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二十七章 圣训

时间:2022-01-15作者:罗三观.CS

    庄园里升腾而起的黑烟,在十几哩以外的上阿尔宾城区也能被看见。不少正在路上行走的行人都停下脚步,看着远处的黑烟,一脸困惑。

    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意外,还是新建的工厂正在第一次点燃锅炉。

    但回到工业区之后,罗森和其他的几个小伙子早就累的一点力气就没有了。他们几个人强撑着身体,好不容易把手里的步枪和子弹锁回了枪柜里,然后连澡都没洗,就一头扎在床上睡死了过去。

    和他们有差不多体验的还有杜桑德。从飞空艇上下来之后,杜桑德始终觉得自己脚下仿佛踩着一团棉花。好不容易打着醉拳进了房间,杜桑德没有马上去回答杜尚和安德罗妮的询问——他先一把推开了洗手间的门,然后朝着马桶吐出了自己肚子里所有的存货。

    从早上开始杜桑德就没吃啥东西,现在吐出来的基本就是混合了红茶的胃酸而已。吐了半天结果感觉更难受的杜桑德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这才走出了洗手间。

    “你看见什么了?”杜尚有些担心的问道,“伯恩带你去干什么了?”

    杜桑德现在的这个状态有些像是刚服役的新兵,第一次透过舷窗看到外面漂浮着的星盗尸体。他们的呕吐物会让整条船上的空气都变得污浊难闻——这会影响整条船的战斗力,甚至让舰船不得不提前跳跃回到港口进行整修和维护。

    “我有点晕船。”杜桑德甚至不敢摇头,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然后仰着脑袋说了一遍自己的经历,“我第一次知道飞空艇居然会这么晃。”

    “正常的情况下,飞空艇是不会这么运行的。”作为老资格的海军,杜尚马上察觉到了这里不对劲的地方,“停机之后的飞空艇没了动力,难以保持稳定航向……他们的船上应该装了高压储气设备,这才能长时间悬浮,而且还保持船头指向不变。”

    安德罗妮搂着面色铁青的杜桑德,向丈夫问道,“这是特殊装备?”

    “是的。”杜尚点了点头,“使用这种东西能避免在空中留下蒸汽机的凝结云,还没有噪音。安静的维持悬浮……用来监视目标应该会很好用。”

    “所以,你们今天去哪儿了?”安德罗妮看向杜桑德问道,“亲爱的,你能认出来那个地方么?”

    杜桑德铁青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摇了摇头说道,“是我没见过的地方,在上阿尔宾的西南侧,飞空艇起飞之后大约过了两刻钟,推进器就不转了。”

    这个位置给的非常模糊,但安德罗妮似乎马上就意识到了那个位置是哪儿,“你有没有看见一栋白色的楼?楼顶上有金色的尖塔。”

    “好像有金色,但是是不是白色的楼我没看清。”杜桑德答道,“那是什么地方?”

    “是哈罗德的庄园。”安德罗妮重新做回了座位上,长长出了一口气。

    她对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笑着说道,“再过一会,我们就能回家了。”

    ·

    ·

    ·

    在纹章管理处大厅的双头鹰注视下,杜尚作为一家之主,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感谢您和家人对我们工作的配合。”伯恩用非常没有诚意的语气,完成了部门流程中规定的“感谢”。他收起了带有杜尚签名的文件,对这个比自己高了一头半的曾经的下属说道,“以后不要再来了。”

    “这一次也不是我主动来的,伯恩长官。”杜尚闷声闷气的说道,“我在值班室接到了要我马上回家的信时,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纹章管理处的职员们都非常专业。”安德罗妮笑着过来打了圆场,“谢谢您,伯恩长官。”

    现场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伯恩也重新换上了笑脸。他摸着杜桑德的头说道,“以后你要是还想坐飞空艇玩,可以直接来这里找我。”

    这当然是个逗小孩的话,而杜桑德也非常给面子的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来找您喝杯红茶喝还行,但是飞空艇还是算了……我有点晕船。”

    在场的三名成年人发出了非常应景的笑声,虽然笑的有些虚情假意,不过应付场面还是够的。

    又说了几句应酬的毫无营养的话之后,杜尚这才和安德罗妮一起带着杜桑德离开了这间堪称富丽堂皇的大楼。

    穿过大楼前面的广场,一路走到高大的黑色铁门外,莫尔斯站在一辆蒸汽马车前等待着三人的到来。他拉开车门,对安德罗妮说道,“夫人,是直接回家,还是先去教堂?”

    “去教堂吧。”安德罗妮面无表情的说道,“从这种地方出来,是应该先去教堂听听布教。”

    杜桑德非常明智的保持了沉默,并且决定在自己进入工坊之前,先找个火盆来跨一下。说实话,在纹章管理处里待了不过三刻钟,杜桑德就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到处都是面色冰冷的红衣邮差在走来走去,而且还时不时有些类似于“卑贱之人”、“叛徒”、“全家逮捕”、“处决”、“该死”和“皇帝陛下万岁”的可疑词汇顺着空气飘进他的耳朵里。

    冷酷无情和狂热崇拜在这里汇聚成了一股奇怪的氛围,这让杜桑德感觉坐立难安。更让人感觉讨厌的是,那些红衣邮差偶尔瞥向自己和杜尚以及安德罗妮的眼神。

    那是屠夫正在看一块肉的表情。似乎在他们眼里,这一家三口迟早是要被送到奥林去处刑的。

    这个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

    蒸汽马车行驶了一刻钟,一座巨大的建筑出现在了杜桑德眼前。

    米黄色的墙壁,数十个高耸的尖塔,以及众多奢侈的吹泡染色平板玻璃组成的彩绘玻璃共同组成了杜桑德面前的“圣·萨尔大教堂”。

    和其他来教堂的不同人不太一样的是,杜桑德做乘坐的马车直接开到了大教堂后面的小广场处。

    “男爵先生,夫人。”一位穿着黑袍的大胡子教士手持提香炉,朝着下车的杜尚和安德罗妮打了个招呼,“愿主的光辉照耀在你们身上。”

    杜桑德下车之后,死死地盯着那个提香炉看了半天,甚至看的眼角都有些抽搐。

    这玩意……真的不是食人部落战士手里抡的流星锤?

    提香炉下半部分是一个看上去接近圆形的香炉,圆形的炉口上方粗犷的使用铆钉固定了一块金属网。铆钉周围是大约半约尔长的四条铜色金属链,这四条金属链向上汇聚到一个把手上。

    同时,金属链上还串着十来个铃铛——随着教士的动作,发出一阵阵悦耳的动静。

    流星锤的部分很好理解,而“食人部落战士”的部分就更显而易见了。

    那个“接近于圆形的香炉”,其实是个人的骷髅头。

    以杜桑德粗浅的医学知识,当然无从分辨这个骷髅头到底属于什么人种。但毫无疑问,这是人类遗骸的一部分。

    作为香炉的颅骨上密密麻麻的镶嵌着各色珠宝和黄金,骨头上还被工匠雕刻出了繁复的花纹。

    青白色的烟从骷髅的双眼和颅顶袅袅升起,看上去格外渗人。

    “主教先生,我们来聆听圣训。”安德罗妮提起裙子行了一礼,然后对这位大胡子教士说道,“承蒙主的庇护,我们刚刚从纹章管理处里平安离开了。”

    “大主教先生已经知道了您的经历。”大胡子主教用空着的手在身前划了个圆形,“您直接去圣训厅就行。”

    “那您这是……”安德罗妮有些好奇的问道,“您不和我们一起进去么?”

    “我还有其他的工作。”大胡子主教摇了摇头说道,“哈罗德勋爵的庄园失火,勇敢的消防员们在废墟里清理出了几十具遗体。大主教嘱咐我去现场,为这些可怜的人祈福。”

    安德罗妮有些震惊,她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莫尔斯,然后才说道,“那我就不耽误您了。愿主的光辉照耀那些可怜人。”说完,她带着杜桑德和杜尚快步走进了教堂里。

    “事情有点不对。”杜尚跟在妻子身后,压低了声音说道,“防火烧房,这不是纹章管理处的风格。”

    安德罗妮平视前方,仪态优雅但步履缓慢。她回应道,“让伯恩这种满足自己优先于使命的人当局长,这也不是纹章管理处一贯的风格。”

    而一直保持沉默的杜桑德关心的问题方向完全不一样。

    刚刚看到的那个骷髅头……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

    ·

    ·

    所谓圣训,就是在音乐的伴奏下,一群小孩身穿白袍唱圣歌。歌词听起来比较奇怪,似乎是某位先知或者圣徒曾经留下的“圣言”。

    如果不用脑子,单纯作为音乐听倒是还不错。可如果仔细听的话……这个上句歌词和下句歌词完全不挨着的情况就很容易让有强迫症的人抓狂。

    昏暗的房间里点着蜡烛,杜桑德坐在木头长凳上,听着合唱队继续唱歌。整个圣训厅里就只有杜桑德一家三口,但合唱队的小孩子们却有六七十人至多。加上伴奏乐队,上百人为三人服务……这个场景确实有些奇怪。

    如果突然起身去上厕所,台上的人会不会干脆停下来,然后等着自己上完厕所回来再继续开唱啊?

    又累又饿的杜桑德被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折腾的够呛,当合唱队唱到第六首歌的时候,他终于端坐着睡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