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五十五章 同盟新兵

时间:2022-02-08作者:罗三观.CS

    开车的时候,给一位不具备机械设计原理知识储备的人讲解内燃机的工作原理,这个过程必然是煎熬难受,甚至是折磨人的。

    不过,有个人能一起说说话总是好事儿,而杜桑德也很快找到了一种上尉先生能够接受的解释方式。

    把“燃烧”“做功”“爆燃”等等的专业词汇统统改成“爆炸”之后,上尉先生瞬间就理解了杜桑德在说什么。而且聊天的兴致也越来越高,越来越强。

    “可燃气体混合上一定比例的空气,在被压缩之后就会点燃,然后在狭小的空间里发生爆炸。”杜桑德大概讲解了一下原理,然后使劲踩了两脚油门。随后他皱起了眉头,“好像是气瓶里的气压不够了。”

    之前踩油门的时候,发动机都会根据杜桑德的脚踩幅度产生转速变化。但现在,油门踩下去之后,发动机的运转速度好像和没踩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由于赶工的原因,实验车二号上没有时速表,没有转速表,自然也没有燃料表。杜桑德进行换挡和驾驶操作,全都得靠十年前考驾照时残留至今的那点经验来进行。

    现在,踩油门没反应了。杜桑德判断,气瓶里储存的煤气耗尽的可能性偏大——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控制燃气释放的那根拉绳断了。要具体判断是什么原因,换个气瓶就能知道。

    杜桑德停下了车,然后在原地熄了火。他对一旁的海军上尉先生说道,“请您警戒,我去后面的马车上拿气瓶。”

    毫无疑问,对于一支可能遭遇伏击的车队而言,最安全的情况当然是机动过程当中。只要车队正在移动,那敌人想要伏击车队就会变得很困难——射击正在移动的物体,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军队为了具备攻击移动物体的能力,专门采购了大口径的空爆炮弹以及全自动射击枪械。匪帮很明显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他们手里最多装备着一些从军队里流出的单动式步枪。这样的武器并不适合攻击移动物体。

    因此,车队在停下的时候最为脆弱。杜桑德请上尉先生警戒而自己去拿气瓶,就是为了将遇袭后人员损伤的风险降到最低程度。

    虽然是来当诱饵的,但当诱饵的时候万一真的有人受伤,那就很难让人接受。最好就是加装的装甲板上被敲掉一点点,然后全歼敌人。

    把蒸汽骑士内的按钮调整到了山峰所代表的高扭矩模式后,杜桑德吭哧吭哧走向了后勤马车,然后开始往下卸货。

    洛琳在马车里睡的迷迷糊糊,看到穿着蒸汽骑士装甲的杜桑德之后,吓的尖叫了好几声。杜桑德最后不得不摘掉了自己的头盔,然后又和波琳娜一起安慰了她半天,这才让这个睡迷糊了的小姑娘重新冷静了下来。

    扛着气瓶换好了燃料,杜桑德重新用摇杆发动了车辆,然后艰难爬进驾驶室准备开车往前走。

    随后,他发现……那位海军上尉先生不见了。

    ·

    ·

    ·

    按照原定计划,这位身穿蒸汽骑士装甲的海军上尉先生,将全程负责保护杜桑德的安全,并且在杜桑德维修或者为车辆重新装填燃料时提供瞭望。

    但现在,这个负责瞭望保护的人不见了。

    在少树的丘陵地带,一台两米多高接近三米的蒸汽骑士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杜桑德顿时就觉得自己脖子后面一阵发凉。他顾不得其他,直接跳到了车顶开始观察周围环境。

    停在实验车二号后方大约一百多约尔的军官车也发现了情况不对,而他们采取的应对措施就有些让杜桑德看不懂——马车的车顶忽然划开,一个看上去有些像古代浑天仪似的黄铜仪器出现在了车顶上。

    在这个仪器的中央,有一个直径大约一约尔的巨大透镜,透镜里则是一块和杜桑德脑袋差不多大的钙石。

    一只手从马车里伸了出来,手上还捏着一个打火机。似乎一旦情况不对,他们就会马上点火。

    杜桑德只看了一眼那个仪器,然后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寻找失踪的上尉先生身上。那台机器是什么,应该什么时候用,这些杜桑德都不关心。他只想知道,那位上尉先生到底遭遇了些什么。

    就在杜桑德已经快憋不住心里的焦虑,准备开车先溜的时候,三百多约尔远的山坡上,忽然扬起了一阵漫天的泥土。

    几秒钟后,一个浑身上下都是泥土的人形怪物从地面下方跳了出来。它的手上还拎着一个人——这个可怜人被人形怪物拎着大腿,头朝下且狼狈不堪的从地底出现。他不停的试图反抗,但不管是手上的匕首还是干脆用拳头的击打……在人形怪物身上一点效果都没有。

    杜桑德有些紧张,他正准备把蒸汽骑士里的旋钮调整成烈火那一档,然后,他就看到远处的人形怪物朝着自己走来。一边走着,它的关节和后背处一遍向外喷出一股又一股浓密的白色蒸汽。

    那不是什么怪物,那就是刚刚失踪了的上尉先生!

    上尉先生一路拎着那个可怜的“俘虏”走到了车旁。然后直接从蒸汽骑士的背甲处钻了出来。

    蒸汽骑士保持着挺立的姿势,而那个俘虏仍然头朝下被捉在它的手掌中。看得出来,刚刚的行动让上尉先生的体力消耗很大,就连他脸上的胡子都是湿哒哒的。

    “这个家伙,刚刚在旁边的地道里朝着这儿偷看。”上尉向杜桑德解释了一下自己突然消失的原因,“他的身上有武器,而且在看到我发现了他之后,马上就向地道内钻去。这人应该是个探子。”

    杜桑德看了一眼这个头朝下的“探子”。

    他的身材很手消,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头发长且凌乱,而且身上还带着一股浓重的馊味——手臂上横七竖八有不少疤痕。

    而最吸引杜桑德的,则是这个探子脖子下方的刺青。

    刺青的质量看起来非常不错,它清晰的绘出了一条在深空中开炮的战舰。而在战舰图案的周围,则是一圈杜桑德看不懂的文字。

    “是联盟的人。”海军上尉比杜桑德更快识别出了这个刺青的含义,“这些贼崽子,喜欢在自己的身上刺上服役过的舰船图案。这个人应该是……”他眯了眯眼睛,然后补充道,“是鱼窝级巡洋舰的舰员。他的身上没有其他刺青,可能是个新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