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87.离开小城

时间:2018-04-09作者:西子绪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女孩子。”林秋石道,“多照顾一点总归是应该的。”

    阮白洁柔弱的贴在林秋石身上,朝着小柯看了一眼,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小柯则面无表情的移开了眼神, 看起来对她很不待见。总算是到了砍树的地方, 众人又行动了起来。这次大家选了两颗没那么粗的树, 打算今天一口气就砍完。这天气虽然很冷, 但砍了一会树之后他的身体便有些发热,林秋石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 站着休息了一会儿。

    阮白洁靠在旁边的树上, 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瞥她一眼:“你看什么呢?”

    阮白洁:“屁股挺翘啊……”林秋石差点没被手里的斧头闪了腰, 他转过头盯着阮白洁:“你说什么?”..

    阮白洁:“我没说话啊,你听错了吧。”

    林秋石满目狐疑。阮白洁:“不然你重复一遍我刚才说了什么?”

    林秋石:“……”这货就是算准了他不好意思是吧?

    两人一边聊天, 一边砍树,偶尔和队伍里的其他男人轮换着休息,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之前, 就砍倒了两棵树。砍树的时候没事儿,搬运却成了众人心中的心魔。

    昨天被树压死的那两个队友已经被厚厚的积雪埋了起来,可就算看不见了尸体,他们凄惨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

    “不扛了。”熊漆道, “用绳索套在上面,拖着走吧。”

    “那谁来拖呢。”张子双问。熊漆说:“男人分成两组, 都拖。”

    这法子就很公平了, 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 那再死了就单纯是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林秋石没怎么说话,伸手接过了熊漆手里的绳索,跟着另外一个没怎么说过话的队友,开始努力的拖动沉重的木材。在狭窄的山路拖动木材,比杠更加困难,但是好歹安全,不至于发生之前那样的事故。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路上大家都很警惕,直到离开了山道到了木匠家门口,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老人家。”熊漆唤道,“我们把木材送来了。”门内嘎吱嘎吱处理木材的声音停了,片刻后,门缝里冒出来了一张满是皱褶的苍老面容,木匠慢慢的推门出去,示意他们将木头送进去。

    “老人家。”熊漆伸手抹了一下脸上的白色雪沫,“我们把木材送来了,之后去庙里拜一拜,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老人吸了一口手上长长的烟杆,吐出浓郁的白色烟雾,含糊的说了句:“带着人去就行了。”

    熊漆闻言皱了皱眉。

    “必须要晚上去。”老人说,“天黑之后,一个一个的进庙,拜完之后再出来。”

    阮白洁听到这个要求,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林秋石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最后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神色微妙的笑了起来。

    “必须要一个一个的进去?”熊漆似乎觉得这要求有些奇怪,“不能一起进去么?”

    “一起进去?”老人冷笑了一声,“你们可以试试。”

    “谢谢您了。”熊漆没有再继续问,转身招呼着大家离开了木匠家里。

    林秋石总觉得这人怪怪的,他道:“村子里的人都不会骗我们么?”

    “有的会。”熊漆说,“但是关键人物一般都不会说谎,如果他们给我们的钥匙线索是错的,那我们还有什么可努力的。”

    直接等死算了。

    林秋石哦了声。

    众人把木头送到木匠那里之后,便回了住所,升起火堆开始取暖外加讨论之后的事。

    阮白洁中途说想上厕所出去了一趟,结果半天都没回来。

    林秋石等了一会儿,实在是有些担心她,也跟着跑了出去,结果在厕所里没见到人,他在屋子旁边找了一圈后,却看见阮白洁一个人坐在井口旁边。

    她似乎已经在井口边上坐了一会儿了,身上头上,都堆了一层白白积雪。林秋石试探性的叫了一下她的名字,阮白洁却好像没有听见似得,根本头也不回。

    “阮白洁?”林秋石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呢,外面这么冷。”

    “别动。”阮白洁突然出声。

    林秋石脚下顿住。

    阮白洁说:“别靠近我。”她的语气冷极了,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温柔似水,“离我远点。”

    林秋石说:“出什么事了?”他敏锐的察觉到,阮白洁态度突如其来的变化和她身边的那口井有着莫大的关系。

    阮白洁摇摇头,并不回答。

    林秋石大着胆子又朝着阮白洁走了两步,到了更加看清楚井口的距离。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林秋石浑身上下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井口之内被一层黑色的东西覆盖,起初林秋石以为那是水,后来发现那些东西在慢慢的蠕动,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井口里面,堆满了黑色的头发。

    阮白洁的脚似乎被这些头发缠住了,身体根本无法移动。

    “别过来,林秋石。”阮白洁说,“你会被一起拉下去的。”

    “没关系。”林秋石声音轻轻的,他害怕自己太大声,会惊动那些黑色的发丝,“没关系的,不要怕,我来帮你了。”

    阮白洁转头看着林秋石,她的眼神里没了之前那样的柔情似水,此时变成了一汪深不见底的湖,黑沉沉的让人莫名有些害怕,她道:“何必。”

    林秋石说:“你等我一会儿,坚持住。”他想起了什么,朝着屋内跑去。

    坐在客厅里的熊漆看到了狂奔的林秋石,疑惑的问他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却没有理会他,直奔厨房去了。

    到了厨房,他拿起了几根柴火,迅速用火石点燃,又转身奔向了屋外。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林秋石点火时手在不住发抖,他在害怕,害怕自己回到井口边上时,那里只剩下一口空空如也的井。

    好在当他拿着火把回来时,阮白洁还坐在那里。

    “我回来了。”林秋石气喘吁吁,“待会儿我过来,把火丢进井口里,你抓住我的手……别放开。”

    阮白洁:“你不怕吗?”

    林秋石一愣:“怕什么?”

    阮白洁道:“当然怕死。”

    林秋石笑了:“死谁不怕?但是总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他虽然对这个世界还有些疑惑,可还是能感觉到阮白洁救了他几次。如果没有阮白洁,第一天晚上他或许就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一。

    “好了,我要过来了。”林秋石怕耽搁久了,阮白洁体力不支,他缓缓移动着脚步,朝着阮白洁身边走了过去。

    等到了足够近的位置,他便一把抓住了阮白洁的手,然后将手中的火把,扔进了还在翻滚着的头发里。

    “啊——”一声凄厉的尖啸,有女人的声音从井口传出,那些头发被火点燃,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恍惚之中,林秋石竟是在井里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林秋石还是认出这张脸他曾经在屋子里见过,就是那晚伪装成阮白洁的声音的女鬼的模样。

    “快跑!!”阮白洁脚上的头发一断,林秋石拉着她就开始狂奔。

    阮白洁也没反抗,由着林秋石的动作,两人冲进了屋子,疯狂的喘着气。

    “怎么了?”屋子里的人都很讶异。

    “井里有东西……”林秋石喘息着道,“大家离井远一点,白洁刚才差点被拉下去了。”他说完话,转头看向白洁,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阮白洁道,“我没事。”

    林秋石闻言将视线投到了她的脚下,却是看见阮白洁的脚踝上面被缠出了一圈血红的痕迹,还在慢慢的往下滴着血,他道:“这叫没事?你赶紧坐下,我给你包扎一下。”

    阮白洁似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受伤了,她歪了歪头,最后还是听林秋石的话,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

    林秋石在屋子里找到了伤药,半跪在阮白洁的面前,让她的脚踏在自己的膝盖上,开始慢慢的处理伤口。他的动作很轻,也很认真,似乎担心把阮白洁弄疼了。

    “你对女孩子都这么小心翼翼么?”阮白洁突然发问。

    “这和女孩子有什么关系。”林秋石随口答道,“就算你是个男的,莫非我就对你粗手粗脚的了?”

    阮白洁:“唔……”

    林秋石随口来了句:“你不会真的是男的吧,个子这么高,胸又那么平。”不过阮白洁的确是长得漂亮,至少林秋石就不信世界上有这个模样的男人。

    “是啊。”阮白洁感叹,“胸还没你大呢。”

    林秋石:“……”

    阮白洁补了句:“屁股也没你翘。”

    林秋石:“……你话怎么那么多。”

    阮白洁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秋石帮阮白洁处理好了伤口,这才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熊漆他们。其他人的反应还好,倒是熊漆和小柯的脸色都不大妙,显然是想起了老人告诉他们关于做棺材的最后一个步骤——填井。

    棺材和井有什么关系呢?是这个村独有的习俗还是那个木匠给他们布下的陷阱。

    阮白洁却好像知道熊漆在想什么似得,微笑道:“不用想那么多,该怎么做怎么做,命这种东西,都是定好的。”

    熊漆微叹:“我们计划今晚就去拜庙,你要一起么?”

    “我?”阮白洁道,“我脚伤了,走不了路,秋石,你背我去吧。”

    林秋石点点头。

    小柯在旁边道:“就这么点伤怎么就走不了路了?”

    阮白洁闻言也不生气,只是甜甜的笑,说小姐姐你多包涵一点,我在家里都是娇生惯养,出来了自然也要娇气一些。

    小柯道:“你就冲着林秋石脾气好继续折腾吧,这门里的世界谁也不认识是谁,凭什么要惯着你。”

    “哦,我还以为你和熊漆是认识的呢。”阮白洁若无其事的说了这么一句。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来,小柯和熊漆的脸色都变了,眼神里更是出现了警惕之色。

    林秋石瞬间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

    “你这话什么意思?”小柯反问。

    “没什么意思啊。”阮白洁道,“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关系好而已……不会你们真的认识吧?”

    “怎么可能。”小柯神情很不自在。

    阮白洁笑笑,倒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当然小柯也没有揪着阮白洁不放,她没有再阻拦阮白洁让林秋石背着她去庙里,面色沉沉的转身走了。

    “我绝对不会相信的,我马上就离开这儿。”男人说,“你们别想拦住我!”

    男人旁边一个瘦弱的姑娘正在悲伤的哭泣,似乎被这场面吓到了。剩下几人脸上要么是茫然,要么是冷漠,另一个年轻男人冷嘲热讽道:“你要走就走呗,说得好像谁会拦你似得。”

    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竟是真的转身就离开了这栋屋子。

    除了眼前这一栋孤楼,其他的建筑全部掩映在黑暗之中,好似有浓雾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了起来。那中年男人的胆子也是很大,居然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雾,林秋石刚想感叹一句这人脾气真大,结果还没到一分钟,那黑雾中就传来了那中年男人凄惨的叫声。

    随后,黑雾中踉踉跄跄的跑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甚至看不清楚长相和模样,只能从身高体型来判断,这人就是刚才跑进黑雾中的那个。

    “也是运气不错。”站在人群中的一个高个子御姐不咸不淡的开了口,“居然没死。”

    林秋石将眼神投到了这个御姐身上。她个子很高,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带着微卷,面容精致神情冷漠,因为她站在人群里面,林秋石也没有看得太清楚,直到她朝外面走了两步后,林秋石才注意到她的穿着——和进门之前的阮南烛一模一样。

    卧槽——林秋石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在心里骂了好几句卧槽,脸上还是做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那个一直在哭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之后哭的更惨了,“我好害怕……”

    “门的世界。”伪装起来的阮南烛如此说道,“我叫祝萌,第二次进来,你们呢?”

    “我是余林林。”林秋石随便想了个名字,“也是第二次。”

    “哦。”阮南烛点点头,很温和的说,“你也别哭了,这里虽然很可怕,但是也能活着出去的,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抽泣着道:“我叫许晓橙。”她大约是进门就开始哭,这会儿已经哭的两眼红肿,“这里好可怕。”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做了自我介绍,加上外面那个中年男人,人数一共是七个,其中三个都是新人。许晓橙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都是第一次到门里,许晓橙在哭,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则脸色发青,看起来一副随时可能会厥过去的模样。

    阮南烛在队伍里起到了主导作用,他和上个本的熊漆一样,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家需要做的事,便提议先进楼里看看情况。

    “那他呢?”老人有一男一女,女的是个面容普通的年轻姑娘名叫唐瑶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第三次进门了,她指了指狼狈逃回来,浑身上下都是鲜血那个中年男人,“不管他了么?”

    阮南烛看了眼那中年男人,态度非常冷淡:“我懒得管,你要管你管吧。”

    “好吧,那就不管了。”唐瑶瑶点点头。

    那中年男人喘着粗气,见到众人都打算走了,赶紧跟了上来,他的眼神惊恐无比,也不知道在浓雾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这楼是很老旧的单元楼,只有一部摇摇欲坠的老式电梯。这电梯一次最多装五个人,于是只能分成两拨,大家都想和老手阮南烛走在一起,便在电梯门口卡住了。

    阮南烛见状温声道:“不如这样吧,我先带几个老手上去看看情况,你们在底下等着,待会儿我再坐电梯下来接你们。”

    “好。”一直在哭的许晓橙这会儿终于止住了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阮南烛,“姐姐,你一定要下来呀,我好害怕。”

    “嗯,我会的。”阮南烛应声。

    于是林秋石阮南烛,还有剩下的两个老手,四人一起进了电梯。

    这电梯显然超过了使用年限了,电梯周围画满了乱七八糟的涂鸦,有广告,有骂人的话和一些不知何种意味的图案。

    电梯的数字是从一到十四,阮南烛本来想一层一层的看,但是却发现一到十三楼都按不动,只有十四这个数字能按亮。

    “只能去十四楼了。”阮南烛说,“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

    根据阮南烛的说法,这个本的难度应该不高,而且他还说了自己接了活儿,却又没有解释那个活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梯缓缓上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四人都没说话,表情甚至说得上凝重,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林秋石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害怕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门口。但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呈现在林秋石面前的,是一条老旧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门里正在传出电视机的声音,这家住户应该是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阮南烛神色平静,直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你们来啦。”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了门后,她穿着围裙,似乎正在忙着做饭,看见门外的四人,笑了起来,“进来吧。”

    阮南烛抬步进了屋子。

    林秋石和唐瑶瑶跟在身后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陈旧的老屋,三室两厅,看起来还算宽阔。屋子里虽然看起来很陈旧,但看得出经过很认真的打扫,连比较偏僻的地方都看不到一丝灰尘。

    林秋石走到了客厅中央,看见了那台发出声音的老旧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出动画,咿咿呀呀的有些吵闹。

    但吸引住林秋石目光的,并不是电视机,而是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三个小姑娘。

    她们的长相,居然一模一样。除了长相,穿着和发型也别无二致,见到四个陌生人,她们只是移动了一下眼神,似乎对于来者丝毫不感兴趣。

    “这是我的女儿。”中年女人说,“谢谢你们来参加她们七天后的生日。”

    因为有了上个门的经验,林秋石一下子就抓住了女人说话的重点,七天后,参加生日,似乎就是他们来到这扇门的目的。

    知道这个目的林秋石松了口气,参加生日什么的总比做棺材好多了。

    女人说完了话,便自顾自的表示要去做饭了,然后给了他们几把钥匙,告诉他们旁边的屋子都能住。

    阮南烛把钥匙放进了怀里,让他们先在楼上等一会儿,他要去楼下接那几个新人上来。

    林秋石和唐瑶瑶点点头,看着阮南烛又进了电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