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九章 债务

时间:2021-12-31作者:罗三观.CS

    “好了,今天到这里就行了。”杜桑德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弓着身子说道,“咱们明天早上八点继续上课——我会和波琳娜老师说一声,专门给你开一些适合你情况的课程。”

    洛琳看起来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站起身来,拎起裙子向杜桑德行了一礼,“谢谢您的教导。”

    杜桑德特意让开了眼神,他轻咳了一声,然后将洛琳送出了房间。走在洛琳身侧的时候,他一直把外套拿在手上,然后有意无意的弯曲手臂,让自己的外套一直能够遮挡在身前。

    直到洛琳在女仆们的帮助下,侧身上了马背,并且扯着缰绳走远了,杜桑德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在自己的脑子里默念了两百多次“那是未成年人”,然后才转身走进了庄园的主楼里。用外八字步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杜桑德开始给自己换起了衣服。

    他平时穿的黑色或者紫色天鹅绒外套,以及紧身的男士长裤是非常经典的贵族服饰。以这样的打扮前往上阿尔宾地区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

    毕竟这么一身衣服,能在市场上轻松卖出十六七个先令的价格。而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去上阿尔宾,而且还不带护卫……那简直就是在向地痞流氓们发出“来打劫我”的邀请。

    杜桑德要和波琳娜一起去一趟上阿尔宾,找地方买一台机床回来。

    以蒸汽锅炉为动力来源的机床是非常昂贵的工业产品,如果买全新的产品,杜桑德的投资甚至全砸进去都不够。

    波琳娜一起去,是为了在二手货里挑选一台够用而且好用的机床回来。而杜桑德跟着一起,则是为了确保这位大技师所挑选的机床能被杀到最合适的价格成交。

    跟着两人一起前往上阿尔宾城区的车夫和两名护卫,则是为了防止某些胆大包天的地痞流氓铤而走险,或者某些不开眼的“冒险家”试图从一个漂亮大技师和小男孩手里敲诈出更多的金磅。

    不惹麻烦,但是得做好应对各种麻烦的准备。哪怕身为贵族,在上阿尔宾地区活动也必须遵守这样的规则。

    ·

    ·

    ·

    没有标识的蒸汽马拖曳着车厢,杜桑德用近乎贪婪的目光盯着外面的景色,百看不厌。由于上阿尔宾地区的“特殊性”,杜桑德以前从来没有被允许过单独一人外出前往城区。之前几次进入阿尔宾地区,那都是为了送父亲回到他的工作岗位上去。

    他可从来没有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过这座到处都是尖塔、灰色小楼和烟囱的城市。

    “少爷,我们到了。”两名护卫提前走出车厢。在确认周围环境安全后,他们向杜桑德和波琳娜点了点头,并且让开了下车的道路。杜桑德跳下车,把手递给身后的波琳娜,并且对护卫们笑道,“不要太紧张,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勋……少爷,我们去哪儿采购?”波琳娜的头发仍然很乱,但她的脑子很清楚。在护卫,们都改口的时候,她最好也跟着照做。

    “前面。”杜桑德指了指前方的大厅,“上阿尔宾破产法院暂扣清拍部门。”

    象征着法律正义的女神石质雕像树立在四层高的法院门口,对开的大门上,金属把手被摩擦的闪闪发亮,而棕色的木门上则带着非常漂亮的……包浆。

    自从纽萨尔被开垦至今的一百七十五年中,上阿尔宾破产法院的木门就从未被更换过。这些痕迹来自于一百七十五年中,每一个开启过这扇大门的工作人员、失败者或者……淘金者。

    在护卫的伴随下,杜桑德和波琳娜快步走进了四层大楼。

    “今天会有两场拍卖会,其中会有六台机床。”杜桑德一边走着,一边对波琳娜解释道,“你需要做的事情是尽快评估一下这六台机床的状态,然后给我一个估价——把它们维修到可以投入使用,需要花费多少金磅和时间。”

    “真的要买?”波琳娜有些犹豫,“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考虑租赁一台机床,或者委托其他工厂代为生产的。”

    “当然要买。”杜桑德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最终投资失败了,至少我们还有固定资产可以用来换成金磅。所以,请你一定要替我挑个好宝贝回来。”

    把波琳娜和一名护卫打发去仓库看样,杜桑德带着另一名护卫前往位于二楼的拍卖准备室,准备交纳保证金领取拍卖号码。

    贵族的身份在这里起到了令人欣喜的作用。在见到杜桑德出示的纹章戒指后,工作人员迅速找来了安德罗妮男爵夫人家族成员的照片,并且和杜桑德进行了比对。在完成比对后,杜桑德拿到了一张拍卖号码——而且还不用提前交押金。

    在婉拒了工作人员和拍卖准备室室长共进晚餐的邀请后,杜桑德拿着号码走出了准备室。刚走了没两步,一个脏兮兮的、看着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就挤了过来。

    然后一把被杜桑德的护卫拽住了后脖颈。

    “老爷,老爷!”这个看起来和杜桑德差不多年龄的男孩吸溜着鼻涕,努力挣扎了好半天但仍然没能从护卫的手中脱身。他只能干脆保持这个姿势,然后朝着杜桑德露出了讨好的笑容问道,“老爷……您对便宜的机床有兴趣么?我手上就有一台,比法院的拍卖起价更低!”

    看着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杜桑德忽然有了一种自己正在上一辈子的电脑城里闲逛时,忽然被不知道哪儿来的黑中介搭茬的感觉。

    “少爷,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骗子。”护卫出言劝道,“机床的价格昂贵……不是这种人能玩的起的。”

    我看起来像是未经世事特别好骗的小少爷?哦,我就是啊,那没事了。杜桑德在心里拿自己的外观开了个玩笑,然后准备让护卫把人放开赶走。

    “我不是骗子!”刚刚已经放弃了挣扎的男孩再一次挣扎了起来,这一次,他几乎是用尽全力试图用腿去攻击护卫,甚至张开嘴,露出有些发黄缺损的牙齿去咬人。

    几次尝试都没有结果,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孩似乎突然一下崩溃了。他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不是……不是骗子!我……我要卖的机床是我家的!”

    护卫听言一愣,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了杜桑德。在遇到这种似乎对主人有利的情况时,护卫不应当擅自做出决定。

    “你们家的?”杜桑德挑了挑眉毛,“你们家也破产了?”

    这是他埋下的一个小坑,也是用来鉴别对方回答诚实与否的验证方案。

    其他地方怎么样,杜桑德并不知道。但纽萨尔的破产法庭,从来都是以“保全资产全面且专业”而闻名帝国的。

    用人话来说就是——他们抄家的水平是非常高的。哪怕是藏在地底下的半个便士硬币,也能被这群人挖出来。

    蒸汽机床是精密工具,而且连接着锅炉、水箱和整套的排烟系统以及变速控制系统。十几辆蒸汽马车来回搬运个半天才能把它拆下来的零件全部搬走。

    这么大个家伙,总不可能是对方在发现自己家破产在即,然后提前拆了车床然后藏起来的。

    “我们还没有破产……”那个脏乎乎的男孩逐渐停止了挣扎,似乎说出这个事实所耗费的体力,远比他挣扎反抗来的更大。

    他悬在半空,鼻涕眼泪脏乎乎的糊在脸上,颤抖着说道,“我们没有钱,不能申请破产。”

    ·

    ·

    ·

    仁慈的帝国法律规定,国民在无法偿还贷款的时候,可以通过宣布破产丧失绝大部分固定资产,并且保留生活必须的资产。

    在通过破产法院所监管的五年限制消费的审查期后,之前他们和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的债务就算是一笔勾销了——帝国法律不再支持债权人向通过审查期的破产人索债。

    虽然规定很好,但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却有一堆又一堆的问题。

    根据法律规定,破产法院需要在申请人宣布破产之后监督申请人五年的消费水平。而这个监督,是需要派人执行的。

    破产法院的经费有限,所以人手也很有限。本来工作就一大堆,上哪儿再专门抽调人去监督消费呢?

    所以,包括上阿尔宾在内的所有纽萨尔破产法庭规定,宣布破产的当事人必须提前支付一笔足够雇佣外包监督员五年的钱——也就是大约50金磅。

    同时,破产法庭在接受破产宣布之前,还需要对申请者的债务进行细致分析。当申请人是平民身份时,一旦债务人中涉及帝国部门或者贵族,破产申请也不会被通过。

    而这位名叫“罗森”的小伙子家里所面临的情况,正好符合这两点。

    作为家庭工厂经营者和唯一一名大技师的父亲突然暴病而亡,之前接到的大额订单把家里所有的资金都榨干了——他们的工厂库房里堆着无数金属锭和用来驱动机床的煤炭,钱包却比罗森的脸要干净的多。

    没有其他大技师愿意来帮忙完成订单,罗森和自己的妹妹以及祖母除了申请破产以外,别无他法。

    订单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他们需要向客户赔偿四百金磅的巨额赔偿款,而这位客户……是一名勋爵。

    没有能够雇佣外包监督员的钱,就算有,破产法庭也不可能宣布一位勋爵的债权自然消灭。

    罗森根本没法申请破产,要让自己的妹妹和祖母活下去,他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卖掉父亲的蒸汽机床,再处理掉仓库里所有的金属锭和煤炭。能换多少钱就换多少,然后带着妹妹和祖母踏上逃亡的道路。

    留在纽萨尔,他们全家都不会有活路。

    如果有得选,罗森也不想这样。但是,他听说了一些……传言。这些传言来自于其他那些和勋爵大人有金钱九分的小工厂主们。

    据说,那位勋爵大人一开始就是靠讨债发家的。通过讨债所得到的巨大收益,他向公爵大人买来了现在的这个贵族爵位,并且开始大肆收购起了其他工厂和平民的债务权利。

    没有人会还不起钱,如果有,那一定是因为给他们的压力还不够大。凭借着这一“指导思想”,勋爵大人的财富正在快速靠扩大。

    而他对债务人“施加压力”的手段,就连同盟那边最心狠手辣的奴隶商人们都自愧不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