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五十二章 原罪

时间:2022-02-07作者:罗三观.CS

    为了适应殖民体系,枢密院对帝国法律进行了很多针对性的修改。在帝国还只是一个海洋国家的时候,并不需要对“定居点”和“村镇”进行区分。帝国的行省和城市,以及海外殖民地都由帝国直接派驻行政官员进行管理。

    但这样的体系却完全不能适应大发现时代的需求。

    第四位殖民公爵诞生之后,帝国的行政资源几乎已经被彻底掏空了。不论是奥林的顶级院校,还是其他的低等级行政学院……就只剩下了最核心的教授和讲师们还在坚守岗位。

    凡是能离开的人,从老师到刚入学的学生,都被派往了各个星球担任行政官员。但缺口仍然大的惊人——有些新建立起的殖民城市里,只有三名从奥林派来的行政官员。除了最关键的税务、殖民和治安工作以外,其他的工作基本就只能放任不管。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证殖民地可以正常运转,也为了能够保留帝国现有的行政培训和教育体系,枢密院以前所未有的高效通过了一条法案。

    定居点以固定税额征税,只需要有一名管理者每年负责向殖民厅缴税即可。殖民领域不设管理,全由定居点内的居民自行决定。不配置治安官,只有和邮局一起出现在定居点内的纹章管理处来保证底线和原则问题的执法过程。

    超过三百名居民的定居点可以被升级为城镇,而作为激励,升级成为城镇之后,定居点的管理者将被直接纳入官僚系统,继续对原来的城镇进行管理。

    但是这套系统……在博森克失灵了。

    从开拓之初开始,博森克的开拓者们就没想着要把这里建设成一个城镇——那样的话,就得有税务官入驻并且向这片富饶的海域征收税款了。

    一百二十二年前,奥林渔业联合会向当时的萨尔公爵购买了一大片海域和土地。并且在这片海域成功的发现了纽萨尔的独特物种团鱼,以及捕捉它们的方法。

    渔业联合会成立的博森克渔业公司将这项“技巧”传授给了他们招募来的贫民。这些用全部家产作为旅资,拖家带口来到博森克的贫民们,成为了他们的鱼饵,他们的劳工,他们的渔民。

    一座漂亮的小城正在迅速成型,而用血滋养海洋的贫民们,却从来没有富裕起来过。

    一条活蹦乱跳,身体表面毫无伤损的活体团鱼,在博森克渔业公司的口中就只值一个便士。而在这里,一磅煤炭要65条最好的团鱼才能换来——十二磅畅销帝国的珍馐团鱼,在博森克就只值一磅煤炭。

    不是没有其他人想来博森克做生意,但博森克渔业公司的规定,就是定居点里的“法律”。法律规定,在博森克做生意,就必须获得渔业公司的许可。在这个条件下,没有人能在这里出售商品——渔业公司惹不起的人,看不上向贫民出售商品的这点利润。

    尽管如此,和其他地方比起来,博森克的贫民仍然过的是好日子。只要肯出血,就有一口东西吃。只要肯工作,就能得到报酬。最重要的是,哪怕到了冬天,这里的天气也不至于冷到会直接冻死人的地步。

    到了博森克,就能过上好日子!这样的话成了招募贫民来博森克的最好广告。几十年前,从上阿尔宾等地还有免费的航班运输贫民来博森克。现在……到博森克的船票价格甚至高达十五先令一张。

    越是昂贵的船票,越能让贫民们坚定信念——博森克是他们能够过上好日子的地方。

    博森克就像是无数贫民的中转站。他们怀揣希望,带着“成为人上人”的梦想来到这片海湾,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放血中失去健康。

    博森克的商店里,只有两样东西是平价甚至低价销售的——它们是烟草和烈酒。这两样商品在博森克不光价格低廉,而且供应充足。被便宜的烟草和烈酒勾住的贫民,是不可能离开博森克的。

    留给他们的结局只有两个——在远离博森克的自然村落里过完一生,或者在醉酒状态下,死在海边。

    可能是失足落水溺死,可能是被成群赶来的团鱼咬死,也有可能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海边。

    而为了保证博森克永远都只是定居点,而不至于成为城镇,博森克渔业公司不停的在定居点内驱赶着贫民。他们一开始只能居住在渔业公司周围,后来随着自发形成的定居点人数越来越多,渔业公司又一次又一次将他们打散驱赶到其他地方去。

    甚至不惜动用武力。

    博森克的渔业公司已经成了这片土地上真正的山大王。他们过惯了无法无天的日子,能想到“借刀杀人”就已经算是难得的“温和手法”了。

    这个“渔业公司”,从一开始就是一头怪兽。而一百二十二年,在吞噬了无数生命,攫取到巨额利润后,它已经变成了一滩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脓液腥臭气息、用“美好生活”作为诱饵,毫不留情吞噬人命的怪物。

    博森克渔业公司,是杜桑德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真正贯彻执行了“资本主义美德”的组织。

    为了金镑,这家公司几乎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不光干得出来,而且干的非常顺手且没有心理压力。

    “反正,你们明天如果要离开博森克的话,最好注意一下安全。”若妮和杜桑德大概“分享”了一下博森克渔业公司干过的好事儿之后,友情提醒道,“渔业公司干的事情实在是太招人恨,博森克周围有很多匪帮活动。你们有海军突击队的护卫,一般情况下匪帮是不敢对你们动手的……但是凡事多小心一些总没错。”

    杜桑德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什么意思?”

    “就是让你小心一点。”若妮摊了摊手,“这只是一个同事的提醒——鲍尔森董事既然能为了维护渔业公司的经济垄断而借刀杀人……你说他们会不会故意透露你们的行踪,然后半路上安排武装匪帮攻击你们?”

    “他们为了钱,能够在一百二十二年的时间里,持续有组织的驱逐甚至谋杀贫民。用廉价的烟草和烈酒控制他们,通过垄断团鱼的对外销售和对贫民的商品销售来反复压榨这些可怜人……”若妮叹了口气,“他们的手段非常下作,但……没有一条是我们能够插手的。”

    若妮说的“我们”,很明显说的就是纹章管理处。虽然渔业公司的行为,甚至让这位红衣邮差都感到反胃,但他们确实没有触碰到最后的一条底线。

    他们仍然保持了对皇帝陛下的绝对忠诚。

    “税务的问题,我已经和纽萨尔的税务局联系过了。”若妮揉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他们认为,渔业公司的行为虽然令人作呕,但并不违法。在对方没有触犯帝国法律规定的情况下,税务局也不能介入。”

    “而且……这片土地上执行的仍然是定居点法律,而不是通行的帝国法律。”杜桑德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难怪……难怪他们要一直这么控制规模!”

    “从诞生之初,它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