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64章 陷害

时间:2018-03-21作者:西子绪

    ,!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整个画面怪异又恐怖,看的众人呼吸几乎停滞。

    “还看什么!跑啊!”阮白洁的声音惊醒了仿佛被魇住的众人,林秋石也恍然醒来, 待他再一看去,却发现那东西已经从柱子里挤出来了大半。

    “跑!!”阮白洁道,“跑啊!!”

    她一声令下, 众人拔足狂奔,林秋石也不敢再浪费时间, 拼足了劲儿往家的方向跑去。

    而身后的声音却越来越响,那东西好像已经从柱子里成功挣脱了出来, 开始追逐他们。

    林秋石听到了一种东西在雪地里爬行的声音,他知道此时不能回头, 却还是没有忍住,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吓的他一个踉跄,只见那鬼怪果然已经从柱子里挤了出来, 看起来是个女人的模样,浑身赤.裸,披散着黑色的长发, 但她的身体却比正常人大了好几倍, 长长的四肢如同节肢动物一般在地上以怪异的蠕动, 面容看不清楚, 但最为醒目的, 是她手里的那把沾满了红色液体的长柄斧头。

    “操!!!”林秋石终于忍不住骂了脏话, 之前几次都有点幻觉的意思, 这一次众人如此清晰的看到了这类东西,终于有了自己处于异度空间的切实感。

    队里还有其他人转头的,总之只要看到了这东西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求生欲使得众人加快了步伐,但雪天路滑,又是村头的小道,再怎么快也快不到哪儿去,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大家便要被追上了。

    “救命——”小柯似乎因为跑的太急,一脚踏空,整个人都摔倒在了雪地上,她想要再次爬起,却因为恐惧变的手软脚软,根本无法发力,“熊哥——救命啊——”

    众人都以为小柯死定了,这种关键的时刻,自己的命能不能保证都是问题,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谁知小柯凄惨的呼唤后,熊漆居然咬了咬牙,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转身将小柯从雪地里拉了起来:“快走!”

    “熊哥。”小柯呜呜直哭,眼泪流了一地,她正欲感谢熊漆,就感到一个阴影笼罩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提着斧头的女人来了,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被吓的比石头还要僵硬的两人,咧开嘴笑了笑,女人的嘴极大,能看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牙齿,那双极长的手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她抬手,便对着面前两人劈砍下来。

    “啊啊啊!!!”小柯发出凄厉的惨叫,伸手死死的抱住了熊漆,根本不敢再看眼前的画面。

    熊漆咬着牙也闭上了眼,似乎放弃了挣扎。

    然而就在斧头落下的那一瞬间,两人身上却是浮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斧头落在金光上面,发出一声利器相接的清脆响声。

    高大的女人见状发出一声不满的怪叫,竟是没有再管小柯和熊漆,继续朝着前面的人追去了。

    小柯和熊漆死里逃生,两人都瘫软在了雪地里。

    “熊哥,这是怎么回事。”小柯颤抖着声音发问。

    熊漆沉默了一会儿,哑声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进庙里拜的那尊佛吗?”

    小柯点点头。

    “可能是他护了我们。”熊漆抬目,看向女人奔去的方向。

    “所以那些一个人进庙的……”小柯显然是明白了熊漆的意思,她想起了一个人进庙时并没有看到他们所见到的那尊慈祥的佛像,而是看到了面前这个拿着斧头的女人。

    “死定了。”熊漆苦笑。

    林秋石和阮白洁狂奔一路,最后也差不多经历了和小柯熊漆同样的时。不过这次却是阮白洁把力竭的林秋石护在了怀里,面对眼前狰狞的怪物,她似乎并无太多恐惧,甚至分神轻轻的吻了吻林秋石的头顶,说了声不怕。

    林秋石本来想帮阮白洁拦一下,结果却被阮白洁抱的死死的,几乎是动也不能动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斧头朝着他们劈来,接着在他们面前被金色的光芒拦下。

    “呵。”阮白洁笑了。

    林秋石一个愣神,便看着女人迅速转身,朝着他们身边的人奔了过去。那人也看到了林秋石和阮白洁身上发生的事情,然而不过愣了几秒,就发现女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我们是不是得救了?”那人对着林秋石发问吗,“我们身上的光……”

    “噗嗤”——是利器破开身体的声音。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整个人就被锋利的斧头劈成了两半,直到临死前,他的脸上都还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事情放在他身上,就是不同的结局。

    林秋石坐在雪地里,看着鲜血淌了一地,女人发出咯咯的笑声,提着斧头继续找别的人去了,留下一地血红的残骸。

    他抿了抿唇,想要抑制住自己呕吐的欲望。

    “没事了。”阮白洁在旁边拍着他的背,“结束了。”

    林秋石道:“是因为进庙的人数不对吗?”

    阮白洁没说话。

    林秋石:“单独进庙的有两个人,他们是不是……都死定了。”

    阮白洁道:“我也不知道。”

    对啊,这种问题的答案,谁知道呢。

    林秋石雪地里站起来,对着阮白洁伸手:“走吧,回家。”

    阮白洁笑了笑,握住了林秋石的手。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家聚在家中时,人数再次减少。

    果然如林秋石所预料的那般,独自进庙的人,没有一个活了下来。那个拿着斧头的怪女人,夺去了他们的性命。

    “她把尸体全部带回去了。”有人说着自己看到的情形,“那尸体被砍成了两半,她一边笑,一边把尸体提了起来,拖进了庙里。”

    “所以是那个木匠骗了我们?”小柯哑声道,“如果我们真的按照他说的法子进了庙里,岂不是所有人都得死?”

    “死不了。”熊漆语气疲惫,“至少能剩下一半吧,这里面一般不会团灭,至少也会留下一半。”

    “留下一半也没用,谁知道她还会不会来。”阮白洁倒是恢复的很快,这会儿又靠在椅子上开始慢慢的嗑瓜子了,她嗑瓜子的模样也很漂亮,甚至可以说是优雅,“就算她一天杀一个,都够呛的。”

    众人陷入沉默。

    “已经拜了庙,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棺材了?”有人发问。

    熊漆点点头:“明天去和那个木匠说一声,不过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自然没那么简单,井可还是没填呢。填一口井在现实世界里或许不是什么难事,但在这个世界里,却足够要人命了。

    谁知道填井的时候,里面会冒出点什么东西。

    不过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大家被那玩意儿追着跑了一晚上,又亲眼目睹了同伴的惨死,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了。

    于是众人早早的散去,准备好好休息一晚。

    至少今晚,不用担心会死人了。

    林秋石躺在床上,看见阮白洁躺在了他的身侧。

    “今天谢谢你。”林秋石说,“你太厉害了,我居然体力还不如你。”

    今天逃命的时候,先跑不动的是林秋石,看阮白洁的状态,他甚至怀疑她能一路蹦跶着回家。

    “男人体力不好可不行。”阮白洁深沉的说了句。

    林秋石:“……”

    阮白洁:“你说对吧?”

    林秋石:“……”对你个头。

    阮白洁侧过脸,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阮白洁道:“你活着出去了,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林秋石想了想:“如果活着出去了,我就回老家结婚?”

    阮白洁:“你有女朋友?”

    林秋石笑道:“设计师加班狗哪里的来的女朋友。”

    阮白洁:“梦想总是要有的嘛,等出去了我给你在淘宝上买个女朋友好了。”

    林秋石:“……你真是个好人。”

    阮白洁:“客气啊兄弟。”

    两人聊了会儿天,便慢慢的陷入了深眠之中。这一晚林秋石一个梦也没有做,似乎他也习惯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无情。

    第二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晴天。

    林秋石去了厨房,看见大家已经早早的起来,吃了饭正在讨论待会儿去木匠那儿的事。

    熊漆看见林秋石和他打了声招呼,又问阮白洁人呢。

    “还在床上呢。”林秋石说,“说太冷了,不想下床,我给她带点吃的回去。”

    熊漆哦了声,说他们打算待会儿就出去,让林秋石最好一起。这要是放在平日,那大家估计会怀疑林秋石和阮白洁做了点什么,但奈何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要是林秋石他们还有这个兴趣和精力,那真是天赋异禀。

    今天去木匠那儿,熊漆主要是想问问关于填井的事儿,怎么填,什么时候填他们都不知道。不过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为什么要填井。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林秋石也确定这里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一口井,井口大部分都立在院子中央,刚好挡住人出去的路。这从构造上来说本就非常的不科学,似乎隐藏着什么奇怪的风俗。

    昨天因为木匠错误的信息导致死了两个人,大家再次看到他时的心情都不大好。连一向和善的熊漆表情都冷了几分,好在那老头子也不甚在意,还是握着那杆烟枪,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老爷子,拜完之后我们需要做什么呢?”熊漆问。

    “自然是填井了。”木匠说,“选个晚上,把死物往井里一放,就成了。”

    “死物?什么死物,这话什么意思?”小柯感觉不妙,语气一下子重了许多,“您什么意思?”

    木匠说:“字面上的意思。”

    “只要是死掉的生物都可以?”熊漆连忙确认。

    “对,只要死掉的都行。”木匠说,“鸡鸭狗鹅,只要你们能找得到,三天之内丢在井里,盖上土,这棺材就能做出来了。”

    听到只要是死掉的东西都行,熊漆松了口气,但他这口气还没松完,旁边站着的阮白洁就来了句:“我们在这村子这么多天了,就没看见这村里有什么活物,去哪里找什么鸡鸭狗鹅。”

    “可是我们不是吃了鸡蛋么?”林秋石想起了家里的那个菜篮子,“既然有鸡蛋,就应该有鸡啊。”

    “你是没仔细看那篮子吧。”阮白洁道,“我们屋子里根本没有外人进来,也没有村民,那篮子里的东西都是自己变多的。”

    林秋石:“……所以那鸡蛋到底是什么生的。”

    阮白洁:“管是什么生的,反正味道不错。”

    林秋石:“……”他觉得胃不太舒服。

    在阮白洁的提醒下,大家似乎都想起了这村子里的确没有什么活物,此时正值寒冬,山野里更不可能有东西,熊漆也是个聪明的,一下子就抓住了某个关键点,他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开始发白:“老人家,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匠说:“我只是个做棺材的,能说的能做只有这么多,我也不会故意害你们。”

    他这话说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那人一拍桌子,怒吼:“什么叫不会故意害我们,你让我们一个个的进庙里去祭拜,现在只要是单独进去的都死了——”

    木匠冷冷道:“棺材是用来做什么的?”

    众人愣住。

    “不就是用来装死人的么,没有死人,做什么棺材。”木匠笑了起来,那张满是皱褶的脸上,看起来诡异极了,“况且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

    阮白洁:“听你什么话?”

    木匠指了指他们:“还剩这么多人,她可还没吃饱。”

    “吃饱……?”林秋石听到吃这个词,一下子就想起了三楼上面被嚼成了碎块的尸体,还有昨天众人提到的那些细节,被那个恐怖鬼怪砍死的人好像都被拖回了庙宇之中,现在他终于知道了那些尸体最后的下落。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熊漆忍不住发问,“那个女人……”

    木匠摆了摆手,不肯继续说。

    阮白洁眼神开始飘,最后停留在了某个空荡荡的角落,嘟囔了一句:“怎么把棍儿收起来了啊。”

    木匠差点没气笑,心想我不收起来等着你像上次一样拿起来威胁要揍我吗。

    阮白洁:“虽然棍子没了,但是还好我有别的准备。”她说着从身后掏了一把折叠小刀,“老爷子,好好说道说道吧,反正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们都得死在这儿,死前把您一起带走做个伴也挺好的。”

    木匠:“……”

    不管是木匠,连林秋石都看的目瞪口呆,众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大部分人脑子里都在想还有这种骚操作吗??

    木匠气的要死,又拿阮白洁没办法,只能咬着牙说了一下“那个女人”的事。

    原来那个女人,是他们村里供奉的一尊神,虽说是神,却是邪神,在保佑村子平安的同时,又极喜食生骨肉。每到冬天,村里人都会以活牲祭祀。但今年村子里出了意外,活牲都没了……

    好在这时,来了几个愿意帮他们做棺材的外乡人。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懂了,原来他们就是村民眼里的活牲。

    “必须要喂饱么?如果没喂饱会怎么样?”熊漆问。

    木匠说:“没喂饱……她就会来找你们,做棺材的人都得供奉她,所以今年除了你们,没人做棺材。”他抽了口烟,“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只要你们去填了井,我就开始做棺材。”

    阮白洁没说话,低着头玩着手里的小刀,她的手指修长,锋利的刀刃飞快的在她指尖穿梭,看的人眼花缭乱。

    木匠也沉默下来,他似乎颇为忌惮阮白洁,说话时经常的看她两眼。

    就在众人以为阮白洁还会说点什么的时间,她却叹了口气,道:“走吧。”

    “这就回去?”熊漆说。

    “不然呢。”阮白洁有点不耐烦,“他就知道这么多东西了,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她转身,推门而出,态度十分决绝。

    大家见状也跟着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林秋石感觉阮白洁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他追出去后问她怎么了。

    阮白洁道:“今天晚上小心点吧。”

    “什么意思?意思是那东西还有可能来找我们?”林秋石只能想到这个要小心的原因。

    “呵。”阮白洁笑了,她突然扭头,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轻声道,“有时候呀,人可比鬼怪,可怕多了。”

    林秋石愣住。

    “回去了。”阮白洁转身往前,林秋石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这姑娘真的是看不透。

    如果说去木匠那儿之前,大家还会偶尔说那么一两句话,那么从木匠那儿回来之后,众人间的气氛就彻底的变成了一潭死水,还是快要发臭的那种。

    林秋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阮白洁吃着烤红薯,慢吞吞的解释:“你傻啊,因为之前大家还会想着齐心协力一起活下来,但是现在嘛……”

    “现在?”林秋石疑惑。

    “现在,大家都在盼着对方早点死啊。”阮白洁靠着椅子,“只要有人死了,就有了死物填井,棺材也就做出来了,大家都能活着离开……”

    林秋石:“……”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茬,听后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门里的世界都是这样的吗?”

    阮白洁继续道:“这其实还算好的,今晚你可千万别出门,不然……”

    林秋石:“会遇到那个女鬼?”

    阮白洁摇摇头:“可能会遇到比女鬼更恐怖的东西哦。”

    林秋石其实内心猜到了什么,但他还是不太愿意承认。毕竟生于法制社会,他的思维还没能脱离框架。阮白洁暗示,有人会为此杀了同伴,以获得可以填井的死物,他却不愿意去相信,真的会有人这么做。

    当晚,林秋石失眠了。

    阮白洁躺在他旁边,睡得依旧像头无忧无虑的猪。

    林秋石则看着天花板,想着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儿,窗户和门都关好了,他本来还想用椅子抵住门,结果阮白洁在旁边来了句:“你就不怕那东西突然出现在我们房间里面……?”

    林秋石:“……!!”有道理。

    于是他乖乖的又把椅子挪开了。

    然而该发生的事情,迟早都会发生,凌晨两点,被失眠困扰的林秋石,再次听到了人类的惨叫声。

    林秋石少有的跟着阮白洁一起赖了会儿床,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

    最后阮白洁饿了,催着林秋石去搞点东西吃。

    林秋石去了厨房,看见大家已经早早的起来,吃了饭正在讨论待会儿去木匠那儿的事。

    熊漆看见林秋石和他打了声招呼,又问阮白洁人呢。

    “还在床上呢。”林秋石说,“说太冷了,不想下床,我给她带点吃的回去。”

    熊漆哦了声,说他们打算待会儿就出去,让林秋石最好一起。这要是放在平日,那大家估计会怀疑林秋石和阮白洁做了点什么,但奈何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要是林秋石他们还有这个兴趣和精力,那真是天赋异禀。

    今天去木匠那儿,熊漆主要是想问问关于填井的事儿,怎么填,什么时候填他们都不知道。不过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为什么要填井。

    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林秋石也确定这里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一口井,井口大部分都立在院子中央,刚好挡住人出去的路。这从构造上来说本就非常的不科学,似乎隐藏着什么奇怪的风俗。

    昨天因为木匠错误的信息导致死了两个人,大家再次看到他时的心情都不大好。连一向和善的熊漆表情都冷了几分,好在那老头子也不甚在意,还是握着那杆烟枪,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老爷子,拜完之后我们需要做什么呢?”熊漆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