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二十三章 死局

时间:2022-01-13作者:罗三观.CS

    杜桑德和安德罗妮一起,策划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划。

    那些传单当然是出自杜桑德的手笔。一开始安德罗妮还有些担心杜桑德设计的传单不够阴险,结果等只有十岁的儿子说出了安排之后,安德罗妮都吓的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这个内容太阴险了。

    杜桑德当然不知道帝国的邮局机构本身还肩负着对内对外情报收集,以及“维护皇家”的功能。但这并不妨碍他作出判断——一个领土跨越众多星际的封建王朝既然能够持续存在,那必然会有一个机构用于维持统治,铲除那些试图上位的“阴谋家”们。

    换句话说,维持自己的统治是每一个国家的天然自发行为。而每个国家都必然会有这样的组织用于执行这一行为。

    人的野心是不会停歇的,这样的机构对于封建王朝来说就像是人体的免疫系统一样必不可少。

    杜桑德设计出的第一层陷阱,也是整个局里最关键的核心,就是让哈罗德被这样的机构注意起来。

    反间机构和情报机构都不是傻子,为了让他们确实对哈罗德起疑心,那就需要让这份传单的诞生显得合情合理。

    比如……这些传单其实是哈罗德的阴谋。

    一位勋爵和男爵夫人结仇,有脑子的人大概都能猜得到,那位勋爵的结局一定不会太体面。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彻底翻盘,那就必须有一些出乎意料打破常规的做法。

    一位能想到和星盗合作,对敌人进行物理消灭的勋爵搞点苦肉计出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搞这么一出苦肉计下来,哈罗德勋爵不光可以借皇家邮局的手处理掉安德罗妮男爵夫人,同时还能借机在平民群体里为自己竖立崇高的声望和地位。

    传单上可是画了的,皇帝陛下准备暗算哈罗德勋爵。

    如果苦肉计成真,那是不是意味着……就连皇帝陛下也对“英雄般的”哈罗德勋爵无可奈何?

    这种程度的诛心之论甚至不需要杜桑德或者安德罗妮提出,那些专业人士肯定能想得到——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类似的事情在帝国建立至今几百年中恐怕已经出现了至少几千遍。

    而为了让这个“苦肉计”看起来更真实一点,杜桑德特意搞出了一份属于母亲的竞选广告。里面的内容充满了贵族特有的高傲气息和对平民的不屑一顾,和“哈罗德的传单”上专门针对平民而特别设计的漫画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而那些聪明人在看到两份传单的区别之后,自然会开始对哈罗德勋爵生出疑心。

    除了传单内容以外,传单用纸也是需要仔细斟酌的重点之一。

    首先,这一批传单用纸绝对不能和安德罗妮的传单重复,这样会招来聪明人的怀疑。其次,这批传单也绝对不能落下购买记录。否则整个布局就会直接露馅。

    考虑到专业人士的调查必然仔细,杜桑德才把购买印刷用纸的任务交给了洛琳。他对洛琳购买用纸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和造纸厂直接接触。去找他们的低级代理,然后一口气买两吨代理所能提供的最高级的纸张。”

    “不要和对方讲价,但要在付钱的时候迟疑一会。如果对方没有提出‘免费赠送一批试用纸’的话,那就直接离开去找下一家代理。”这就是杜桑德全部的嘱咐。

    低级代理商能提供的免费赠品本身就不会是什么好纸,甚至有可能是仓库里积存已久的发霉虫蛀的纸张。这些东西要是继续放在仓库里,最后的命运就只能是作为纸浆原料被重新送回造纸厂。

    用这种废料去诓骗一个十二岁的富家大小姐,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大赚一笔——没有一个低级代理商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

    如果大小姐家里的人不满意了,那大不了废纸白送,然后再退点钱或者再送些低档纸张就能糊弄过去。稳赚不赔的生意,谁会拒绝呢?

    而这样的赠送,当然也不可能标注在收据单上。说实话,那些仓库里有一堆虫蛀发霉的代理商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手里的废纸具体能有多少。最多就是打包送货的时候,挑上一些还算看得过去的,然后扔到蒸汽马车上了事。

    这一批纸就成了无法追查来源,难以判断生产日期,更无从引导到安德罗妮和杜桑德头上的真正的“三无产品”。

    从设计到印刷再到原材料,这一系列“设计”都能够确保怀疑的视线一次又一次的集中在哈罗德勋爵头上。

    但这还不够“一锤定音”。只让专业部门产生怀疑是不够的——没有确切的证据,哈罗德勋爵很有可能最终能够逃脱惩罚。万一真的不幸让哈罗德逃脱惩罚并且缓过劲来,他和他所属的势力对安德罗妮进行报复也是必然的事情。

    只能打一枪,而且这一枪就必须要了哈罗德的命才行。政治斗争就是这么一件事,对敌人的仁慈,最终都会变成对自己的残忍。

    在安德罗妮和杜桑德的反复讨论下,最后一枪的任务被交给了杜尚。

    杜尚的任务有三个——第一,在拿到了来自庄园的“货物”之后,一天之内找到并且击溃一支星盗团伙,并且缴获部分物资。

    第二,将这一批缴获的物资和“货物”混装起来,以最快速度运送到上阿尔宾星际降落场,并且通过飞空艇将这些物资运送到位于上阿尔宾南部的海军仓库入库封存。

    第三,杜尚需要保证这一艘飞空艇缺乏适当的养护,而飞空艇货仓里紧靠着“货物”的那一块护板会在上阿尔宾上空脱落。

    三个任务,每一个都很关键。要把这样的任务交给父亲,杜桑德确实有些紧张和不确定。

    不过安德罗妮看上去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她甚至还笑着对杜桑德说,“你父亲可比你想的有本事多了。”

    事实也证明了安德罗妮的信心没有失误。杜尚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所有任务,飞空艇货仓的脱落时间恰到好处。半吨重的传单直接像雪片一样落在了上阿尔宾的核心区域里。

    ·

    ·

    ·

    在听到“把杜尚男爵请过来”的那句话之后,杜桑德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些红衣邮差确实不傻,他们的每一步判断都非常精密且符合逻辑。

    不过,这一波的博弈中,杜桑德更胜一筹。他的策划没有出问题,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接下来,只要杜尚抵达庄园,然后将这一箱“货物”描述为缴获物资就行。

    就连警务处都知道哈罗德勋爵和星盗有所勾结,专门负责对内情报搜集的机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和星盗有勾结,有设计并且执行苦肉计的动机和能力,这两点已经足够情报机构高度关注哈罗德勋爵了。而最后出现的“星盗缴获物资”则将是彻底打死哈罗德的关键一枪。

    星盗是一群无法无天的匪帮。他们有自己的势力范围,有自己的星际穿越舰,将帝国法律视若无物,甚至对皇帝陛下毫无敬意——这样的匪帮当然可以毫无压力的印刷僭越且大不敬的宣传单据。

    和星盗有所勾结,甚至试图勾结星盗杀死一位贵族的哈罗德有没有胆子雇佣星盗们为自己印刷大不敬的宣传单呢?

    这个“答案”,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得到。

    当然了,并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哈罗德勋爵自然会坚决否认并且誓死抵赖。但这样的挣扎只会让有关机构坚信自己的判断。他越反抗调查并且强调自己的无辜,这些聪明的专业人士就越会坚信逻辑完善,证据充足的“真相”。

    杜桑德和自己的母亲用了一个小时,布置下了针对哈罗德勋爵的死局。

    过了大约一小时左右,杜尚终于抵达了工坊。而中年红衣邮差则在杜尚抵达工坊之后,当着杜桑德等人的面劈头盖脸,毫不客气的痛骂了一顿杜尚男爵。

    “你儿子什么都交代了,杜尚,你还有什么可以辩解的?!”中年红衣邮差直接把自己怀里的信件抽出来甩在了杜尚的脸上。“你好大的胆子!”

    杜桑德已经放下了大半的心突然又悬到了嗓子眼的位置。

    这位局长是在诈胡。

    杜尚皱了皱眉头,然后回答道,“长官,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皇家海军的每一颗螺丝都是陛下的财产,你冒用陛下的财产为自己谋取私利,这是大不敬!”中年红衣邮差仍然在诈胡,但杜尚仍然不为所动。他看了一眼看上去很害怕的儿子,然后又看向了这位显得怒气冲冲的红衣邮差,然后叹了口气道,“伯恩长官,我确实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今天在上阿尔宾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伯恩摘下了自己手上的皮手套,突然心平气和的问道,“那条在上阿尔宾市中心洒传单的飞空艇是奉你的命令起飞的吧?”

    “是的,但也不是。”杜尚点了点头,“若尔娜号飞空艇是纽萨尔皇家海军的浮空运输舰艇之一,今天早上,它奉我的命令执行缴获物资转运任务。但我并没有指示飞空艇进行任何类型的抛洒传单任务。”

    “那这些传单难道是自己长了翅膀飞到天上去的?”伯恩冷笑一声,“你当我们皇家邮局的人都是傻子?”

    “我已经向海军部连续四年提交了追加维护费用的申请。但是我的申请连续四年都没有获得过批准。”杜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巨塔一般的身材所带来的压迫力却完全没有什么减弱的迹象,他用带着明显怒意和不满的语气抱怨道,“我们没有足够多的维护费用,为了维持作战舰艇状态良好,后勤舰船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按时的保养了。”

    “长时间未获得保养,舰船的蒙皮接缝处出现了严重腐蚀。强度不足加上空中颠簸,所以才造成了这一次的事故——这个问题我会向海军部进行报告。”杜尚闷声闷气的说道,“这是一起官僚造成的养护事故,我应当承担什么责任,应该由海军部判断。”

    哈罗德勋爵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铁钉,被杜尚牢牢的敲进了木头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