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73章 再次出现

时间:2018-03-29作者:西子绪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林秋石:“我问了你们告诉我?”

    程千里:“我不会。”

    林秋石:“……”你们可真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外面。

    林秋石从车上下来, 观察着眼前的建筑。这别墅独门独栋,周围不见人烟, 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荒郊野岭。

    别墅周围种满了茂密的草木,站在门外,便能听到嘈杂的虫鸣声。

    阮南烛停好了车, 三人便顺着小道一路往前。林秋石拿出手机看了眼, 发现现在刚好凌晨一点,大约是这里太偏了,手机信号很弱,只有那么一小格。

    阮南烛走在前面,到了别墅门口, 抬手推门而入。

    林秋石进了门后才看见别墅里面灯火辉煌,一楼客厅里坐了三个人, 似乎正在讨论事情。三人是两男一女, 见到他来,都对他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阮哥。”其中一人叫着阮南烛,从态度上来看非常的恭敬, “你回来了。”

    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 抬手示意林秋石坐在他的旁边。林秋石犹豫片刻, 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意思。

    阮南烛道:“你才从门里出来吧。”他手一伸, “纸条呢?”

    林秋石微微一愣, 没想到阮南烛如此的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铺垫,便直接找他索要那张纸条。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情况么?”林秋石道,“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到这里来,什么也不说就问我要东西?”

    阮南烛道:“千里,你解释。”

    程千里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他起身,拿起面前的笔记本,打开之后敲击了一阵子,然后顺手递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其妙,还是接过了笔记本,看见上面打开了□□个网页:“什么东西?”

    程千里:“你看看。”

    林秋石滑动鼠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网页页面,发现这些网页全是昨天的新闻,大部分都是意外死亡事件。其中一条林秋石很眼熟,说的是x市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超速驾驶,撞在了护栏上面直接死亡。看着新闻里姓氏的缩写和照片,林秋石终于意识到这些内容到底是什么。

    网页里所有死掉的人,都和他之前在门内看到的人是同一批人。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晚上,都死了,虽然死法千奇百怪,有自杀也有他杀。

    林秋石:“……门里死了,外面的人也会死?”

    程千里点头:“我先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做好心理准备,那门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噩梦,在里面出了事儿,在外面人也没了。”

    林秋石道:“我知道了,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程千里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阮南烛,“你刚从门里出来吧,你快点把你从门里得到的那张纸条拿给我们,那东西很重要。”

    林秋石:“我那纸条我没带在身上。”

    “没带没关系,你记得上面写了什么么?”程千里发问。

    林秋石点点头,他稍作迟疑,面对众人的注视,还是说出了纸条的内容:“菲尔夏鸟。”

    “查。”阮南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作了起来。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搞得林秋石也跟着有点紧张,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明白……”

    阮南烛道:“你最近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些预兆之类的东西。”

    林秋石道:“预兆?”

    阮南烛:“对,预兆。”他解释,“比如看见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出现一些细小的意外,亦或者……”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家里的动物不让碰了?”

    林秋石:“有有有,我家猫不让我抱了,你看我这毛补有得治吗?”

    程千里:“没得治了,割了吧。”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赶紧做出一副我在认真工作的表情。阮南烛道:“你快死了。”

    林秋石愣住:“啊??什么意思?”

    阮南烛:“字面上的意思。”他慢慢道,“但是只要你能撑过十二扇门,就能活下来,彻底脱离门的控制。”

    林秋石:“门的控制?”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有无数的问题涌上了脑海,但他又不敢全都问,看这个阮南烛,怎么都不像是个耐心特别好的人。

    果不其然,阮南烛道:“你不用急着发问,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慢慢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千里,交给你了。”

    程千里:“我发誓这是我最讨厌的新手问答环节。”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那我今天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林秋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是目前最重要的。

    “什么问题?”程千里道。

    “那个……阮白洁是你们什么人啊?”林秋石问道,“她跟你们肯定有关系吧?”

    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千里的表情非常的奇怪,甚至说得上扭曲。林秋石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憋笑。

    “以后你会知道的。”阮南烛温声道,“不要急。”

    林秋石:“……”你们表情怎么都那么奇怪啊。

    他们对话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查出了菲尔夏鸟和一些相关的资料。

    阮南烛听完众人的汇报之后宣布:“程千里,带着他认识一下大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程千里:“好。”

    阮南烛说完就走了,没一会儿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被留下的林秋石和程千里面面相觑,最后程千里站起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卢艳雪,我们团队里的唯一一个姑娘,胆子比男人还大,性格比男人还糙。”

    卢艳雪:“卧槽,程千里你会不会说人话?”

    程千里没理她,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陈非,易曼曼,陈非是戴眼镜的那个,另外一个叫易曼曼,这人很事儿,废话也特别多,最好离他远一点。”

    陈非对着林秋石点了点头,易曼曼:“程千里你是皮痒了还是怎么着?”

    “这位是林秋石,你们都知道了吧。”程千里说,“阮哥带回来的人。”

    三人从态度上来看,还是都挺友好的,但都话不多,没有要和林秋石交流感情的意思。

    程千里似乎看出了林秋石的想法,很真诚的解释:“你不要怪他们不欢迎你,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感情是很难受的事。”

    林秋石:“……”你这么说,我就好受多了——才怪啊,什么叫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至少要撑过下一扇门吧。”程千里说,“不过你的下一扇门阮哥应该会带着你过,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林秋石:“那阮白洁……”

    程千里:“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林秋石:“……”你这话题也拐的太生硬了吧。

    林秋石没饿,半夜被叫起来后也睡不着,于是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做事。他们似乎都在查找关于菲尔夏鸟的事情,虽然这只是个童话的名字,但他们却好像要挖地三尺,找出所有的线索。陈非和易曼曼还在讨论明天去图书馆一趟。

    程千里说林秋石闲着没事儿可以上楼睡觉,房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右手最靠里面的那一间,里面还有电脑什么的,林秋石要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打打游戏。

    林秋石:“……那我去睡觉了。”

    程千里:“晚安。”

    林秋石噔噔噔上了楼,刚转进右手,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他本来以为是住在别墅里的其他人,正欲上前打个招呼,结果林秋石刚看清楚那人的脸,他后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原本应该坐在楼下的程千里,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程千里?”林秋石慢慢的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眼神冷漠,气质和程千里完全不同,听到林秋石的话,淡淡开口:“我不是程千里。”

    林秋石:“那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程千里他哥。”

    林秋石:“啊?”

    那人说:“程一榭。”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他没说话,转身跑回了一楼,看见程千里的确是坐在客厅里正在和卢艳雪聊天,见到他跑回来,疑惑道:“怎么了?”

    林秋石:“你有个双胞胎哥哥啊?”

    程千里:“哦,对,我忘了。”

    林秋石:“……”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吗?而且你们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一榭千里,一泄千里???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落入干涸大地里的雨水,一下子滋润了完全干涸的的气氛,熊漆道:“什么地方?”

    林秋石道:“是坟地?可是我之前也去找了,这村子里的墓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直没有找到。”

    “自然不是坟地。”阮白洁说,“这个世界下葬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是哪里?”林秋石发问。

    阮白洁说:“还记得几天前你们扛树的时候,被树压死的那几个人么?”

    林秋石恍然:“对啊,他们几个不也算是死物么……”

    “走吧,找个时间去把他们的尸体挖出来,填井的事情不久解决了么。”阮白洁说,“大家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缓和了不少,但依旧算不得太轻松,因为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尸体到底能不能找到。从扛树那天起到现在外面一直在下雪,尸体早就被埋在深雪之中,要挖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再怎么不容易,也肯定比杀人简单。

    大家知道时间紧迫,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纷纷表示最好尽快将那个尸体挖出来谨防生变。

    林秋石没想到众人对这件事的接受程度这么高,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不过仔细想来,这的确是目前的最佳方案了。虽然在雪天里挖尸体,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至少大家有了奋斗方向。况且就算是在挖尸体的过程中出现了牺牲者,也敲合了大家的意——不用动手杀人,便有了可以填井的死物。

    半个小时后,大家聚在了屋子门口,每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铁铲。

    “走吧。”熊漆嘴里叼着根烟,这是他带到这个世界里的最后一根烟草,所以抽的格外仔细,“今天必须要挖出来。”

    那个昨天追杀王潇依的程文眼眶赤红,眼白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神经质的味道:“挖不出来,我们都得死。”他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潇依和林秋石。

    林秋石没给他面子,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走了。”阮白洁叫了一声。

    熊漆便领着众人朝着山间小路去了。

    这几天一直是晚上下雪白天晴,地上的雪积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印出松软的脚印。

    大约几十分钟,大家便来到了那条熟悉的山间小路,再往上就是林场。

    “好像就是这附近了。”因为没什么标志物,所以熊漆只能确定了大概的范围,“大家就在这儿开始挖吧。”

    林秋石点点头,握着铲子的手一个用力,便铲起了一堆雪。

    小路虽然不宽,但范围却很广,这么找尸体着实有些费劲。但大家干的都很认真,没有一个人偷懒。

    阮白洁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慢慢悠悠的嗑着瓜子。她悠闲的表情,和小柯紧张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约是看不惯阮白洁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小柯忽的道:“你就不怕死么?这个世界里死了,现实世界也一样会死去。”

    阮白洁懒洋洋的:“怕啊。”

    小柯道:“你怕怎么还是这幅表情?”

    阮白洁看都懒得看她,对待她的态度简直像是在对待空气,简直可以称得上蔑视:“每个人怕的反应都不一样,有的哭,有的人笑,我就喜欢嗑瓜子。”她手一伸,把瓜子壳撒在了铺满了白雪的小道上,“还喜欢乱丢垃圾。”

    小柯:“……”她清楚的感觉到阮白洁是在愚弄她,可是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恨恨的低骂一声,转身走开了。

    阮白洁的表情似笑非笑,从到这里开始,她的眼神就没从林秋石身上移开过片刻,仿佛林秋石身上有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意。

    林秋石倒是没看阮白洁,他低着头,认真的铲雪,心中祈祷能快些找到那两具尸体。

    然而有时候上天就是这样不遂人愿,他们出发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挖了一个小时之后夜色便降临了大地。

    雪又开始飘飘洒洒的往下落,林秋石往冻僵的手里哈了一口气,朝着天空望了一眼。

    今天的月色倒还不错,巨大的月亮挂在天空中,映照在洁白的雪地上,让山林之间不至于太过黑暗。

    熊漆站在他的旁边,边和小柯说话边铲雪,情绪暴躁的程文也没有挺,他一边外一边咒骂,动作还算迅速。

    剩下三个姑娘,则站在小路的旁边,她们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秋石。

    林秋石挖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抬起头,朝着阮白洁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定那里的确是站了三个人。

    一高两矮,两个矮的并排站在一起,似乎还很是友好的牵着手。

    看到这一幕,林秋石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

    “怎么了?”不远处的熊漆发现了林秋石的异样,“林秋石?”

    林秋石道:“好像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这是小柯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后,林秋石终于发现了奇怪的那个点,他们还剩下六个人,熊漆,小柯,王潇依,程文,阮白洁,还有他自己。

    小柯站在熊漆的身边,那么阮白洁身边怎么会有两个牵着手的人呢。

    林秋石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挥动着铲子,嘴里叫着:“阮白洁,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阮白洁从石头上站起,朝着林秋石走了过来,她问:“什么事?”

    林秋石没吭声,余光还注视着那两个牵着手的人,他发现这两个人站在树梢的阴影里,基本看不清楚模样。他们的身高几乎一模一样,两只手连在一起,仿佛感情很好似得。只是此刻看来,却着实让人头皮发麻。

    “林秋石?”阮白洁问道,“怎么了?”

    林秋石还是没说话,他正打算等阮白洁靠近点再说,便感到自己的铲子微顿,像是挖到了什么硬物似得。

    阮白洁正好走到林秋石的面前,她一低头,便看到了林秋石铲子旁边的一具冻僵了的尸体:“你找到了?”

    “什么?”林秋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阮白洁的话什么意思。

    “你挖到尸体了?”阮白洁的语气轻快起来,她道,“可以啊,运气不错嘛……”

    这下林秋石才猛然惊觉自己铲子挖出来了什么东西,他埋头看去,在雪地之中看见了一具冻僵了的尸体,尸体目前只露出了一双苍白的手,但可以确定应该就是扛树而死又被积雪盖住了的同伴。

    “找到了!”林秋石大声叫了一句。他叫完之后,朝着刚才看见两个人影的地方再次投去目光,却是看见原本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那个人影慢慢的朝着他们移动,等到了月光照到的地方,林秋石认出那人是王潇依。

    王潇依走到了林秋石旁边,似乎是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你看着我做什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事。”

    王潇依道:“谢谢你,你真厉害。”她垂眸,看向了雪坑里的尸体,眼神温柔极了,“要不是你,我昨天可能就死了,你居然还能找到尸体……”

    林秋石道:“运气好而已。”他突然伸手,牵住了阮白洁,“你过来点。”

    阮白洁感到林秋石的动作,微微挑了挑眉,正欲说话,却感到林秋石的手指在她的手心里轻轻画了起来。

    他一共画了四笔,写出了一个王字。

    几乎是片刻之间就心领神会,阮白洁紧了紧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明白了,她看向尸体,道:“既然找到了,我们就赶紧把尸体带回去吧。”

    “好呀。”王潇依笑了起来,她说,“我们快点回去吧。”

    其他人似乎并没有发现王潇依的异样,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尸体上面。

    “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尸体。”熊漆赞扬着林秋石的好运气,“我还以为我们要在外面过夜了呢。”

    “走吧,把尸体弄回去。”程文看见尸体,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恨恨的瞪了王潇依一眼,“算你命好。”

    王潇依露出恐惧的表情,打算躲到林秋石身后去。这次林秋石没让她这么做,他一把抓住了王潇依的手腕,道:“别怕他,有我们在呢,程文,你有病吧,吓个姑娘干嘛?”

    程文说:“她根本就不是人,我全都看见了!”他似乎精神上像是出了点问题似的,情绪一直很暴躁。不过被林秋石说了几句,好歹没有再威胁王潇依,而是低着头和熊漆一起将雪坑里的尸体挖了出来。

    这尸体在雪地里被冻了几天,还是之前的模样,甚至于腰腹上被砸断的地方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内脏和脊椎,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如果是林秋石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估计又想吐了。但经过这么几天的锻炼,此时的林秋石看见尸体已经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研究研究。

    “怎么搬回去?”小柯发问,“背吗?”

    “拖回去吧。”熊漆道,“虽然不太尊重死者,可也总比再死两个活人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