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五十九章 俘虏

时间:2022-02-23作者:罗三观.CS

    重新醒来的时候,杜桑德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疼。

    他偷偷睁开眼睛缝,向外观察了一下情况。然后又重新把眼睛闭上了。

    没办法,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他现在似乎处于一个完全没有光照的环境下。

    根据周围偶尔漏出的冷风判断,杜桑德认为自己大概是处于一个漆黑的房间里。问题是,他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晕过去了多长时间。只有脑袋后面持续传来的疼痛感在提醒杜桑德——你是被人在脑袋后面使劲来了一下打晕的。

    根据手腕上传来的被绑住的感觉判断,自己并没有成功登上那艘能够跃迁到地面两约尔高度,然后自由下落硬怼地面的海军登陆舰。情况似乎正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杜桑德被人俘虏了。

    他轻轻用脸蹭了蹭地面,地面上的粉尘感和小石头证明这应该是没有铺设过的普通地面——大约挖出了一个平面的那种。

    随后,杜桑德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努力试图回忆在最后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他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的记忆只到登上山坡后,发现地面下方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就是石头为止。

    应该是脑震荡造成的短期失忆?杜桑德叹了口气,然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耳朵上。

    既然看不见东西,那听……总是能听出来一些信息的。

    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情报训练,但杜桑德上辈子好歹也看过不少谍报剧。想要策划一场类似杀人执照编号第七的同行的精彩越狱,那就首先要搞明白,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

    是同盟渗透进来的潜伏小组、是渔业公司的私兵、还是一群啸聚山林,以打劫和勒索为生的匪帮。

    说实话,杜桑德自己觉得这三种都不太可能。毕竟对方动用了重炮,而且从炮击的火力密度来看,大口径的火炮远不止一门,而炮弹……少说也得有个几十枚。

    但除了这三种可能性以外,杜桑德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可能了。装备如此精锐武器的组织……总不能是陆军吧?

    如果是陆军终于想开了,决定拿奥林海军部来的海军准将开刀祭旗,然后杀到奥林皇宫,用蒸汽骑士部队和六寸榴弹炮齐射清君侧……那也不至于第一波火力突击才打这么点弹药。

    都要清君侧了,怎么不得先来个一二百吨的高爆弹压压惊啊?

    杜桑德想来想去,始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会俘虏自己。一个男爵独生子,最多再加个纹章管理处的菜鸡红衣邮差身份。

    这有什么可绑的?为什么不直接脑袋上给一枪算了?

    当然,活下来是一件好事儿。可连杜桑德都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有什么值得被俘虏的地方,这就很让他不痛快。

    在胡思乱想里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杜桑德终于在自己的耳朵里听到了一点动静。

    “辛苦了。”一个听上去有些熟悉的男声在远处响了起来,那个声音问道,“咱们的贵族老爷还没醒?”

    “没有。”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音调偏高而且带着鼻塞的声音让人很难马上判断出性别。“他一直睡着没动过。”

    “别是打出事儿了吧……”有些熟悉的男声开始向着杜桑德这里靠近。而小孩子的声音也一起跟着靠近了,“菲恩叔叔,这个小贵族是新绑来的人质么?”

    被叫做“叔叔”的菲恩停下了脚步,然后犹豫了一会。

    他摸了摸自己面前这个小女孩的头,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可能是个难得的好人,但也可能是个真正的阴谋家。”

    小朋友并不能理解菲恩的意思,而躺在地上装作昏迷的杜桑德已经背后开始往外冒汗。他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为什么会听着有点耳熟了。

    这人……他是之前被捆在军官马车里的那个同盟海军士兵!

    他没死?他居然没有死?

    杜桑德脑子里全都是难以置信。毕竟在第一波炮击之后,杜桑德的实验车二号和两辆马车被炸的连残骸都没剩下。炮击开始前还被捆在马车里的菲恩是怎么跑出去的?

    这说不通啊。

    杜桑德脑子里的思路乱七八糟,而拎着一盏煤油灯出现在铁栏杆外的菲恩也有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面前这个小男孩,是一次精心准备的伏击的结果。

    伏击的原本目的是俘虏那个大胡子,或者那个块头最大的黑脸高个子。这两个人头上的悬赏金额高的吓人,每个人都能换来八万磅的煤炭或者同等重量的粮食。

    平均下来,差不多等于四万三千金磅一个人。

    这个价格,足够让菲恩和他的小村庄一起冒险了。

    ·

    ·

    ·

    菲恩的“小村庄”,是一个有六百多名贫民组成的自然聚落。而21岁的菲恩,则是这个聚落的“头人”。

    两年前,菲恩从一百二十哩外的矿场里逃跑之后,一个人在夏季的平原上游荡了接近一周。

    太阳六次升起,七次落下。他精疲力竭的倒在了一片山坡上,顶着眩晕和强烈的虚弱感,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

    太阳第七次升起时,菲恩的嘴里忽然多了一些略带甜味和腥味的液体。他下意识的咽下了这液体,然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他的面前,是一位看上去至少四十多岁的女性。她在怀里抱着一个皮肤发黑,瘦小虚弱的孩子。

    这位抱着孩子的女性,正在艰难的抬着菲恩的头,然后将自己贫瘠的奶水喂给这个已经徘徊在死亡边缘的年轻人。她的**皲裂,血混合着乳汁,被一起送到了这个年轻人嘴里。

    菲恩醒过来之后,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灿烂的笑容。由苍白干裂的嘴唇、发黄脱落的牙齿、满是皱纹的脸庞和干枯头发共同组成的笑容。

    被这位妇人救活后,菲恩跟在她的身后,艰难而又缓慢的跋涉到了一个由破烂木板,已经长出绿草的泥砖和贝壳石块共同组建而成的小村庄。在这里,菲恩得到了所有居民倾尽全力的救治和帮助——每天都有团鱼汤和烤团鱼可以吃。

    村民们甚至为他专门腾出了一套房子。虽然透过木板能直接看到天空,虽然墙壁的一角已经直接露出了一个足够小孩子爬进爬出的洞口。但菲恩却在帝国的纽萨尔获得了一片栖身之所。

    彻底恢复了健康的菲恩,准备用自己的双手来回报这些帝国贫民的恩情。他已经看明白了,同盟宣传的内容都是在骗人。帝国的贫民,也不过只是一群和同盟平民一样,在艰难的生活中仍然保持着善良的可怜人。

    为了回报村民,他开始频繁的用自己的血捕鱼,然后在博森克渔业公司下换取昂贵的燃料和食物。但这样的活动却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损害,就在他以为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了的时候,一次意外的发现让菲恩找到了为村子带来富足生活的机会。

    海洋风暴过后,准备去海滩上捡鱼果腹的菲恩发现了一座被风暴吹垮的山坡。

    裸露的山体里,有一个黝黑的铁门。而铁门上,画着一个巨大的,帝国陆军的徽章。

    菲恩发现了一座陆军用于战略储备的大型仓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