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520章 后知后觉

时间:2018-03-01作者:紫微

    ,!

    秋香美眸眨动,荡漾着狡黠的秋波,盯着林若仙看了好半天,才温婉一笑:“大小姐莫慌,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什么都没有看到,你还让我莫慌?

    大小姐暗叫一声坏菜,刚才和燕七压在一起的窘境,一定是被秋香给看到了。

    这可怎么办呀。

    燕七听出了秋香的弦外之音,也很尴尬,挠挠头,不知道怎么解释。

    再说,他也懒得解释。

    狄人凤像是没头苍蝇一般,慌里慌张的冲进来:“燕老弟,燕老弟,你得救我啊,老哥这次恐怕歇菜了,真的歇菜了。”

    “怎么了?”

    燕七从未见过狄人凤如此落魄的样子。

    “快跟我来,老哥就靠你了。”

    狄人凤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住燕七的袖子,直奔自己的轿子跑去。

    轿子里只剩下秋香和大小姐。

    大小姐伸了个懒腰,要出去,却被秋香给拦住了,美眸瞟着大小姐,似笑非笑。

    大小姐心虚:“你笑什么?”

    秋香压低了声音,咬着耳朵:“大小姐爽吗?”

    “爽……不,什么爽不爽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大小姐一着急,竟然差点说了实话。

    秋香嘻嘻娇笑:“大小姐,你和七哥什么时候好上的?你们该不会就在轿子里做成好事了吧?”

    “胡说什么?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小姐红着脸辩解:“刚才不过是个误会,我和那坏人之间没有任何瓜葛。”

    “误会?”

    秋香骄哼一声:“就算抱在一起是个误会,但七哥怎么会坐在大小姐的轿子里面?在我印象里,好像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上过大小姐的车轿吧?七哥是第一人呢。”

    “这个……怎么说呢。”

    大小姐支支吾吾:“只能说阴差阳错,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狼群,还有乱坟岗,有女鬼的叫声,我一害怕,才硬着头皮,让燕七进了轿子……”

    秋香蹙眉:“不会吧,从林家在北郊的那个作坊往回走,有三条路可以选择,有狼群和乱坟岗的那条路是最远、最颠簸的,你们怎么会从那里回来?大小姐,你编瞎话也不会吗?”

    “啊?”

    大小姐一愣:“不对啊,赵姨说就这么一条路……”

    秋香摇摇头:“不可能,赵姨还拉着我去过北郊呢,上次走的路比这个好多了。”

    “哎呀,赵姨?”

    大小姐回想一下,觉得哪里不对,四处寻找:“赵姨,赵姨,在哪里呢?”

    四处呼喊,却没有赵姨的影子。

    大小姐非常奇怪。

    赵姨对自己特别好,长达十年之久,一直为自己赶车,老实木讷,没有半分差错。

    按照道理说,她对金陵的道理非常熟悉,怎么会绕远,走了一条既有狼群,又有乱坟岗的崎岖小道呢?

    这一点都不科学。

    这个赵姨,到底玩什么猫腻?该不会是燕七捣的鬼吧?赵姨被燕七给收买了?

    秋香拉着大小姐的手腕,咬着耳朵,嘻嘻娇笑:“别喊赵姨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移视线?说,大小姐和七哥到底成了好事没有?若是成了好事,我就恭喜大小姐喽。”

    大小姐捏了捏秋来娇媚的脸蛋:“成什么好事啊,当我似你一般骚.媚入骨吗?你这浪.蹄子,每天和燕七翻云覆雨,也不歇息一下,不怕干坏了身子?”

    秋香红着脸啐道:“我身体好着呢,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呸呸呸,这么龌龊的话,亏你也说的出口。”

    “是七哥教我的。”

    “你这小妮子,果然变坏了,以前那么温柔,现在变得这么放.荡。”

    “放心,大小姐和七哥好上以后,也会和我一般放.荡的,再说,这不叫放.荡,这叫情趣。”

    “还情趣,小妮子,我今晚要和你睡一起,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情趣。”

    ……

    林府一处角落。

    赵姨立在茅十八面前,眼神不在木讷。

    茅十八挠挠头:“走那条乱坟岗,有效果吗?”

    赵姨道:“有点效果,燕七和大小姐坐在一个轿子里,貌似抱在一起睡了一觉。”

    茅十八眼睛一亮:“他们……那个了吗?”

    赵姨摇摇头:“没有。”

    “哎,怎么还没有啊。”

    茅十八狠狠戳了戳拐杖:“林小姐和燕七生米做成熟饭,我才能完成任务,这两人老是干打雷、不下雨,我多着急啊。”

    赵姨问道:“这个燕七油嘴滑舌,值得托付吗?可千万别为了完成任务,坑了林小姐,主子会发怒的。”

    茅十八一挺胸脯:“你放心,别看燕七这小子油嘴滑舌,骨子里绝对是个真男人,比我还真男人那种,值得托付。”

    赵姨看着茅十八,眉宇间突然浮现一缕羞涩:“也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好啊,你敢说我不是,看我如何惩罚你。”

    茅十八忽然抱起赵姨,钻进了柴垛。

    不一会,传出抑扬顿挫的嘤咛之声。

    ……

    狄人凤愁云惨谈,一边诉苦,一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完。

    燕七叹了口气:“我给你留下了纸条,告诉你按兵不动,你怎么偏偏不听呢。”

    狄人凤跺跺脚:“我情急之下,利令智昏了。”

    燕七点点头:“孔尘来访,的确让你阵脚大乱,换成别人,也是一样的举动,倒是怨不得你。要怪,只能怪贾德道太狡猾了。”

    狄人凤道:“能把孔尘弄来,贾德道这厮当然是大大的狡猾。”

    燕七摇摇头:“狄老哥还是没明白,贾德道的狡猾可不止于此。”

    狄人凤一愣:“还有别的事情?”

    燕七道:“白日之时,我还纳闷,林家一直按律缴税,税务司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登门呢?现在,我才明白过来,这是贾德道的阴谋,好一招调虎离山呢。佩服,相当佩服!”

    “调虎离山?我没听懂。”

    狄人凤瞪大了眼睛,非常迷茫。

    “对,就是调虎离山!贾德道故意让税务司的人去北郊林家作坊查办税收,强迫我和大小姐去处理税务问题。”

    “北郊十分遥远,早上出去,半夜方回,刚好把我调走。狄老哥找不到我,情急之下,才去调兵,做了蠢事。”

    狄人凤听了燕七的解释,恍然大悟,气的直骂娘:“贾德道,你麻痹太损了。”

    ……

    3月第一天,紫微厚着脸皮求一波月票。这是第一次求票,堪称‘处.女票’,大家有票砸上来,会把紫微砸得舒服尖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