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53.现实里

时间:2018-03-09作者:西子绪

    有的人总会嫌弃生活的平淡, 然而只要经历过门内的世界,才会发现这种平淡是一种幸运。

    车流, 行人, 乃至于天边的云, 路边的草都在门内世界的衬托下变得可爱起来。林秋石和程千里两人躺在楼顶上的座椅上,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吐司和栗子也在旁边,吐司摇着尾巴在楼顶蹦蹦跳跳, 而栗子则趴在林秋石他们旁边,舒展着身体和他们一起晒着太阳。

    程千里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呼吸变得平稳起来。

    林秋石昏昏欲睡之际,却听到楼下传来了争吵声。这声音离他有些远,如果按照正常人的听力肯定是听不到的, 但林秋石却捕捉到了这微不可闻的响动。

    他本来以为是别墅里的其他人吵架,可仔细一听, 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这声音听起来居然是阮南烛和程一榭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程一榭, 你弟弟如果知道了,他也不会高兴的。”这是阮南烛说的话,虽然乍听起来很平静, 但是按照这段时间林秋石对他的了解, 他这语气其实是在生气。

    “所以我不会让他知道。”程一榭道, “阮哥, 我懂你的意思。”

    阮南烛:“你懂?”

    程一榭说:“但是我别无选择。”

    阮南烛冷冷道:“我希望你懂吧。”

    林秋石从来没有听过阮南烛这么冷漠的语气, 好似对眼前的人彻底失望了似得,他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下来,程一榭也没有再解释。

    这对话实在是云里雾里,若不是两人的语气都很奇怪,恐怕林秋石也不会觉得他们吵架了,他思考了一会儿,猜测这事情可能和程千里有关系,但具体是什么事,他暂时还不知道答案。

    温暖的太阳烤的人昏昏欲睡,周围安静下来后,林秋石也慢慢的闭上了眼。就在他马上要睡着的时候,一道阴影却突然照在了他的面前,林秋石猛地惊醒,睁开眼后看到阮南烛站在他的旁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林秋石吓了一跳,从椅子上爬起来,道:“有事?”

    阮南烛:“准备一下,和我出去见个人。”

    林秋石道:“好……”

    阮南烛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也没有说为什么出去,到底见什么人。

    不过这些事情早晚会知道的,林秋石换了身衣服,上了阮南烛的车,朝着市区驶去。

    到了市区,车辆驶入了一个隐蔽的小区,这小区似乎有些特别,安保非常严格。

    林秋石有点好奇:“这小区里都住了些什么人?”

    “有钱的商人,影响力大的政客,足够红的明星。”阮南烛说,“待会儿见的人比较特殊,你在旁边听着就行。”

    “好。”林秋石点头。

    车停好后,阮南烛带着林秋石走进了一栋白色的漂亮别墅。

    一进别墅,林秋石就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之前见过的谭枣枣。此时她正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长裙,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看见他们露出矜持的笑容。

    不得不说,这样看起来谭枣枣身上的气势还是很强的,但奈何林秋石早就见过了她在门里面的模样,所以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迫感。

    “秋石,你来了。”谭枣枣冲他笑了笑,“阮哥……”

    “人呢?”阮南烛走到她的面前,直奔主题。

    谭枣枣说:“还没过来,他这人,性子傲,说话不中听你别介意,我会好好劝劝他的。”

    阮南烛表情冷淡的在她旁边坐下。

    “他不太信鬼神之类的东西。”谭枣枣说,“我也没想到他会遇到门……”

    阮南烛:“他自己告诉你的?”

    谭枣枣:“对,他当时以为自己做了个梦,所以……阮哥,您看这活儿你们能接吗?”

    阮南烛道:“先见了人再说吧。”

    谭枣枣点点头。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林秋石只看了一眼,便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人他认识,或者换句话说,这人全国上下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认识,正是目前国内最红的一个演员。和一般的明星不同,他的演技一流,已经从国内跨向国际,目前正在转型导演,自己执导的好几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

    就算是林秋石这样不怎么关心娱乐圈的人,也看过他演的影片。

    “张弋卿。”谭枣枣叫出了他的名字。

    “枣枣。”张弋卿从年龄上看就是谭枣枣的前辈了,更不用说在演艺圈的地位,他长相是那种充满侵略性的锐利,初见便会让人觉得非常的不好相处。

    而按照谭枣枣的说法来看,他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位是阮南烛,这位是林秋石。”谭枣枣微笑着做着介绍,“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人……”

    张弋卿朝着阮南烛他们问了好,态度不冷不热。

    “我之前的门就是他们带着过来的,阮哥非常的靠谱,是圈子里面很难请的人。”谭枣枣道,“有了他们,你一定不会……”

    她话还没说完,张弋卿就做了个停的手势,他说:“我已经知道了。”

    谭枣枣:“那你……”

    张弋卿:“我还要再考虑一下。”他眼神锐利的和阮南烛对视片刻,两人都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这一眼看的颇有点电光火石的味道。

    谭枣枣一愣:“可是你的下一扇门马上就要开了,到时候如果……”

    张弋卿说:“还有其他组织联系我。”

    阮南烛:“白鹿?”

    张弋卿道:“你知道?”

    阮南烛轻蔑了笑了笑,他站了起来,对着林秋石道:“秋石,我们走。”

    林秋石嗯了声,跟在阮南烛身后准备就这么离开。

    谭枣枣看到这一幕却是慌了,说:“弋卿,你为什么要找白鹿?现在圈子里最靠谱是黑曜石啊,我好不容易……”

    张弋卿说:“还没试过怎么知道哪个最靠谱。”

    谭枣枣闻言有点生气了:“我不就拿命试过么?你到底怎么了,白鹿那边的人和你说了什么——”

    阮南烛说走就走,毫不含糊,从离开到出门,完全无视了谭枣枣的呼唤,连头都没有回一次。

    谭枣枣急的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阮南烛走了。

    两人上车之后,林秋石有点好奇,“南烛,我们就这么走了?”

    阮南烛:“走。”

    林秋石:“是黎东源干的?”

    阮南烛:“除了他还能有谁。”他似笑非笑,表情倒不像刚才在屋子里那么紧绷,“不过这人有点难搞,搞砸了也是很麻烦的事,交给黎东源那边没什么关系。”

    林秋石想起张弋卿那高傲的神情,觉得阮南烛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张弋卿一看就不是什么容易相处的人,无论是从大屏幕上看,还是直接面对面。

    不过话说回来,林秋石开始还觉得是白鹿抢了他们生意,但越看阮南烛的模样越不对劲,最后他没忍住:“南烛,不会是你故意给白鹿放的消息吧?”

    阮南烛本来在开车,听到这话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顿。

    “还真是?”林秋石一下子就抓住了他表情里的细微末节,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真的是你透露给白鹿的?”

    阮南烛:“嗯。”

    林秋石:“为什么……”

    阮南烛用很缓慢的语气回答了林秋石的问题,他说:“因为我不喜欢他的电影。”

    林秋石:“……”

    “好了,我开个玩笑。”阮南烛笑了起来,“你不会当真了吧。”

    林秋石:“……”为什么他觉得阮南烛是认真的。

    “毕竟是谭枣枣介绍来的人。”阮南烛道,“我得给她一个面子,不过既然是他自己不愿意接受黑曜石,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林秋石:“所以白鹿是怎么打动张弋卿的?”

    阮南烛:“谁知道呢。”他一点也不关心。

    两人回到家没多久后,林秋石就接到了谭枣枣的电话。电话里她非常诚恳的对这件事道了歉,让林秋石劝劝阮南烛别生气了。

    林秋石:“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打电话?”

    谭枣枣:“我怕……”

    林秋石:“……”

    谭枣枣:“你不怕阮哥吗?”

    林秋石:“开始是有点怕的,现在还好。”阮南烛冷淡的样子的确会让人觉得不好相处,不过有了门内的铺垫,林秋石倒是觉得还好。

    “那你真厉害。”谭枣枣感叹,“我还是喜欢穿女装的他……”

    林秋石在心里暗戳戳的想,谁不喜欢呢。

    下一扇门,是林秋石的第六扇,阮南烛提到有可能是和程千里一起进去。不过目前时间还早,具体什么情况没有确定,阮南烛只是让林秋石好好休息,不用想的太多。

    之前易曼曼带回来的那个问题很多的新人秦不殆过了第二扇门,然后陷入了一种不想活的抑郁状态。不爱吃饭也不爱动,天天就坐在客厅里,几天下来瘦了一圈。

    林秋石有点担心他,陈非却让他不要太紧张,说这是每个新人都必须经历的过程。

    林秋石一听有点奇怪:“必须经历的过程?”

    陈非:“对啊,基本上所有人都会抑郁一段时间,基本都是在第二三扇门之间,撑过来就好了,没撑过来就凉了。”’

    林秋石:“……那我怎么没有?”

    陈非瞅了他一眼:“可能是神经粗吧。”

    林秋石:“……”

    陈非说:“我就只见过两个人对门内什么反应的,心态平和的接受的,一个是你。”

    林秋石:“一个是阮南烛?”

    谁知道陈非摇摇头:“一个是程千里。”

    林秋石:“……”

    陈非:“后来我们讨论了一下,感觉他是智商太低了,不能理解门内这事儿。”

    林秋石想起了程千里追着吐司屁股后面跑的表情,居然觉得陈非他们的讨论结果还是很靠谱的。

    “阮南烛也抑郁过?”这是林秋石比较好奇的问题。

    “应该抑郁过。”陈非说,“只是当时我们都不在,所以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不过听以前一个老人说过这事,阮哥的确抑郁了一段时间,后来才好了。”

    林秋石:“那个老人呢?”

    陈非沉默片刻:“死了,和阮哥一起进第九扇门的时候死了。”

    林秋石感到呼吸一窒。

    陈非似乎也不像多聊这个话题,摆摆手让林秋石别多想,反正他们都是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倒不如及时行乐,好好享受现在的时光。

    的确如此,林秋石在心中感叹,其实这一屋子的人,心理素质都很过硬啊。

    不过林秋石在休息,阮南烛却完全没有停下自己的节奏。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频繁的进入门内,一周至少要进去个两三次。

    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进的门多了,总会摸索出一些规律,就好像条件反射似得,看到画面就会出现答案。

    当然,这事儿估计也就阮南烛敢这么干,毕竟每扇门都是风险,即便是老手,也不敢次次保证自己能从里面安全出来。

    这天林秋石和程千里一起去超市买了点食材,打算晚上做火锅吃,回去的半路上接到吴崎的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我已经买好食材了,不然你过来吃吧?”林秋石说,“我熬了骨头汤,打算做火锅吃。”

    “行啊。”吴崎一向喜欢林秋石的手艺,况且自从林秋石搬家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林秋石家蹭过饭了,“我待会过来,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林秋石:“你带张嘴过来就行。”

    “好嘞。”吴崎很高兴。

    林秋石回到别墅,把食材搬进厨房,开始熬锅底。程千里在陈非在旁边帮他处理蔬菜和肉类。这屋子里会做饭的就两个,一个是林秋石,一个是卢艳雪,这几天卢艳雪出去旅游了,于是做饭的重任就落到了林秋石身上。

    好在林秋石并不讨厌做饭,所以过的也还算愉快。

    火锅熬的差不多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门铃声,林秋石去开了门,看见吴崎提了一项啤酒站在门外。

    “嘿,我给你们带了点酒。”吴崎说。

    “行啊,进来吧。”林秋石让开一个身位,让吴崎进来。

    在客厅的桌子上架上电磁炉,再把锅子端到上面,就可以开吃了。

    林秋石摆好碗筷,道:“南烛在楼上吗?我去叫他。”

    “在吧。”陈非说,“今天没看到他出去。”

    林秋石正打算上楼去叫阮南烛,就看见一个高个子美女施施然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这美女化着淡妆,上身穿着普通的白衬衫,下身是一条笔直的黑色西裤,乍看当真是男女莫辨。那一头如瀑的青色在脑后炸成了一个干练的马尾,留在几缕荡在耳畔

    吴崎看着这人眼睛都直了,伸出手戳了戳林秋石的肋骨:“秋石……你太不厚道了吧,你们这儿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也不告诉我?”

    林秋石:“……”他表情非常的复杂——这美女就是阮南烛。大概是刚从门里出来,阮南烛也没有卸妆,因为妆容将面容之上锐利的地方淡化,所以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一股子中性美。

    平时的他就已经很吸引眼球,而此时的他,简直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看吴崎的样子,简直恨不得冲上去搭讪再顺便要个电话号码了。

    阮南烛也看到了吴崎,他眼角一挑,看见也当做没看见,直接坐到林秋石旁边,懒洋洋的拿起了面前的碗筷。

    “我没放太多辣椒,要是觉得不够就加点酱。”林秋石知道阮南烛不太能吃辣,“哝,酱料。”

    阮南烛点点头,拿着筷子开始吃东西。

    人好看起来,那真是做什么都赏心悦目,阮南烛嘴巴微张,咀嚼食物的模样也莫名的优雅。

    吴崎被勾的心痒难耐,又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他看,于是像个毛头小子似得,一个劲的偷瞟。

    林秋石看着他这模样,有些哭笑不得。

    阮南烛在门外是戴着假发的,但他进到门内,假发就会直接变成真发,他显然是注意到了吴崎的目光,手上的动作停下了。

    林秋石见状心中一惊,还以为阮南烛是生气了,谁知道他的下一个动作是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然后用力一扯——

    露出自己一头短发。

    “噗!!”吴崎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阮南烛挑了挑眉,随手把假发一抛,继续表情冷淡的吃饭。

    “卧槽,卧槽……”吴崎小声的念叨着,激动的看向林秋石,“秋石,这到底是姑娘还是男人啊。”

    他大概是被刺激的过头了,当着阮南烛的面就说了出来。

    林秋石怜悯的看着他:“男人。”

    吴崎:“……”他重重的抹了一把脸。

    林秋石:“比你个子还高的男人。”

    吴崎眼泪都要下来了,他觉得认错人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眼前的人把假发给扯了,他却还是觉得他好看的要命。

    林秋石道:“别看了,吃丸子吧。”他塞给了吴崎一个牛肉丸,安慰他已经濒临崩溃的心灵。

    吴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一边嚼着牛肉丸一边默默的在心中流泪,接下来全程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阮南烛倒是吃的挺开心的,他吃完饭,去楼上换了身衣服卸妆,又下来了。

    吴崎看见男装的他,才发现这人有点眼熟,他恍惚道:“秋石,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他很好看啊。”

    林秋石:“因为他的确很好看啊。”

    吴崎:“那你喜欢他吗?”

    他声音大概是有些大,本来坐在沙发另一边的阮南烛突然扭过了头,看向了林秋石。

    林秋石:“……喜欢。”能不喜欢么,敢当着阮南烛说他坏话的人还没出生吧。

    吴崎:“我也喜欢呜呜呜呜。”

    林秋石:“……”阮南烛,颜控狗的克星。

    这一天,吴崎受到了严重打击,临走的时候都一副神魂分离的模样。林秋石没敢让他自己开车走,自己开车把他送回去了。

    到了吴崎住的地方,下车后这货站在车边抽了好一会儿烟,最后痛苦的说:“秋石啊,和这样的人长期住在一起,你真的不会弯吗?”

    林秋石莫名其妙:“弯,什么弯?”

    吴崎:“……”

    林秋石:“什么叫弯啊?”

    吴崎:“就是……喜欢上男人。”

    林秋石:“喜欢上男人?”他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吴崎什么意思,“怎么会,那不是还有漂亮姑娘吗?”

    吴崎:“啊?还有漂亮姑娘?我怎么没看见?”明明是一屋子的雄性生物啊。

    林秋石冷静了一下,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他说漂亮姑娘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却是祝萌的脸,可是祝萌……算了吧。

    “我走了,你保重。”吴崎冲着林秋石挥挥手,很是落寞的上楼去了。

    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回到别墅,程千里和阮南烛他们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打牌。

    程千里手里抓着两张牌,表情非常的痛苦。

    林秋石凑过去一看,发现这货留了一对三在手上。

    林秋石:“……”他再次开始怀疑程千里的智商。

    阮南烛轻轻松松的出掉了手里的牌,道:“送回去了?”

    林秋石知道他是在问吴崎:“嗯。”

    阮南烛:“精神挺脆弱啊。”

    林秋石哭笑不得:“……还好吧。”一般人能像程千里神经这么粗吗。

    阮南烛:“所以你当时知道我是阮白洁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林秋石回忆了一下:“没什么啊。”他当时好像很冷静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错。”阮南烛把手上的瓜子皮拍干净。

    林秋石莫名其妙被夸了一顿,有点不好意思,他问出了一个自己想问了好久的问题:“阮哥,你就那么喜欢扮女装吗?”

    阮南烛没答话,突然伸出手捏住了林秋石的下巴,然后转了转林秋石的脸:“仔细看看你底子也不错。”

    林秋石:“啊??”

    阮南烛:“下次你来试试吧。”他松了手,站起来,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林秋石:“……”

    他一脸懵逼,旁边的程千里和陈非却已经对着他投来的怜悯的目光。

    阮南烛转身就走,林秋石被陈非拍了拍肩膀,陈非说:“为什么要那么想不开问这个问题呢……”

    林秋石:“……”

    陈非:“这下好了吧。”

    林秋石有点惊恐,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件不该干的事。他看向程千里,却见程千里痛苦道:“没关系,熬过去就好了,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林秋石:“……”所以说,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

    但陈非他们却根本不解释,也转身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