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43.番外(四)双生双死

时间:2018-06-08作者:西子绪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男人旁边一个瘦弱的姑娘正在悲伤的哭泣, 似乎被这场面吓到了。剩下几人脸上要么是茫然,要么是冷漠,另一个年轻男人冷嘲热讽道:“你要走就走呗, 说得好像谁会拦你似得。”

    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 竟是真的转身就离开了这栋屋子。

    除了眼前这一栋孤楼,其他的建筑全部掩映在黑暗之中,好似有浓雾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了起来。那中年男人的胆子也是很大, 居然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雾,林秋石刚想感叹一句这人脾气真大, 结果还没到一分钟,那黑雾中就传来了那中年男人凄惨的叫声。

    随后,黑雾中踉踉跄跄的跑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 甚至看不清楚长相和模样, 只能从身高体型来判断,这人就是刚才跑进黑雾中的那个。

    “也是运气不错。”站在人群中的一个高个子御姐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居然没死。”

    林秋石将眼神投到了这个御姐身上。她个子很高, 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带着微卷,面容精致神情冷漠, 因为她站在人群里面, 林秋石也没有看得太清楚, 直到她朝外面走了两步后, 林秋石才注意到她的穿着——和进门之前的阮南烛一模一样。

    卧槽——林秋石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在心里骂了好几句卧槽, 脸上还是做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那个一直在哭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之后哭的更惨了,“我好害怕……”

    “门的世界。”伪装起来的阮南烛如此说道,“我叫祝萌,第二次进来,你们呢?”

    “我是余林林。”林秋石随便想了个名字,“也是第二次。”

    “哦。”阮南烛点点头,很温和的说,“你也别哭了,这里虽然很可怕,但是也能活着出去的,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抽泣着道:“我叫许晓橙。”她大约是进门就开始哭,这会儿已经哭的两眼红肿,“这里好可怕。”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做了自我介绍,加上外面那个中年男人,人数一共是七个,其中三个都是新人。许晓橙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都是第一次到门里,许晓橙在哭,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则脸色发青,看起来一副随时可能会厥过去的模样。

    阮南烛在队伍里起到了主导作用,他和上个本的熊漆一样,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家需要做的事,便提议先进楼里看看情况。

    “那他呢?”老人有一男一女,女的是个面容普通的年轻姑娘名叫唐瑶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第三次进门了,她指了指狼狈逃回来,浑身上下都是鲜血那个中年男人,“不管他了么?”

    阮南烛看了眼那中年男人,态度非常冷淡:“我懒得管,你要管你管吧。”

    “好吧,那就不管了。”唐瑶瑶点点头。

    那中年男人喘着粗气,见到众人都打算走了,赶紧跟了上来,他的眼神惊恐无比,也不知道在浓雾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这楼是很老旧的单元楼,只有一部摇摇欲坠的老式电梯。这电梯一次最多装五个人,于是只能分成两拨,大家都想和老手阮南烛走在一起,便在电梯门口卡住了。

    阮南烛见状温声道:“不如这样吧,我先带几个老手上去看看情况,你们在底下等着,待会儿我再坐电梯下来接你们。”

    “好。”一直在哭的许晓橙这会儿终于止住了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阮南烛,“姐姐,你一定要下来呀,我好害怕。”

    “嗯,我会的。”阮南烛应声。

    于是林秋石阮南烛,还有剩下的两个老手,四人一起进了电梯。

    这电梯显然超过了使用年限了,电梯周围画满了乱七八糟的涂鸦,有广告,有骂人的话和一些不知何种意味的图案。

    电梯的数字是从一到十四,阮南烛本来想一层一层的看,但是却发现一到十三楼都按不动,只有十四这个数字能按亮。

    “只能去十四楼了。”阮南烛说,“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

    根据阮南烛的说法,这个本的难度应该不高,而且他还说了自己接了活儿,却又没有解释那个活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梯缓缓上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四人都没说话,表情甚至说得上凝重,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林秋石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害怕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门口。但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呈现在林秋石面前的,是一条老旧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门里正在传出电视机的声音,这家住户应该是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阮南烛神色平静,直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你们来啦。”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了门后,她穿着围裙,似乎正在忙着做饭,看见门外的四人,笑了起来,“进来吧。”

    阮南烛抬步进了屋子。

    林秋石和唐瑶瑶跟在身后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陈旧的老屋,三室两厅,看起来还算宽阔。屋子里虽然看起来很陈旧,但看得出经过很认真的打扫,连比较偏僻的地方都看不到一丝灰尘。

    林秋石走到了客厅中央,看见了那台发出声音的老旧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出动画,咿咿呀呀的有些吵闹。

    但吸引住林秋石目光的,并不是电视机,而是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三个小姑娘。

    她们的长相,居然一模一样。除了长相,穿着和发型也别无二致,见到四个陌生人,她们只是移动了一下眼神,似乎对于来者丝毫不感兴趣。

    “这是我的女儿。”中年女人说,“谢谢你们来参加她们七天后的生日。”

    因为有了上个门的经验,林秋石一下子就抓住了女人说话的重点,七天后,参加生日,似乎就是他们来到这扇门的目的。

    知道这个目的林秋石松了口气,参加生日什么的总比做棺材好多了。

    女人说完了话,便自顾自的表示要去做饭了,然后给了他们几把钥匙,告诉他们旁边的屋子都能住。

    阮南烛把钥匙放进了怀里,让他们先在楼上等一会儿,他要去楼下接那几个新人上来。

    林秋石和唐瑶瑶点点头,看着阮南烛又进了电梯。

    “你是第二次进门么?”唐瑶瑶问道。

    林秋石点点头,他观察着屋子里三胞胎,想起了菲尔夏鸟这个故事里的三个姐妹。

    唐瑶瑶见林秋石魂不守舍,便息了声,安静的看起了电视节目。

    几分钟后,阮南烛带着剩下的新人上来了,没想到其中还有那个浑身是血的中年人。

    大约是在黑雾里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这中年人现在都看起来很是魂不守舍,他脸上的血液已经干涸,变成了一种让人觉得不愉快的酱黑色。

    “条件已经出现了。”阮南烛道,“在这里住七天,参加完三个三胞胎的生日。”他把中年妇女给他的钥匙放在手心里,“这有四把钥匙,分别是四个房间,你们看着选吧。”

    “我们不能住在一起嘛?”新人许晓橙虽然不哭了,但是还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小声道,“人如果够多,我们就不用害怕了。”

    阮南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拿着钥匙去了最近的一间房间,然后把钥匙插了进去。

    嘎吱一声轻响,眼前的门开了。

    “这屋子怎么这样啊?”许晓橙看到屋后的景象,被吓了一跳,这屋子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正常房型,而是只是一个单间,这单间只有一扇门窗,最中间摆放着一张木制的床。乍一看上去,简直像个整整齐齐的棺材。

    “房子太小了,没法一起住。”阮南烛说,“分一下。”

    “我想和你一起。”许晓橙直接举起了手,“小姐姐,我和你一起吧,我太害怕了。”

    她这么说了,阮南烛却没有理她,而是看了眼林秋石,指了指他:“你和我一起。”

    林秋石:“我、我吗?”

    阮南烛:“嗯。”

    其他人闻言,都对着他投来艳羡的目光……

    林秋石:“……”别瞪我了,这并不值得羡慕好吗!

    普通的楼道,普通的住户,淡色的白光从头顶上小小的灯罩里投射出来,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熟悉——他竟是回到了自家的走廊上。

    他回来了?林秋石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思考片刻后,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七月十七号,星期五,晚上八点,他回到了他离开这个世界的节点。

    林秋石记得很清楚,十七号晚上,他和朋友约了夜宵,然后正准备出门,推门而出后,却看到了一幕难以描述的景象。

    走廊上面原本普通的住户所在的位置,变成了十二扇黑色的铁门。当时林秋石被这一幕吓到了,他在走廊上站了好久,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铁门冰冷的触感,却在告诉他这的确不是幻觉。林秋石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可以离开走廊的位置全部已经消失,甚至包括自己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