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十二章 护卫

时间:2022-01-06作者:罗三观.CS

    对护卫们来说,解决盘踞在工业区的黑帮组织,甚至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问题”。他们才不会拿着左轮手枪和甩棍,然后愚蠢的排成队列去冲击一栋里面可能塞满了危险的星盗和罪犯,同时还全都是违禁武器的据点。

    护卫们的工作更倾向于保护,而不是进攻。

    本着“让专业人士来做专业的工作”的原则,托德直接带着人去了一趟纽萨尔的地区枢密院,然后向枢密院的护卫部门报告了自己和杜桑德所遇到的情况。

    十分钟后,十二辆黑色蒸汽马车从枢密院侧门处鱼贯而出,朝着工业区驶去。

    枢密院是贵族们组成的议会机构,有权利通过具有强制性的地区法案,审核政府预算……并且还需要负责本地区贵族的安全保卫工作。

    所有的护卫,本质上来说都是由枢密院派出的。而一直到退休为止,护卫们都会领着一份来自枢密院的薪水。

    贵族们也会为自己的护卫准备一份数倍于枢密院薪水的津贴,但有些实在是落魄的厉害贵族无力支付薪水,同时也用不上这么多护卫……而这些护卫也是需要赚钱养家生活的。

    于是,枢密院非常贴心的为这些护卫准备了赚额外津贴的机会。

    比如现在托德所申请的这项“任务”,就是额外津贴中比较受欢迎的一类。

    “有匪帮侮辱并且袭击了一位勋爵?”在接待处负责接受申请的中年妇女非常震惊的张了张嘴,然后在几秒钟内重新恢复了专业状态,“我马上宣布紧急状态,情报部和攻坚部门会马上组织人手配合你们的行动。”

    在一张细长的纸条上写下了命令要求之后,这位可敬的女士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过一个金属圆筒,打开侧面的活动舱后将纸条塞了进去。

    金属圆筒被送进了桌子旁竖立的金属管道中。随着拉杆被用力扯下,高压气体推动着金属圆筒进入了新的房间。大约半分钟后,一位带着眼罩身材高大的中年男性走进了接待处,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

    ·

    ·

    ·

    “这些匪帮……”戴着眼罩的中年男性手持双管霰弹枪,迈着步子在房间里四下扫视了一遍。他的声音沙哑的就像是两块在宇宙中漂流了千百年的石块正在互相碰撞,“他们还挺会享受生活!”

    “比伯爵大人喝的酒好多了。”另一个年轻一些的持枪护卫嘟囔道,“星盗的生意可真是赚钱。”

    “钱这东西来得快,人自然也就死的快。”石块碰撞的声音继续说道,“还有,不要开贵族的玩笑。”

    两个人快速检查了一遍,确认房间内没有能够对杜桑德造成威胁的生物后,这才对着外面打了个手势。

    在托德和汤姆的护送下,杜桑德和罗森走进了这栋……被数十枚榴弹轰炸过的“战区”。

    罗森一开始表现的非常惧怕,他甚至在看到爆炸后一度又哭了出来。

    作为一个在工业区出生长大了十一年的小孩子,恩里科老大的名字就像是一个梦魇的代名词。普通的平民家庭会吓唬晚上不愿意睡觉的小孩子“星盗要来抓你了!”,而工业区那些和金属钻头们打了一天交道,浑身上下都是机油和煤渣味道的家长们可没有这种闲工夫。他们只会硬邦邦的扔下一句,“再不睡觉,我就把你卖给恩里科老大!”

    有些时候,被吓唬的小孩子们真的分辨不出来,自己的父母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毕竟,确实有一些小朋友之后消失在了工业区。有些人说,他们在偏远的边疆采矿星球看到了简陋木桩刻成的墓碑。上面写这着失踪了的孩子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家乡——纽萨尔上阿尔宾。

    罗森非常害怕,非常害怕进入这座两层小楼。尤其是在这座小楼已经被毁的一塌糊涂的情况下,他甚至想要转身逃跑。

    这座小楼周围,一直都是孩子们游玩的禁区。就连三四岁的小孩子们,都不敢在这栋小楼周围玩耍。

    七岁以上的小孩倒是不用担心游玩区域的事儿,他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开始工作了。

    罗森很害怕,他想跑。但是他不敢跑。

    很明显,那些穿着黑衣,凶神恶煞的人对这位想要买机床的老爷非常尊敬。这种尊敬远超雇佣护卫和雇主或者雇主子女应该有的程度。

    如果罗森还没有猜到真相,那就只能说明他实在是太蠢了——这位年轻的老爷肯定是一位贵族。

    拒绝一位贵族的要求,从恩里科老大被毁灭了的据点里逃跑?那差不多相当于是从屠夫手里逃了出来,然后一头钻进了用尖锐金属刺充当固定头的万吨级水压机下面。

    从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死法里逃出来,然后选择更加痛苦的那种。这种愚蠢的事情罗森是干不出来的。

    他只能硬着头皮,颤颤巍巍的跟在杜桑德身后走进了这片“禁区”。

    杜桑德皱着眉头,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房间,然后转身对托德问道,“你确定……这里就是那个什么恩里科的据点?”

    “情报核实过了。”托德低声回答道,“和周围的平民也都确认过,这里就是恩里科和他的爪牙的据点。”

    “那……”杜桑德被这房间里的刺鼻气味薰的有些难受。他咳嗽了两声问道,“那个什么恩里科,被击毙了?”

    “重伤,还没有彻底咽气。”带着眼罩的中年人躬身说道,“如果马上送到医院里去,应该还有机会保住一条命。”

    杜桑德看了一眼身旁抖得更厉害的罗森,然后轻笑了一声,“他要是活下来了,那恐怕会有很多人都睡不好觉,甚至活不下来的。”

    除恶务尽这种教训,杜桑德自己上辈子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早就被无数次的影视作品和网络小说教育的非常透彻了。

    对于邪恶暴徒的仁慈,就是对善良人民的残忍。

    更何况,杜桑德也实在是不觉着自己有对这个什么什么……老大仁慈的资格。为了搞定这群暴徒,一共出动了六七十名护卫,动用了十几辆蒸汽马车,还在上阿尔宾城区内的工业区里轰炸了一栋两层小楼。

    搞这么大阵仗,结果转头就说要救人——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在心里做了好一阵心理建设之后,杜桑德开始迈步向二楼走去。

    “走吧,咱们去见见那位恩里科——总要让他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好事才行。”杜桑德一边走一边对身后的罗森说道,“你认识恩里科的样子吧?”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杜桑德继续道,“那正好,你记得认认真真的告诉他,我们这一大堆人炸他的小楼是为了什么。”杜桑德用非常不符合十岁小男孩形象的沧桑口气说道,“让他死个明白,这也算是我们对他最大程度的仁慈了。”

    ·

    ·

    ·

    不教而杀谓之虐,这句话在杜桑德看来是非常有道理的至理名言。

    作为开化的文明人,首先应该尊重生命。而这也就意味着,开化文明人要剥夺其他人的生命时,必须拥有足够充分且强大的理由。

    并且,还得让对方明白自己被杀的原因,要杀,就得杀他个心服口服。

    当然,现在的状态似乎完美符合了“不教而杀”的说法。那么,杜桑德就得赶紧把“普法教育”给补上。

    在催促着罗森说完了今天下午的遭遇之后,杜桑德轻咳两声,开始了自己的“普法教育”。他必须得加快速度,躺在地上成了一滩烂泥的恩里科老大眼看就快不行了。

    汤姆非常贴心的往恩里科老大嘴里倒了一瓶麻黄药剂——虽然也不知道他到底喝进去了没有,不过看上去他的生命体征似乎稍微有了些好转。

    “恩里科,根据民众的举报和枢密院护卫处的调查,依据皇帝陛下授予开拓贵族的权利,我对你作出以下审判。”杜桑德站在恩里科身前,高声宣布道,“你犯有贩卖人口、敲诈勒索、故意伤害、故意杀人、走私、抢劫、盗窃、放火、投毒、强奸等十项严重罪行,同时意图伤害贵族未遂。”

    周围的护卫安静的盯着恩里科,似乎是在防备着这个瘫在地上的家伙突然暴起伤害杜桑德。

    “如果将你的罪行移交给上阿尔宾刑事法院,你的下场不会有任何变化,同时还会浪费很多行政资源。”杜桑德蹲了下来,对着“赫赫”喘气的恩里科说道,“所以,为了节约税金,也是为了给你省一点麻烦,我们就直接对你执行死刑了。”

    说到这里,杜桑德用只有自己和恩里科以及身后的罗森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当然,杀你……主要还是为了让我,以及我旁边这位先生能够安心。你的存在为我的朋友带来了困扰,所以,请你赶紧去死吧。”

    杜桑德站起身来,带着罗森离开了二楼。临走的时候,他特意对汤姆嘱咐道,“让他就这么等着咽气有些残忍,给他个痛快。”

    罗森小心翼翼的跟着杜桑德下了楼,一声清脆的枪响声后,他听到杜桑德又叹了口气。

    “你家的车床,我会按照市场价来买。”杜桑德伸了个懒腰,然后继续说道,“波琳娜跟我说了,你们的工厂里还有冲压机和铸造机——这两个东西,你会用么?”

    “冲压我会,但是铸造……父亲还没有教给我。”罗森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我可以学!”

    “有上进心是好事。”杜桑德点了点头,“我有一个建议,当然,听不听这是你需要自己决定的事情。”

    罗森猛地抬起了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要去申请破产,把你家的工厂继承下来。”杜桑德说道,“这一段时间里,我会有不少的冲压件订单给你。加上卖掉机床的钱,用来偿还部分欠款的钱应该还是有的。”

    “我和波琳娜正在准备一个大计划,这个计划需要一个靠得住、信得过的加工厂。”杜桑德看着罗森,努力的画着大饼,“我这个人比较怕麻烦,再去找一个加工厂,还得再折腾好一阵子。所以……如果你能做,我就直接把订单交给你。”

    “感谢您的仁慈!”罗森用最快的速度点起了头,“我做!”

    杜桑德很满意的笑了笑。这大概就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哦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除了加工以外,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加强工厂的安保设计。交给你的加工部件数据要注意保密,千万不能被人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