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77章 门里面的事

时间:2018-03-29作者:西子绪

    ,!

    此为防盗章,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他和程千里又说了声晚安, 回到了二楼, 这次他走的格外小心,害怕走廊尽头又冒出来一个三胞胎之类的。

    当然, 三胞胎肯定是没有了, 林秋石成功的进入了程千里说的那间卧室,卧室门口还挂着一个名牌, 上面写着林秋石的名字, 大约是怕他走错地方。

    卧室里的环境很不错, 中间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旁边是电脑,靠窗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水果和零食。

    林秋石打开了电脑, 又用网页搜了一下今天程千里给他看的那些新闻, 但是当他看到某张照片时, 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某个王姓女子在桥上自杀身亡,自杀的全过程被旁边的路人拍摄了下来。

    这段视频大概上传不久,还没有被和谐,于是林秋石点开之后看清楚了全过程。

    其实在门里的世界里, 林秋石只记得张子双和王潇依的衣着。两人的衣服比较特别, 一个人穿的是制服, 一个人穿的cosplay的装束。

    视频很清楚, 甚至拍摄下了自杀者的面容, 林秋石将画面放到最大,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人穿的和王潇依一样,可是模样却完全不同。门里的王潇依很普通,视频里的姑娘却非常的漂亮。

    怎么会长得不一样?林秋石觉得奇怪极了,然而最奇怪的,是他有种感觉,眼前的人虽然和王潇依不同,但的确就是王潇依本人。

    视频播放到最后,那姑娘无视了所有人的劝阻,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视频下面还有文字描述,说尸体已经找到了,死者是xx大学的大一学生,本来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动漫展,却突然失踪,最后出现在了一座很远的大桥上面。至于自杀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这情况显然就很奇怪了,程千里他们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林秋石皱着眉头,又想寻找相关新闻看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但很遗憾的是,其他几人都没有正面照片,不过从衣着上来看,的确就是门里死掉的那几个。

    怎么回事呢,林秋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程千里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天晚上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他六点多钟下楼的时候,看见程千里坐在屋子里,旁边趴了条狗。那狗屁股圆嘟嘟的跟个土司似得,一看就是只柯基。

    “你们还养狗了?”林秋石有点诧异。

    谁知道程千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林秋石一眼,没理他。林秋石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程千里,是程千里他哥程一榭。

    好吧,又认错人了,林秋石有点无奈。

    夏天亮的早,六点左右,整栋别墅里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林秋石听到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片刻后,阮南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见到林秋石坐在客厅里发呆,道:“这么早?”

    林秋石:“有点饿了。”

    阮南烛:“程一榭,你去做饭。”

    对谁态度都挺冷淡的程一榭居然真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去了厨房。

    林秋石对阮南烛投来了佩服的眼神,看来阮南烛在这个团队里的地位的确不一般。阮南烛在林秋石旁边坐下:“知道多少了?”

    林秋石:“没多少,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阮南烛从兜里掏了根烟:“不介意吧?”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不介意。

    阮南烛点上:“因为我打算下次和你一起进入门里。”

    林秋石一愣:“还能一起进去?”

    阮南烛:“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熊漆和小柯为什么认识?他们两个也是老手了。”

    林秋石:“……等等,熊漆和小柯?”结合昨天他发现的异常情况,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林秋石的脑海里,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白、白洁?”

    阮南烛吐了口烟:“嗯。”

    林秋石:“卧槽!!!我不信!!”

    阮南烛:“有什么不信的,你见过一米八的女生?”

    林秋石:“可是你为什么进到门里会变成女的??”

    阮南烛纠正了林秋石的错误:“不是变成女的,是穿上了女装。”

    林秋石:“……怪不得你胸那么平。”

    阮南烛似笑非笑:“我下面还特别粗呢。”

    林秋石:“……”这笑容倒是有阮白洁的几分风韵,他就该知道,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姑娘,虽然模样的确是挺漂亮的。但说实话,面前阮南烛的样子如果扮成姑娘,大概也比阮白洁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你为什么扮成姑娘啊?”林秋石道。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无法反驳。

    阮南烛:“女人总比男人方便一点。”他笑了笑,“至少不用去扛树。”

    林秋石:“……”这倒也是。

    “每一扇门都会留下下一扇门的线索。”阮南烛的一根烟抽完,将火灭了,“你的下一扇门,就是菲尔夏鸟。”

    菲尔夏鸟,真是一个让人觉得不愉快的童话故事,林秋石蹙眉。

    阮南烛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随手递给了林秋石:“这是你刚离开的那个门的线索。”

    林秋石接过来,发现这也是一张纸条,只是上面写的内容不一样“ 一人不入庙,二人不观井,三人不抱树,独自莫凭栏。”

    入庙,观井,抱树,和门里发生的一切一一吻合,到此时,林秋石才明白为什么在门里的世界里,阮白洁为何能万事先知。

    “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进来了?”林秋石道。

    “说来话长。”阮南烛说,“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总而言之,住在别墅里的都是一群一样的人,大家都必须进入门内的世界,所以互相照应。”

    这时候程一榭做好了早餐,端到了桌子上:“阮哥,吃饭了。”

    阮南烛道:“走吧,吃点东西。”

    林秋石点点头。

    程一榭的手艺很不错,熬了个粥,还炒了两个小菜。三人吃饭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下来了,林秋石得到的信息太多,一时间很难处理完,于是全程安静的吃着饭,也没有再问问题。

    刚下楼的程千里见他这么安静,很感动的表示:“好久没有见过情绪波动这么小的新人了,之前来的那几个不但是个十万个为什么,还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林秋石:“……别墅里还有其他人?”

    程千里:“还有两个,进门里去了,鬼知道他们能不能出来。”他尝了口程一榭煮的粥,嘟囔道,“都不多加点糖。”

    程一榭听到这话面无表看向自己弟弟。

    程千里赶紧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这对双胞胎的互动,倒是很有意思,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就听到程千里说:“你估计下周又要进门,不过不用担心,到时候阮哥陪着你一起进去,应该问题不大。”

    林秋石看了眼旁边的阮南烛在暗暗的叹息,心想完全想象不出门里的阮南烛居然是那样的姑娘,他道:“对了,是不是门里门外,我的长相会发生变化?”

    程千里:“对啊,门里我可丑了。”

    程一榭:“你现在也不好看。”

    程千里:“……”

    “那我门里长什么样?”林秋石有点好奇。

    阮南烛吃了最后一口饭:“下次进去的时候你照照镜子不就行了。”

    也对哦,林秋石觉得挺有道理的。

    “准备一下。”阮南烛说,“菲尔夏鸟的世界应该不会太难,通常第一次进入门里,都不会太难,只要拿到了提示,一切好说。”

    林秋石:“可是为什么我的第一世界感觉挺难的?”

    “因为门里有三个老手。”阮南烛,“除去我,熊漆和小柯也是老手。”他擦干了嘴,“他们应该隶属另外一个组织。”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内情在里面。

    男人旁边一个瘦弱的姑娘正在悲伤的哭泣,似乎被这场面吓到了。剩下几人脸上要么是茫然,要么是冷漠,另一个年轻男人冷嘲热讽道:“你要走就走呗,说得好像谁会拦你似得。”

    那中年男人冷笑一声,竟是真的转身就离开了这栋屋子。

    除了眼前这一栋孤楼,其他的建筑全部掩映在黑暗之中,好似有浓雾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了起来。那中年男人的胆子也是很大,居然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雾,林秋石刚想感叹一句这人脾气真大,结果还没到一分钟,那黑雾中就传来了那中年男人凄惨的叫声。

    随后,黑雾中踉踉跄跄的跑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甚至看不清楚长相和模样,只能从身高体型来判断,这人就是刚才跑进黑雾中的那个。

    “也是运气不错。”站在人群中的一个高个子御姐不咸不淡的开了口,“居然没死。”

    林秋石将眼神投到了这个御姐身上。她个子很高,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带着微卷,面容精致神情冷漠,因为她站在人群里面,林秋石也没有看得太清楚,直到她朝外面走了两步后,林秋石才注意到她的穿着——和进门之前的阮南烛一模一样。

    卧槽——林秋石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在心里骂了好几句卧槽,脸上还是做出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那个一直在哭的小姑娘看到这一幕之后哭的更惨了,“我好害怕……”

    “门的世界。”伪装起来的阮南烛如此说道,“我叫祝萌,第二次进来,你们呢?”

    “我是余林林。”林秋石随便想了个名字,“也是第二次。”

    “哦。”阮南烛点点头,很温和的说,“你也别哭了,这里虽然很可怕,但是也能活着出去的,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抽泣着道:“我叫许晓橙。”她大约是进门就开始哭,这会儿已经哭的两眼红肿,“这里好可怕。”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做了自我介绍,加上外面那个中年男人,人数一共是七个,其中三个都是新人。许晓橙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都是第一次到门里,许晓橙在哭,而另外一个年轻男孩则脸色发青,看起来一副随时可能会厥过去的模样。

    阮南烛在队伍里起到了主导作用,他和上个本的熊漆一样,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大家需要做的事,便提议先进楼里看看情况。

    “那他呢?”老人有一男一女,女的是个面容普通的年轻姑娘名叫唐瑶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第三次进门了,她指了指狼狈逃回来,浑身上下都是鲜血那个中年男人,“不管他了么?”

    阮南烛看了眼那中年男人,态度非常冷淡:“我懒得管,你要管你管吧。”

    “好吧,那就不管了。”唐瑶瑶点点头。

    那中年男人喘着粗气,见到众人都打算走了,赶紧跟了上来,他的眼神惊恐无比,也不知道在浓雾里看到了什么东西。

    这楼是很老旧的单元楼,只有一部摇摇欲坠的老式电梯。这电梯一次最多装五个人,于是只能分成两拨,大家都想和老手阮南烛走在一起,便在电梯门口卡住了。

    阮南烛见状温声道:“不如这样吧,我先带几个老手上去看看情况,你们在底下等着,待会儿我再坐电梯下来接你们。”

    “好。”一直在哭的许晓橙这会儿终于止住了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阮南烛,“姐姐,你一定要下来呀,我好害怕。”

    “嗯,我会的。”阮南烛应声。

    于是林秋石阮南烛,还有剩下的两个老手,四人一起进了电梯。

    这电梯显然超过了使用年限了,电梯周围画满了乱七八糟的涂鸦,有广告,有骂人的话和一些不知何种意味的图案。

    电梯的数字是从一到十四,阮南烛本来想一层一层的看,但是却发现一到十三楼都按不动,只有十四这个数字能按亮。

    “只能去十四楼了。”阮南烛说,“走吧。”

    林秋石点点头。

    根据阮南烛的说法,这个本的难度应该不高,而且他还说了自己接了活儿,却又没有解释那个活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梯缓缓上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四人都没说话,表情甚至说得上凝重,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林秋石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害怕有什么东西出现在门口。但什么东西都没有出现,呈现在林秋石面前的,是一条老旧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半掩着的门,门里正在传出电视机的声音,这家拽应该是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阮南烛神色平静,直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你们来啦。”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了门后,她穿着围裙,似乎正在忙着做饭,看见门外的四人,笑了起来,“进来吧。”

    阮南烛抬步进了屋子。

    林秋石和唐瑶瑶跟在身后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陈旧的老屋,三室两厅,看起来还算宽阔。屋子里虽然看起来很陈旧,但看得出经过很认真的打扫,连比较偏僻的地方都看不到一丝灰尘。

    林秋石走到了客厅中央,看见了那台发出声音的老旧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出动画,咿咿呀呀的有些吵闹。

    但吸引住林秋石目光的,并不是电视机,而是坐在电视机前沙发上的三个小姑娘。

    她们的长相,居然一模一样。除了长相,穿着和发型也别无二致,见到四个陌生人,她们只是移动了一下眼神,似乎对于来者丝毫不感兴趣。

    “这是我的女儿。”中年女人说,“谢谢你们来参加她们七天后的生日。”

    因为有了上个门的经验,林秋石一下子就抓住了女人说话的重点,七天后,参加生日,似乎就是他们来到这扇门的目的。

    知道这个目的林秋石松了口气,参加生日什么的总比做棺材好多了。

    女人说完了话,便自顾自的表示要去做饭了,然后给了他们几把钥匙,告诉他们旁边的屋子都能住。

    阮南烛把钥匙放进了怀里,让他们先在楼上等一会儿,他要去楼下接那几个新人上来。

    林秋石和唐瑶瑶点点头,看着阮南烛又进了电梯。

    “你是第二次进门么?”唐瑶瑶问道。

    林秋石点点头,他观察着屋子里三胞胎,想起了菲尔夏鸟这个故事里的三个姐妹。

    唐瑶瑶见林秋石魂不守舍,便息了声,安静的看起了电视节目。

    几分钟后,阮南烛带着剩下的新人上来了,没想到其中还有那个浑身是血的中年人。

    大约是在黑雾里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这中年人现在都看起来很是魂不守舍,他脸上的血液已经干涸,变成了一种让人觉得不愉快的酱黑色。

    “条件已经出现了。”阮南烛道,“在这里住七天,参加完三个三胞胎的生日。”他把中年妇女给他的钥匙放在手心里,“这有四把钥匙,分别是四个房间,你们看着选吧。”

    “我们不能住在一起嘛?”新人许晓橙虽然不哭了,但是还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小声道,“人如果够多,我们就不用害怕了。”

    阮南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拿着钥匙去了最近的一间房间,然后把钥匙插了进去。

    嘎吱一声轻响,眼前的门开了。

    “这屋子怎么这样啊?”许晓橙看到屋后的景象,被吓了一跳,这屋子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正常房型,而是只是一个单间,这单间只有一扇门窗,最中间摆放着一张木制的床。乍一看上去,简直像个整整齐齐的棺材。

    “房子太小了,没法一起住。”阮南烛说,“分一下。”

    “我想和你一起。”许晓橙直接举起了手,“小姐姐,我和你一起吧,我太害怕了。”

    她这么说了,阮南烛却没有理她,而是看了眼林秋石,指了指他:“你和我一起。”

    林秋石:“我、我吗?”

    阮南烛:“嗯。”

    其他人闻言,都对着他投来艳羡的目光……

    林秋石:“……”别瞪我了,这并不值得羡慕好吗!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落入干涸大地里的雨水,一下子滋润了完全干涸的的气氛,熊漆道:“什么地方?”

    林秋石道:“是坟地?可是我之前也去找了,这村子里的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直没有找到。”

    “自然不是坟地。”阮白洁说,“这个世界下葬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是哪里?”林秋石发问。

    阮白洁说:“还记得几天前你们扛树的时候,被树压死的那几个人么?”

    林秋石恍然:“对啊,他们几个不也算是死物么……”

    “走吧,找个时间去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填井的事情不久解决了么。”阮白洁说,“大家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但依旧算不得太轻松,因为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尸体到底能不能找到。从扛树那天起到现在外面一直在下雪,尸体早就被埋在深雪之中,要挖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