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51.真相

时间:2018-03-04作者:西子绪

    此为防盗章, 请买足70%或者等待三天。  零点几秒后,网页上出现了林秋石想要的东西,他点开第一个链接, 发现是一个论坛, 论坛上面的人在讨论格林童话故事,其中便有一个童话的名字叫做夏尔飞鸟。

    菲尔夏鸟, 因为译名的不同,又被叫做费切尔怪鸟,讲述的是三个姐妹和一个伪装成乞丐的男巫的故事。

    故事大概的内容就是男巫伪装成乞丐,去到处抓新娘子, 他抓到新娘子之后会给她一把钥匙和一个鸡蛋, 同时告诉她自己会出门几天,让她不要进某间屋子里。而姑娘因为好奇心, 却在男巫走后用钥匙打开了禁忌的大门,当她看到门内的一地尸块时,手中的鸡蛋便落在了地上。

    鸡蛋落地, 染上了红色的血液, 姑娘怎么都没办法将鸡蛋上的血液擦干净。男巫回来后, 看到了鸡蛋上的红色痕迹,便将姑娘拖到了房间里,用刀将她砍成了几块。故事中的三姐妹,只有最小的那个妹妹幸免于难, 最后她利用智慧救下了姐姐, 还杀死了男巫。

    都说童话是给小孩子看的, 林秋石看这个故事时却觉得毛骨悚然。特别是小妹妹把姐姐们的尸体拼在一起,高高兴兴的看着他们复活的场景,总觉得格外的渗人。

    这故事和蓝胡子有些相似,但总感觉比那个还要血腥一些。

    可是纸条上的菲尔夏鸟是什么意思呢?林秋石陷入了沉思,他想要将这几个字和自己的经历联系起来,又觉得未免有些牵强。

    可是既然不是之前的经历,难道是以后的预言?林秋石想起了那十二扇黑洞洞的门,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重了。

    得不到答案的他躺回了床上,开始看着天花板发呆。

    本来最近他是打算辞掉工作回到家乡去的,但是现在突然出了这么一件事儿,一切的计划都被打乱了。

    门里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变得无法用常理解释。他一时间却又寻不到头绪,只觉思维有些混乱。

    就这么想着想着,林秋石慢慢的陷入了浅眠之中。他的睡眠质量很一般,屋子里有个什么动静都会马上醒过来,林秋石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轻微的响动。他以为这声音是栗子搞出来的,便含糊的叫了声:“栗子……”

    没有回应。

    声音消失了,林秋石的鼻间却出现了一缕淡淡的香气,这香气有些特别,像是冰雪的气息,与此同时,闭着眼睛的他,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视线。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林秋石虽然闭着眼,但却明显能感觉有人在看着他,那视线灼热,让原本快要睡过去的他后背慢慢浮起了一颗颗的鸡皮疙瘩。

    ……他的屋子里有人,林秋石的意识逐渐清醒,并且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怎么这么容易醒。”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那声音近在咫尺,灼热的气息仿佛就扑打在林秋石的耳边。

    被人发现在装睡,林秋石只好睁开了眼。

    屋子里没开灯,他只能借着月色勉强看清了来人的长相。这是个长得极为漂亮的男人,虽然漂亮,但丝毫不见一丝女气,他此时微微偏着头,笑意盈盈的看着林秋石,黑色的眸子隐匿在了黑暗中,让林秋石无法正确判断出他此时的情绪。

    “醒了?”男人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林秋石的嘴唇,他的手指很冰,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但却足够细腻,仿佛玉石一般。

    林秋石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却被男人直接抓住了手腕,男人的力气极大,手如同铁铸成了镣铐,甚至于林秋石想要挣扎都会感到手腕隐隐作痛——好像只要男人再微微用力,他的手便会直接断掉一样。

    “是你谁?”林秋石道,“私闯民宅犯法的——”

    男人却是被林秋石逗笑了,他慢慢的靠近,仔细的观察着林秋石的模样,随后轻言细语:“和我想象的一样可爱。”

    林秋石被这话搞的毛骨悚然。

    就在他以为男人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时,男人却是直接松开了手,然后随手打开了床头上的灯。

    光明再次笼罩了整个屋子,也驱散了黑暗带来的未知和恐惧,林秋石终于能清楚的看到眼前人了。

    男人的模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看,但也是陌生的,两人眼神相接,大约是看出了林秋石目光中的警惕和细微的恐慌,男人又笑了,他对着林秋石伸出手,语调温柔:“欢迎来到门的世界。”

    林秋石没有接,他神情狐疑:“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男人也不介意林秋石冷淡的态度,他道:“你好,林秋石,我叫阮南烛,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我办法同你一一解答。”

    林秋石抿唇,表情看起来有些固执。

    阮南烛抬手看了眼表:“你现在有十分钟可以穿好衣服,接着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

    林秋石刚张嘴,就被阮南烛打断了,这个漂亮的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男人,身上透出的却是强烈的压迫感,他微笑着,让人的神经紧绷:“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林秋石面露无奈。刚才他已经尝试了阮南烛的力气,知道如果正面对抗,他的确是毫无胜算。

    气氛变得有些凝固,就在林秋石思考着要不要听从男人的命令时,原本在客厅里趴着的栗子突然出现在了卧室里,嘴里喵呜喵呜的软软叫着,还开始用头蹭着阮南烛的小腿。

    阮南烛那种强烈的压迫感瞬间不见了,他弯下腰,抱起了栗子,动作娴熟的挠起了它的下巴:“你还养了猫?”

    林秋石道:“嗯……你……”他还想问阮南烛的身份,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阮南烛并不会如他所愿的那般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他想起了什么,便迟疑着发问:“你和阮白洁什么关系?”阮这个姓氏并不多见,况且男人还说了一句,欢迎他来到门的世界,那定然是和那十二扇铁门有关。

    阮南烛并不答话,“你还有七分钟。”

    林秋石面露无奈,心想这人虽然长得好看,但脾气真是比石头还硬。于是自认倒霉,穿起了衣服。也亏得现在是夏天,穿衣服不过几分钟。

    七分钟后,两人准时的出现在了楼下。

    林秋石离开自己家的时候非常疑惑的观察了一下自家的门锁,看见上面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被破坏过的痕迹。

    阮南烛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随手指了指:“我是从窗户进来的。”

    林秋石:“……哈哈,你真会开玩笑。”他家住在十六楼,外面什么遮挡物,阮南烛难道是从窗户飞进来的?

    阮南烛见他不信,也不解释,转身就走。

    林秋石跟在他后面小声的嘟囔,说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阮南烛:“你报个警试试?”

    林秋石:“……”

    两人下楼到了车库,没想到车库里的车里还坐着其他人,那人坐在驾驶室的位置看起来快要睡着了。

    阮南烛伸手就在玻璃上拍了一下:“程千里。”

    被叫做程千里的少年这才惊醒,揉着眼睛说:“阮哥,你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阮南烛:“走。”

    程千里嗯了声,转头打量了一下林秋石,“果然挺可爱的。”

    林秋石:“……”被一个十几岁的小男生说可爱,他真是一点都不高兴。说实话,要不是之前阮南烛提了一下门的事情,他都要以为这是一伙人贩子了。

    被程千里打量的时候,林秋石也在打量着他,这男生看起来应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声音还在变声期,脸上带着稚嫩的痕迹。

    观察到这种情况的林秋石在后座上突然坐直了,他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阮南烛见他神情紧张,道:“怎么?”

    林秋石:“冒昧的问一下,你朋友几岁了啊?”

    阮南烛:“?”

    坐在前面的程千里:“我十六。”他本来以为林秋石要感叹他年纪小,正打算好好炫耀一番,谁知道林秋石小声哔哔:“十六……没驾照吧。”

    程千里:“……”不愧是阮哥看上的男人,这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啊。

    阮南烛也笑了,他说:“我见过那么多人,你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

    林秋石:“所以有驾照吗?我今天才看见一个因为车祸死了的。不然我来开?我车技挺好的。”

    车里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

    程千里长叹一声,说您别担心了,我都开了三年了,只要不遇到交警……

    结果刚开出小区门口,三人就看见不远处站了个交警在临时抽查酒驾。

    程千里:“操。”

    林秋石一脸我就说了的表情。

    于是程千里面无表情的和阮南烛换了位置,看着自家老大坐进了驾驶室,自己坐到林秋石旁边后还瞪了林秋石一眼。

    林秋石满脸无辜,心想我只是随口说说啊,哪里能想到这么灵。

    林秋石和程千里坐在后座位上,两人没有太多的交谈,车内的气氛非常安静。直到车驶上了高速公路,林秋石才忍不住发问:“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程千里道。

    林秋石:“我问了你们告诉我?”

    程千里:“我不会。”

    林秋石:“……”你们可真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外面。

    林秋石从车上下来,观察着眼前的建筑。这别墅独门独栋,周围不见人烟,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荒郊野岭。

    别墅周围种满了茂密的草木,站在门外,便能听到嘈杂的虫鸣声。

    阮南烛停好了车,三人便顺着小道一路往前。林秋石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现在刚好凌晨一点,大约是这里太偏了,手机信号很弱,只有那么一小格。

    阮南烛走在前面,到了别墅门口,抬手推门而入。

    林秋石进了门后才看见别墅里面灯火辉煌,一楼客厅里坐了三个人,似乎正在讨论事情。三人是两男一女,见到他来,都对他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阮哥。”其中一人叫着阮南烛,从态度上来看非常的恭敬,“你回来了。”

    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抬手示意林秋石坐在他的旁边。林秋石犹豫片刻,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意思。

    阮南烛道:“你才从门里出来吧。”他手一伸,“纸条呢?”

    林秋石微微一愣,没想到阮南烛如此的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铺垫,便直接找他索要那张纸条。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情况么?”林秋石道,“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到这里来,什么也不说就问我要东西?”

    阮南烛道:“千里,你解释。”

    程千里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他起身,拿起面前的笔记本,打开之后敲击了一阵子,然后顺手递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其妙,还是接过了笔记本,看见上面打开了**个网页:“什么东西?”

    程千里:“你看看。”

    林秋石滑动鼠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网页页面,发现这些网页全是昨天的新闻,大部分都是意外死亡事件。其中一条林秋石很眼熟,说的是x市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超速驾驶,撞在了护栏上面直接死亡。看着新闻里姓氏的缩写和照片,林秋石终于意识到这些内容到底是什么。

    网页里所有死掉的人,都和他之前在门内看到的人是同一批人。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晚上,都死了,虽然死法千奇百怪,有自杀也有他杀。

    林秋石:“……门里死了,外面的人也会死?”

    程千里点头:“我先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做好心理准备,那门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噩梦,在里面出了事儿,在外面人也没了。”

    林秋石道:“我知道了,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程千里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阮南烛,“你刚从门里出来吧,你快点把你从门里得到的那张纸条拿给我们,那东西很重要。”

    林秋石:“我那纸条我没带在身上。”

    “没带没关系,你记得上面写了什么么?”程千里发问。

    林秋石点点头,他稍作迟疑,面对众人的注视,还是说出了纸条的内容:“菲尔夏鸟。”

    “查。”阮南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作了起来。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搞得林秋石也跟着有点紧张,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明白……”

    阮南烛道:“你最近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些预兆之类的东西。”

    林秋石道:“预兆?”

    阮南烛:“对,预兆。”他解释,“比如看见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出现一些细小的意外,亦或者……”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家里的动物不让碰了?”

    林秋石:“有有有,我家猫不让我抱了,你看我这毛病还有得治吗?”

    程千里:“没得治了,割了吧。”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赶紧做出一副我在认真工作的表情。阮南烛道:“你快死了。”

    林秋石愣住:“啊??什么意思?”

    阮南烛:“字面上的意思。”他慢慢道,“但是只要你能撑过十二扇门,就能活下来,彻底脱离门的控制。”

    林秋石:“门的控制?”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有无数的问题涌上了脑海,但他又不敢全都问,看这个阮南烛,怎么都不像是个耐心特别好的人。

    果不其然,阮南烛道:“你不用急着发问,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慢慢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千里,交给你了。”

    程千里:“我发誓这是我最讨厌的新手问答环节。”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那我今天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林秋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是目前最重要的。

    “什么问题?”程千里道。

    “那个……阮白洁是你们什么人啊?”林秋石问道,“她跟你们肯定有关系吧?”

    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千里的表情非常的奇怪,甚至说得上扭曲。林秋石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憋笑。

    “以后你会知道的。”阮南烛温声道,“不要急。”

    林秋石:“……”你们表情怎么都那么奇怪啊。

    他们对话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查出了菲尔夏鸟和一些相关的资料。

    阮南烛听完众人的汇报之后宣布:“程千里,带着他认识一下大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程千里:“好。”

    阮南烛说完就走了,没一会儿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被留下的林秋石和程千里面面相觑,最后程千里站起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卢艳雪,我们团队里的唯一一个姑娘,胆子比男人还大,性格比男人还糙。”

    卢艳雪:“卧槽,程千里你会不会说人话?”

    程千里没理她,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陈非,易曼曼,陈非是戴眼镜的那个,另外一个叫易曼曼,这人很事儿,废话也特别多,最好离他远一点。”

    陈非对着林秋石点了点头,易曼曼:“程千里你是皮痒了还是怎么着?”

    “这位是林秋石,你们都知道了吧。”程千里说,“阮哥带回来的人。”

    三人从态度上来看,还是都挺友好的,但都话不多,没有要和林秋石交流感情的意思。

    程千里似乎看出了林秋石的想法,很真诚的解释:“你不要怪他们不欢迎你,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感情是很难受的事。”

    林秋石:“……”你这么说,我就好受多了——才怪啊,什么叫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至少要撑过下一扇门吧。”程千里说,“不过你的下一扇门阮哥应该会带着你过,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林秋石:“那阮白洁……”

    程千里:“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林秋石:“……”你这话题也拐的太生硬了吧。

    林秋石没饿,半夜被叫起来后也睡不着,于是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做事。他们似乎都在查找关于菲尔夏鸟的事情,虽然这只是个童话的名字,但他们却好像要挖地三尺,找出所有的线索。陈非和易曼曼还在讨论明天去图书馆一趟。

    程千里说林秋石闲着没事儿可以上楼睡觉,房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右手最靠里面的那一间,里面还有电脑什么的,林秋石要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打打游戏。

    林秋石:“……那我去睡觉了。”

    程千里:“晚安。”

    林秋石噔噔噔上了楼,刚转进右手,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他本来以为是住在别墅里的其他人,正欲上前打个招呼,结果林秋石刚看清楚那人的脸,他后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原本应该坐在楼下的程千里,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程千里?”林秋石慢慢的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眼神冷漠,气质和程千里完全不同,听到林秋石的话,淡淡开口:“我不是程千里。”

    林秋石:“那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程千里他哥。”

    林秋石:“啊?”

    那人说:“程一榭。”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他没说话,转身跑回了一楼,看见程千里的确是坐在客厅里正在和卢艳雪聊天,见到他跑回来,疑惑道:“怎么了?”

    林秋石:“你有个双胞胎哥哥啊?”

    程千里:“哦,对,我忘了。”

    林秋石:“……”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吗?而且你们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一榭千里,一泄千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