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二十二章 局

时间:2022-01-13作者:罗三观.CS

    这份礼物用心险恶,而且难以辩解。

    哈罗德勋爵的贿选行为在上阿尔宾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贿选承诺印刷在这种非法宣传物上。

    当然,和正面的内容相比,背面的贿选承诺几乎已经成了不值一提的微末小事。

    正面的绘画内容中,哈罗德勋爵痛殴了一位伯爵,并且还暗示自己即将遭到来自皇帝陛下的偷袭。这样的内容已经不是违规的问题了——这是对皇帝陛下的直接挑衅。

    在纸片洒下之后不到三刻钟,一批身穿紫色斗篷的人出现在了哈罗德勋爵的庄园门外。他们用工具快速且毫不遮掩的破开了庄园的大门,并且悄无声息的制服了试图前来询问情况的枢密院护卫。

    紫色的斗篷下面,一身漆黑的制服随着他们的走动若隐若现。秋风吹过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偶尔会闪过金线缝制的双头鹰标志。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穿着睡衣的哈罗德勋爵被几十个穿着紫色斗篷的神秘人围在中央,狼狈不堪的离开了自己的庄园。

    外表完全没有特殊装饰和标志的飞空艇缓缓升起,随后朝着西南方向开始全速行驶。过了一会,飞空艇渐渐下降高度,艇首的锁闭机构连接在了上阿尔宾星际降落场的飞空艇系留杆上。

    被带下飞空艇的哈罗德勋爵已经脸色铁灰,他几乎是被这群神秘人架起来拖下飞空艇的。

    哈罗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心情不太好,他昨天晚上喝了好几杯列格酒。然后又在抵债女仆的身上折腾了大半个晚上。昏昏沉沉睡过去之后再睁眼睛的时候,他就已经被一群穿着紫色斗篷的人“挟持”了。

    睁开眼睛看到那些紫色斗篷,以及斗篷下面偶尔闪过的红色制服和金色双头鹰的时候,哈罗德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干净利落的晕了过去。

    如果能选的话,哈罗德宁可被那群红了眼的奴隶们活活咬死,也不愿意落到这些红皮狗的手里。

    皇家邮政的这些“红衣邮差”们……可和送信上门的绿衣邮差不是一种生物。他们是直接服务于皇帝陛下的谍报人员、是为了维护皇室尊严和利益不择手段的法外狂徒、是能让贵族们瞬间醒酒然后再晕过去的恶魔。

    纽萨尔过往的一百七十五年里,被他们盯上的贵族有许多。被折磨两个月后遭到斩首,已经是最仁慈的下场了。

    “哈罗德勋爵,在这种地方和您见面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一个非常温和的声音在哈罗德面前响起,他猛然抬头,看见了一位身材一般,长相也很普通的中年男人。

    “您……您是……”哈罗德心里涌起了一阵惊恐,他觉得自己应该见过这位中年人,但却死活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场合下和他见过面。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我只是众多为陛下服务的不值一提的邮差罢了。”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张仔细折叠成小方块的纸张,然后将它展开后送到了哈罗德勋爵的面前,“这个东西,你有印象么?”

    哈罗德胆战心惊的看起了上面的内容,很快,他就觉得自己骨头里最后的一丝热气都消失不见了。

    图画上虽然画着的人和他连一丝相像的地方都没有,但上面的内容实在是太吓人了。为了当个下议院议员,要和高级贵族拳脚相加,甚至会被皇帝陛下直接暗算……?

    “大人,大人!”哈罗德用尽全身力气嚎叫道,“这是污蔑,是陷害!我再怎么胆大妄为,也不可能影射攻击陛下!区区一个下议院的议员位置而已,我怎么可能用自己的性命去博这种位置啊!”

    “如果是其他的贵族,或许我压根不会听信对方的辩解。”中年红衣邮差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但哈罗德勋爵您不一样,在上阿尔宾从无到有做到现在的成绩,您不应该是个蠢人。所以,我给您一次机会。”

    中年红衣邮差举起了自己带着黑色羊皮手套的右手,食指朝天,其余四指蜷缩。

    “您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污蔑陷害您?”红衣邮差诚恳的问道,“我们还在调查抛洒传单的飞空艇究竟属于谁,但这么大量的印刷和动用飞空艇进行抛洒的行动……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哈罗德先是一喜,然后突然开始浑身发抖了起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是安德罗妮,一定是这个该死的婊子!这该死的婊子,我要杀了她!!”

    “安德罗妮?是安德罗妮男爵夫人?杜尚男爵的妻子?”红衣邮差完全没有搭理哈罗德关于“杀人”的宣言,而是眼里一亮问道,“你和她有冲突?”

    为了活命,为了从红衣狗手里安全脱身,哈罗德毫无保留的说了一遍自己和罗森的“恩怨”,以及中间突然插进来一脚的杜桑德。在这些红衣狗面前,哈罗德一点都不打算遮掩自己干过的好事。毕竟皇家邮政的红衣狗们并不会去管这些事情——他们只在乎皇帝陛下的尊严和利益不受侵犯。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甚至和星盗们达成了协议。”听完整个故事的中年红衣邮差看了一眼哈罗德,然后感慨道,“哈罗德先生,您可真是……胆大妄为啊。”

    “我犯下的错误,我承担后果。”哈罗德急切道,“但是大人,这份传单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中年红衣邮差微笑道,“我们会认真调查的。在调查结果出炉以前,您得留在我们指定的地点——也就是这里的贵宾室内。请放心,那里会有足够舒适的房间供您休息的。”

    等哈罗德被架进了室内,站在原地的中年红衣邮差才收起了脸上和煦的微笑,转而改成了毫无表情的常规状态。

    “局长,这种用钱买来头衔的贵族既然敢和星盗勾结,那印刷这样的传单也没什么不可能。”一名年轻一些的红衣邮差鼓起勇气说道,“他完全可以把印刷传单的事情栽赃到自己的政治对手身上,然后让我们去为他铲除敌人。”

    “考虑到对方是一位男爵,这样的举动是完全有可能的。”中年红衣邮差点了点头,“不过无所谓,去调查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尽快搞清楚那艘抛洒传单的飞空艇是什么来路,这是我们锁定目标的关键线索。”

    ·

    ·

    ·

    “加快印刷速度。”早上吃完早餐之后,杜桑德直接冲到了工坊里开始监督进展,“还有多少纸没有印完?”

    “还有大概五万张传单。”波琳娜说道,“你确定这么搞没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了。”杜桑德微笑道,“如果和母亲说的一样,皇家邮局的工作人员会来调查,那你只需要把自己干了什么如实告诉对方就行。”

    “我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维修和调试这台老掉牙的印刷机,然后开始尝试印刷传单。”波琳娜叹了口气,“为安德罗妮夫人印刷竞选传单,您还是应该多花些心思在上面的。”

    杜桑德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不,这样就很好。复杂难懂的词汇,丝毫不考虑平民感受的政策宣言,还有这种彻头彻尾的贵族式的高傲风格……这非常好。”

    “总计两吨的纸用来印传单,结果全都印刷成这种样子,这简直就是在浪费钱。”洛琳也有些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她无奈道,“这对夫人的竞选没有任何帮助。”

    “对我们的计划很有帮助。”杜桑德正准备说些什么,然后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击打沙袋的声音。

    “停下你们手里的动作。”中年红衣邮差带着其他紫斗篷冲进了工坊,“杜桑德勋爵,我们有问题要问你。”

    杜桑德的视线通过中年红衣邮差的衣角,正好能看到工坊外倒在地上的托德。

    他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

    “你们是什么人?”洛琳皱着眉头问道,“这里是安德罗妮男爵夫人庄园,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我要叫护卫了!”

    “洛琳小姐,我们是皇家邮局帝国尊严部的邮差。”中年红衣邮差严肃说道,“现在,回答我的问题——你们在印刷什么东西?”

    “我们在……印刷给我母亲竞选宣传用的传单。”杜桑德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这个应该并不会对帝国尊严造成损害吧?”

    “所有印刷的东西都在这儿了?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印刷的?”中年红衣邮差并没有回答杜桑德的提问,他继续问道,“把你们印刷的纸给我一张。”

    波琳娜把一张空白还未经过切割的印刷纸被交到了中年红衣邮差的手里。这张纸的颜色发白光洁,纸张本身颇为挺拔,看上去就价格不菲。

    和今天早上被抛洒在上阿尔宾的纸张完全不同。

    “局长,这里还有一个印刷滚筒。”就在中年邮差看着纸张陷入沉思的时候,其他散开的红衣邮差们有了新的发现。

    中年红衣邮差看了一眼杜桑德,然后问道,“上面是什么内容?”

    “额,用来试验印刷效果的一首小诗。”杜桑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大人,内容可以不说么?”

    “说吧。”中年邮差接过滚筒开始辨别上面的文字,他一边看一边说道,“你直接说出来,我还能节约一些时间。”

    “额……好吧。”杜桑德摆出一副“我真的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然后开始背诵全文。

    “伟大的皇帝陛下光耀万千,得他的荫庇,仁慈的帝国在万千星海中寻觅到了生存之地。”这是“小诗”的开头。

    “光荣的纽萨尔诞生在萨尔公爵注视之下,文明源于一百七十五年前开拓船的息驾。”

    “美丽的风景在贵族的坚守中长久,这里是帝国的疆土,奉陛下之命,英勇的纽萨尔人民驱逐了一切外寇……”

    诗歌本身质量实在是不怎么样。韵脚别扭,内容老套,长短不工整而且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讨好味道。这正好完美符合了杜桑德勋爵只有十岁的教育和年龄背景。

    中年红衣邮差微笑着点了点头,“写的不错。”他看着工坊里的印刷机,以及一旁的蒸汽车床问道,“这些设备都是新买的?”

    “是的,大人。”杜桑德点了点头介绍起了这些东西的购买来源,“机床是从上阿尔宾一家濒临破产的个人工厂里买来的二手货,印刷机是以前一直扔在库房里的半报废品——不过被波琳娜老师修好了。”

    “波琳娜老师是非常厉害的大技师,她可是从帝国大学毕业的第一位女性大技师!”杜桑德用非常符合十岁小男孩炫耀“玩具”的语气介绍道,“她现在是我的家庭教师!”

    中年红衣邮差的表情越来越温和,他问道,“这些纸的购买记录在哪儿?”

    “在我家里。”洛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您可以让……让他们去取。”她指了指还在工坊里四下搜索的其他红衣邮差们。

    中年红衣邮差笑了笑,“杜桑德勋爵购买纸张的记录,为什么会在您的家里?”

    “你应该知道,他是我的未婚夫。”洛琳的回答理直气壮,“为我未来的丈夫处理一些小问题,这是我的责任。”

    ·

    ·

    ·

    随着两吨纸张的购买记录被送到了安德罗妮夫人庄园的工坊里,中年红衣邮差终于叫停了自己下属继续搜查的动作。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购买记录和油墨数量完全对得上号,两吨纸张大概还有四分之一未被印刷,而其他的成品也都还堆在工坊里。一共两个印刷滚筒,上面的内容也和传单上的相差甚远。

    哈罗德没有说实话,他指认杜桑德和安德罗妮夫人的行为只是攀咬罢了。

    “局长,找到那艘飞空艇了。”就在中年红衣邮差准备带队回去的时候,一位身上斗篷半湿的红衣邮差冲进了工坊。他从自己斗篷下面的挎包里摸出一封信交给了局长,然后低声说道,“飞空艇隶属帝国海军的纽萨尔轨道舰队,是杜尚男爵的下属。”

    中年红衣邮差的眼神忽然严肃了起来。

    “把杜尚男爵请过来——直接请到这里来。”他看完了信件内容之后,把信纸塞进了自己怀里,然后从腰间摸出了手枪说道,“男爵夫人那边也控制起来,布控不能出问题。”

    杜桑德看着对方的举动,反而稍微松了口气。

    计划进行的非常完美,接下来,就该收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