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18.小玫你好

时间:2018-05-10作者:西子绪

    (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零点几秒后,网页上出现了林秋石想要的东西,他点开第一个链接, 发现是一个论坛,论坛上面的人在讨论格林童话故事, 其中便有一个童话的名字叫做夏尔飞鸟。

    菲尔夏鸟,因为译名的不同, 又被叫做费切尔怪鸟, 讲述的是三个姐妹和一个伪装成乞丐的男巫的故事。

    故事大概的内容就是男巫伪装成乞丐, 去到处抓新娘子,他抓到新娘子之后会给她一把钥匙和一个鸡蛋,同时告诉她自己会出门几天, 让她不要进某间屋子里。而姑娘因为好奇心, 却在男巫走后用钥匙打开了禁忌的大门,当她看到门内的一地尸块时,手中的鸡蛋便落在了地上。

    鸡蛋落地, 染上了红色的血液, 姑娘怎么都没办法将鸡蛋上的血液擦干净。男巫回来后,看到了鸡蛋上的红色痕迹,便将姑娘拖到了房间里,用刀将她砍成了几块。故事中的三姐妹,只有最小的那个妹妹幸免于难, 最后她利用智慧救下了姐姐, 还杀死了男巫。

    都说童话是给小孩子看的, 林秋石看这个故事时却觉得毛骨悚然。特别是小妹妹把姐姐们的尸体拼在一起,高高兴兴的看着他们复活的场景,总觉得格外的渗人。

    这故事和蓝胡子有些相似,但总感觉比那个还要血腥一些。

    可是纸条上的菲尔夏鸟是什么意思呢?林秋石陷入了沉思,他想要将这几个字和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又觉得未免有些牵强。

    可是既然不是之前的经历,难道是以后的预言?林秋石想起了那十二扇黑洞洞的门,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了。

    得不到答案的他躺回了床上,开始看着天花板发呆。

    本来最近他是打算辞掉工作回到家乡去的,但是现在突然出了这么一件事儿,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门里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变得无法用常理解释。他一时间却又寻不到头绪,只觉思维有些混乱。

    就这么想着想着,林秋石慢慢的陷入了浅眠之中。他的睡眠质量很一般,屋子里有个什么动静都会马上醒过来,林秋石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轻微的响动。他以为这声音是栗子搞出来的,便含糊的叫了声:“栗子……”

    没有回应。

    声音消失了,林秋石的鼻间却出现了一缕淡淡的香气,这香气有些特别,像是冰雪的气息,与此同时,闭着眼睛的他,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视线。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林秋石虽然闭着眼,但却明显能感觉有人在看着他,那视线灼热,让原本快要睡过去的他后背慢慢浮起了一颗颗的鸡皮疙瘩。

    ……他的屋子里有人,林秋石的意识逐渐清醒,并且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怎么这么容易醒。”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那声音近在咫尺,灼热的气息仿佛就扑打在林秋石的耳边。

    被人发现在装睡,林秋石只好睁开了眼。

    屋子里没开灯,他只能借着月色勉强看清了来人的长相。这是个长得极为漂亮的男人,虽然漂亮,但丝毫不见一丝女气,他此时微微偏着头,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黑色的眸子隐匿在了黑暗中,让林秋石无法正确判断出他此时的情绪。

    “醒了?”男人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林秋石的嘴唇,他的手指很冰,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但却足够细腻,仿佛玉石一般。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却被男人直接抓住了手腕,男人的力气极大,手如同铁铸成了镣铐,甚至于林秋石想要挣扎都会感到手腕隐隐作痛——好像只要男人再微微用力,他的手便会直接断掉一样。

    “是你谁?”林秋石道,“私闯民宅犯法的——”

    男人却是被林秋石逗笑了,他慢慢的靠近,仔细的观察着林秋石的模样,随后轻言细语:“和我想象的一样可爱。”

    林秋石被这话搞的毛骨悚然。

    就在他以为男人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时,男人却是直接松开了手,然后随手打开了床头上的灯。

    光明再次笼罩了整个屋子,也驱散了黑暗带来的未知和恐惧,林秋石终于能清楚的看到眼前人了。

    男人的模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看,但也是陌生的,两人眼神相接,大约是看出了林秋石目光中的警惕和细微的恐慌,男人又笑了,他对着林秋石伸出手,语调温柔:“欢迎来到门的世界。”

    林秋石没有接,他神情狐疑:“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男人也不介意林秋石冷淡的态度,他道:“你好,林秋石,我叫阮南烛,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我办法同你一一解答。”

    林秋石抿唇,表情看起来有些固执。

    阮南烛抬手看了眼表:“你现在有十分钟可以穿好衣服,接着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

    林秋石刚张嘴,就被阮南烛打断了,这个漂亮的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男人,身上透出的却是强烈的压迫感,他微笑着,让人的神经紧绷:“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林秋石面露无奈。刚才他已经尝试了阮南烛的力气,知道如果正面对抗,他的确是毫无胜算。

    气氛变得有些凝固,就在林秋石思考着要不要听从男人的命令时,原本在客厅里趴着的栗子突然出现在了卧室里,嘴里喵呜喵呜的软软叫着,还开始用头蹭着阮南烛的小腿。

    阮南烛那种强烈的压迫感瞬间不见了,他弯下腰,抱起了栗子,动作娴熟的挠起了它的下巴:“你还养了猫?”

    林秋石道:“嗯……你……”他还想问阮南烛的身份,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阮南烛并不会如他所愿的那般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他想起了什么,便迟疑着发问:“你和阮白洁什么关系?”阮这个姓氏并不多见,况且男人还说了一句,欢迎他来到门的世界,那定然是和那十二扇铁门有关。

    阮南烛并不答话,“你还有七分钟。”

    林秋石面露无奈,心想这人虽然长得好看,但脾气真是比石头还硬。于是自认倒霉,穿起了衣服。也亏得现在是夏天,穿衣服不过几分钟。

    七分钟后,两人准时的出现在了楼下。

    林秋石离开自己家的时候非常疑惑的观察了一下自家的门锁,看见上面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被破坏过的痕迹。

    阮南烛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随手指了指:“我是从窗户进来的。”

    林秋石:“……哈哈,你真会开玩笑。”他家住在十六楼,外面什么遮挡物,阮南烛难道是从窗户飞进来的?

    阮南烛见他不信,也不解释,转身就走。

    林秋石跟在他后面小声的嘟囔,说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阮南烛:“你报个警试试?”

    林秋石:“……”

    两人下楼到了车库,没想到车库里的车里还坐着其他人,那人坐在驾驶室的位置看起来快要睡着了。

    阮南烛伸手就在玻璃上拍了一下:“程千里。”

    被叫做程千里的少年这才惊醒,揉着眼睛说:“阮哥,你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阮南烛:“走。”

    程千里嗯了声,转头打量了一下林秋石,“果然挺可爱的。”

    林秋石:“……”被一个十几岁的小男生说可爱,他真是一点都不高兴。说实话,要不是之前阮南烛提了一下门的事情,他都要以为这是一伙人贩子了。

    被程千里打量的时候,林秋石也在打量着他,这男生看起来应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声音还在变声期,脸上带着稚嫩的痕迹。

    观察到这种情况的林秋石在后座上突然坐直了,他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阮南烛见他神情紧张,道:“怎么?”

    林秋石:“冒昧的问一下,你朋友几岁了啊?”

    阮南烛:“?”

    坐在前面的程千里:“我十六。”他本来以为林秋石要感叹他年纪小,正打算好好炫耀一番,谁知道林秋石小声哔哔:“十六……没驾照吧。”

    程千里:“……”不愧是阮哥看上的男人,这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啊。

    阮南烛也笑了,他说:“我见过那么多人,你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

    林秋石:“所以有驾照吗?我今天才看见一个因为车祸死了的。不然我来开?我车技挺好的。”

    车里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

    程千里长叹一声,说您别担心了,我都开了三年了,只要不遇到交警……

    结果刚开出小区门口,三人就看见不远处站了个交警在临时抽查酒驾。

    程千里:“操。”

    林秋石一脸我就说了的表情。

    于是程千里面无表情的和阮南烛换了位置,看着自家老大坐进了驾驶室,自己坐到林秋石旁边后还瞪了林秋石一眼。

    林秋石满脸无辜,心想我只是随口说说啊,哪里能想到这么灵。

    小柯则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眼神,看起来对她很不待见。

    总算是到了砍树的地方,众人又行动了起来。这次大家选了两颗没那么粗的树,打算今天一口气就砍完。这天气虽然很冷,但砍了一会树之后他的身体便有些发热,林秋石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站着休息了一会儿。

    阮白洁靠在旁边的树上,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瞥她一眼:“你看什么呢?”

    阮白洁:“屁股挺翘啊……”

    林秋石差点没被手里的斧头闪了腰,他转过头盯着阮白洁:“你说什么?”

    阮白洁:“我没说话啊,你听错了吧。”

    林秋石满目狐疑。

    阮白洁:“不然你重复一遍我刚才说了什么?”

    林秋石:“……”这货就是算准了他不好意思是吧?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砍树,偶尔和队伍里的其他男人轮换着休息,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就砍倒了两棵树。

    砍树的时候没事儿,搬运却成了众人心中的心魔。

    昨天被树压死的那两个队友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埋了起来,可就算看不见了尸体,他们凄惨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

    “不扛了。”熊漆道,“用绳索套在上面,拖着走吧。”

    “那谁来拖呢。”张子双问。

    熊漆说:“男人分成两组,都拖。”

    这法子就很公平了,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那再死了就单纯是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林秋石没怎么说话,伸手接过了熊漆手里的绳索,跟着另外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队友,开始努力的拖动沉重的木材。在狭窄的山路拖动木材,比杠更加困难,但是好歹安全,不至于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故。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路上大家都很警惕,直到离开了山道到了木匠家门口,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老人家。”熊漆唤道,“我们把木材送来了。”

    门内嘎吱嘎吱处理木材的声音停了,片刻后,门缝里冒出来了一张满是皱褶的苍老面容,木匠慢慢的推门出去,示意他们将木头送进去。

    “老人家。”熊漆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白色雪沫,“我们把木材送来了,之后去庙里拜一拜,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老人吸了一口手上长长的烟杆,吐出浓郁的白色烟雾,含糊的说了句:“带着人去就行了。”

    熊漆闻言皱了皱眉。

    “必须要晚上去。”老人说,“天黑之后,一个一个的进庙,拜完之后再出来。”

    阮白洁听到这个要求,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林秋石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最后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神色微妙的笑了起来。

    “必须要一个一个的进去?”熊漆似乎觉得这要求有些奇怪,“不能一起进去么?”

    “一起进去?”老人冷笑了一声,“你们可以试试。”

    “谢谢您了。”熊漆没有再继续问,转身招呼着大家离开了木匠家里。

    林秋石总觉得这人怪怪的,他道:“村子里的人都不会骗我们么?”

    “有的会。”熊漆说,“但是关键人物一般都不会说谎,如果他们给我们的钥匙线索是错的,那我们还有什么可努力的。”

    直接等死算了。

    林秋石哦了声。

    众人把木头送到木匠那里之后,便回了住所,升起火堆开始取暖外加讨论之后的事。

    阮白洁中途说想上厕所出去了一趟,结果半天都没回来。

    林秋石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有些担心她,也跟着跑了出去,结果在厕所里没见到人,他在屋子旁边找了一圈后,却看见阮白洁一个人坐在井口旁边。

    她似乎已经在井口边上坐了一会儿了,身上头上,都堆了一层白白积雪。林秋石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她的名字,阮白洁却好像没有听见似得,根本头也不回。

    “阮白洁?”林秋石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呢,外面这么冷。”

    “别动。”阮白洁突然出声。

    林秋石脚下顿住。

    阮白洁说:“别靠近我。”她的语气冷极了,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温柔似水,“离我远点。”

    林秋石说:“出什么事了?”他敏锐的察觉到,阮白洁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她身边的那口井有着莫大的关系。

    阮白洁摇摇头,并不回答。

    林秋石大着胆子又朝着阮白洁走了两步,到了更加看清楚井口的距离。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林秋石浑身上下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井口之内被一层黑色的东西覆盖,起初林秋石以为那是水,后来发现那些东西在慢慢的蠕动,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井口里面,堆满了黑色的头发。

    阮白洁的脚似乎被这些头发缠住了,身体根本无法移动。

    “别过来,林秋石。”阮白洁说,“你会被一起拉下去的。”

    “没关系。”林秋石声音轻轻的,他害怕自己太大声,会惊动那些黑色的发丝,“没关系的,不要怕,我来帮你了。”

    阮白洁转头看着林秋石,她的眼神里没了之前那样的柔情似水,此时变成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湖,黑沉沉的让人莫名有些害怕,她道:“何必。”

    林秋石说:“你等我一会儿,坚持住。”他想起了什么,朝着屋内跑去。

    坐在客厅里的熊漆看到了狂奔的林秋石,疑惑的问他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却没有理会他,直奔厨房去了。

    到了厨房,他拿起了几根柴火,迅速用火石点燃,又转身奔向了屋外。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林秋石点火时手在不住发抖,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回到井口边上时,那里只剩下一口空空如也的井。

    好在当他拿着火把回来时,阮白洁还坐在那里。

    “我回来了。”林秋石气喘吁吁,“待会儿我过来,把火丢进井口里,你抓住我的手……别放开。”

    阮白洁:“你不怕吗?”

    林秋石一愣:“怕什么?”

    阮白洁道:“当然怕死。”

    林秋石笑了:“死谁不怕?但是总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他虽然对这个世界还有些疑惑,可还是能感觉到阮白洁救了他几次。如果没有阮白洁,第一天晚上他或许就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一。

    “好了,我要过来了。”林秋石怕耽搁久了,阮白洁体力不支,他缓缓移动着脚步,朝着阮白洁身边走了过去。

    等到了足够近的位置,他便一把抓住了阮白洁的手,然后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还在翻滚着的头发里。

    “啊——”一声凄厉的尖啸,有女人的声音从井口传出,那些头发被火点燃,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恍惚之中,林秋石竟是在井里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林秋石还是认出这张脸他曾经在屋子里见过,就是那晚伪装成阮白洁的声音的女鬼的模样。

    “快跑!!”阮白洁脚上的头发一断,林秋石拉着她就开始狂奔。

    阮白洁也没反抗,由着林秋石的动作,两人冲进了屋子,疯狂的喘着气。

    “怎么了?”屋子里的人都很讶异。

    “井里有东西……”林秋石喘息着道,“大家离井远一点,白洁刚才差点被拉下去了。”他说完话,转头看向白洁,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阮白洁道,“我没事。”

    林秋石闻言将视线投到了她的脚下,却是看见阮白洁的脚踝上面被缠出了一圈血红的痕迹,还在慢慢的往下滴着血,他道:“这叫没事?你赶紧坐下,我给你包扎一下。”

    阮白洁似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受伤了,她歪了歪头,最后还是听林秋石的话,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

    林秋石在屋子里找到了伤药,半跪在阮白洁的面前,让她的脚踏在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慢慢的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轻,也很认真,似乎担心把阮白洁弄疼了。

    “你对女孩子都这么小心翼翼么?”阮白洁突然发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