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36.夜半

时间:2018-02-19作者:西子绪

    此为防盗章  林秋石道:“做好准备的意思是我周五会再次进入那些铁门?”

    阮南烛淡定的嗯了声。

    想到门内的光景,眼前的食物都变得食不知味了起来。吃完饭后, 阮南烛真的如他说的那样送了林秋石回家, 全程两人都没什么交流, 直到林秋石下了车, 阮南烛才说了声:“周五见。”

    林秋石冲着他点点头,温声道谢。

    阮南烛开车离开,而林秋石则回到了家中。

    栗子见到林秋石回来了,还是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 林秋石叫它的名字它也不动,只是慢慢悠悠的挥舞自己的尾巴示意自己知道了。

    林秋石趁着这机会赶紧上去撸了两下,栗子好歹是不怎么躲了, 只是态度还是不热情。

    林秋石:“栗子, 再让爸爸抱抱嘛。”

    他才刚伸手,栗子的后腿就抬起来给了他一个飞踹。被踹中的林秋石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知道自己暂时是没办法获得栗子的恩宠了。

    第二天, 星期一。

    林秋石照例上班,并且再次和自家老板说了一下辞职的事情。

    老板听到林秋石想辞职, 自然是千万般的挽留,并且当场承诺说可以给林秋石加薪升职。

    林秋石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这份工作怀有不舍和犹豫, 那么现在就是毫无留恋了。人都要死了,自然要做想做的事,林秋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下一扇门里出来, 所以他并不想将这些珍贵的时间花到上班这件事上。

    老板见劝不动, 只能面露遗憾, 同意了林秋石的辞职申请。

    终于不用每天加班了,林秋石长舒一口气,决定好好享受这珍贵的几天时间。

    人和人心态的差距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有的人等待的时间里焦虑不安,有的人却是好好享受着最后的时光。

    五天时间一闪而逝,眼见就到了周五晚上。

    这几天林秋石也去了图书馆,查了不少关于菲尔夏鸟的资料。但无论他怎么查,这也不过是一则有些血腥的童话,并没有什么太有用的信息。

    周五晚上八点,林秋石家里的门被敲响了。

    他走到门边,拉开后就愣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女人,女人非常的漂亮,穿着一袭长裙,脸上画着淡妆,她的模样是典型的古典美女,此时神色淡淡的看着林秋石:“林秋石?”

    林秋石:“卧槽!阮南烛!”

    阮南烛:“叫我阮白洁谢谢。”

    林秋石瞪圆了眼睛:“你为什么要穿女装??”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虽然之前阮南烛就说过是爱好,可是真当他看见阮南烛这么穿的时候还是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作为一个天天沉迷加班,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女装大佬的老实人,林秋石失魂落魄的给阮南烛开了门,表情悲伤到了极点。

    “你这模样怎么回事。”阮南烛说,“你是知道自己快死了吗?”

    林秋石:“没、 没事。”他太悲伤了,乃至于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神情。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阮南烛画的妆容,原本毫不女气的模样此时却变得楚楚可怜了起来。一颦一笑皆是十足的风情,除了身高和声音之外任谁都看不出他是个男人。

    “和命比起来,尊严就没那么重要了。”阮南烛坐在林秋石家的沙发上,栗子直接跳到了他的膝盖上,“当然我也不是每次都会这样,这次接了活儿。”

    “什么活儿?”林秋石看着撸毛的阮南烛,面露艳羡……他也想撸猫嘛。

    阮南烛:“你眼神很变态耶。”

    林秋石:“……有吗?”

    阮南烛:“有。”

    林秋石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阮南烛又看了眼表,便让林秋石去换身衣服,最好穿他平时不怎么穿的那种。林秋石也没问为什么,先去乖乖的换了,换完之后,阮南烛才告诉他:“最好不要让游戏里的人在现实里把你认出来。”

    “什么意思?”林秋石,“认出来会怎么样?”

    阮南烛:“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说完这话,便道了句:“差不多了,出门吧。”接着便放下了栗子,起身走到了门边。

    林秋石跟在他的身后,当他看着阮南烛推开门后,竟是发现门后的景色出现了变化。原本普通的走廊不见了,十二扇寒冷的铁门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铁门之中的一扇上面贴上了血红色的封条,这扇门,应该就是林秋石上次去过的地方。

    第二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林秋石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快速跳动了起来。

    阮南烛做了请的姿势,林秋石便开始尝试拉开铁门。

    一扇,两扇,直到快到尽头了,林秋石才感到把手微微松动,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大门,被他嘎吱一声拉开了。

    和之前一样,林秋石才拉开门,就感到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被这力量推着直接进入了门中。随后景色一转,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栋孤立的高楼。

    高楼四周,都淹没在黑暗之中,唯有眼前的楼宇,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像是在呼唤着他过去。

    林秋石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阮南烛的身影,甚至于他身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迟疑片刻后,林秋石还是迈着步子,走向了眼前的楼宇。

    走到门口之后,林秋石看见了六七个人聚集在楼梯口,这些人有的神色平静,有的却好像要崩溃一般,在大声的质问着什么。

    林秋石走过去,听见有人在咆哮:“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我要报警!!”

    林秋石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咆哮的男人,似乎是第一次来到门内的世界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程千里道。

    林秋石:“我问了你们告诉我?”

    程千里:“我不会。”

    林秋石:“……”你们可真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外面。

    林秋石从车上下来,观察着眼前的建筑。这别墅独门独栋,周围不见人烟,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荒郊野岭。

    别墅周围种满了茂密的草木,站在门外,便能听到嘈杂的虫鸣声。

    阮南烛停好了车,三人便顺着小道一路往前。林秋石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现在刚好凌晨一点,大约是这里太偏了,手机信号很弱,只有那么一小格。

    阮南烛走在前面,到了别墅门口,抬手推门而入。

    林秋石进了门后才看见别墅里面灯火辉煌,一楼客厅里坐了三个人,似乎正在讨论事情。三人是两男一女,见到他来,都对他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阮哥。”其中一人叫着阮南烛,从态度上来看非常的恭敬,“你回来了。”

    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抬手示意林秋石坐在他的旁边。林秋石犹豫片刻,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意思。

    阮南烛道:“你才从门里出来吧。”他手一伸,“纸条呢?”

    林秋石微微一愣,没想到阮南烛如此的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铺垫,便直接找他索要那张纸条。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情况么?”林秋石道,“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到这里来,什么也不说就问我要东西?”

    阮南烛道:“千里,你解释。”

    程千里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他起身,拿起面前的笔记本,打开之后敲击了一阵子,然后顺手递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其妙,还是接过了笔记本,看见上面打开了八九个网页:“什么东西?”

    程千里:“你看看。”

    林秋石滑动鼠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网页页面,发现这些网页全是昨天的新闻,大部分都是意外死亡事件。其中一条林秋石很眼熟,说的是x市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超速驾驶,撞在了护栏上面直接死亡。看着新闻里姓氏的缩写和照片,林秋石终于意识到这些内容到底是什么。

    网页里所有死掉的人,都和他之前在门内看到的人是同一批人。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晚上,都死了,虽然死法千奇百怪,有自杀也有他杀。

    林秋石:“……门里死了,外面的人也会死?”

    程千里点头:“我先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做好心理准备,那门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噩梦,在里面出了事儿,在外面人也没了。”

    林秋石道:“我知道了,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程千里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阮南烛,“你刚从门里出来吧,你快点把你从门里得到的那张纸条拿给我们,那东西很重要。”

    林秋石:“我那纸条我没带在身上。”

    “没带没关系,你记得上面写了什么么?”程千里发问。

    林秋石点点头,他稍作迟疑,面对众人的注视,还是说出了纸条的内容:“菲尔夏鸟。”

    “查。”阮南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作了起来。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搞得林秋石也跟着有点紧张,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明白……”

    阮南烛道:“你最近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些预兆之类的东西。”

    林秋石道:“预兆?”

    阮南烛:“对,预兆。”他解释,“比如看见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出现一些细小的意外,亦或者……”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家里的动物不让碰了?”

    林秋石:“有有有,我家猫不让我抱了,你看我这毛病还有得治吗?”

    程千里:“没得治了,割了吧。”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赶紧做出一副我在认真工作的表情。阮南烛道:“你快死了。”

    林秋石愣住:“啊??什么意思?”

    阮南烛:“字面上的意思。”他慢慢道,“但是只要你能撑过十二扇门,就能活下来,彻底脱离门的控制。”

    林秋石:“门的控制?”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有无数的问题涌上了脑海,但他又不敢全都问,看这个阮南烛,怎么都不像是个耐心特别好的人。

    果不其然,阮南烛道:“你不用急着发问,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慢慢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千里,交给你了。”

    程千里:“我发誓这是我最讨厌的新手问答环节。”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那我今天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林秋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是目前最重要的。

    “什么问题?”程千里道。

    “那个……阮白洁是你们什么人啊?”林秋石问道,“她跟你们肯定有关系吧?”

    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千里的表情非常的奇怪,甚至说得上扭曲。林秋石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憋笑。

    “以后你会知道的。”阮南烛温声道,“不要急。”

    林秋石:“……”你们表情怎么都那么奇怪啊。

    他们对话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查出了菲尔夏鸟和一些相关的资料。

    阮南烛听完众人的汇报之后宣布:“程千里,带着他认识一下大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程千里:“好。”

    阮南烛说完就走了,没一会儿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被留下的林秋石和程千里面面相觑,最后程千里站起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卢艳雪,我们团队里的唯一一个姑娘,胆子比男人还大,性格比男人还糙。”

    卢艳雪:“卧槽,程千里你会不会说人话?”

    程千里没理她,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陈非,易曼曼,陈非是戴眼镜的那个,另外一个叫易曼曼,这人很事儿,废话也特别多,最好离他远一点。”

    陈非对着林秋石点了点头,易曼曼:“程千里你是皮痒了还是怎么着?”

    “这位是林秋石,你们都知道了吧。”程千里说,“阮哥带回来的人。”

    三人从态度上来看,还是都挺友好的,但都话不多,没有要和林秋石交流感情的意思。

    程千里似乎看出了林秋石的想法,很真诚的解释:“你不要怪他们不欢迎你,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感情是很难受的事。”

    林秋石:“……”你这么说,我就好受多了——才怪啊,什么叫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至少要撑过下一扇门吧。”程千里说,“不过你的下一扇门阮哥应该会带着你过,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林秋石:“那阮白洁……”

    程千里:“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林秋石:“……”你这话题也拐的太生硬了吧。

    林秋石没饿,半夜被叫起来后也睡不着,于是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做事。他们似乎都在查找关于菲尔夏鸟的事情,虽然这只是个童话的名字,但他们却好像要挖地三尺,找出所有的线索。陈非和易曼曼还在讨论明天去图书馆一趟。

    程千里说林秋石闲着没事儿可以上楼睡觉,房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右手最靠里面的那一间,里面还有电脑什么的,林秋石要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打打游戏。

    林秋石:“……那我去睡觉了。”

    程千里:“晚安。”

    林秋石噔噔噔上了楼,刚转进右手,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他本来以为是住在别墅里的其他人,正欲上前打个招呼,结果林秋石刚看清楚那人的脸,他后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原本应该坐在楼下的程千里,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程千里?”林秋石慢慢的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眼神冷漠,气质和程千里完全不同,听到林秋石的话,淡淡开口:“我不是程千里。”

    林秋石:“那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程千里他哥。”

    林秋石:“啊?”

    那人说:“程一榭。”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他没说话,转身跑回了一楼,看见程千里的确是坐在客厅里正在和卢艳雪聊天,见到他跑回来,疑惑道:“怎么了?”

    林秋石:“你有个双胞胎哥哥啊?”

    程千里:“哦,对,我忘了。”

    林秋石:“……”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吗?而且你们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一榭千里,一泄千里???

    “救命啊——”求救者似乎就在二楼,她在走廊上奔跑者,用力的拍打着走廊上每一扇门,“有人要杀我,救命,求求你们开开门!!求求你们开开门啊——”

    并没有开门的声音,众人仿佛都陷入了深眠,根本听不到这刺耳的求救声。

    林秋石躺在床上也没动,直到求救者到了他的门口。

    “救命啊,救命啊。”姑娘哭叫着,重重的拍打着门板,“求求你开开门,他疯了,他要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求求你救救我吧!!”

    林秋石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但是他却没有动,沉默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去开门。

    本来应该在他身侧熟睡的阮白洁却轻声开了口,“你想救下她么?”

    林秋石道:“我能救?”

    阮白洁眨眨眼睛,隔了一会儿,才道:“如果你想的话。”

    林秋石感觉外面大概率是人的声音,又看见阮白洁不打算阻拦他,便迅速站起走到门边,咬咬牙拉拉开了门锁。

    这一开门,门外的场景把他吓了一大跳,只见喊救命的姑娘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她手臂似乎受伤了,一边哭一边用另一只手捂着,见到林秋石开了门,疯了似得扑了过来:“救命——救救我!”

    林秋石道:“出什么事了?”

    “他想杀我——”姑娘哭叫着,“他想杀我!!”

    林秋石后退一步,让她先进了屋子:“谁想杀你?”

    姑娘说:“程文!!”

    这名字林秋石有点印象,似乎是团里的一个男人,他还想再问什么,就听到楼梯处传来了哐哐哐的砸门声。一楼和二楼之间有一扇破旧的木门,平日大家睡觉的时候都会关起来,大约也就是这扇门,救了面前这个姑娘一命。

    林秋石示意她进来,然后随手锁上了门。

    姑娘的抽泣着,浑身上下都在发抖,一副被吓的不轻的模样。

    门外哐当一声,一楼到二楼的木门在暴力的破坏下终于坚持不住,很快他们外面的走廊上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姑娘口中被叫做程文的男人显然是在寻找她,程文道:“跑哪里去了——你们快点把王潇依交出来,别让她进门!!”

    王潇依因为害怕小声的啜泣起来。

    阮白洁也下了床,面对这样的情形,她倒是一点也不急,还在慢吞吞的整理自己的头发。

    程文的脚步在林秋石的屋外停住了,走廊上的血迹断在了林秋石的门口,这个痕迹太过明显,让他一下子就找到了王潇依的所在之处。

    “开门!!林秋石!!!”程文大叫,“王潇依是不是在你的屋子里!!”

    林秋石没说话。

    阮白洁娇滴滴的开了口:“这么晚了你们闹什么呢?”

    程文说:“你们快点把她交出来——她不是人!!别被她骗了!!”

    林秋石:“你什么意思?”

    程文似乎十分烦躁,充满了不耐烦和狠辣:“她真的不是人,你们信我——”

    王潇依闻言哭叫了起来:“你才不是人,程文,你居然想用这种借口来杀我,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活下去了么?”

    程文听到这话,语气一下子下子狰狞了起来,他道:“王潇依,你别装了,你就是藏在我们中间的那个怪物,我已经发现了你的秘密!!给我滚出来!!”他说着开始重重的撞门,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