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45.番外(六)双生双死

时间:2018-06-08作者:西子绪

    ( )

    第一个离开门内的人, 可以获得下一扇门的线索。这是门给予胜者的优待和宽容, 也是对于强者实力的肯定。

    而许多人却不知道,当门只剩一人时,那么他在离开这扇门的时候,将会获得一种特殊的线索。拥有这种线索的人不但可以获得下一扇门的详细信息, 还可以在下一扇门里获得一次保命的机会。

    因为某些原因, 阮南烛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程一榭, 直到程一榭误打误撞自己摸索了出来。

    而从第七扇门里狼狈逃出的程一榭也明白了什么,他发现自己并不能护住程千里, 门里的世界诡谲千变,他再聪明, 也不过是个凡人。凡人都是会犯错的,平日里的错误或许都无关紧要, 但门里面的错误,却会让人丢掉性命。

    程一榭回到别墅, 看到了程千里抱着吐司灿烂的笑容,心中做下了决定。

    接下来的事,变得如此顺理成章。

    程一榭是聪明人, 聪明人做起坏事来, 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程一榭。”阮南烛很快就发现了程一榭身上的异常,他和程一榭爆发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 “你会害死程千里, 也害死你自己的!”

    面对阮南烛的质问, 程一榭选择了沉默。

    “住手吧,现在还来得及。”阮南烛道,“没有到不能回头的时候……”

    程一榭给了阮南烛回答,他说:“程千里连十八都没满呢。”他扶着栏杆,朝着葱郁苍翠的院子里看去,那里程千里正和吐司打闹追逐,“如果我和他只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他。”

    阮南烛道:“但是总有其他方法,你用的是最愚蠢法子——”

    “但这是收益最高的。”程一榭年龄不过十四,可眸子里丝毫不见孩子的童真,他的眼睛是深湖,里面藏着连阮南烛都看不懂的东西,“抱歉,阮哥,我真的做不到看着千里去死。”

    阮南烛知道自己是劝不回程一榭了,他不再言语,转身便走。

    这时的程一榭做的程度,只是见死不救,但后来……程一榭闭了眼,他已经不想再提后来。

    人的底线一旦突破,就好像陷入了泥沼,只能不断的下沉。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阮南烛大约早就将程一榭赶出黑曜石了,可程一榭只是个孩子,他如同一颗刚刚成长的树苗,还没挺拔身姿,便被风雨硬生生的压弯了腰。

    程一榭在深渊中渐渐沉沦,再也无法从中抽身离开。

    都道万事皆有缘法,程一榭以为他做的事,会报应在他自己的身上。人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程一榭愿意用他的性命去赎这份罪孽。

    可是当报应真的回馈的那一天,程一榭才发现,有些事,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第十扇门,地狱般的难度。

    即便是拿着特殊纸条的程一榭在里面也是九死一生。

    当他带着程千里,狼狈不堪的跑到了门边,却发现本该是门的地方,竟是立着一尊巨大的青铜雕像,雕像青面獠牙,如同恶鬼,而包裹在它身上的青铜,开始一片片的碎裂,露出如同岩石般漆黑坚硬的肌肤。

    程一榭看着这样的场景,知道眼前的鬼怪即将活过来,虽然门就在它的身后,可是他们依旧过不去。

    “哥哥。”站在程一榭身后的程千里轻轻的出了声,他道,“我害怕。”他牵着程一榭的手心里满是汗水,语气里也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

    “不怕,我在呢。”程一榭轻声安慰着程千里,吸了口气后,将另一只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那里面放着一把锋利的折叠匕首,“你乖乖听话就好。”

    程千里贴了过来,他似乎感到什么,用力抱住了程一榭。他们本就是双子,向来都是感同身受,隔着薄薄的衣物,程一榭感受着程千里的体温,也感受着他心中的不安

    “哥哥。”程千里的声音充满了哀伤的味道,甚至带上了一点哽咽,“它是不是要活过来了?”

    他们身后的怪物,已经露出了血红色的眼睛,长满了獠牙的巨口,开始狰狞的开合,眼见着便要朝着他们扑过来。

    “嗯。”程一榭道,“但是它伤不了你。”

    “我怎么那么笨啊。”程千里说,“我要是聪明一点该多好。”他的语调痛苦极了,“我要是聪明一点,哥哥就不用这么辛苦……”

    程千里抱着程一榭的手开始慢慢松开,声音也微弱了下来:“可是我就算再怎么笨,也知道哥哥想做什么……”

    程一榭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声音微微僵住,缓缓扭头:“千里……”

    “嘿,我也带了。”程千里说,“偷偷藏在裤兜里,和你一样呢。”他在笑着,但大约是太疼了,这笑容格外的难看。

    程一榭微微低头,看见一把匕首插在了程千里胸膛的位置,鲜红的血液顺着他胸膛潺潺流下,润湿了衣衫,淌了一地。

    程一榭看着那把匕首,感到了一阵眩晕,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眼前的画面却好像夺去了他说话的能力,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身形垂垂欲坠。

    “哥……好疼……”程千里倒在了程一榭的怀里,他黑色的眼睛大大的睁着,眸子里映出的是程一榭的模样,他叫道:“哥……”

    “啊……啊!!!”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程一榭眼睁睁的看着程千里的气息微弱了下去,身后鬼怪咆哮的声音在程一榭的头顶上响起,程一榭没有回头,鬼怪朝着他扑了过来——

    黑影笼罩了程一榭,他本该被鬼怪撕扯的粉碎,但他的身体上却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将鬼怪的攻击直接隔绝开来。

    在程一榭怀中程千里胸膛已经没了起伏,程一榭表情麻木的扭过头,看到了鬼怪身后的那一扇黑色大门,他看着黑门,抱着程千里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朝着铁门冲了出去,用沾满了鲜血的钥匙打开了铁门,他还想再见见程千里,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和他说。

    程一榭疯了似得冲出了隧道,抱住了门外的程千里,程千里刚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嘴里便溢出大口大口的鲜血,他摸着他的脸,叫他哥,让他不难过。

    程一榭嚎啕大哭,他的千里,他的千里啊——他心爱的小孩还是没能长大,甚至没能度过他的十八岁生日,更没有如他所愿的那般看遍世间美丽的风景。

    之后的事,程一榭不太记得了,他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那段时光的,等到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离开了黑曜石,开始跟着卓飞泉一起过门。

    卓飞泉和他同是天涯沦落人,他没了妹妹,程一榭没了弟弟,只是卓飞泉的运气比程一榭好了许多,他有一个镶嵌了妹妹灵魂的吊坠。

    “喂,你该不会是想在门里面把我弄死抢我的吊坠吧?”卓飞泉直言道,“我告诉你我命很硬啊。”

    程一榭看着他,淡淡道:“算了吧,虽然我想过,但还是别做了。”

    “为什么不做?”卓飞泉问。

    “我怕我做的坏事又报应到他的身上。”程一榭语气冷漠,“你看,现在不就是这样么。”他甚至都不敢去死,因为他的命是千里的命换来的,那个小傻子这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可偏偏就这一次,便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

    卓飞泉哈哈大笑。

    同样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两人倒是颇有共鸣,只是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卓飞泉死在了自己的第十扇门里,死前,他把自己的吊坠放到了程一榭的手中,什么话也没有说,两人便已心知肚明。

    程一榭握住了卓飞泉给他的吊坠,勉强笑了笑,算是应下了卓飞泉的好意。

    得到吊坠之后,程一榭便想过要不要用吊坠将程千里召出来。只是他想了,却没有做,因为他想起了程千里怕鬼。

    如果自己不在的时候,程千里只能在门里面待着,这大约也是一种折磨吧。

    程一榭到底是没舍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程一榭便以为这就是他和程千里故事的结局。依旧是麻木的过门,或许某天死在门里,但此时死亡与他而言,却是更像一种恩赐和解脱。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程一榭进入了属于他的第十一扇门。

    当他在第十一扇门里,见到了电视上的谭枣枣后,程一榭便意识到了什么,他匆忙的从最初进门的医院离开,回到了自己家中,敲响了那扇熟悉的房门。

    片刻后,房门后出现了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在看见他时,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程一榭大笑起来,不顾程千里的惊愕一把抱住了他,他说:“蠢蛋,哥哥找你找了你好久。”以为把你弄丢之后再也找不回来。

    好在现在,终于找到。

    既然找到了,那留在这看似虚幻的门内,似乎也是件……不错的事。

    本被分开的灵魂在此时终于重新合二为一,如同他们在母体中初生的那一刻,程一榭露出满足的笑容,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看着窗外的太阳,缓缓的落入了地平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