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66章 毒舌

时间:2017-10-15作者:紫微

    ,更新快,,免费读!

    许松华正在鄙视林若仙,顺带将林家的家丁、丫鬟一顿挖苦,这感觉飘飘欲仙,十分舒爽。

    可正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一个家丁却站在了他的面前,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隐然有一丝的嘲讽。

    “你是谁?”

    许松华看着燕七,发现他一身青衣小帽,明显是个家丁,但眼眸炯炯有神,气场强大,有别于旁人,就算是那些才子,好像也没有这份定力。

    燕七道:“我叫燕七,是林府新晋家丁。”

    “哦,不过是个新晋家丁啊。”

    许松华有些不屑的问:“你是才子组晋升上来的?”

    想到这厮看起来与那些瓜皮明显不同,应该是个才子吧。

    燕七哈哈大笑:“你眼神不太好啊,我不是才子组的,我是普通组的第一名。”

    “什么?你是普通组晋升上来的?哈哈,好笑,太好笑了。”

    许松华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出言嘲讽:“你既然是普通组的家丁,那就是没念过书喽?”

    燕七道:“算是吧。”

    许松华乐不可支,满脸讥讽:“既然你没念过书,还敢站出来对对子?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那些才子都对不上的对子,你一个没念过书的粗鄙之人,怎么可能对得上?依我看,你应该去做喂猪、放羊等有前途的工作。”

    燕七呵呵一笑:“不好意思,我既不喂猪,也不放羊,倒是养了几条小蛇和癞蛤蟆,尤其是那只癞蛤蟆,一见到我,就笑起来没完没了,停都停不下来。”

    “癞蛤蟆一见了你,就笑起来没完?还有这么通人性的癞蛤蟆?”

    许松华先是犹豫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在笑,而且还是看着燕七在笑,立刻醒悟过来,豁然站起,满脸通红,指着燕气质问:“好你个小家丁,竟然敢骂我是癞蛤蟆?你好大的胆子。”

    燕七‘一脸茫然’:“我听不懂许举人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是癞蛤蟆,不过话说回来,癞蛤蟆坐井观天,自以为什么都看见了,其实啊,不过是看到巴掌大的一片天……”

    说到这里,众人哄然大笑,心里暗暗赞赏燕七才思敏捷,伶牙俐齿。

    “燕七,你敢把我比作癞蛤蟆,还讽刺我这个举人见识浅薄?好你个小家丁,胆子相当的大啊,如此嚣张,我岂能容你!”

    许松华气得脸都黑了,气冲于脑,五脏六腑爆炸,完全不见了刚才的潇洒风度,眼睛冒绿光,狠狠的盯着燕七。

    气恼之余,还有些诧异。

    这厮既然没念过书,为何出口成章,口若悬河?

    而且,竟然敢当着数百人面前讽刺我?

    这厮到底是什么来路?

    秋香没想到燕七刚一出场,就让不可一世的许松华异常难堪,尤其是把许松华比喻成癞蛤蟆坐井观天,相当贴切。

    七哥,还真是个妙人。

    林如意在一边跳起脚来,抱住许松华的胳膊,恶狠狠盯着燕七,骂骂咧咧:“相公,就是这个燕七,太不是东西了,嚣张跋扈,欺负主子,刚才摆了我一道,竟然用蛇和癞蛤蟆恶心我,呜呜,那癞蛤蟆都钻到我裤子里去了,相公,你一定不能放过他。”

    许松华气的脸色铁青,指着燕七,愤怒叫嚣:“你个小小家丁,你敢辱我妻子,诽我名誉,实在欺人太甚。”

    燕七淡淡一笑:“只许你们夫妻侮辱林府,却不许我们侮辱你们夫妻?这是何道理?你怎么也是个举人,应该懂得来而不往非礼也的道理吧?”

    “你……”

    许松华脸色铁青,被燕七讽刺了,竟然没办法反驳。

    王直白、孙声等人热烈鼓掌。

    有了燕七的犀利反击,众家丁挽回了不少颜面。

    许松华憋了好半天,终于甩了甩袖子,恨恨道:“小小家丁,徒逞牙尖嘴利,我可是举人,焉能与你这等小人斗嘴。”

    燕七道:“斗不过嘴那就别斗好了,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都是举人了,该有一说一,为何那么虚伪呢?”

    “你,你……”

    许松华简直都要疯了,战斗力降为零,被燕七怼的哑口无言,憋了好半天,终于强忍着怒气,指着对联,恨恨道:“多说无益,今日,你若是能对上对联,就放你过关,你若是对不上,这辈子都别想踏入茶室一步。”

    燕七看了几眼对联,漫不轻心一笑:“我不过是个家丁,没念过书,大字不识几个,哪里懂得什么对对子这么深奥的学问。但是,你这个对子水平太差,档次太低,烂大街了,我随口就能对上,都不用过脑子。”

    “什么?”

    许松华被燕七嘲讽的话气得不行,怒极反笑:“你说我的对子水平太差,档次太低,都不用过脑子?你果然狂妄,好,你现在就对对子,若是能对上这两个对子,我就承认我的对子水平太差,烂大街了。”

    他就不信了,一个小小家丁,还没读过书,哪里来这么大的自信,吹牛皮也得有点限度啊。

    燕七摇摇头:“好吧,那我就随口对一下,许松华,你来说上联吧,我眼神不好,看不清字儿。”

    “真是够狂妄,看不清字儿还敢说我的对子烂大街,也不怕闪了舌头!”

    许松华一阵冷笑:“四方来客,坐片刻无分你我。”

    燕七毫不犹豫说:“两头是路,吃一盏各自东西。”

    天哪,他竟然真对上了。

    所有家丁都沸腾了,没想到燕七如此有才华。

    王直白大赞:“对联工整至极。”

    孙声哈哈笑:“意境前后呼应。”

    曲风道:“堪称严丝合缝,燕兄大才。”

    秋香眉头舒展,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在七哥在,不然,如何治得了不可一世的许松华?

    许松华大为吃惊,没想到燕七竟然真的不用过脑子,再出第二联:“龙井云雾毛尖瓜片碧螺春。”

    燕七不加思索,脱口而出:“银针毛峰猴魁甘露紫笋茶。”

    许松华彻底傻眼了:不会吧,竟然又对上了。

    难道,我的对联真是烂大街了?

    燕七撇撇嘴:“许大举人,我都说了,你的对联档次太低,就是烂大街的水平,你还不信,你看我一个不通笔墨的小家丁,随便就对得上。你这书啊,都白念了。哎,你偷偷告诉我,你的举人是不是买来的?花了多少银子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