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32.日日夜夜

时间:2018-05-25作者:西子绪

    ( )

    此为防盗章,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因为三天之约, 团队里的气氛开始越来越糟糕。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 队里再次爆发了矛盾, 熊漆居然和小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只是因为一顿不合口味的饭。熊漆脾气暴躁的将饭直接丢到了门外,小柯一气之下甩门而去。

    怀疑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本来可以依靠的队友,在此时却成了被怀疑的对象。一次对话,一个动作, 乃至于一个眼神都能好像能成为雪崩的□□。

    这是林秋石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 大家快要不行了, 死亡带来的压力和怀疑几乎快要成为压倒他们最后一根稻草。

    阮白洁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并不显得惊讶, 她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 看着客厅里众人越来越神经质的模样,忽的轻轻开了口:“你们忘记了吗, 还有一个地方有尸体?”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落入干涸大地里的雨水, 一下子滋润了完全干涸的的气氛, 熊漆道:“什么地方?”

    林秋石道:“是坟地?可是我之前也去找了, 这村子里的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一直没有找到。”

    “自然不是坟地。”阮白洁说, “这个世界下葬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是哪里?”林秋石发问。

    阮白洁说:“还记得几天前你们扛树的时候, 被树压死的那几个人么?”

    林秋石恍然:“对啊, 他们几个不也算是死物么……”

    “走吧, 找个时间去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填井的事情不久解决了么。”阮白洁说,“大家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但依旧算不得太轻松,因为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尸体到底能不能找到。从扛树那天起到现在外面一直在下雪,尸体早就被埋在深雪之中,要挖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再怎么不容易,也肯定比杀人简单。

    大家知道时间紧迫,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纷纷表示最好尽快将那个尸体挖出来谨防生变。

    林秋石没想到众人对这件事的接受程度这么高,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不过仔细想来,这的确是目前的最佳方案了。虽然在雪天里挖尸体,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至少大家有了奋斗方向。况且就算是在挖尸体的过程中出现了牺牲者,也恰好合了大家的意——不用动手杀人,便有了可以填井的死物。

    半个小时后,大家聚在了屋子门口,每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铁铲。

    “走吧。”熊漆嘴里叼着根烟,这是他带到这个世界里的最后一根烟草,所以抽的格外仔细,“今天必须要挖出来。”

    那个昨天追杀王潇依的程文眼眶赤红,眼白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神经质的味道:“挖不出来,我们都得死。”他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潇依和林秋石。

    林秋石没给他面子,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走了。”阮白洁叫了一声。

    熊漆便领着众人朝着山间小路去了。

    这几天一直是晚上下雪白天晴,地上的雪积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印出松软的脚印。

    大约几十分钟,大家便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山间小路,再往上就是林场。

    “好像就是这附近了。”因为没什么标志物,所以熊漆只能确定了大概的范围,“大家就在这儿开始挖吧。”

    林秋石点点头,握着铲子的手一个用力,便铲起了一堆雪。

    小路虽然不宽,但范围却很广,这么找尸体着实有些费劲。但大家干的都很认真,没有一个人偷懒。

    阮白洁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慢慢悠悠的嗑着瓜子。她悠闲的表情,和小柯紧张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约是看不惯阮白洁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小柯忽的道:“你就不怕死么?这个世界里死了,现实世界也一样会死去。”

    阮白洁懒洋洋的:“怕啊。”

    小柯道:“你怕怎么还是这幅表情?”

    阮白洁看都懒得看她,对待她的态度简直像是在对待空气,简直可以称得上蔑视:“每个人怕的反应都不一样,有的哭,有的人笑,我就喜欢嗑瓜子。”她手一伸,把瓜子壳撒在了铺满了白雪的小道上,“还喜欢乱丢垃圾。”

    小柯:“……”她清楚的感觉到阮白洁是在愚弄她,可是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恨恨的低骂一声,转身走开了。

    阮白洁的表情似笑非笑,从到这里开始,她的眼神就没从林秋石身上移开过片刻,仿佛林秋石身上有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意。

    林秋石倒是没看阮白洁,他低着头,认真的铲雪,心中祈祷能快些找到那两具尸体。

    然而有时候上天就是这样不遂人愿,他们出发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挖了一个小时之后夜色便降临了大地。

    雪又开始飘飘洒洒的往下落,林秋石往冻僵的手里哈了一口气,朝着天空望了一眼。

    今天的月色倒还不错,巨大的月亮挂在天空中,映照在洁白的雪地上,让山林之间不至于太过黑暗。

    熊漆站在他的旁边,边和小柯说话边铲雪,情绪暴躁的程文也没有挺,他一边外一边咒骂,动作还算迅速。

    剩下三个姑娘,则站在小路的旁边,她们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挖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抬起头,朝着阮白洁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那里的确是站了三个人。

    一高两矮,两个矮的并排站在一起,似乎还很是友好的牵着手。

    看到这一幕,林秋石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

    “怎么了?”不远处的熊漆发现了林秋石的异样,“林秋石?”

    林秋石道:“好像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这是小柯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后,林秋石终于发现了奇怪的那个点,他们还剩下六个人,熊漆,小柯,王潇依,程文,阮白洁,还有他自己。

    小柯站在熊漆的身边,那么阮白洁身边怎么会有两个牵着手的人呢。

    林秋石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挥动着铲子,嘴里叫着:“阮白洁,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阮白洁从石头上站起,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她问:“什么事?”

    林秋石没吭声,余光还注视着那两个牵着手的人,他发现这两个人站在树梢的阴影里,基本看不清楚模样。他们的身高几乎一模一样,两只手连在一起,仿佛感情很好似得。只是此刻看来,却着实让人头皮发麻。

    “林秋石?”阮白洁问道,“怎么了?”

    林秋石还是没说话,他正打算等阮白洁靠近点再说,便感到自己的铲子微顿,像是挖到了什么硬物似得。

    阮白洁正好走到林秋石的面前,她一低头,便看到了林秋石铲子旁边的一具冻僵了的尸体:“你找到了?”

    “什么?”林秋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阮白洁的话什么意思。

    “你挖到尸体了?”阮白洁的语气轻快起来,她道,“可以啊,运气不错嘛……”

    这下林秋石才猛然惊觉自己铲子挖出来了什么东西,他埋头看去,在雪地之中看见了一具冻僵了的尸体,尸体目前只露出了一双苍白的手,但可以确定应该就是扛树而死又被积雪盖住了的同伴。

    “找到了!”林秋石大声叫了一句。他叫完之后,朝着刚才看见两个人影的地方再次投去目光,却是看见原本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那个人影慢慢的朝着他们移动,等到了月光照到的地方,林秋石认出那人是王潇依。

    王潇依走到了林秋石旁边,似乎是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你看着我做什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事。”

    王潇依道:“谢谢你,你真厉害。”她垂眸,看向了雪坑里的尸体,眼神温柔极了,“要不是你,我昨天可能就死了,你居然还能找到尸体……”

    林秋石道:“运气好而已。”他突然伸手,牵住了阮白洁,“你过来点。”

    阮白洁感到林秋石的动作,微微挑了挑眉,正欲说话,却感到林秋石的手指在她的手心里轻轻画了起来。

    他一共画了四笔,写出了一个王字。

    几乎是片刻之间就心领神会,阮白洁紧了紧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看向尸体,道:“既然找到了,我们就赶紧把尸体带回去吧。”

    “好呀。”王潇依笑了起来,她说,“我们快点回去吧。”

    其他人似乎并没有发现王潇依的异样,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尸体上面。

    “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尸体。”熊漆赞扬着林秋石的好运气,“我还以为我们要在外面过夜了呢。”

    “走吧,把尸体弄回去。”程文看见尸体,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瞪了王潇依一眼,“算你命好。”

    王潇依露出恐惧的表情,打算躲到林秋石身后去。这次林秋石没让她这么做,他一把抓住了王潇依的手腕,道:“别怕他,有我们在呢,程文,你有病吧,吓个姑娘干嘛?”

    程文说:“她根本就不是人,我全都看见了!”他似乎精神上像是出了点问题似的,情绪一直很暴躁。不过被林秋石说了几句,好歹没有再威胁王潇依,而是低着头和熊漆一起将雪坑里的尸体挖了出来。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背一下死人或许没什么,但门内的世界太过诡异,谁知道后背上的死人会不会突然活过来。

    “行。”林秋石表示赞同。

    于是他们两人用绳索把尸体捆了起来,然后将之前带来的木板子放在尸体下面,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雪橇,便于在雪地上拖行。

    “走。”搞完之后,熊漆和林秋石一人拉一边,带着尸体便顺着小道往前。姑娘们则走在前面,林秋石一边拖一边将注意力放到王潇依身上。

    他刚才故意抓了一下王潇依的手腕,感觉并没有什么异样,人体的温度和肌肤的触感都很正常,难道刚才在树林里是他的错觉?不……林秋石下一刻就否决了自己的怀疑,在这个世界里,就算是错觉也该多加小心,毕竟踏错一步,可能就会没了性命。

    几人一路往前,阮白洁走在林秋石的身后,两人靠的很近,她低声道:“你看见什么了?”

    林秋石说:“两个影子。”

    阮白洁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

    林秋石道:“是人吗?”

    阮白洁听到林秋石的问话,轻轻笑了一声,她说:“我说是人就是人了?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林秋石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好看?”

    阮白洁:“这话我爱听。”她停顿片刻后,又道,“不太确定,但是大概率是人,但是也不能放松,毕竟虽然本体是人,谁知道身边带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林秋石觉得很有道理。

    山道很窄,好在尸体不算太重,他们下了山道之后都松了一口气,至少路上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

    “快点回去吧。”熊漆看着天色露出担忧的表情,“这天快要完全黑了。”

    “嗯。”林秋石应了声。

    夜幕降临后,整个村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雪花落地的沙沙声,反而将周围衬托的更加静谧。

    就在众人继续往前时,走在前面的王潇依,突然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呛住了,身体也跟着弯了下来。

    “王潇依,你没事吧?”站在旁边的小柯询问。

    王潇依没说话,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谁知道下一刻,本来情绪已经稳定的程文突然暴起,抓着手上的铁铲就冲着王潇依砸了过去。

    “你做什么!”林秋石及时拦下了程文,他道,“程文你疯了!”

    程文眼眶赤红,仿佛一个没有了理智的疯子,嘴里嘶哑的吼叫着,“她是鬼怪!!你们不要拦我!!”

    王潇依咳的越来越厉害,她半跪在地上,因为剧烈的咳嗽声甚至开始不住的呕吐。

    小柯离她近,当看清楚了她呕出来的东西时,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秋石转身,看见王潇依的嘴里居然全是黑色的头发,她用手抓着颈项,表情痛苦至极,那些黑色的头发从她的嘴里涌出,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地上不住的蠕动。

    “我要杀了她!!不然她会杀了我们的!!”程文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人在极限下爆发出的力量非常恐怖,几乎是片刻之间,他就用力的甩开了林秋石。林秋石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文挥舞着铁铲,一铲子砸在了王潇依的头上。

    “啊啊啊!!!”王潇依发出凄厉的惨叫,脑袋直接被劈成了两半,滚烫的鲜血溅射在白色的雪地里,冒出袅袅白烟。她呕吐的动作也停下了,就这样保持着痛苦的姿态,缓缓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她死了。”程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用脚踢了一下王潇依的身体,还在笑,“哈哈,我们可以活下去了。”

    没人说话,剩下的四人,都沉默的看着这骇人的一幕。

    王潇依呕吐出来的头发逐渐开始变淡,最终消失不见,她眼睛大大的睁着,仿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哈哈,哈哈。”程文松了手,沾满了鲜血的铁铲落在地上,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众人要么恐惧严么厌恶的表情,“你们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是我救了你们!”

    “沙沙沙……”

    就在气氛凝固之时,雪地里传来的沙沙声,打破了沉默。

    林秋石转头,清楚的听到山林那边传来了这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着朝这里靠近。

    “这是什么声音?”林秋石感觉很不好,“我们快走吧。”

    “嗯。”熊漆也脸色微变,没有精力再去管杀了王潇依的程文和林秋石默契的拉起了绳索朝着家的方向奔跑了起来。

    这次大家奔跑丝毫没有留下余力,但松软的积雪和厚重的衣物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林秋石喘着粗气,却是不敢停下脚步,他清楚的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程文也在跟着跑,还跑在了队伍最前面,他是第一个到达住所的。

    “程文,快把门打开!”熊漆暴躁的大喊。

    程文慌乱的打开了门,按理说他下一刻动作应该是冲进去,结果不知道他看到了门里的什么东西,竟是抓着手里的铁铲对着空气就是一通乱劈,嘴里不住的大叫:“有鬼啊,有鬼啊——”

    林秋石开始以为是他情绪崩溃了,但是仔细观察后,他愕然的发现程文的确除了问题,他被月光映照的影子变成两个。一个是属于他自己的,一个则是一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伸出手,牵住了程文,两个影子就这样静静的并排躺在地上,仿佛已经脱离了程文的肉体。

    “有鬼!!有鬼!!”程文凄惨的叫着,恐惧已经要将他最后一根神经压垮,最后还是林秋石看不过去,上去就给了他一记手刀,直接将他人劈晕了,他才没有再胡乱惨叫。

    “快进来!!!”阮白洁在屋子里叫,“那东西快要来了。”

    林秋石和熊漆分工合作,一个人搬尸体,一个人搬人,刚好将尸体和人都搬进了屋子,就听到那刺耳的沙沙声到了门口。

    “咚咚咚。”有人敲了门。

    屋子里剩下的四人都在喘气,无人应和。

    “咚咚咚。”敲门声还在继续,似乎是察觉了他们不会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开开门呀,我好饿啊,你们给我点吃的吧。”

    林秋石听到饿这个字,马上想起了木匠口中的那个邪神。

    “我好饿啊。”女人碎碎念着,声音越来越大声,“你们行行好,给我点吃的吧。”

    “卧槽。”小柯突然骂了脏话,“你们看围墙!”

    林秋石闻言朝着围墙看了过去,竟是在围墙上面看到了半个支出来的脑袋和一双黑色的眼睛,这院子里的围墙足足两米高,正常人类根本不可能从后面冒出头。

    “我好饿呀。”那双眼睛慢慢的移动,发现了站在院子里的他们,“我好饿呀,你们不给我吃的,我就只能自己来找了。”

    “怎么办?”林秋石嘴巴发干。

    阮白洁道:“走,不管她,先把尸体扔下井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