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贴心兵王 第137章:东海第一疯狗

时间:2018-04-03作者:笑笑星儿

    第137章:东海第一疯狗

    “刚刚还有谁说楚家人没种?给老子站出来!”

    萧飞龙冷扫视着周围,目光凶残如同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疯狗……

    所有被他看向的客人都本能的转移开目光,竟然没一个人的敢对视,不少年长和老一辈人更是心中腹诽:靠,差点他么忘记这条疯狗的德行了。

    不怪人们暗骂,实在是萧飞龙这些年收敛了许多,加上他是萧家二爷的身份,让人们几乎忘记了他曾经的“辉煌”。

    今天一发疯,那不堪昨日的噩梦马上又刺激到了不少人的神经。

    疯狗。

    是的,萧飞龙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

    包括站在萧飞龙身边的凌天虎也在在暗暗撇嘴,他每次看见萧飞龙发飙都让他觉得自叹弗如,心说自己家老爷子真该亲眼见见这混蛋玩意儿无法无天的德行,跟身边这混账比自己简直善良的跟一只小白猫。

    真心没法比啊。

    这疯狗可是连老子都敢支架的混账玩意儿,自己虽然也嚣张跋扈,可每次面对老子都是被追的狼狈逃窜不敢还手……

    “楚家人也是你们敢腹诽的?什么几把玩意儿?”

    见没人吭声,萧飞龙不但没消气,反而更加大声的哼道,不屑,嚣张,根本不在乎周围还有不少需要他敬畏的长辈人物在场……

    依旧没人敢吭声。

    尤其是那些被刺激的想起萧飞龙“辉煌”过往的老一辈更是沉默不语,全部选择了冷眼旁观,这条疯狗疯起来可是连他自己老子都敢动手,何况别人,在这混蛋心里恐怕也就只敬畏一个人,听一个人的话。

    楚葬天。

    一个二十多年前就销声匿迹被整个东海区域默契划为禁忌再也没人提起的一个禁忌名字。

    只是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了二十多年,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而一想起楚葬天这个名字,不少人就意味深长的看向了广场上那个脸色苍白的楚葬轩,不少人这才想起锡城楚家就是楚葬天的出身,眼前这个楚葬轩就是那个楚葬天的大哥,唯一的亲大哥。

    怪不得刚刚有人说楚家人没种会直接把凌天虎还有萧飞龙刺激的发疯直接动手,因为两人当年就是跟在楚葬天身后的两个跟班小弟,尤其是萧老二,虽然不止一次被那个可怕的男人抽过耳光,可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更亲密敬畏,现在有人敢说楚家没种,萧飞龙不疯才叫见鬼,在他心中,楚葬天可是比他老子都让他敬畏崇拜的人,或者说,是神。

    不只一个人看向那个还在昏迷的老总,心中撇嘴,真他么活该,当着萧飞龙疯狗说楚姓没种,不是摆明了找抽吗?至于这个老总的身份比萧飞龙还高那么一截却没人觉得意外,就算是林老这个级数敢说这话这条疯狗估计都敢直接动手吧,毕竟曾经可是跟他老子都支架过来着,虽然那次被楚葬天恼火的抽了一顿耳光最后更是扔到萧家家主面前被老爷子打断了一条腿,可毕竟敢跟家主老子挑衅的整个东海也就这么一个,也正是因此奠定了萧飞龙的疯狗地位,没人敢惹……

    “楚葬轩,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真的不站出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林家人抢你楚家的儿媳妇?”萧飞龙却丝毫不理会周围人侧目的目光,再次看向面色苍白的楚葬轩,眼中很不甘,心说老大要是在这里看谁敢挑衅楚家,可是老大不知道抽了什么疯,自己亲自跑去磨了三天都没磨动,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超然姿态,让他蛋疼却没辙。

    老大抽疯了不理会,可是他却咽不下这口气,楚家媳妇岂是别人能抢的?

    “萧二爷,我真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楚葬轩一脸苦笑的看着萧飞龙,他当然知道那个婚约,可是却根本没参与的资格,这次不是迫于某种威胁,他也不会带着儿女来参加,在他心中,这次来东海就是一种羞辱,可是他却必须得来,楚葬天那个逆子可以不在乎楚家的根基,他这个继承人却必须在乎,至少不能让楚家在自己手中被人抹除,就算是咬牙跪着求着他也要给楚家谋出一条活路。

    “呵呵——”

    萧飞龙气笑了,看着楚葬轩的目光变得不屑:“好,楚老大,你果然没种,我真他么想不明白,老大那么英明神武的男人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孬种大哥?真他么气死老子了。”

    楚葬轩沉默,没种又怎么样,他不是萧飞龙,有萧家这个庞然大物做后盾,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生意人,只要能给家族求得一条出路,就算再多的屈辱他也必须忍,忍不住就是家破人亡。

    萧飞龙最后深深看了楚葬轩一眼:“好,既然你不出头,今天我就代替你楚家出头,我就不信,有人能抢走楚家的媳妇,就算是林家也不行。”

    说完,萧飞龙双眼通红的转过身忽然抬头看向外厅最前面一张桌子,咬牙骂道:“傅老四,你给老子站起来。”

    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从桌边慢慢站起,一脸无奈和苦笑的看着萧飞龙,尴尬道:“二哥,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装?继续装?”

    萧飞龙死死瞪着这个男人:“你们傅家人忘恩负义,你难道也要跟他们同流合污?”

    “我——”眉目英俊的中年男子张口结舌,竟不敢去看萧飞龙的目光。

    “好,我明白了,看来你们傅家人是商量好了一起忘恩负义,哈哈——”萧飞龙忽然仰天大笑起来,抬头看向内厅居中坐在那里周围的傅老爷子:“傅家人,你们还真他么不愧傅这个姓,全都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

    震惊!

    所有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萧飞龙。

    牛!

    一张嘴就把整个傅家都骂进去,全东海估计也就萧飞龙一个人了。

    “二哥,麻烦您说留点口德!”

    身材修长模样英俊的傅鹏飞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双目咄咄的看着萧飞龙,显然是被这句话给刺激到了,萧飞龙这句话已经不是在骂一个人,而是将整个傅家一起骂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嚣张和过分。

    “口德?就准你们忘恩负义,就不准别人骂吗?”萧飞龙冷笑看着傅鹏飞生气的表情,冷笑道:“怎么?傅老四,你想跟我动手?”萧飞龙看向傅鹏飞,双目中充满不屑。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面对萧飞龙的咄咄目光,傅老四又低下头去不敢直视,只是很快就抬起头:“二哥,你可以骂我,但是请你不要连带上我傅家。”声音很无奈。

    “是吗?你傅家就骂不得?”

    萧飞龙忽然大步走向傅鹏飞,在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时,忽然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整个宴会厅骤然响起,响亮异常。

    “萧飞龙,你敢打我?”傅鹏飞也一时间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而面前凶神恶煞的萧飞龙,眼珠子一下红了,这可不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这里可是有数百人瞩目,还全都是东海区域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样的场合萧飞龙就这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他相信很快这一幕就会传遍整个东海地域……

    “打你?老子为什么不能打你?老子打的就是你!”

    萧飞龙冷笑,甩手就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嘴里更是恼怒的大骂:“老子凭什么不能打你?老子恨不得打死你,要知道你他么是这种卑鄙小人,老子当年说什么也不会从战场上敌人手里救你出来,让那些南鬼子直接打死你算了,气死老子了,老子当年真他么是瞎了眼了,我抽死你……”

    “啪啪——”

    又是接连几个耳光,无比响亮——

    这忽然出现的一幕让所有看见的人都木雕泥塑一样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那些距离近听见萧飞龙口中那些话的人更是目瞪口呆,心说现在这和平年代怎么会有战争,南鬼子又是什么人?

    不过却让这些他心中有些恍然,怪不得萧二爷这么嚣张敢动手,原来是傅老四的命是他救得?

    是救命恩人。

    可是救命恩人这么抽耳光也太过分了,尤其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关键场合上。

    当然也有不少人在怀疑萧飞龙的话。

    只是傅鹏飞那明明已经举起却慢了半拍没有阻拦的右手却让人们更多的选择了相信。

    就在此时,耳光抽完。

    傅鹏飞的那英俊的面孔已经有些面目全非,如果不是亲近的人甚至都认不出他是谁,他抬头看着萧飞龙,在眼中竟然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二哥你当然能打我,我的命是你救得,别说打,就是要杀我也是应该的。”

    这一幕看的周围人更加震惊,被打成这样都不生气,看来萧飞龙的话是真的,要不然在东海同样以霸道著称的傅老四怎么会这么热气吞声?

    “杀你?打你都嫌脏了老子的手!”

    萧飞咬牙骂道,他看了一眼周围注视的目光,再次转过头来:“傅鹏飞,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二哥尽管问。”傅鹏飞问道。

    “傅紫晴那丫头早就有婚约许配给了楚家,是不是有这回事?你给我凭良心说有没有这件事?”萧飞龙大声问道,同时冷眼扫向周围的人。

    “——”傅鹏飞沉默不语。

    “好,果然是一家子忘恩负义的混蛋,老大当年真是瞎了心。傅老四,我他么再问你一句,如果没有老大当年出手傅紫晴那丫头能活到现在吗?如果没有老大这层关系,这些年你们傅家能有今天这一天吗?你摸着良心回答老子,你敢否认这一切吗?”

    傅鹏飞依旧沉默不语,只是目光却根本不敢去看萧飞龙的目光。

    “傅家,哈哈,傅家,我真他么……”

    “老二,够了。”

    就在此时,内厅中一个愤怒的声音打断了萧飞龙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