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六十八章 侯爵的信件

时间:2022-02-23作者:罗三观.CS

    不能马上对博森克渔业公司动手,这很明显不符合安德罗妮和伯恩两人一开始的规划。

    在这两位纽萨尔“阴谋家”杰出代表的共识中,博森克渔业公司不光要被铲除,而且还得尽快被铲除掉。

    他们被处理掉的速度越快,杜桑德和他发展的那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同盟海军就越安全。

    拉法耶特侯是帝国林业部在纽萨尔的利益代言人。这位侯爵始终致力于发展纽萨尔的旅游业和疗养服务业,同时还竭尽所能的拉拢所有能够被拉拢的小贵族们——甚至不惜将他发展出的旅游业和疗养服务业中最赚钱的部分交给自己的支持者们。

    零售业、金融业和服务业是纽萨尔现在最赚钱的产业。而这些产业拉法耶特侯根本不碰。

    他慷慨的分出自己一手创造出的产业中最赚钱的部分,并且对支持者们给予一切能给予的帮助。

    如果说萨尔公爵对金钱的贪婪令人困惑,那么拉法耶特侯的慷慨也同样令人不解。这位侯爵几乎对金磅没有任何兴趣。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找到一位濒临破产的贵族,然后以极低的利息借给他一大笔钱。

    这笔钱将在侯爵先生派来的会计和经理的控制下,迅速被投入金融、零售或者服务业中的一项。并且在半年内顺利完成盈利目标——将侯爵先生借出的资金和利息全部撤出后,剩下的盈利足以为这位濒临破产的贵族偿还所有的欠款。

    效忠于萨尔公爵,贵族们能在权势上得到极大增强和发展——只要钱到位,公爵先生甚至可以分封一个侯爵头衔出来。而效忠于侯爵先生,则能够在绝境之中获得帮助,在纽萨尔最赚钱的行业中找到一群朋友。

    萨尔公爵和拉法耶特侯爵之间的对抗关系越来越明确,两个人的矛盾也越来越直接。公爵先生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舞会上痛骂拉法耶特侯是“老鼠”“虫豸”和“卑鄙的放贷者”。

    而拉法耶特侯的回应则是收购了公爵先生周围小贵族所拥有的土地,然后在上面种满了杉木。

    高大密集的杉木到了春天就会开花,风稍微吹过,就会有大量黄色的花粉从树上脱落,然后向着公爵先生的林德霍夫宫飘去。

    而萨尔公爵先生患有哮喘病。

    在拉法耶特侯的操作下,萨尔公爵一年中有超过四个月无法在自己的林德霍夫宫里居住。

    这只是双方冲突中,最容易被当做“笑话”而拿出来说的部分。

    拉法耶特侯的“暗卫”和萨尔公爵的“热心党”之间的冲突,才是真正让人笑不出来的部分。

    打探对方的动向,对对方最坚定的支持者进行打击,这就是两位大贵族所组建的特殊部门的使命。

    在暗卫和热心党的互相厮杀中,纽萨尔的治安状况一直算不上理想。暗杀、绑架、要挟、勒索和情报搜集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在杜桑德出生的六年前,暗卫和热心党曾经在上阿尔宾的日落广场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展开过一场激烈的枪战。

    枪战从中午十一点持续到了下午四点,警务处、陆军和海军突击队的人将广场死死围住,但却都得到了“不许进入广场”的命令。

    五个小时的枪战后,广场上剩下了最后一名身份不明而且还带着面具的持枪者。

    落日广场上尸横遍野,至少有一两百具遗体四散在周围。

    那位带着面具的持枪者艰难的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绕场检查,并且向地上的尸体补枪。

    连续补枪,并且还多次更换弹匣之后,他扶正了脸上的面具,带着腰间晃荡着的一大串各式各样的扳手,缓步走向了圣萨尔雕像下方。

    在警务处、帝国陆军和帝国海军突击队的枪口瞄准下,在众多围观者的注视下,他向着雕像竖起了一根中指。

    雕像周围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冲天而起的烟尘迅速掩盖了雕像和这位带着面具的持枪者。等待了五个小时的士兵们冲进了烟尘中,但他们在雕像周围只找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面具,以及一把被丢弃在地上的扳手。

    这一起恶性事件爆发后,拉法耶特侯和萨尔公爵被纹章管理处“请”到了奥林,愤怒的皇帝陛下在自己的卧室里接见了两人。

    皇帝陛下和两位大贵族究竟说了些什么话,外人无从得知。但在一个月后,两位纽萨尔最顶尖的贵族回到了自己的殖民星上。而暗卫和热心党的斗争从此彻底转入地下活动。并且双方每年需要向纹章管理处上交总结报告,并且接受纹章管理处的监督。

    换句话说,双方的斗争目前正处于缓和期,而且是处在一个长期的缓和趋势下。

    拉法耶特侯当然会乐于见到萨尔公爵的势力遭到打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支持安德罗妮对萨尔公爵的一大财政来源下死手。

    这必然会激化他和萨尔公爵之间本就紧张的关系。

    如果再来一次落日广场之战,拉法耶特侯担心自己的脑袋可能会被挂在圣萨尔公爵雕像的那把剑上。

    就算雕像的马蹄旁边摆着萨尔公爵的脑袋,这事儿也很不划算。

    ·

    ·

    ··

    侯爵先生有着自己的考虑,他也有着自己的苦衷。

    但安德罗妮不打算听从侯爵的意见。

    你的脑袋在不在自己的脖子上,和我儿子的安危相比根本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过,拉法耶特侯的意见也就意味着安德罗妮无法借用暗卫的力量,这会对她以及杜桑德的规划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殖民厅的同意许可已经批下来了。”安德罗妮在一旁的煤气灯上点燃了侯爵的信件,然后对站直了身体的莫尔斯说道,“你去找杜尚先生,请他派出登陆舰和五十名护卫跟你一起前往博森克,然后在博森克星际降落场建立先期办公室。正式的城镇授权和许可同意书会在明天抵达。”

    “好的,夫人。”莫尔斯点了点头,然后提议道,“我建议应该让纹章管理处的红衣邮差和我一起行动。”

    “理由呢?”安德罗妮并未同意,也并没有否定莫尔斯的提议,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平静的问道,“为什么要和红衣邮差一起行动?”

    “无论侯爵先生愿意与否,您和博森克渔业公司的敌对是仍然是必然发生的。”莫尔斯答道,“换句话说,无论侯爵先生是否原因,您的行动始终会发生。在这个条件下,引入纹章管理处是最稳妥的选项——公爵方面会认为这次行动是有陛下默许的,而侯爵则会认为您的行动是被纹章管理处胁迫。”

    “引入红衣邮差,对您和侯爵来说都是更安全的选择。”莫尔斯露出了微笑,“同时也对勋爵先生来说更加安全一些。他毕竟是我的学生,我希望能够看到他平安归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