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630章 自作自受又何必?

时间:2018-04-27作者:紫微

    燕七看着魏易,当啷来了一句:“呦,手下败将来了?”

    “你说什么?”魏易老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燕七道:“你刚才晕过去了,这会儿还撑得住吗?”

    “我……”

    “奉劝你一句,撑不住最好找个郎中。”

    “我找不找郎中,还要你管?你放心,我撑得住。”

    “现在你能撑得住,怕是等我解开题目,你又气得半死了。不过,先说好,你被气死了,可别怨到我身上,那是你咎由自取,谁让你心眼比针鼻还小呢。”

    魏易现在就要被气死了,颤颤巍巍从藤椅上站起来,拄着拐杖,指着石狮子,歇斯底里大叫:“燕七,你不用嘴硬,这道题目,你根本解不出来。哈哈,这回,你气不死我,你要丢人了。”

    “还有你,宋河,别以为你可以落得清闲,我不妨直言,石狮子的重量,你也不会测。宋河啊宋河,你枉为教授,自己不敢应战,却让学生出头。而且,学生出的题目连你也答不上来,你还有脸给学生当教授?丢人现眼,真是丢人现眼。”

    魏易这一番话,刁钻毒辣,似尖刀戳在宋河心上。

    燕七这厮脸皮厚,不觉得怎么样。

    宋河却有些承受不住。

    因为,对于如何测量石狮子的重量,他的确力不从心,自己想了几个对策,却都不太严谨。

    被魏易抓住把柄,冷嘲热讽,非常无奈。

    燕七呵呵一笑,讥讽魏易:“先别管宋教授能否解得出这个题目,单单就教授学生来说,宋河教授便是当仁不让的王者。因为,宋教授带出来的学生思维发散,有创新,有想法,很超前。宋河教授便如同伯乐一般,带出了千里马,为大华遴选人才,堪称功劳卓著。”

    “现在,我倒是请问魏易教授,你同样也是教授,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可曾带出这么厉害的学生?你若是没有带出这么厉害的学生,又何必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如辞去教授职务,回家养老去吧。”

    魏易脸颊扭曲,气的胡子翘起来,脸颊抽筋。

    这一通挞伐,他还真无法反驳。

    燕七落井下石:“还有,这道题目非常刁钻,但也并非无解之题,别说宋河教授能够解开,就是我这个小人物,也有办法解出答案。”

    什么?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望向燕七。

    宋河,以及妙语书斋的学生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也认为这是无解之题。

    用这道题目难为燕七,不过是‘刁难’而已。

    但是,燕七竟然说能解得出,这太不可思议了。

    魏易歇斯底里大笑,拐杖杵地,砰砰乱响:“燕七啊燕七,你还真是什么牛皮都敢吹,我怎么就不相信你能解开这道题目呢?”

    燕七激将道:“我就是能解开,你还敢不信?”

    “我当然不信。”

    魏易指了指小溪:“你若能解开题目,我就脱光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裸泳三圈,你若解不出,也要裸泳三圈,你敢吗?”

    “哈哈,正合我意。”

    燕七打了个响指:“各位才子,你们要为我作证。格物院的学生,附耳过来。”

    一帮学生围过来。

    燕七一通耳语。

    学生们转身就走了出去。

    魏易满脸不屑,挖苦道:“故作神秘,有何用处?没有那么大的秤,如何测量石狮的重量?不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燕七啊燕七,我看你如何丢人现眼。”

    不一会儿,学生们取来了滚木和绳索。

    宋河不解:“滚木和绳索?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在燕七的指挥下,学生们在石狮子下面挖土,放置了滚木,狮子身上,缠满了绳索。

    妙语书斋的学生也蒙圈了,大眼瞪小眼,不明所以。

    燕七看着宋河和妙语书斋的学生:“你们听过曹冲称象的故事吗?”

    宋河等人摇摇头:“曹冲称象?那是什么故事?”

    燕七眨眨眼睛:“一会儿你们就懂了。”

    “才子们,用力拉起来,一二三,喊起号子,加把劲。”

    好几十个学生拉扯绳子,后面还有学生在推。

    几千斤的石狮子,被众人合力往前推。

    扑通一下,石狮被推进了溪水中的小船上。

    小船身子晃了几晃,船舷下沉了好多。

    魏易看在眼里,依然不懂:“疯了,燕七,你真是疯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场。”

    燕七在水面与船舷处做了记号,又吩咐学生在一边一起用力,将石狮翻扣在水中,不去管它。

    事已至此,众人依然不解。

    燕七让学生把船翻过来,往里面搬运石头。

    人多力量大。

    上百名学生一起搬运,溪水岸边的石头一股脑儿装进了小船。

    “停!”

    看着船弦上那个记号刚好与水面持平,燕七急忙叫停。

    “好了,大家给石头称重吧。”

    学生们又给是石头称重。

    “共计三千五百六十斤。”

    燕七点点头,向宋河和妙语书斋的学生挥挥手:“测量学中,有个定理:浸在液体里的物体受到向上的浮力作用,浮力的大小等于被该物体排开的液体的重量。”

    “大家都是才学满腹的学子,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我刚好利用这个定理,称重石狮子的重量!石狮的重量一共是三千五百六十斤。各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宋河和学生们都傻了。

    其实,就在燕七吩咐学生向船中装载石头的时候,宋河与学生就隐约猜测到了燕七的想法。

    他们也知道浮力的原理。

    但是,换成他们,如何也想不出这么巧妙的办法。

    这一切,看得他们叹为观止。

    “燕公子真是厉害,思维发散,脑洞奇大,不得不服。”

    “这种测量方法,闻所未闻。”

    “哎,我们都要向燕公子学习呢。”

    ……

    燕七才不在乎才子们的赞叹。

    这种测量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学水平,没有什么荣誉感。

    要知道,在前世,小学二年级就认识曹冲这个小屁孩了。

    他倒是对满脸苦涩的魏易很有兴趣,盯着魏易,挖苦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咱们刚才打了个赌约,要跳河裸泳是吧?嘿嘿,不过,我才不相信你的话,你嘴巴眉毛,办事不牢。而且,似你这种滚刀肉,能找出一百个理由蒙混过关……”

    “燕七,你欺人太甚,不就是裸泳吗?当我不敢吗?”

    魏易被燕七奚落得无地自容,又气又怒,硬着头皮,颤颤巍巍脱了衣服,光着一身瘦骨嶙峋的骨头渣子,跳进溪水之中。

    (本章完)p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