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49.路佐子

时间:2018-03-02作者:西子绪

    团队里第一个牺牲者出现了, 整个队伍的气氛都凝滞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新来的那个姑娘看着这一屋子的狼藉, 小心的问需不需要打扫现场把尸体处理一下,阮南烛摇摇头, 道:“不用了,这尸体很快就会不见的。”这事门内的准则, 尸体总会以各种方式消失。

    那姑娘似乎不明白什么叫做很快就不见了, 神情之间全是惴惴不安,浑身上下瑟瑟发抖。而害怕的人显然并不止她一个,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林秋石倒是习惯了这样的事, 所以还显得比较平静,夏如蓓却脸色惨白,看了一眼尸体之后就躲进了房子, 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

    看着她如此胆小的模样, 林秋石倒是有些好奇她之前三扇门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全是靠黎东源带?可看黎东源, 也不是那种无利早起的人,只是不知道夏如蓓有什么优点么让他如此护着。

    “走吧,今天先去档案室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高三二班的资料。”在看完尸体后, 阮南烛提出了今天行程的建议。

    “行。”黎东源点点头。

    于是四人便准备先出去去食堂吃了个早饭, 然后再去档案室。

    大概是因为看了尸体,夏如蓓的胃口很差, 她面前放着的食物一口没动, 眉头一直蹙着。

    好在阮南烛这会儿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不然恐怕又要演一场戏。

    看着夏如蓓没有胃口吃东西的模样,黎东源劝了几句,但见她都不肯松口只好叹息放弃,想着等她饿了,自然会想吃东西的。

    档案馆的位置比较偏远,在学校角落。整个档案馆一共三层,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管理人员是个六十多的老头子,阮南烛主动去交涉了一下,他居然也没阻拦,同意他们四个进档案馆里查资料。

    档案馆里弥漫着一股子属于旧纸的霉味,让人闻着非常不舒服,夏如蓓进去就开始低声的咳嗽,黎东源问她怎么了。

    “我好像对尘螨过敏。”夏如蓓艰难的说。

    “那你在门口等着吧。”黎东源倒也没有勉强她。

    夏如蓓高兴的点点头,档案室里灯光昏暗,到处都是高高的档案柜,从外面看都颇为恐怖,更不用说进去了。能不用跟着进去,夏如蓓自然是高兴的,黎东源叮嘱她坐在门口不要乱动,他们会尽快出来。

    三人往里面走,阮南烛似笑非笑,说:“没看出来啊,白鹿的首领居然是这么个怜香惜玉的人。”

    “萌萌你是吃醋了吗?”黎东源笑眯眯的看着阮南烛。

    阮南烛:“吃醋倒是不至于,我只是好奇,这个夏如蓓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你这么惯着。”

    黎东源根本不答,只是笑着说:“果然吃醋了。”

    阮南烛见他不肯说,也不再问,转身进了档案馆。

    档案馆是以时间分类,查找了一会儿后他们很快找到了高三二班三年前的资料,而那时的高三学生还是高一刚入校的新生。

    阮南烛伸手把属于他们的档案拿了下来,翻开的第一页,就看到了一张合影,背面用黑色的碳素笔写着高二二班四个字。

    “找到了。”阮南烛道,“这是他们班的合照。”

    林秋石凑到阮南烛的旁边,看见了他手上的照片。

    这照片看起来非常的普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照片里的学生们模样都很稚嫩,两侧还站着各科老师。

    阮南烛道:“他们班一共有三十四个人……”他突然皱起眉头,“总觉得照片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林秋石倒是也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不过阮南烛这么说,就肯定是察觉出了违和感,但一时间又说不出违和感到底在什么地方。

    “等等……”林秋石忽的有了新发现,他说,“三十四个人?可是这照片里只有三十三个啊。”

    十一人一排,一共三排,所有人的位置都对的整整齐齐,一眼就能数出这个班级的人数。

    “对!就是人数!”阮南烛说,“这个资料里写的是三十四个,还有个人去哪儿了?”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相同的神情。显然,他们都觉得不见了的那个人就是佐子。

    “应该有班级同学的具体资料吧。”黎东源拿过档案本,开始仔细翻,很快翻到了学生的档案,“……这一页被人撕掉了。”

    本该有三十四页的档案,此时却只剩下的三十三页,其中一页被人撕去,就像是合照中消失的那个人。

    “这个人我们见过。”阮南烛突然指着照片中的某个人道。

    “见过?”林秋石被阮南烛吓了一跳。

    “你不记得了?”阮南烛说,“昨天吃饭的时候,我们遇到的那个高三生。”

    林秋石自然记得:“可是他不是高三三班的么?”

    阮南烛道:“他当然是高三三班的,现在这个学校有没有高三二班都是个问题。”

    林秋石:“你是说高三二班的人都死光了?”

    阮南烛:“有可能。”

    既然那人没死,就说明他肯定是做了特别的事才从厄运之中逃脱了,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他们三人又翻了一会儿,还想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信息。

    就在他们低着头查找资料的时候,林秋石却听到有脚步声从旁边的书柜处传来,他起初以为是夏如蓓,还开口叫了一声,后来觉得不太对,因为这脚步声并不是有节奏的左脚右脚,而是很微妙的咚咚咚……就像是之前在教学楼里听到的那种跳跃声音。

    林秋石伸手就抓住了阮南烛的手,扬了扬下巴示意。

    阮南烛显然并没有听见那声音,但看见林秋石的脸色,还是明白肯定是他发现了什么。

    “我们走吧。”林秋石开口,“反正也找的差不多了。”

    黎东源还欲说什么,阮南烛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于是他也心领神会,道:“好。”

    三人放下档案,开始朝着门口走。

    就在他们刚往前迈了几步的时候,身后那沉重的档案柜突然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这巨响引来了管理员,管理员看见倒地的档案柜非常生气,对着他们就是一通训斥。

    阮南烛也没辩解,只是低声道着歉,毕竟是个漂亮姑娘,服软的模样也着实让人怜惜,那档案管理员总算是放过了他们,没有再继续责怪下去。

    三人这才得以离开,走到门口后,阮南烛小声道:“看到没有?”

    林秋石:“看到什么?”

    阮南烛:“那柜子后面有血手印。”

    林秋石:“没有。”

    黎东源在很热情的旁边说:“我看到了。”

    阮南烛:“没关系,看到也没什么用。”

    黎东源:“……”

    林秋石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哭笑不得。

    三人到了门口,看见夏如蓓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百般无聊,见到他们出来,说:“你们这么快?里面那声音是出什么事了吗?”

    “档案柜倒了。”黎东源,“被人推的。”

    “被人推的?是不是刚进去的那个人?”夏如蓓问。

    “刚进去的人?还有人进档案馆?”阮南烛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

    “有啊,一个女的,说是学校学生,那管档案的就让她进去了。”夏如蓓抱着手臂,一副害怕的不得了的模样,“你们没看见?”

    “没有。”阮南烛摇摇头。

    林秋石倒是的确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可根据刚才发生的事,进来的或许根本不是人。

    “那学生长什么样子?”黎东源说。

    “一个女的,看起来挺年轻的,脸我没看的太清楚,长头发。”夏如蓓,“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女生。”

    “那应该就是了。”阮南烛说,“恭喜你,你可能是第一个见到boss的。”

    夏如蓓:“……”

    阮南烛:“运气这么好说不定还有双倍经验奖励哦。”

    夏如蓓差点没直接被阮南烛直接吓哭出来。

    黎东源无奈的让阮南烛别吓夏如蓓了,把这姑娘真吓坏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阮南烛靠在林秋石的身边嘤嘤嘤,说我也很害怕啊,你为什么不担心我。

    黎东源:“……”你怕吗?我怎么觉得你胆子比我还大。

    “我想上个厕所。”三人往外走的时候,阮南烛忽的道,“林林你陪我一起吧。”

    黎东源道:“大家一起吧。”

    林秋石心想朋友你那么紧张做什么,难道你知道他其实可以和我上同一个厕所?不过这学校的厕所都是带锁的隔间,不然阮南烛还真有露馅的可能性。

    四人到了厕所外面,夏如蓓和阮南烛进了女厕,林秋石和黎东源则走到了男厕里。

    林秋石进了隔间,正准备脱下裤子,就听到有人敲了敲他的厕所门,他刚想说黎东源你敲我门做什么,就觉得好像不太对……黎东源明明进的是他右手的厕所,为什么被敲响的是左边。

    “林秋石。”黎东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的墙壁上,有没有字啊?”

    林秋石闻言一愣,发现自己后面的墙壁上真的有几排字,只是在看清楚了这些字后,林秋石后背上却是惊起了一层寒毛。

    只见白色的墙壁上,用红色的字体写着几排小字:佐知子从小就叫自己佐子好可笑哦,她很喜欢香蕉却每次只能吃半根好可怜哦,佐子去了远方应该会忘了我吧好寂寞佐子……

    而这些字的最后一排,则是不能念出来的那句禁语:我的腿没有了,你的给我好吗。

    “你看到了吗?”黎东源说。

    林秋石看着字体沉默片刻,说:“对不起,我其实不认识字。”

    左边的黎东源:“……”

    林秋石:“我家里穷就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不然待会儿你自己来看看?”

    那边没声儿了,林秋石猜测那个企图想让他念出这几排字的玩意儿被他的无知震撼。

    不过林秋石也没敢继续上厕所,赶紧从隔间里出来,谁知他走到门口时,却看见其他三个人已经等在外面了。

    “怎么那么久?”阮南烛问他。

    “肾虚?”黎东源笑眯眯的对林秋石进行人身攻击。

    林秋石没理他:“我上了多久?”

    阮南烛看了看表:“十几分钟吧。”

    林秋石叹气:“我刚才在里面遇到佐子了。”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凝滞,特别是夏如蓓,本来就紧绷着的神经显然快要断掉了,她惊恐的后退了几步:“佐子?是线索里的那个佐子?”

    “嗯。”林秋石说,“她模仿黎东源的声音让我读墙上的字,这要是没线索提示我可能正的读了。”

    “进去看看。”阮南烛说。

    四人重新进了男厕,夏如蓓惊恐之余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阮南烛倒是完全没什么不适应的——毕竟这里才是他的归宿。

    林秋石找到了自己上厕所的那间隔间,推开门却发现白色的墙壁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血手印,将刚才他看到的字体完全掩盖住了。而这些血迹在左边的隔间里更加的明显,甚至于地板上都积累了一层薄薄的血渍。看起来像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在这个隔间里待了很久。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了——”看到这些鲜血,夏如蓓突然瞪圆了眼睛,“刚才进档案室的那个女生是个瘸子!!”

    说到瘸子,他们立马想起了佐子缺失的那条腿。

    “她当时走路一瘸一拐的,我也没在意,现在想起来……”夏如蓓浑身抖的越发厉害。

    “走吧。”阮南烛道,“反正现在我们知道了具体条件,不要念出来就行了。”

    这时候线索的重要性就体现了出来,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实在是很难不中招,最惨的是可能直死都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而这佐子居然还知道要销毁证据……

    四人走出了档案馆,并不强烈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祛除了些许冰冷的寒意。

    “现在怎么办,去找那个高三生么?”林秋石问。

    阮南烛道:“让我看看啊……”他从怀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林秋石仔细一瞧,才发现阮南烛把二班的合影给带出来了。

    林秋石:“……你什么时候动的手?”他全程都站在阮南烛旁边,也没见到他藏照片的动作。

    阮南烛:“就刚才动的手。”

    林秋石:“……”这货又会开锁,又这么能顺东西,他已经开始怀疑起了阮南烛现实中的职业。

    阮南烛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头也没抬:“我不是小偷啊。”

    林秋石:“哦……”

    此时在外面看,被阳光一照,那合影显得更加怪异,色调黯淡,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僵硬。阮南烛拿着看了一会儿,突然问:“你们能看到吗?”

    林秋石:“看到什么?”

    阮南烛说:“他们脸上的雾气。”

    林秋石仔细看了看阮南烛手中的照片,摇了摇头确定自己没有看到阮南烛所说的雾气。

    “哦,那算了。”阮南烛不再说话。

    黎东源倒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在档案馆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又到了中午时间,正好可以去食堂吃点东西顺便讨论一下下午要做什么。

    林秋石在吃饭的时候还注意了一下有没有再遇到那个高三学生,不过小概率事件还是没被他们遇到。

    夏如蓓早上就没吃东西,中午也没什么胃口。

    黎东源劝了她几句,她都不肯松口,便打算放弃了。

    倒是阮南烛吃的香喷喷的,吃完自己的菜还撒着娇让黎东源再给他买两个鸡腿。

    “我也要吃鸡!”本来不打算吃饭的夏如蓓突然开口,对着起身的黎东源道,“蒙哥,我要三个!”

    阮南烛:“我要四个。”

    夏如蓓:“我要五个!”

    阮南烛:“我要六个。”

    夏如蓓咬咬牙眼睛红了一圈,硬生生道:“我要七个——”

    林秋石:“……”你们到底在比什么,还有,阮南烛你为什么欺负小姑娘欺负的那个熟练啊,一个大男人的胃容量和小姑娘比是不是不太公平……

    黎东源面露无奈:“你们要那么多吃的完吗?”

    阮南烛:“再多一倍我都吃的完,不过我也不想吃太多了。”他腼腆的对着夏如蓓笑了笑,“怕长胖。”还刻意的看了眼夏如蓓的腰。

    夏如蓓差点没被阮南烛气晕过去,怒气勃勃:“吃的完!!我才不怕长胖!!”

    黎东源无话可说,起身给这两人买鸡腿去了。

    几分钟后,阮南烛和夏如蓓拿起鸡腿开吃,这学校食堂的鸡腿味道倒是不错,卤的烂烂的,肉汁丰富又很柔软,充满了香料的独有的香气。

    夏如蓓一天没吃东西,其实也有点饿了,这会儿啃着鸡腿打开了食欲,倒是一口气吃了四个,勉强的塞了第五个,然后盯着剩下的两个开始发愁。

    阮南烛不紧不慢的啃完了四个鸡腿,拿起第五个,优雅的吃完之后对着林秋石挥挥手:“吃不下了。”

    他这么说,夏如蓓也松了口气,小声道:“蒙哥,我也吃不下了。”

    “没事。”黎东源道,“我来吧。”他本来还担心阮南烛继续刺激夏如蓓把胃给撑坏了,没想到阮南烛还是有分寸的。

    吃完鸡腿,擦干净了手,阮南烛提议说他们去高三上课的地方看看。

    大家都表示同意。

    于是几个人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

    阮南烛又在研究那张奇怪的合照,他似乎在合照上面发现了什么线索,但林秋石却根本看不到他口中的黑色雾气……似乎就和他们听不到,林秋石能听到的声音一个道理。

    “他们好像在上课呀。”走到了教学楼下面,林秋石听到上面传来了老师说话的声音。

    “他们不是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么?”阮南烛突然想起来,“离期末考试还有几天?”

    “不知道,得问问。”林秋石摇摇头。

    此时里离下课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四人在教学楼里转了一圈。这一栋楼大部分高三的学生,文科理科一共有十六个班级,分布在四到五层楼里。

    而他们也在下课之前,找到了高三二班,合照上面学生所在的教室。

    四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下课。

    待老师离开,阮南烛直接走进教室,直奔自己的目标。

    那学生看见阮南烛,显然是想起了昨天他们在食堂的偶遇,表情变得略微有些紧张。

    “可以找你聊聊么?”阮南烛说。

    “聊什么?”那学生的态度很警惕。

    “就在这里说?”阮南烛环顾四周。

    耀眼的人在哪里都很耀眼,因为阮南烛,整个班级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两人的身上。

    那学生抿了抿唇,表情十分紧绷,站起来道:“出去说吧。”他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四人跟着那学生去了走廊尽头的小阳台,阮南烛开口问道:“介意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么?”

    “我叫江信鸿。”学生说,“你们有什么事就直接问吧,我马上要上课了。”

    “我们在调查关于你们班级的事。”阮南烛开门见山,直接拿出了他们从档案室里找到的那张照片,“我们想问,照片里少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他把照片拿出来,江信鸿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你们从哪里找到这东西的?”

    阮南烛挑眉:“这照片很特别?”

    江信鸿没吭声,但林秋石却从他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种恐惧,仿佛眼前的照片不是照片,而是什么索命的厉鬼。他重重的吞咽着,声音里带着颤抖:“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黎东源突然开口,他的语气非常冷静,说,“我们也不是要为难你,只是想问清楚照片上到底少了谁,她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江信鸿盯着照片没说话,脚步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你不想事情早些结束么?”黎东源声音轻轻的,如同引人开启潘图拉的魔鬼,带着魅惑人心的味道,“说吧,说出来就好了,你也很害怕吧。”

    江信鸿嘴巴微微蠕动,吐出了一个名字:“路佐子。”

    黎东源:“路佐子?”

    “对,就是她。”江信鸿说,“一个本不该存在在我们班上的人……”

    他正欲继续说,上课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将他惊醒,他似乎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表情惊恐无比,不再理会黎东源的话,转身就跑。

    黎东源看着他的背影,面露无奈:“只差一点。”

    “对啊。”阮南烛深沉的看了黎东源一眼,“只差一点,真是,可惜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