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六十二章 拍脑袋

时间:2022-02-23作者:罗三观.CS

    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不困难,这只需要一个比较好使的脑子,以及一次角度到位的拍击即可。

    困难的是在现有条件下,如何执行这个拍脑袋想出来的办法。

    杜桑德决定,先从写信开始。

    ·

    ·

    ·

    纽萨尔的卫戍海军司令部中,每个军官和士兵在通过走廊时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脚步声……甚至是呼吸声。

    走廊的尽头,杜尚的办公室内,一阵愤怒的咆哮声振动的门板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哐哐”声。

    办公室内,四个男人正在暴怒着对吼。其中,没有了半条胳膊的海军准将先生声音最大,底气最足。

    “这他妈还有什么可说的?干他娘的!”海军准将先生原地一蹦三尺高,“调五十艘尊严级登陆舰来,直接在遇袭地点周围集体登陆!我要把那个贼窝里所有会动的东西都变成灰烬!”

    说实话,杜尚内心深处是基本同意这个策略的。唯一不同意的可能是登陆舰的数量——他觉得应该得有个一百多艘才算稳当。但作为卫戍海军的最高指挥官,杜尚仍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卫戍舰队本身是不可能拥有这么庞大的登陆舰编制的。这样的任务必然需要由帝国皇家近卫海军组织实施。而自己的儿子,现在可还在匪帮手里呢!

    等皇家近卫海军的那群猪猡凑出这么大一支舰队进攻纽萨尔,自己的儿子恐怕是骨头都被磨成了灰。

    比起回家再生一个,杜尚更希望把这个已经养了十年的亲儿子捞回来。

    而“把杜桑德救出来”也是促使海军准将阁下如此暴怒的原因之一。

    霍恩将军是一个在帝国海军中少有的、海军突击队里从上等兵一路干到准将的、彻彻底底的实干派。他的性格就像烈火遇到了炸药一样——没人折腾也会炸。而且一炸就炸的惊天动地。

    这么一个不定时会自动爆炸的准将阁下,却觉得杜桑德这个小年轻看起来非常顺眼。这里面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源自于从登陆舰上搬运物资时,杜桑德体现出的“追求效率”以及“珍惜人力”的品质。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在实验车二号行驶的路上,杜桑德对于他近乎“为难”的盘问,仍然表现得很有耐心。

    这是个好孩子啊。

    而且他还答应了要给实验车二号的订单打九折呢!

    “那你说怎么搞?”被杜尚连续阻止了好几次计划,不光霍恩将军火气大,另外两位准备捞战功的中校先生也急眼了。

    这两位中校现在不光生气,而且还理亏,同时还心虚。

    为了给自己捞战功,这两个人在明知可能有危险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进行试验,而且还搭进去了一名上等兵的性命和一位海军准将阁下的胳膊。

    目前看起来,很有可能还得搭进去自己顶头上司独子的性命。

    两位海军中校现在的眼睛都是红的。他们已经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晋升了,这两位有丰富服役经验的海军军官现在只想赶紧把杜桑德给捞回来。然后主动写一封辞职报告,带着全家人躲到别的殖民星上去。

    现在的代价已经太大,大到两位中校根本不敢现在就辞职谢罪的地步。如果能找回一个不缺零件的杜桑德,或许他们逃跑到某个殖民星的时候还能比较安稳的度过下半生。如果没有……也许他们全家前往其他殖民星的星际邮轮就会遭到星盗或者同盟的袭击。

    总而言之,他们必须做些什么。

    “等。”作为独子被掳的父亲,杜尚比谁都更想要尽快把自己的儿子找回来。但……他的智囊夫人在歇斯底里了一刻钟之后,却告诉他要“等”。

    安德罗妮在暴怒之下亲手砸毁了半个花厅,在胸口剧烈起伏了好长一阵时间之后,她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对自己的丈夫说道,“对方没有直接杀……杀死杜桑德,而是选择俘虏他,说明他们有比杀戮更强烈的需求。在战场上,杀死一个人总是比俘虏一个人更容易的。”

    丢失了自己孩子的母亲,用能够摧毁一座星球的凶狠眼神盯着自己的丈夫,“无论对方究竟提出什么要求,你都最好照做。然后把我的儿子给我带回来!”

    ·

    ·

    ·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在向三位暴跳如雷的男士传达了自己暴怒但是睿智的妻子的意见之后,杜尚把两名中校哄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理由也非常直接,“我还有些事情想和将军阁下探讨一下。”

    “你可真是个懦夫。”缺了一只胳膊的霍恩将军脾气比以往更具侵略性。他坐在杜尚的座位上,身体前倾咄咄逼人,“没有武力支持,任何讨价还价都是飘在山峰之间的雾气——除了看起来多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我的儿子是个很聪明的人,虽然他只有十岁,但是我相信他明白自己正处于什么情况之下。”杜尚对于霍恩将军的指责并不是很有底气,不过他相信自己妻子的判断,以及继承了妻子智商的儿子。

    更重要的是,他个人认为,现在用海军突击队员和重炮把整个地区都炸成月壤,对于自己的儿子安全并无益处。

    “既然我的儿子能够在半天之内让纽萨尔的纹章管理处处长发现他的潜质,那我决定相信这位处长的眼光。”杜尚认真道,“我们什么都不做,等消息!”

    等待,是一件令人倍感煎熬的事情。尤其是当这件事情可能涉及到自己儿子的生死的时候,等待的煎熬就更加强烈了。

    霍恩将军拒绝直接离开纽萨尔,他决定直接在纽萨尔殖民厅总医院接受治疗,然后就在这里等着进一步的消息。

    “提前一天通知我,我能带来至少三十条登陆舰。”哪怕要去医院,霍恩将军仍然送了一张杀气十足的信函过来。并且,霍恩将军还在信里附赠了一条消息,“根据我的判断,你儿子的发明具有巨大的军事意义。只要小杜桑德回到上阿尔宾,我代表奥林海军部,原则上愿意马上和他签订一份长期合同)——由他的公司向海军部每年制造并且提供至少八十辆实验车,采购价格不应当超过每辆实验车600金镑。”

    第二天,另一封信件通过纽萨尔的纹章管理处送到了安德罗妮面前。

    “伯恩先生。”在紧急维修好的花厅中,安德罗妮接待了前来拜访的伯恩。她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但语气仍然保持着平静,“没想到,一个月中我们竟然第二次见面了。”

    “杜桑德通过博森克的纹章管理处系统给我寄了一封信。”伯恩直截了当的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一个已经打开的信封,然后送到了安德罗妮的面前,“但这封信的信纸并不是来源于我们的记录本,使用的笔也并非来自文章局系统内的特制钢笔——我们的材料学家已经分析过了,字迹中混杂了大量的植物纤维,这意味着这封信是由尖木棍沾着墨水写出来的。”

    看着安德罗妮打开了信件,伯恩追问道,“杜桑德的笔记在局里没有备案过,我们也没有约定相应的暗号。所以只能让您先看看,这个字迹是杜桑德写的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