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39.回到原点

时间:2018-06-03作者:西子绪

    ( )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时钟, 在林秋石组下这间房间的时候,便已经存在了。时钟每个整点都会报时, 从一点到十二点……叮咚,叮咚,钟声清脆明亮,提醒着林秋石,时间在无情的往前推进。

    林秋石把钟取了下来。因为在墙上挂了太久,钟面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 他随手用纸巾将灰擦干净,然后轻手轻脚的将钟盖拆开了。

    钟盖里面并没有林秋石想要的东西, 他盯着钟表后盖里面复杂的构造, 沉默片刻后, 用手按住了控制分针的按钮, 轻轻往后扭转……

    当时针逆时针旋转, 划过十二点,指向了钟面上的那个写着“11”的数字时, 林秋石的动作停顿住了——他的眼前浮现出了许多纷繁复杂的画面,画面里穿着女装的漂亮男人对着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对他道:“林秋石, 我好喜欢你。”接着便是更多林秋石熟悉的画面,这些画面有的林秋石还记得, 有的他却已经模糊, 但都如幻灯片一般, 在林秋石的脑海中闪过。

    等到回忆的画面停下, 林秋石手指微动,将时针转向了数字“10”,在“10”这个数字的时间里,他看到了箱女的世界。

    紧接着,无需林秋石操控,眼前的表上的分针便开始缓缓移动,无数的记忆朝着林秋石的脑海中一拥而入,林秋石的脑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他不由自主的松了手,时钟重重的落在地上。

    “啊!!”用手捂住了头,林秋石的脑海里好似装进了一个巨大的万花筒,万花筒中便是门的世界,他看到了无数的鬼怪,看到了去世的朋友,还看到了阮南烛。

    画面中的阮南烛对着他露出灿烂的笑,朝着他伸手,道:“你好,叫阮白洁。”

    画面一转,又是另一个模样的阮南烛,他表情冷淡,抬起头看着林秋石,说:“欢迎加入黑曜石。”

    林秋石不知道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多久,等到剧烈的疼痛从他脑子里抽离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林秋石勉强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走到了跌落在地上的时钟旁,将时钟拿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拿起时钟的那一刹那,表盘里似乎落下了什么东西,吧嗒一声,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起初林秋石还以为是钟坏了,但当他低下头,看清楚落在自己脚边的物件时,整个人的表情都凝固了。

    从钟表里落入的,居然是青铜钥匙——而且是两把。

    看着脚下的钥匙,林秋石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才弯下腰将钥匙拿了起来。

    这是两把一模一样的青铜钥匙,唯一不同,是钥匙表面上磕着隐约可见的文字。

    钥匙本来是冰的,可林秋石把它拿在手里,却觉得无比的烫手,他仔细观察了钥匙,发现其中一把上面刻着四个小字:虚幻之生。而另一把上面则是另外四个字:真实之死。

    虚幻之生,真实之死?拿着要是的林秋石愣住了,他一时间没能想明白这四个字到底意味什么。他用手指摩挲着钥匙的表面,正欲再仔细看看,却感到手里一阵冰凉,接着写着虚幻之生四个字的钥匙,竟是在他的手里碎成了粉末……于是他的手中只剩下了真实之死。

    真实之死?林秋石想到了什么,他紧紧握住了钥匙,快步走到了自己门口,深吸一口气后,郑重的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只见房门之后,居然出现一条熟悉的走廊,走廊之上,正是那十二扇漆黑的铁门。只是其中十一扇门都被封上了封条,只有第十二扇门,孤零零的立在走廊的那头。

    林秋石走到了走廊上,他看到了第十二扇门上面挂着的一把黑色大锁,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钥匙。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虚化和真实意义。

    他所在的世界是虚幻的,所有的一切都以没有门的轨迹继续发展,所有在门里面死去的人都以另外一种形式重新复活,他们就生活在林秋石的身边,如果林秋石愿意,他可以同他们重新来过。

    而真实,则意味着林秋石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第十二扇门边是一道选择题,选择的权力,就掌握在林秋石自己的手中。

    他可以留在这个世界,和已经不认识他的阮南烛重新相遇,他也可以离开,但离开后却有一个问题摆在他的面前——阮南烛是怎么选的呢,他有没有找到钥匙,如果找到了钥匙的阮南烛,最终选择了虚幻,那么离开这里的林秋石,是否再也见不到他。

    林秋石死死的握住了手里的钥匙。

    他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走廊,走廊之上,每一扇贴着封条的门,都是他在黑曜石的记忆。这些记忆或许并不美好,但都是真的。

    可阮南烛会如何选择呢?

    林秋石的家庭关系淡漠,且根本没有几个朋友,他唯一的牵绊就是阮南烛而已。但阮南烛却不一样,如果没有门,他却可以和原生家庭保持良好的关系,他可以不用失去那么多的朋友……

    林秋石苦笑起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几乎没有人提到第十二扇门了,因为第十二扇门,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当经历了无数鬼域,一个完美的世外桃源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是人都难免会动摇。

    林秋石想,但他的答案,却早就注定了。

    没有阮南烛的世界,于他而言都是假的,他根本不必犹豫,便能做出选择。

    林秋石笑了起来,他伸抹了一把脸,想要抹去些什么,他的手握着钥匙,将钥匙插进了铁门上挂着的铁锁里。

    咔嚓一声,铁锁应声而落,一道充满了白色光芒的道路,出现在了林秋石的眼前。

    林秋石扭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走廊,轻轻的说了声:“再见。”便抬步跨入其中。

    眼前的走廊比林秋石走过的任何的走廊都要长,周围散发着的光芒让林秋石的心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他一直往前,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眼前的画面一转,他终是看到了熟悉的景色。

    林秋石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此时正坐在阮南烛卧室的床上。他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阮南烛,只是他却并没有看到本该出现的属于阮南烛的身影。

    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下了楼,看见叶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让走了过去,对叶鸟道:“叶鸟?你看到阮南烛了么?”

    叶鸟听到林秋石的话,他惊喜道:“你从门里面出来啦!!”

    林秋石道:“对——你看到阮南烛没有?”

    叶鸟说:“卢姐给你做了食物!”

    林秋石:“……”

    叶鸟道:“既然你出来了,自然要好好的庆祝——”

    林秋石说:“叶鸟?”

    叶鸟道:“嗯?”

    林秋石说:“你不相问问我,关于第十一扇门的事么?”

    叶鸟听到林秋石的话,表情里浮现些许茫然,他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林秋石道:“第十一扇门的内容……”他重复了一遍,却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叶鸟疑惑的神色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语消失,反而更加浓重,“林哥,你说什么呢?”

    林秋石闭了嘴,他咬了咬牙,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嘶哑:“你……认识阮南烛么?”

    叶鸟的表情停顿片刻,然后林秋石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头。

    “不认识啊。”叶鸟说,“阮南烛……是谁啊?”

    头脑一阵眩晕,林秋石险些跌坐在地上,勉强扶住了沙发,才让自己的身体稳住,他哑声道:“你不认识阮南烛?那黑曜石的首领是谁?”

    “不是你吗?”叶鸟惊恐道,“林哥……你……没事吧?”

    林秋石站在原地许久没动,在叶鸟恐慌的眼神中,林秋石匆匆忙忙的上了楼,他来到了阮南烛的卧室面前,开始四处烦躁想要找出阮南烛存在的痕迹,但他却失败了。

    屋子里只有一个人住过的迹象,阮南烛成为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林秋石呆愣在原地,他想到了什么,急忙冲到了楼下,对着叶鸟道:“叶鸟,我是在过第几扇门?”

    叶鸟看向林秋石的眼神越发惊恐,他小心翼翼的说:“第……十二扇啊。”

    长久的沉默。

    叶鸟从林秋石的表情里看出了些许端倪,他道:“林哥,您没事吧?”

    林秋石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一边笑一边摆手,踉跄着离开了客厅。

    黑曜石的首领成功从林秋石从第十二扇门出来,本该是被庆祝的事,黑曜石中却莫名的蒙上了一层奇怪的阴影。众人都觉得是林秋石的脑子出现了问题,受到刺激过大,杜撰了一个不存在的人物。

    林秋石则缓了一个晚上,才面前缓过来,第二天找到叶鸟,和他对了一些信息。

    接着林秋石发现,除了阮南烛之外,其他的记忆都是对的。

    谭枣枣和程千里的确是没了,程一榭也离开了黑曜石,其他人则是林秋石招揽进来的,包括陈非和卢艳雪和易曼曼。

    林秋石才是黑曜石的核心人物,他甚至和白铭是好友。

    直到此时,林秋石已经搞不明白,到底是真的自己杜撰了阮南烛,还是门抹去了阮南烛的存在。

    亦或者,阮南烛就是他的第十二扇门,他的心劫。

    按理说能从第十二扇门出来,林秋石肯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因为他拥有了关键的第十二扇门的信息。但奇怪的是,林秋石的存在被淡化了,他想到了阮南烛口中那个模糊不清的前辈。

    叶鸟他们开始无意识的忽略他的存在,明明他就在旁边,却好像根本看不到他似得,甚至没有一个人来主动问起关于门的事。

    林秋石觉得这一切太荒谬了,荒谬的好笑,他在第二天去阮南烛的家里找了他,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阮南烛是不存在的,所有的人都在告诉林秋石同一个答案。

    可林秋石并不相信,他搬出了黑曜石,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黑曜石里的人本来还想劝他,但林秋石去意已决,他只是告诉他们,在过门的时候不要心存歹念,否则一切会遭报应的。大概是因为说的比较委婉,这话居然没有被淡化,所有人都听见了。但即便是听见了,他们却都没有开口询问林秋石最想听到的问题“你的第十二扇门到底经历了什么?”

    大约是为了防止门的内容泄密,才出现了眼前这样的加密手段,林秋石觉得实在是好笑,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出门之后唯一的安慰,就是银行卡里面赚的巨额资产还在,林秋石花了笔钱,把曾经的出租屋直接买了下来,抱着栗子重新住了回去,把出租屋装修成了原来的模样。就仿佛只要这样,某一天睁开眼,就能如同初遇那般,看见阮南烛坐在他的床边,同他说着早安。

    林秋石想,就算全世界忘记了阮南烛,他也不会忘,这是他给阮南烛的承诺。或许阮南烛最后还是选择了门里虚幻的一切,把他一个人丢在了冰冷的现实,但他依旧爱他,也无法生出任何责怪的心。

    时光继续往前面,不知不觉,林秋石已经从门里出来一年了。

    从一开始疯了似得寻找阮南烛存在的痕迹,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林秋石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调节。

    他甚至曾经一个多月都睡不着觉,因为每次一闭眼,就好像听到了阮南烛在他耳边的低语。

    他去了阮南烛曾经的学校,甚至让人找遍了这个国家里所有叫做阮南烛的人,但所有的迹象都在告诉林秋石一个事实,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阮南烛这个人。

    林秋石以为自己会因此疯掉,可他还是熬了过来。在漫漫长夜里,他只能抱着栗子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里面重播的新闻节目,期待有人能敲响自己的房门。

    但当所有的希望都落空,林秋石也开始渐渐麻木,他失去了对生活的期待。

    直到某一天,林秋石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号码是叶鸟打来的,电话接通后,他的语气兴奋无比,道:“林哥,阮哥回来啦!”

    林秋石听到这句话愣了几秒:“你说什么?”

    “阮哥回来啦——”叶鸟说,“他到处在找你呢!”

    林秋石本来在走路,因为所有注意力都在叶鸟的话上,不小心被路石头绊了一下,啪的一声把手机给掉到了地上,等他慌乱捡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屏幕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通话自然也就断掉了。

    “卧槽。”林秋石没忍住骂了脏话,转身在旁边打了出租车直奔黑曜石。

    等他到达了黑曜石的门口时,却又有些不敢直接进去,仿佛是近乡情怯般,林秋石害怕自己的期望再次落空。

    他犹豫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定,抬起手正准备按响门铃,面前的门嘎吱一声被人打开。

    阮南烛的脸出现在了门后,他看到了林秋石瞬间,便伸手将林秋石重重拥入了怀中,力道大的惊人,简直恨不得把林秋石直接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抱歉。”他说,“我回来晚了。”

    林秋石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的脸埋在阮南烛的肩头,嗅着独属于阮南烛的气息,他哑声道:“你他妈怎么现在才回来——找钥匙找了那么久吗?!”

    阮南烛苦笑:“我也没想到它藏在钟里面。”

    林秋石想说很多话,但阮南烛先低了头,让所有的话语,都融化在了一个温柔的吻中。

    林秋石感到自己的身体发软,他喃喃道:“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阮南烛看着他。

    “我以为你选择了虚幻的世界。”林秋石说,“我以为我只能一个人。”

    “我说过了。”阮南烛道,“没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可是那个世界也有我啊。”林秋石狐疑的看向阮南烛,“你是不是见到了年少时的我?”

    阮南烛道:“没有。”

    他回答的太干脆,反而让林秋石生出了怀疑之心,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阮南烛那种吃年少时自己醋的感觉,林秋石说:“阮南烛,你可以啊——让我等你这么久。”

    阮南烛赶紧道歉,接着询问林秋石这一年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林秋石道:“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我饿了。”

    阮南烛点点头。

    于是两人开车去了附近的餐厅,不是他们不想留在黑曜石交流,而是他们交流的内容大概都会因为门的原因被无情的淡化,这种被无视的感觉非常不妙,与其如此,倒不如两人寻个私密的地方谈。

    林秋石用寥寥几语说了他这一年来发生的事,虽然语言简洁,但阮南烛也能明白这一年来林秋石到底有多不容易。

    “抱歉,我回来的太晚了。”阮南烛亲吻着林秋石的手指尖,想要求得爱人的原谅。

    其实在见阮南烛之前,林秋石当真是有一肚子的怨气,但在看到阮南烛后,这些愤怒和怨气全都瞬间消散,他说:“只要你回来了,我就不怪你。”

    阮南烛道:“嗯,我一定会回来的。”

    林秋石露出笑容。

    两人一边吃饭,边聊天,林秋石听着阮南烛说了些关于门里面的事。他真的去找了年少时的林秋石,两人还成为了朋友,只是阮南烛后来终于发现了钥匙的所在地,最终选择了离开。

    林秋石一直在往嘴里灌酒,他说:“你不知道,你不见了以后,他们都不记得你了,只有我一个人记得……我还以为自己疯了呢。”

    阮南烛浅笑。

    “我甚至以为你就是我的第十二扇门。”林秋石说,“我真的是快疯了。”

    阮南烛给林秋石的酒杯倒满了酒,道:“不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林秋石的眼神里荡起了薄薄的水光,他说:“还好你回来了。”

    “是啊。”阮南烛握住了林秋石的手指,“我回来了。”

    那天晚上,林秋石怎么回家的已经没有记忆,反正等到他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都酸软无比,看着自己身侧熟睡男人的面孔,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两人间发生了什么。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睡颜,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他的肌肤,确定指尖传来了温度后,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这不是他的梦,阮南烛,真的回来了。

    林秋石没忍住,从旁边的衣服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之后开始慢慢的抽。

    阮南烛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道:“怎么又开始抽烟了,不准抽……”他伸手把烟从林秋石的嘴里拿出来,扔到旁边的烟灰缸里,有在林秋石的嘴边落下一个吻。

    “没忍住……”林秋石说,“你回来了,就不抽了。”

    阮南烛坐起来,开始穿衣服:“你想吃点什么?”

    林秋石说:“都可以。”他懒散的玩着手机,看着阮南烛裸/着上身去了厨房,给他做早餐去了。

    林秋石打了个哈欠,习惯性的登上了门的论坛,却发现今天的论坛格外难进,好不容易挤进去了,密密麻麻的都是几乎相同的话题——“为什么第十二扇门被封上了啊?”“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结果第十二扇门真的被封上了?这是门出了bug还是怎么着?”“我的天啊,这是不是说以后我们可以少过一扇门了?”

    林秋石蹙起眉头,正打算细看,阮南烛便靠在门框上,道:“鸡蛋吃糖心的吗?”

    林秋石:“都行……”

    阮南烛歪了歪头:“在看什么呢?比我还好看?”他走到了林秋石的身边,将手机从林秋石的手里抽了出来。

    “当然没你好看了。”林秋石说,“我们家萌萌,自然是最好看的。”

    阮南烛笑了起来,他舔了舔林秋石的唇,哑声道:“又饿了。”

    林秋石:“哎……?!”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阮南烛再次扑倒在了床上。

    算了,只要阮南烛回来就好,其他的事,他也懒得去细究。

    en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