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104.还债

时间:2018-04-25作者:西子绪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林秋石和一个高个姑娘走在小路上,这姑娘似乎是个混血儿,眉深目阔很是漂亮,她个子很高,甚至还要比林秋石要高一些,身上穿着身不合时宜的长裙, 眼睛里裹着充盈的泪水, 姑娘轻轻抽泣着, 小声道:“这里到底是哪儿啊?”

    林秋石说:“你之前是在哪儿?”

    姑娘道:“我家厕所里。”

    林秋石:“我是在我家走廊上。”

    姑娘道:“走廊……?”

    林秋石抬头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你是不是开了一扇门?”

    姑娘似乎想起了什么, 表情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她道:“对。”

    林秋石回头看着她:“我也是。”

    一阵风吹过,刮着树梢上的叶子簌簌作响, 将周围的气氛衬托的更加静谧, 天空中突然开始飘起了小雪, 仿佛在催促他们加快进程,一定要在天黑之前, 到达前面被丛丛树木包裹起来的村庄。

    两人经过交谈, 林秋石知道姑娘姓阮, 叫阮白洁。

    林秋石听到这名字时愣了三秒,然后违心的夸赞了一句:“好名字。”

    阮白洁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瞪了他一眼, 说:“男人都是骗子。”

    林秋石:“啊?”

    阮白洁:“别以为我没看过小黄文。”

    林秋石:“……”看来这姑娘好像也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柔弱嘛。在往村庄走的时候, 两人交换了一下信息, 得知对方都是因为打开了一扇门, 而突然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阮白洁开的是自己厕所的, 林秋石开的是自家走廊上的。

    “那门是黑色的铁门。”阮白洁声音细细的,“什么装饰物都没有,我当时在还在疑惑,家里怎么突然多了这么一扇门,也没多想,就顺手拉开了……”

    拉开的下一秒,他们就出现在了这荒郊野岭。

    林秋石道:“我开的也是黑色的铁门……”他刚说到这里,就看见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那身影很高,应该是个成年男性。

    “前面的大兄弟!!!”林秋石远远的招呼了一声。

    那人的脚步顿住,似乎听到了林秋石的声音。

    林秋石赶紧跑上前去,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好,请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男人转头,露出一张满是络腮胡的脸,配上他高大健壮的身躯,乍看上去简直像像是一头熊:“你是新来的?”

    林秋石道:“什么新来的……”

    男人不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身后有些害怕的阮白洁:“走吧,到村子里再和你们解释。”

    林秋石道了声好,三人便一起朝着村子走去。

    这里的季节似乎是冬季,天色暗的格外的早,刚到这儿之前明明夕阳还挂在天上,一转眼就只剩下黑压压的云层和飘下的雪花。

    林秋石一边和男人搭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除了村庄之外,并没有别的光源。周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林海,没有道路更无人烟。

    林秋石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了男人,男人却摆摆手拒绝了。

    “大哥,这是哪儿啊。”林秋石问。

    男人道:“你叫我熊漆就行。”

    林秋石心想这还真是人如其名,他还欲再问,却见熊漆做了个停的手势:“你别问了,等到了村庄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哦。”林秋石道,“好吧。”

    于是一路无言,三人努力赶路,在天色即将完全暗下来之前,总算是到达了村前的小路。

    熊漆明显松了一口,朝着身后的黑暗中瞟了眼:“还好到了,走吧,先去和他们会合。”

    新来的,他们,林秋石抓住了这些关键词,虽然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此时此刻这种不妙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阮白洁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有再哭,那张漂亮的脸蛋煞白一片,眼神里透着恐慌。

    熊漆继续往前,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一栋村头旁边的三层小楼里。

    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了年轻女孩的声音:“谁呀?”

    “是我,熊漆。”熊漆说。

    “是熊哥啊,进来吧。”女孩道,“我们就等你了。”

    熊漆伸手推门,嘎吱一声轻响后,露出了门口的景象。门口是一间宽阔的客厅,此时客厅里坐了大约□□个人,他们围着一盆熊熊烈火,像是正在讨论什么。

    “新人?”有人看到了熊漆身后的林秋石和阮白洁。

    “新人。”熊漆慢慢的走进屋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坐吧,小柯,你和他们解释。”

    小柯就是给熊漆开门的女孩,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面容清秀:“你们也坐吧,我简单的说一下情况。”

    林秋石和阮白洁对视一眼,两人坐在了靠近门边的位置。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小柯的态度并不热情,“我们需要在村庄里待上一段时间,解决掉一些问题,就没事了。”

    林秋石:“什么问题?”

    小柯道:“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得明天去找村长……”她说,“你们里面有唯物主义者吗?”

    林秋石举起手:“我。”

    小柯道:“那你的信仰得改一改了。”

    林秋石:“……什么意思?”

    小柯说:“意思就是,这里会发生超自然事件。”

    林秋石:“……”

    众人对林秋石和阮白洁两个新人的态度十分冷漠,除了小柯之外,甚至没有其他人和他们主动打招呼。

    在进来之前,林秋石以为他们是在讨论事情,但是在里面坐了一会儿后,林秋石却发现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几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火焰发呆,有的人则拿着手机在玩游戏。

    在这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无法联系外界,不过还是可以玩玩单机类的游戏。

    林秋石简单的数了一下,屋子里加上他一共是十三个人,九男四女,从面容上看,大部分都比较年轻,其中年龄最大的应该不超过四十。

    火堆里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阮白洁坐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困了,她环顾四周,见大家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小声的问了句:“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可以睡觉的房间吗?我有点困了。”

    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的错觉,阮白洁问出这一句话之后,屋子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算了,也该去休息了。”熊漆站起来,“不然到时候还是会在客厅里睡着,分一下房间吧。”他看了眼林秋石,“你和她一起吧,晚上小心一点,别到处乱跑……”

    阮白洁道:“我和他一间?可是……”

    熊漆叹气:“男女有别?等你过了第一晚就知道这里不讲究那个了,命都没了,还什么男女有别。”

    阮白洁还想再说什么,却见众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便只好作罢,答应和林秋石一间。

    林秋石见她一副担心的模样,只好出言安慰:“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阮白洁点了点头。

    三层楼,一共九间房,但看他们的样子却并不打算单独分开住。最少也是两人一间,有间房还住了三个人。

    “走吧。”熊漆说,“明天见。”

    众人散去,在离开之前,小柯突然走到林秋石身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不要太相信别人,只要能活过这一次……”

    林秋石正欲发问,却见她匆匆的离开,看样子不打算再和林秋石再多说什么什么。

    “走吧。”阮白洁道,“我们去睡觉吧。”

    林秋石点点头。

    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走廊的右边,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床边挂着人物画报。

    这里没有电,只能点盏煤油灯,因为灯光不太亮,整个屋子里都呈现出一种陈旧的色调,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林秋石本来以为阮白洁会嫌弃一下环境,却没想到她比自己适应的还快,迅速的洗漱完毕后就摸到床上躺着去了。

    反而林秋石坐在床边有点别扭。

    “睡吧。”阮白洁把头也埋在了被窝里,声音有些闷闷的,“你不累么?”

    林秋石道:“有点累。”

    “对啊,今天一天都太奇怪了。”阮白洁说,“我甚至怀疑你们是不是节目组请来恶作剧的,但是恶作剧哪有这么全套……”

    林秋石脱下外套也爬进了被窝,为了避嫌,他和阮白洁虽然在一张床上,但是却盖得两床被子:“是很奇怪。”

    阮白洁道:“还有那些人,你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了么。”

    林秋石说:“他们在害怕。”

    “对。”阮白洁道,“他们在害怕……所以,他们在怕什么呢?”

    林秋石想了一会儿,正欲说话,却听到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扭头,看见阮白洁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秋石顶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在昏暗的灯光中,陷入了某种沉思。他其实挺佩服阮白洁的,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方,突然遇到这么多奇怪的人,也亏得她能眼睛一闭就睡着。

    不过林秋石想着想着,睡意逐渐涌上了心头,他闭着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半夜,林秋石突然惊醒。

    他躺在被窝里,听到了一种模糊的撞击声。

    那声音仿佛是凌冽的风吹拂着破旧的窗户,而发出的咯吱声,又好似是什么人在光着脚在地板上行走,将地板压的不堪重负。

    林秋石睁开了眼睛,看到屋子陷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中。

    外面的雪不知道何时停了,巨大的月亮高高挂在半空中。冷色的光从床头射入,像薄纱一样洒在地板上。

    当林秋石的视线慢慢移到床边的时候,他的呼吸突然屏住了。

    床头竟是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女人坐在床头,背对着林秋石,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轮廓,她似乎察觉了林秋石的苏醒,慢慢的扭过了头。

    这一幕实在是太像恐怖片里的场景,致使林秋石整个人都僵了片刻,好在他胆子比较大,咬咬牙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骂了句:“卧槽,你什么人!!跑到我房间里来做什么!!”

    女人的动作微顿,随后一个声音传来:“你叫什么呢,是我啊。”

    是阮白洁的声音。

    林秋石松了口气,他道:“这么晚你不睡坐在床头干什么呢。”

    “你看见屋子前面的井了吗?”阮白洁说,“就是院子里的那一口。”

    林秋石道:“井?什么井?”他正准备从床上爬起,却无意中朝着自己右边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的血液瞬间冻结——阮白洁还睡在他的右边,根本没有动过。

    “就是那一口井。”和阮白洁声音一模一样的女人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林秋石:“……”

    女人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林秋石说:“我上个月才评上了优.秀.党员干部。”

    女人:“……”

    林秋石:“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女人:“……”

    林秋石道:“所以你换个人吓好不好?”

    女人慢慢的扭过了头,借着月色,林秋石看见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很难用言语形容的脸,惨白,浮肿,眼珠几乎要挤出眼眶,她的模样是陌生的,声音却如此的熟悉,她说:“你不怕我吗?”

    林秋石沉默了三秒,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被窝:“别这样吧,我到这边就只带了一条裤子。”

    女人:“……”

    林秋石抹了一把脸:“再吓真尿了。”他说完这话,伸手就开始拍旁边的阮白洁,说,“快起来了!!!”

    阮白洁迷迷糊糊的被林秋石拍醒,揉着眼睛说:“干嘛呀。”她一睁眼,也看到了床头坐着的女人,“这谁啊?林秋石,你半夜不睡觉去哪里找了个女人来啊,你太不要脸了。我哪里比不上她?”

    林秋石:“……”这是重点吗??

    阮白洁小声骂了几句之后忽的感觉哪里不对,她瞪圆了那双漂亮的黑色眸子:“她脖子怎么越来越长了……”

    林秋石再一看,发现那女人已经从床头上站了起来,她的脑袋朝着一边歪了过去,脖子变得越来越长,简直像是一条突变的蛇。

    这画面看的两人都呆住,最后林秋石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卧槽快跑。”就抓起阮白洁的手朝着门外狂奔而去。

    结果白天柔柔弱弱的阮白洁跑的比林秋石还快,一阵风似得就消失在了门外。

    林秋石:“你他妈跑慢点啊——”

    阮白洁:“我他妈跑慢点不就凉了吗——”

    林秋石:“……”呵,女人。

    两人跟兔子似得一路窜到了一楼,确定那玩意儿没跟下来之后才松了口气。阮白洁哭的比谁都惨,跑的比狗还快,林秋石气喘吁吁的时候她已经又眼眶含泪,准备又来一轮了。

    “别哭了别哭了。”林秋石道,“你小声点把那东西招来了怎么办?”

    阮白洁:“你就想着人家,都不关心我。”

    林秋石:“……”

    大概是林秋石的表情太嫌弃了,阮白洁好歹把眼泪憋了回去,柔柔弱弱的坐在了一楼的凳子上,轻轻的擦拭着自己湿润的眼角。

    此时他们站在一楼的客厅里,整个屋子都空空荡荡。刚才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却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热闹,乃至于除了他们的喘息声,根本听不到别的声音。

    林秋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犹豫道:“我们怎么办呢?”他和阮白洁对这些事情一点经验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会儿站在客厅里跟两个木桩子似得。

    “外面下雪了。”阮白洁却是突然说了一句,慢慢的走到了门边,朝着庭院里看去。

    “半夜就下了雪。”林秋石站在门口,看见庭院里已经积起一层薄薄的雪,他也看到了了之前那个女鬼口中所说的井。的确如她所言,院子的中间有一口井。那口井所在的位置有些突兀,位于整个庭院最中心的地方,甚至刚好挡住了大门。这从风水上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有石入口,有口难言。”阮白洁忽然说了句,“这口井修的妙啊。”她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模样格外漂亮。

    “什么?”林秋石道,“你还懂风水?”

    阮白洁说:“家里做这个的,学过一点。”她斜斜的看向林秋石,“你是做什么的?”

    林秋石:“做设计的……”

    阮白洁:“哦,头没秃啊,没做几年吧?”

    林秋石:“……”你可真会说话。

    “你猜猜我是做什么的?”阮白洁撩了撩自己的发丝。

    林秋石:“模特?”他很少看见阮白洁这么高的女孩子,身材挺拔,气质又好,除了胸小了点之外好像就没有别的缺点。

    “不是。”阮白洁笑眯眯的说,“我是算命的。”

    林秋石一愣。

    “让我算算啊。”阮白洁的手指飞快的掐算了一下,“今天这月亮这么圆,我觉得要死人了。”

    林秋石哭笑不得:“这什么逻辑啊,怎么月亮圆就要死人了。”

    阮白洁没有理林秋石,她朝着院中走去,还对着林秋石招了招手。林秋石比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嘛去?这么晚了……”

    阮白洁道:“我想看看这口井。”

    “明天白天再看吧,现在看多危险。”林秋石虽然这么说着,还是担心阮白洁出什么事,跟着她往庭院里走了过去。

    阮白洁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在雪地里步伐轻盈的像个精灵,她慢慢的走近了井口,却没有靠过去,而是等着林秋石也过来。

    林秋石说:“怎么了?”

    阮白洁道:“没怎么,突然不想看了,我们回去吧。”

    林秋石莫名其妙:“怎么就要回去了?”

    “太冷了。”阮白洁说,“我都要冻僵了。”她说完,动作自然的搀住了林秋石的手臂,然后硬生生的将他拉回了屋中。

    林秋石被阮白洁拉着,发现她的力气极大,一时间竟是无法挣脱。

    “阮白洁?”林秋石被阮白洁的力气吓到了。

    阮白洁这才松了手:“走了,好冷啊,赶紧回去,还能再睡一会儿……”她说完,没有再理会林秋石,自顾自的上楼回房。

    林秋石只好跟在她身后回到了二楼的房间。万幸的是之前那个恐怖的女人已经不见了,但窗户被打开,寒风呼啦啦的往屋子里灌。

    阮白洁上了床,闭上眼睛就要睡去。

    林秋石实在是睡不着,重新点燃了煤油灯,就这么熬了一晚上。这里的夜晚,漫长的可怕,屋外是呼啸的风雪,屋内是沉睡的美人。阮白洁和初识的男人睡同一张床,却毫无戒备之意,她呼吸匀称,洁白的脸颊上带着浅淡的红晕,看起来格外诱人。

    林秋石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眼神。他虽然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也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小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