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05.颁奖晚会

时间:2018-04-26作者:西子绪

    此为防盗章,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落入干涸大地里的雨水, 一下子滋润了完全干涸的的气氛, 熊漆道:“什么地方?”

    林秋石道:“是坟地?可是我之前也去找了, 这村子里的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一直没有找到。”

    “自然不是坟地。”阮白洁说, “这个世界下葬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是哪里?”林秋石发问。

    阮白洁说:“还记得几天前你们扛树的时候, 被树压死的那几个人么?”

    林秋石恍然:“对啊,他们几个不也算是死物么……”

    “走吧,找个时间去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 填井的事情不久解决了么。”阮白洁说, “大家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话一出, 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但依旧算不得太轻松, 因为毕竟谁也不知道, 那尸体到底能不能找到。从扛树那天起到现在外面一直在下雪, 尸体早就被埋在深雪之中, 要挖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再怎么不容易,也肯定比杀人简单。

    大家知道时间紧迫, 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纷纷表示最好尽快将那个尸体挖出来谨防生变。

    林秋石没想到众人对这件事的接受程度这么高, 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不过仔细想来,这的确是目前的最佳方案了。虽然在雪天里挖尸体, 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至少大家有了奋斗方向。况且就算是在挖尸体的过程中出现了牺牲者, 也恰好合了大家的意——不用动手杀人, 便有了可以填井的死物。

    半个小时后,大家聚在了屋子门口,每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铁铲。

    “走吧。”熊漆嘴里叼着根烟,这是他带到这个世界里的最后一根烟草,所以抽的格外仔细,“今天必须要挖出来。”

    那个昨天追杀王潇依的程文眼眶赤红,眼白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神经质的味道:“挖不出来,我们都得死。”他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潇依和林秋石。

    林秋石没给他面子,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走了。”阮白洁叫了一声。

    熊漆便领着众人朝着山间小路去了。

    这几天一直是晚上下雪白天晴,地上的雪积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印出松软的脚印。

    大约几十分钟,大家便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山间小路,再往上就是林场。

    “好像就是这附近了。”因为没什么标志物,所以熊漆只能确定了大概的范围,“大家就在这儿开始挖吧。”

    林秋石点点头,握着铲子的手一个用力,便铲起了一堆雪。

    小路虽然不宽,但范围却很广,这么找尸体着实有些费劲。但大家干的都很认真,没有一个人偷懒。

    阮白洁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慢慢悠悠的嗑着瓜子。她悠闲的表情,和小柯紧张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约是看不惯阮白洁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小柯忽的道:“你就不怕死么?这个世界里死了,现实世界也一样会死去。”

    阮白洁懒洋洋的:“怕啊。”

    小柯道:“你怕怎么还是这幅表情?”

    阮白洁看都懒得看她,对待她的态度简直像是在对待空气,简直可以称得上蔑视:“每个人怕的反应都不一样,有的哭,有的人笑,我就喜欢嗑瓜子。”她手一伸,把瓜子壳撒在了铺满了白雪的小道上,“还喜欢乱丢垃圾。”

    小柯:“……”她清楚的感觉到阮白洁是在愚弄她,可是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恨恨的低骂一声,转身走开了。

    阮白洁的表情似笑非笑,从到这里开始,她的眼神就没从林秋石身上移开过片刻,仿佛林秋石身上有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意。

    林秋石倒是没看阮白洁,他低着头,认真的铲雪,心中祈祷能快些找到那两具尸体。

    然而有时候上天就是这样不遂人愿,他们出发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挖了一个小时之后夜色便降临了大地。

    雪又开始飘飘洒洒的往下落,林秋石往冻僵的手里哈了一口气,朝着天空望了一眼。

    今天的月色倒还不错,巨大的月亮挂在天空中,映照在洁白的雪地上,让山林之间不至于太过黑暗。

    熊漆站在他的旁边,边和小柯说话边铲雪,情绪暴躁的程文也没有挺,他一边外一边咒骂,动作还算迅速。

    剩下三个姑娘,则站在小路的旁边,她们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挖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抬起头,朝着阮白洁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那里的确是站了三个人。

    一高两矮,两个矮的并排站在一起,似乎还很是友好的牵着手。

    看到这一幕,林秋石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

    “怎么了?”不远处的熊漆发现了林秋石的异样,“林秋石?”

    林秋石道:“好像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这是小柯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后,林秋石终于发现了奇怪的那个点,他们还剩下六个人,熊漆,小柯,王潇依,程文,阮白洁,还有他自己。

    小柯站在熊漆的身边,那么阮白洁身边怎么会有两个牵着手的人呢。

    林秋石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挥动着铲子,嘴里叫着:“阮白洁,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阮白洁从石头上站起,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她问:“什么事?”

    林秋石没吭声,余光还注视着那两个牵着手的人,他发现这两个人站在树梢的阴影里,基本看不清楚模样。他们的身高几乎一模一样,两只手连在一起,仿佛感情很好似得。只是此刻看来,却着实让人头皮发麻。

    “林秋石?”阮白洁问道,“怎么了?”

    林秋石还是没说话,他正打算等阮白洁靠近点再说,便感到自己的铲子微顿,像是挖到了什么硬物似得。

    阮白洁正好走到林秋石的面前,她一低头,便看到了林秋石铲子旁边的一具冻僵了的尸体:“你找到了?”

    “什么?”林秋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阮白洁的话什么意思。

    “你挖到尸体了?”阮白洁的语气轻快起来,她道,“可以啊,运气不错嘛……”

    这下林秋石才猛然惊觉自己铲子挖出来了什么东西,他埋头看去,在雪地之中看见了一具冻僵了的尸体,尸体目前只露出了一双苍白的手,但可以确定应该就是扛树而死又被积雪盖住了的同伴。

    “找到了!”林秋石大声叫了一句。他叫完之后,朝着刚才看见两个人影的地方再次投去目光,却是看见原本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那个人影慢慢的朝着他们移动,等到了月光照到的地方,林秋石认出那人是王潇依。

    王潇依走到了林秋石旁边,似乎是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你看着我做什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事。”

    王潇依道:“谢谢你,你真厉害。”她垂眸,看向了雪坑里的尸体,眼神温柔极了,“要不是你,我昨天可能就死了,你居然还能找到尸体……”

    林秋石道:“运气好而已。”他突然伸手,牵住了阮白洁,“你过来点。”

    阮白洁感到林秋石的动作,微微挑了挑眉,正欲说话,却感到林秋石的手指在她的手心里轻轻画了起来。

    他一共画了四笔,写出了一个王字。

    几乎是片刻之间就心领神会,阮白洁紧了紧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看向尸体,道:“既然找到了,我们就赶紧把尸体带回去吧。”

    “好呀。”王潇依笑了起来,她说,“我们快点回去吧。”

    林秋石说:“你之前是在哪儿?”

    姑娘道:“我家厕所里。”

    林秋石:“我是在我家走廊上。”

    姑娘道:“走廊……?”

    林秋石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你是不是开了一扇门?”

    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她道:“对。”

    林秋石回头看着她:“我也是。”

    一阵风吹过,刮着树梢上的叶子簌簌作响,将周围的气氛衬托的更加静谧,天空中突然开始飘起了小雪,仿佛在催促他们加快进程,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到达前面被丛丛树木包裹起来的村庄。

    两人经过交谈,林秋石知道姑娘姓阮,叫阮白洁。

    林秋石听到这名字时愣了三秒,然后违心的夸赞了一句:“好名字。”

    阮白洁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瞪了他一眼,说:“男人都是骗子。”

    林秋石:“啊?”

    阮白洁:“别以为我没看过小黄文。”

    林秋石:“……”看来这姑娘好像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柔弱嘛。在往村庄走的时候,两人交换了一下信息,得知对方都是因为打开了一扇门,而突然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阮白洁开的是自己厕所的,林秋石开的是自家走廊上的。

    “那门是黑色的铁门。”阮白洁声音细细的,“什么装饰物都没有,我当时在还在疑惑,家里怎么突然多了这么一扇门,也没多想,就顺手拉开了……”

    拉开的下一秒,他们就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林秋石道:“我开的也是黑色的铁门……”他刚说到这里,就看见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那身影很高,应该是个成年男性。

    “前面的大兄弟!!!”林秋石远远的招呼了一声。

    那人的脚步顿住,似乎听到了林秋石的声音。

    林秋石赶紧跑上前去,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好,请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男人转头,露出一张满是络腮胡的脸,配上他高大健壮的身躯,乍看上去简直像像是一头熊:“你是新来的?”

    林秋石道:“什么新来的……”

    男人不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身后有些害怕的阮白洁:“走吧,到村子里再和你们解释。”

    林秋石道了声好,三人便一起朝着村子走去。

    这里的季节似乎是冬季,天色暗的格外的早,刚到这儿之前明明夕阳还挂在天上,一转眼就只剩下黑压压的云层和飘下的雪花。

    林秋石一边和男人搭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除了村庄之外,并没有别的光源。周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林海,没有道路更无人烟。

    林秋石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了男人,男人却摆摆手拒绝了。

    “大哥,这是哪儿啊。”林秋石问。

    男人道:“你叫我熊漆就行。”

    林秋石心想这还真是人如其名,他还欲再问,却见熊漆做了个停的手势:“你别问了,等到了村庄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哦。”林秋石道,“好吧。”

    于是一路无言,三人努力赶路,在天色即将完全暗下来之前,总算是到达了村前的小路。

    熊漆明显松了一口,朝着身后的黑暗中瞟了眼:“还好到了,走吧,先去和他们会合。”

    新来的,他们,林秋石抓住了这些关键词,虽然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此时此刻这种不妙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阮白洁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有再哭,那张漂亮的脸蛋煞白一片,眼神里透着恐慌。

    熊漆继续往前,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一栋村头旁边的三层小楼里。

    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了年轻女孩的声音:“谁呀?”

    “是我,熊漆。”熊漆说。

    “是熊哥啊,进来吧。”女孩道,“我们就等你了。”

    熊漆伸手推门,嘎吱一声轻响后,露出了门口的景象。门口是一间宽阔的客厅,此时客厅里坐了大约□□个人,他们围着一盆熊熊烈火,像是正在讨论什么。

    “新人?”有人看到了熊漆身后的林秋石和阮白洁。

    “新人。”熊漆慢慢的走进屋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坐吧,小柯,你和他们解释。”

    小柯就是给熊漆开门的女孩,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面容清秀:“你们也坐吧,我简单的说一下情况。”

    林秋石和阮白洁对视一眼,两人坐在了靠近门边的位置。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小柯的态度并不热情,“我们需要在村庄里待上一段时间,解决掉一些问题,就没事了。”

    林秋石:“什么问题?”

    小柯道:“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得明天去找村长……”她说,“你们里面有唯物主义者吗?”

    林秋石举起手:“我。”

    小柯道:“那你的信仰得改一改了。”

    林秋石:“……什么意思?”

    小柯说:“意思就是,这里会发生超自然事件。”

    林秋石:“……”

    众人对林秋石和阮白洁两个新人的态度十分冷漠,除了小柯之外,甚至没有其他人和他们主动打招呼。

    在进来之前,林秋石以为他们是在讨论事情,但是在里面坐了一会儿后,林秋石却发现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几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火焰发呆,有的人则拿着手机在玩游戏。

    在这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无法联系外界,不过还是可以玩玩单机类的游戏。

    林秋石简单的数了一下,屋子里加上他一共是十三个人,九男四女,从面容上看,大部分都比较年轻,其中年龄最大的应该不超过四十。

    火堆里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阮白洁坐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困了,她环顾四周,见大家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小声的问了句:“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可以睡觉的房间吗?我有点困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阮白洁问出这一句话之后,屋子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算了,也该去休息了。”熊漆站起来,“不然到时候还是会在客厅里睡着,分一下房间吧。”他看了眼林秋石,“你和她一起吧,晚上小心一点,别到处乱跑……”

    阮白洁道:“我和他一间?可是……”

    熊漆叹气:“男女有别?等你过了第一晚就知道这里不讲究那个了,命都没了,还什么男女有别。”

    阮白洁还想再说什么,却见众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便只好作罢,答应和林秋石一间。

    林秋石见她一副担心的模样,只好出言安慰:“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阮白洁点了点头。

    三层楼,一共九间房,但看他们的样子却并不打算单独分开住。最少也是两人一间,有间房还住了三个人。

    “走吧。”熊漆说,“明天见。”

    众人散去,在离开之前,小柯突然走到林秋石身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不要太相信别人,只要能活过这一次……”

    林秋石正欲发问,却见她匆匆的离开,看样子不打算再和林秋石再多说什么什么。

    “走吧。”阮白洁道,“我们去睡觉吧。”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走廊的右边,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床边挂着人物画报。

    这里没有电,只能点盏煤油灯,因为灯光不太亮,整个屋子里都呈现出一种陈旧的色调,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林秋石本来以为阮白洁会嫌弃一下环境,却没想到她比自己适应的还快,迅速的洗漱完毕后就摸到床上躺着去了。

    反而林秋石坐在床边有点别扭。

    “睡吧。”阮白洁把头也埋在了被窝里,声音有些闷闷的,“你不累么?”

    林秋石道:“有点累。”

    “对啊,今天一天都太奇怪了。”阮白洁说,“我甚至怀疑你们是不是节目组请来恶作剧的,但是恶作剧哪有这么全套……”

    林秋石脱下外套也爬进了被窝,为了避嫌,他和阮白洁虽然在一张床上,但是却盖得两床被子:“是很奇怪。”

    阮白洁道:“还有那些人,你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了么。”

    林秋石说:“他们在害怕。”

    “对。”阮白洁道,“他们在害怕……所以,他们在怕什么呢?”

    林秋石想了一会儿,正欲说话,却听到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扭头,看见阮白洁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秋石顶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在昏暗的灯光中,陷入了某种沉思。他其实挺佩服阮白洁的,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方,突然遇到这么多奇怪的人,也亏得她能眼睛一闭就睡着。

    不过林秋石想着想着,睡意逐渐涌上了心头,他闭着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半夜,林秋石突然惊醒。

    他躺在被窝里,听到了一种模糊的撞击声。

    那声音仿佛是凌冽的风吹拂着破旧的窗户,而发出的咯吱声,又好似是什么人在光着脚在地板上行走,将地板压的不堪重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