心事多了,会变丑的。”

    “有吗?”

    冷幽雪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自言自语:“我丑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