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万千星火 第二章 蒸汽马和舞会

时间:2021-12-22作者:罗三观.CS

    棕发少年趴在桌子上,用蘸水笔写着日记,他写字的手偶尔会僵硬一下,随后放下蘸水笔,用沾染了墨水的笔杆挠挠头。

    “教”字怎么写的来着?

    自从十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杜圣哲能书写母语的机会少得可怜。长时间不写汉字,又没个手机或者字典可供参考,提笔忘字的情况简直成了家常便饭。

    少年顿了顿,再次用笔尖蘸了墨水写道,

    他放下笔,然后叹了口气,看着窗户外高耸尖顶塔楼和喷着烟灰的烟囱,自言自语。

    “这个世界的画风……它不对劲呐。”

    因为画风问题而丧失了继续写日记的动力,杜圣哲坐在皮革包裹的椅子上发了一小会呆,随后合上了带有繁复齿轮和螺杆锁闭结构的日记本。

    向下拽动桌子右上角的皮革包裹的黄铜拉杆,一层又一层的齿轮互相咬合旋转,钢铁制的锁闭结构将书桌里的内容牢牢锁了起来。

    要不是有这种安全又好用的保密写字桌,他可不敢乱写汉字——万一这些汉字流传出去,自己说不定就会被某些穿着白袍子的老头当成异教徒抓起来,然后捆到木头柱子上活活烧死。

    等桌子锁好,杜圣哲才忽然一拍脑袋。

    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没写进去。

    据说,今天会有一名很有才华的女性发明家前来拜访,她会向母亲展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发明”。

    作为一个读到大三才穿越到这里来的大学生,杜圣哲对这种“发明”很有兴趣。

    “杜桑德?你该去换衣服了。”就在杜圣哲犹豫要不要重新打开书桌,重新补订日记时,母亲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洛琳小姐已经在楼下等你很久了,让一位淑女久等可不是绅士应该有的行为。”

    如今被起名为“杜桑德”的杜圣哲眨了眨眼睛,心里抱怨了起来——让十岁的儿子去泡十二岁的小姑娘,这也不是男爵夫人应该有的行为吧?

    ·

    ·

    ·

    “日安,杜桑德勋爵。”换上了白色衬衣和宝石蓝带金线缝制的马甲,外层套上黑色天鹅绒的外套后,杜桑德在一楼客厅里见到了洛琳,随后愣住了。

    穿着一套做工精致的蓝色克里诺林舞会服的身影微微一晃,十二岁的洛琳站起身来,她朝着杜桑德轻轻点了点头。

    金色的头发在她的脑后被盘成了发髻,长且形态优美的雪白脖颈被一层白色蕾丝纱巾遮挡了一下。从客厅窗外,播洒到房间内的阳光落在她的发丝上,仿佛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边,看上去格外耀眼。

    “日安,洛琳小姐。”杜桑德轻轻咳嗽了一声,用于掩盖自己刚刚被震惊到的窘态。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上辈子的地球恐怕早就成了大明星了吧?

    洛琳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用轻柔的语气说道,“我很期待今天的舞会,杜桑德勋爵您可以做我今天的舞伴么?”

    杜桑德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仆,随后摇动了摆在手边上的摇铃。

    “请为洛琳小姐泡一杯茶。”用简单且合理的借口暂时支走了女仆。随后,杜桑德又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把厚重的橡木门彻底关了起来。然后直接摔进了沙发里。

    “你爸妈没来?”杜桑德干脆把腿翘在了沙发扶手上。这条紧身得有些过头的裤子实在勒得他不太舒服。“他们俩终于放弃那个……把你嫁给我的荒唐的计划了?”

    “你想多了。”洛琳仍然保持着完美的淑女坐姿和微笑表情,但涂了口红的嘴里吐出的字却完全和外表没有半个先令的关系。“他们现在就在舞厅的玻璃连廊下,并且积极地到处散播谣言,说咱们两个马上就要订婚了。”

    杜桑德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他们在散布谣言,那还打算让他们这么胡搞下去?你可只有十二岁!现在就说订婚的事情也太早了吧?”

    “帝国法典规定,在有监护人许可的情况下,男性十二岁就可以结婚了,女性的结婚年龄是十四岁。两年后,你和我的年龄刚好符合规定。”洛琳轻笑一声,“我看,安德罗妮夫人好像也不是很抗拒这个提议。”

    杜桑德的白眼翻得更猛烈了,鬼知道自己那位温柔体贴的老妈在想什么东西。

    洛琳虽然漂亮,但十二岁……就算两年后十四岁,那也离能结婚的年龄还早吧?

    和只有十四岁的漂亮小姑娘结婚,杜桑德毫不怀疑自己会在死后出现在地球的某个处刑靶场,然后被人用正义的12.7口径重机枪持续枪毙半个小时。哪怕结婚的时候,他也仅仅只有十二岁——毕竟如果加上内心年龄,杜桑德已经三十四岁了。

    他叹了口气问道,“他们的胡来暂且不提……两年之后就要和我结婚,你能愿意么?”

    洛琳微微一怔陷入了沉默。保持着有些迷茫的微笑过了接近半刻钟(约七分半钟)的时间,她才抬起头来缓缓说道,“如果不是和你,那他们绝对会把我送到奥林的某个贵族家里,然后让我去给某个五十多岁的大贵族做情人。比起那种情况,我宁可嫁给你。”

    说完了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性后,洛琳朝着杜桑德展颜一笑,“不过我相信,你是绝对不会让我落到那种下场的,对吧?”

    ·

    ·

    ·

    想要从纽萨尔的上阿尔宾星际降落场抵达安德罗妮男爵夫人庄园,最快的交通方式是乘坐蒸汽马车。取道萨尔公爵大道,在阿尔宾最大最辉煌的落日广场转向东方,再顺着铺满鹅卵石的林荫大道走上四刻钟的时间。

    阿尔宾的林荫大道上有一匹蒸汽马,一匹浑身上下闪耀着黄铜耀眼光芒的蒸汽马,正在遍布鹅卵石的道路上缓步前行着。挽具绕过它的身躯,连接在后方一辆纯白色的马车上,车厢镶嵌有金色鸢尾花花纹的装饰。

    风卷着难以辨认出的煤灰,带着干枯的落叶横滚过道路。随后,被一只同样闪耀着金属颜色的马蹄直接踩碎。

    它从鼻孔中喷射着的强劲的蒸汽。蒸汽里还夹杂着大量的煤灰,以及偶尔出现的,仍然燃烧着的火星。四只马蹄奋力迈步向前,闪耀着光芒的马身上遍布细小的缝隙。

    透过缝隙,隐约能看到有齿轮正在互相咬合旋转。

    “车夫先生,我们得再快些!”马车里,一个女人扯着嗓子喊道,“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必须得赶紧赶到庄园里去!”

    坐在车夫位置上的车夫先生叼着烟斗,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喊话的女人。他点了点头,随后拉动座位旁边同样闪耀着黄铜色泽的拉杆。摩擦到几乎发白的拉杆被用力扯下,外形充满了力量感的铜马猛然加快了马蹄下踏的速度。

    原本从鼻孔中一股一股喷出的蒸汽,在蒸汽马奔跑起来之后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

    马蹄下踩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些快要燃烧殆尽的小煤块从马肚子下的方形开口中掉出,直接滚落在鹅卵石路面上。它们其中的一小部分幸运地躲过了马车的四轮碾压,然后被一双双又脏又皴、沾满了煤灰和鼻涕的小手直接握在了手心里。

    在这些深秋仍然穿着短裤和不合脚的老旧皮鞋的穷孩子们眼中,这些燃烧得通红的小煤块就是宝藏。哪怕手上涂着的煤灰无法完全阻隔热量,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开这些通红的小精灵。

    这些几乎快要燃烧殆尽的煤块,在街角的燃料店里,一磅至少能卖出7便士的高价。

    今年的纽萨尔,冬天似乎会特别难熬。

    当然,难熬只是针对那些零散农户以及城市中的一般人。一磅35便士的热力煤可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如果需要取暖,那就只能去买已经烧过了的乏煤。

    只有那些有一份稳定且体面工作的中产们才能克服经济压力,在周薪到手的时候能一次性买下足够用整整一周的热力煤。

    而作为代价,原本可以一周去四次的俱乐部就得减少为一周两次。

    会到俱乐部进行社交活动的人,基本都是没有贵族头衔的平民。那些有封号甚至有自己的封地和庄园的贵族们,从来都不屑于进入俱乐部——他们的社交主要会在自己或者其他贵族的庄园内进行。

    而今天,整个纽萨尔地区的贵族似乎都聚集在了安德罗妮男爵夫人的庄园内。蒸汽马车几乎堵满了整个庄园的广场——其中还混杂着几匹真正的马匹所牵引的贵族马车。更远一点的地方,甚至还有两艘被系在飞艇停泊杆上的蒸汽飞空艇。

    飞空艇上方有两个长达一百二十约尔(约合一百五十米),高四十约尔(约合五十米)的米白色浮空气囊。柔软的气囊外侧遍布金属花纹装饰——这些装饰物同时也是保证气囊能够稳固连接船体的连接装置。

    由三台蒸汽机驱动的六扇巨大黄铜螺旋桨,能够推动这个大家伙在承载三十五人的情况下,以每小时十二哩的速度飞行。

    这种交通工具并不十分迅速,但却因为可以在空中截弯直行,并且避免颠簸和污水臭味传入客舱,从而影响乘客兴致。

    它是只有真正的大贵族们才能享用的奢侈品。

    蒸汽飞空艇停泊杆南侧,舞厅的玻璃连廊上人头攒动。

    “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发明?”穿着奢华裘皮外套的贵族们,在进入庄园舞厅之前进行着社交活动,其中不乏充满疑惑的讨论——“如果真的有这么重要的发明,为什么要选择在安德罗妮夫人的庄园?”

    “这大概说明那位发明家是个骗子吧。”一位留着两撮八字胡,右侧眼睛上戴着齿轮变焦夹片眼镜的爵士作出了自己的判断,“如果真的如同发明者所说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发明’,任何一个明智的人都会先选择在公爵的舞厅进行展示。”

    周围的贵族们发出了会意且附和的笑声。当然,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就觉得安德罗妮男爵夫人不够明智——借用发明展示的机会筹备舞会,这本来就是贵族们常见的社交手段。而安德罗妮男爵夫人所筹建的舞厅,是整个纽萨尔最适合冬季使用的好地方。

    在去年翻建的时候,安德罗妮男爵夫人的丈夫命令工程师在舞厅西侧大约四百约尔(约合五百米)的位置上建立起了一座专门用于取暖的燃烧室。并且用包裹了软木的铁管将舞厅和燃烧室的锅炉连接在一起。

    只要在开始舞会前一天晚上开始点火,热水就会在地下的铁管内传导热量。第二天上午,舞厅就能够达到适宜跳舞的温度。

    只要能够在这里参加舞会,贵族们其实并不会在意即将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发明,会不会是一个令人捧腹的粗劣骗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