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 第414章 信手拈来的感觉真好

时间:2017-12-09作者:紫微

    丁松理直气壮道:“什么叫对联?顾名思义,必须是一对儿才能叫做对联。”

    “你出的这个题目叫‘寂寞寒窗空守寡’,燕七,我来问你,你知道下联吗?若是没有下联,这道题目便作废了。既然题目作废,你就算是违规,那自然是我赢了。”

    闻听丁松的‘高见’,众人目瞪口呆。

    安晴愣在那里,美眸藏着愠怒。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丁松身为一方大儒,竟然说出如此不堪的话来。

    燕七却鼓掌叫好:“说得好,丁院长说得好啊,这份甩锅的本事,令人佩服。”

    丁松说得理直气壮,摇着折扇,振振有词:“我认为,做事必须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我们这些读书人,更要遵守规矩!”

    “燕七,你这对联不能称之为对联,只能算作孤对儿,你用孤对儿当做题目,岂不是胡来?哼,这么说起来,你输的一点也不冤。”

    安晴闻言,啼笑皆非。

    众学生也觉得丁松今天有点不要脸了,但偏偏他说的没有错,虽然胜之不武,却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安晴气的酥胸乱颤,争辩道:“丁院长,你这么做,有些胜之不武。”

    燕七打断安晴的话:“安晴小姐此言差矣,我认为丁院长说的有理,既然是孤对,那当然不合规矩,输也是应该的。”

    “啊?这……”安晴很不甘心。

    丁松满脸得意:“想不到你这小家豆有几分见识,好了,第一局我赢了。”

    燕七话锋一转:“谁说你赢了?还是我赢了。”

    丁松一拍桌子:“你怎么能胡搅蛮缠?明明你自己都承认了,孤对不能算作对联。”

    燕七满脸坏笑:“孤对不能算作对联,这话没错,可是,我出的题目不是孤对啊。”

    “什么?”

    丁松嗤之以鼻:“寂寞寒窗空守寡,竟然不是孤对?我怎么就不信呢?燕七,输了就要承认,可不要因为害怕丢面子而胡搅蛮缠,你这个小家丁,也太不诚实了。”

    日!

    你这个癞皮狗,还有脸教训我?

    燕七呵呵一笑:“我说不是孤对,就不是孤对。虽然我是个小家丁,但知之为知之的道理,还是熟稔于心的。”

    “我怎么就不信呢。”

    丁松一下子跳起来,激动万分道:“寂寞寒窗空守寡,此乃绝对,你怎么能对得上来?以我的才情,尚且百思不得其解,你一个没读过书的小家丁,凭什么敢夸此海口?你以为你是谁啊。百年难出的天才,亦或才高八斗的文豪?”

    “我是燕七!”

    燕七拽拽道:“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丁松憋了一肚子火,跳得三尺高,指着燕七大吼大叫:“你少给我说大话,对,你现在就给我对,你若能对上来,就算我输了。”

    “对就对,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小菜一碟。”

    燕七吟道:“寂寞寒窗空守寡,伶仃佛测卷做僧。”

    此言一出,丁松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晴美眸绽放出异样的华彩,看着燕七,眸中满是崇拜,非同一般的崇拜。

    就像是懵懂的小姑娘,看到了心仪的偶像一般。眼睛都直了,啪啪的放电。

    众才子细细品尝,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叹燕七对得好,满心的羡慕嫉妒恨。

    燕七笑看丁松:“我说不是孤对吧,你还偏不信,现在你又怎么说?实不相瞒,我觉得这副对联挺简单的,偏偏你觉得难如登天……”

    丁松气急败坏:“你拽什么拽?还说简单?这不过是你运气好,碰巧死记硬背、记住了一副绝对,你给我装什么?若是你能再对上另一个版本的下联,我就认栽。”

    “这有何难?

    燕七脱口而出:“寂寞寒窗空守寡,退避迷途返逍遥。”

    哇!

    众人一阵惊呼,看着燕七,惊为天人。

    燕七又来了一句:“寂寞寒窗空守寡,俊俏佳人伴伶仃。”

    我的天呐!

    众人掌声如雷。

    “好厉害,明明是个绝对,竟然对出了三个下联,太不可思议了。”

    “高才,燕七高才,这一定不是蒙的,谁能蒙出三个意境不同、却又平仄工整的下联?这可是绝对啊。”

    “燕七真是个小家丁嘛?这分明是在扮猪吃虎啊。”

    ……

    掌声经久不息。

    安晴兴奋的冲过来,小手抓紧燕七的袖子,也顾不得人多势众,曼妙的身子依靠在燕七身侧,腰身摇曳,眼眸满是崇拜:“七哥,你好厉害,就算与名动京城的解解元相比,也各有千秋。”

    燕七被安晴柔软的身子磨蹭着腰胯,闻着安晴身上如兰似麝的幽香,心旌神摇,下面不受控制的支起了小帐.篷,狠狠戳在安晴的臀上。

    安晴的臀可是极品桃臀,鼓翘而又丰腴。

    这一戳,快狠准的戳进去,又弹出来,可把燕七给弄得爽歪歪。

    安晴被戳了一下,动都不敢动,生怕被学生们看到,身子软绵绵靠在燕七身上,身体中似刮起了暴风骤雨,心慌慌,意茫茫,站都站不稳,恨不得肉贴着肉,倒进燕七怀里。

    她红着脸仰望燕七,美眸流盼,火辣娇婉,抿着红唇糯糯道:“七哥,快点帮帮晴儿,晴儿站不住了。晴儿可不想出糗……”

    “那简单啊。”

    燕七这厮坏透了,探出大手,在晴儿臀上稍稍用力一捏。

    “哎呀,痛!”

    安晴痛的惊叫一声,一下子从燕七身边弹开,小手揉着臀,美眸含嗔,白了燕七一眼:“七哥,我记住你的坏了。”

    “嘿嘿,手感不错,掐了还想再掐。”

    燕七回味无穷,好半响才收回旖旎心思,看向发愣的丁松:“丁院长,我都说了这不是什么绝对,简单的很,你偏偏不信。你刚才也听到了,我随随便便就对出了三个下联,现在,你又怎么说?”

    我说个屁啊我!

    丁松似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

    今日一战,算是彻底栽了。

    不仅输在了学问上,更输在了人品上。

    甚至于,连女人心也输掉了。

    丁松懊恼之余,愤怒充满心头,尤其是看到燕七和安晴打情骂俏,身子贴靠在一起,卿卿我我,心里更加扭曲,那股邪火久久无法褪去。

    燕七迎上丁松冒火的眼睛,不屑道:“咱们进入下一环节?作诗?还是唱词?”

    丁松闻言,吓得一哆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