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24.复活

时间:2018-02-05作者:西子绪

    </br>“有人在做饭?”阮南烛蔫嗒嗒的趴在床上,他说,“饿死了,等到回去了我可要好好的吃一顿。”

    林秋石:“去看看?”

    阮南烛:“走。”</br></br>然而当到了晚餐的时候,坐在床上低着头玩手机的林秋石,却闻到了一股子食物的香气。

    这香气实在是诱人了,林秋石嗅到之后,嘴里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唾液:“这什么味道?”

    </br></br>这个世界大家基本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看见好吃的也不敢动筷子,天天吃干面包。用阮南烛的话来说吃的人都要干了。

    他们两个从屋子里出来后,却是看见了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出来了,看样子是也闻到了这股子香味。

    </br></br>林秋石上前一步,走到锅边,看见锅里炖着几块肉,他又仔细的看了看地板,发现地板上本该很难清除的血液,此时不见了踪迹,只留了些许残留的黑色污渍。

    这一幕,让林秋石想起了曾如国死去之后发生的事。

    </br></br>“等等吧。”阮南烛道,“或许明天就干净了呢。”

    众人只当他在开玩笑,没人应声。

    这一个下午,所有人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未清理的厨房味道实在是太糟糕了,即便是坐在客厅也能闻到。所以大家纷纷散去,无奈的逃避着事实。</br></br>“谁在做饭啊?”许晓橙吞着口水,又馋又怕,“好像厨房里有人……”

    “过去看看。”阮南烛道。

    几人跟着香气,回到了那本该被鲜血沾满的厨房。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原本一塌糊涂的厨房布满残肢碎肉的厨房此时却焕然一新,灶台上放着两口大锅,正咕咚咕咚的炖着,散发着浓郁的香气。</br></br>“没了。”林秋石道,“尸体没了。”

    许晓橙道:“才几个小时呢,怎么可能弄的那么干净……”

    “这本来就不是正常世界。”阮南烛说,“不要用常规的思维来思考。”

    他们站在厨房正说着话,剩下几个人也都纷纷的过来了。唐瑶瑶看见干净的厨房后却是松了口气,嘟囔着说还好厨房干净了,不然接下来几天要吃什么呢,她走到了林秋石旁边,也朝着锅里望了几眼:“好香啊。”

    林秋石苦笑:“香你也不敢吃啊。”

    唐瑶瑶没吭声。

    钟诚简也在人群里,他现在精神状态看起来还是不太好,嘴里一个劲的神神叨叨,在念着什么无意义的话语,看起来再受点刺激基本就离疯不远了。

    也对,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周围发生那么多诡异的事情,能保持精神状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才几天时间,众人脸上都是憔悴的神色,眼见着磨人的夜晚又要到来,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吃不好,睡不好,还要面临鬼怪的威胁。

    白天发生了太多了的事情,所有人都显得有些疲惫。林秋石也是如此,他早早的洗漱完毕,回屋睡觉。离开厕所的时候,他看见唐瑶瑶还站在女厕里,蹙着眉头正在搞什么东西,便出言唤了一句:“唐瑶瑶?”

    “怎么了?”唐瑶瑶回头。

    “天晚了,你还不去睡?”林秋石指了指窗外的夜色。

    “马上。”唐瑶瑶说,“我身上的血怎么都洗不干净。”

    林秋石:“……什么?”

    唐瑶瑶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身上的血洗不干净!”

    洗不干净,林秋石马上想起了第一天来这里时,曾如国站在浴室喷头底下也对着他说过这句话,他道:“别洗了!都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

    唐瑶瑶大约是听出了林秋石语气里暗藏的焦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好吧,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出来。”

    林秋石道:“你快点啊。”

    “嗯。”唐瑶瑶随口应声。

    在童话故事菲尔夏鸟里,男巫离开家中时,给了姐妹们鸡蛋,只要他们打开了那扇的禁忌的门,鸡蛋就会染上血,男巫在回归时便会将姐妹们砍成几大块,再扔到地下室里——到了这一刻,林秋石终于明白了纸条的重要性,如果不是他知道了这个童话,恐怕此时还是一头雾水。

    但是现在,门内世界和童话之间的联系,渐渐的浮到了水面之上。

    林秋石见唐瑶瑶里面的水声停了,便先回了自己的房间。阮南烛又趴在床上,拿着林秋石的手机玩连连看。

    林秋石靠在他旁边,说:“唐瑶瑶身上的鲜血好像洗不干净了。”

    “鸡蛋的鲜血本来就洗不干净。”阮南烛头也不抬,“洗干净了男巫拿什么找人呢。”

    林秋石:“谁是男巫?”

    阮南烛摇摇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那今晚又要死人了。”今天几乎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其他人都沾到了鲜血,林秋石说,“也不知道是谁。”

    阮南烛放下手机,歪着头看着林秋石:“你知不知道你很有趣?”

    林秋石:“嗯?”

    阮南烛说:“我以为你会想办法救他们呢。”从接触起,林秋石给人的感觉就很柔软,面对生命的态度也很重视,可这样一个他,在知道死亡即将降临后的表现却非常的平静。

    “我没你聪明,你都没想到办法,我能怎么办。”林秋石说,“有点困了,我先睡了。”

    “晚安。”阮南烛道。

    “晚安。”林秋石说。

    有了心理准备,这天晚上林秋石已经做好了被吵醒的打算。果然和他预想的那般,大约凌晨三点左右,他又被奇怪的声音吵醒了。这声音隔的有些远,但依稀勉强能听清楚。

    林秋石转身,旁侧就是阮南烛安静的睡颜。不得不说,阮南烛作为女生也的确很漂亮,此时长长的睫毛正随着他的呼吸微微翕动,仿若展翅的蝴蝶。

    声音继续响着,林秋石却开始思考到底要不要把阮南烛叫醒。

    然而还没等他相出一个答案,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这叫声是张星火发出来的,他好似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景象,叫的嗓子都破了。

    这声音太大,即便是睡眠质量一向很好的阮南烛也被吵醒了。他一睁开眼,就和林秋石两眸相对,林秋石还没说话呢,阮南烛就羞涩道:“讨厌,你居然看了人家一晚上。”

    林秋石:“我没有,我不是……”

    阮南烛:“好啦好啦,没关系的,我也知道我好看。”

    林秋石:“……”

    外面的惨叫还在继续,林秋石和阮南烛穿好衣服拉开灯,一屋子就看见张星火蹲在走廊的尽头,满脸惊恐的嚎叫。

    其他人也被吵醒,纷纷出来查看。

    唐瑶瑶走过去问:“别叫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死了——钟诚简死了!!”张星火蜷缩成了一团,显然是经受了严重的刺激,他道,:“死在屋子里了——”

    唐瑶瑶道:“不就死个人么?你至于反应那么大?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争气点?”

    钟诚简白天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活不长,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能把张星火刺激成这样。

    不过当他们进到张星火所在的屋子时,才明白了为什么张星火会反应这么大。

    因为屋子里的床上,只剩下了一张单薄的人皮。

    没有骨头,没有肉,没有毛发,像是整个人掏空了一样,那张人皮静静的躺在床边,刺激着所有人的眼球。

    许晓橙这下没忍住,转身就吐了。

    唐瑶瑶也脸色惨白的后退了几步。

    只有阮南烛表情没什么变化,还小声的嘟囔了句什么。

    林秋石离他近,清楚的听见这货小声的说了句:“好像身体被掏空……”

    林秋石:“……”皮一下你就这么快乐吗。

    “呜呜,呜呜,我半夜听到了什么声音,一开灯就看见他死了。”张星火蹲在地上,瑟瑟发抖道,“有什么东西来了我们的屋子,杀了钟诚简,又走了……”

    林秋石:“那声音是不是像是勺子在什么东西上面刮?”

    张星火道:“对对对,你也听见了?”

    林秋石:“嗯……听见了。”

    按理说林秋石和张星火他们的屋子并不近,这种细微的响动应该听不到,但他不但听到了,还听得一清二楚。

    这林秋石不说还好,一说大家的脸色更差了,什么叫做勺子刮过东西的声音,难道钟诚简是被一把勺子一点点的刮干净了?

    “你可以不要形容的那么仔细吗?”唐瑶瑶一想到那个场景就毛骨悚然,她的喉咙上下动了动,哑声道,“况且你怎么知道是勺子,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林秋石道:“不知道,第一个想的东西就是勺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出这样的形容词,不过在听到那声音的第一时间,他脑子里就冒出了类似的情景,并且第一个反应就是勺子刮东西的声音。

    “也亏余林林你形容的出来。”张星火惨白,“我倒是第一次听见这种声音,的确是勺子刮东西……”他说着说着,身体又开始颤抖,一副随时要昏过去的模样。

    想想也对,自己身边的人死掉了,骨肉还被勺子刮走就留下一张血糊糊的人皮,谁都受不了这刺激。

    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都睡不着,感觉这栋楼里就没一个安全的地方。

    所有人都回到了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沉默。

    阮南烛到底是心大,靠着林秋石的肩膀就开始打瞌睡。

    唐瑶瑶在旁边酸溜溜的说:“祝萌这都能睡着啊,余林林你肩膀不酸么?”

    “不酸。”林秋石说,“他能睡着就好。”

    “呵呵,你们真有意思。”唐瑶瑶道,“在这里还能谈恋爱的……”

    林秋石也没说话,他总不能说他身上靠着的这个姑娘是个大男人吧。这话说出来谁信啊,鬼知道阮南烛为什么会是进入门里的姑娘里最好看的一个。

    就这么熬啊,熬啊,大家终于熬到了天亮。

    张星火终于从恐惧中挣脱了出来,苦笑着说自己好饿,好像吃点东西。

    “只有干面包。”唐瑶瑶道,“冰箱里的东西你不会有兴趣吧?”

    张星火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兴趣,之前那姑娘的裹尸袋就放在里面,一想到这个谁能吃得下去。

    本来今天死了人,众人都以为门内的定律不会起作用,谁知道一群人聚在一起还没坐到半个小时,居然真的全都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天亮了,大家才醒过来。

    林秋石是第一个醒的,他睁开眼睛看见大家都瘫在沙发上,许晓橙和唐瑶瑶互相靠着,张星火则缩成了一团。阮南烛的手搂在他的脖子上,动作自然的将他整个人都揽在怀中。

    林秋石一动,阮南烛也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道:“早上了?”

    “嗯。”林秋石道,“我们居然全都睡着了,太危险了……”

    “有什么好危险的。”阮南烛无所谓道,“睡在那棺材房里不也死了,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好像也的确如此,林秋石面露无奈。

    两人的对话声将其他人也从睡梦中唤醒,许晓橙醒来之后和林秋石反应差不多,都是感觉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很危险。

    “有东西吃吗?”张星火昨天就开始叫着饿了,这会儿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叫着想吃东西。

    “我去厨房看看。”唐瑶瑶站起来进了厨房,片刻后,厨房里传来了她的声音,“你们过来看看?”

    林秋石感觉她的声音有些怪异,等走进了厨房里,才明白了为什么她的语气这么奇怪。

    因为厨房的案板上,摆好了做好的早饭。

    清淡的粥,烤好的面包,还有一个个圆乎乎的煮鸡蛋。这些食物若是在门外面或许会觉得有些清淡,但对于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的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的诱人了。

    “谁做的?”林秋石问。

    “不知道。”唐瑶瑶道,“我进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张星火,你急什么——”

    他们还在说话,张星火却已经捧着碗咕咚咕咚的喝起了粥,喝完之后一抹嘴,道:“我太饿了,不想等了。”

    “应该没事,我也饿了。”阮南烛观察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吃吧。”

    他现在基本是团队里的主心骨,他说可以吃,大家都动了筷子。

    林秋石其实也挺饿的,一口气就吃掉了一大块面包和三碗粥,但因为过不去心里那个坎儿,就一直没碰鸡蛋。

    阮南烛倒是百无禁忌,一口一个鸡蛋连吞了三个,才擦擦嘴表示自己吃饱了。

    终于缓解了饥饿,众人脸上都出现餍足之色。

    “好饱。”许晓橙摸着肚皮,“好开心啊,好久没有吃这么饱了,谁做的饭呢?”

    “管他谁做的。”唐瑶瑶说,“吃饱了就——”她大约是想说吃饱了就行,可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因为一个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是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披散着头发,普通的面容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她注意到了众人惊恐的目光,便扭过头,微笑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吃呀,我特意给你们做的,怎么样,好吃吗?”

    许晓橙捂住了嘴,咚咚咚冲进了厕所。

    气氛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女人的身上——她就是昨天才被钟诚简乱刀砍死的三胞胎母亲,此时本该惨死女人却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还一脸慈祥的问他们早饭好不好吃。

    也难怪许晓橙又跑到厕所去吐了。

    “怎么了,不好吃么?”女人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还在继续发问。

    “好吃。”阮南烛最后还是开了口,“谢谢你的食物。”

    “你们喜欢就好。”女人甜蜜的笑了起来,“家里的孩子挑食,不像你们,什么都爱吃。”她说完,转身笑呵呵的出去了。留下了一屋子表情如同吃了屎一般的大家。

    林秋石还好,唐瑶瑶却已经开始骂起了脏话,看她气急败坏的模样,显然是被刚才吃下肚子的东西恶心到了。

    也对,昨天还是四分五裂的人,今天就给你做了一桌美味的料理,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会觉得这桌饭的问题很大。这就是典型的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了。

    面对众人不善的目光,女人丝毫不在意,她缓步走到了厨房里,开口道:“你们中午想要吃点什么?冰箱里又有了好多肉……”她拿起刀,轻轻的摩挲了片刻,“可以给你们做好吃的食物。”

    她手里捏着的刀,就是那天钟诚简将她砍成了几块的那把,上面还沾着些许黑色的污渍。

    大家都没说话,慢慢的从厨房里退了出来。

    许晓橙也回到了客厅里,她吐的脸色发白,整个人都像是要晕过去了一般,坐在沙发上直喘粗气带着哭腔道:“我真的不行了,我要死了……”

    “你早该习惯了。”阮南烛无情的表示,“你这几天吐几回啊,比怀了孕还厉害。”

    许晓橙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怎么会活了。”唐瑶瑶说,“那她现在是人是鬼?”

    “人肯定不是人,鬼也不是鬼,”阮南烛,“或许她只是一个不可或缺的npc,因为重要性,只要死亡了就会刷新?”

    唐瑶瑶:“你这个说法倒是新鲜。”

    “但是现在有个问题。”阮南烛说,“她如果会一直刷新,那她有关于自己死亡的记忆么?”

    唐瑶瑶:“没有吧?如果有,看到我们怎么会那么冷静?”

    阮南烛:“因为凶手已经不见了?”

    唐瑶瑶抿唇。

    他们之中的确少了个人,那就是杀掉了女人的钟诚简。也亏得女人复活的时候钟诚简不在,不然按照他那种精神状况,真的极有可能提着刀再把那女人砍死一次。

    “往好里想,至少有人帮我们做早饭了吧。”阮南烛心很大的说,“我不想再吃干面包了。”

    “她做的你敢吃?”唐瑶瑶对阮南烛的心大表示不赞同。

    “你今天不就吃了么。”阮南烛无情的揭穿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还吃的比我多,而且大家都吃了。”

    唐瑶瑶:“……”

    旁边坐着的许晓橙弱弱的举手:“我没吃,我全都给吐出来了。”

    众人:“……”那你很棒棒哦。</br></br>钟诚简突如其来的爆发,导致整个团队都陷入了一种低落的情绪里。

    女人的尸体被钟诚简砍成了凌乱的几块,血液和肉体的残渣布满了整个厨房。

    他也浑身是血,用手捂着脸不住的呜咽,看起来完全快要坚持不下去了。</br></br>众人脸上的神情皆是十分的复杂,唐瑶瑶则站在水池边,一脸晦气的想要清理干净自己身上的血迹。

    “呜呜呜呜呜,怎么办啊。”钟诚简说,“我没有想杀她,只是一时气愤而已……”

    </br></br>“杀了就杀了。”这些话说的次数太多,搞得张星火的心情也跟着差了起来,他说,“反正不是现实世界,也没有警察来抓你,你哭个屁。”

    “对,对,这里不是现实。”经过张星火这么一提醒,钟诚简才恍然大悟,脸上浮起了笑容,“只要出去,就没人知道我杀过人了吧。”

    大家听到这话都没出声,唐瑶瑶却是嘲讽的笑了笑,显然所有老人都想的一样,的确是出去了就没事了,但是前提是要能出去啊。</br></br>众人正在说话,林秋石却注意到门口又晃过了两个身影,虽然他没有看的太仔细,但也能确定身影的主人是仅剩下的两个三胞胎。

    “接下来怎么办?”唐瑶瑶看着变得乱七八糟的厨房有点头疼,说,“这厨房这样子,我可不想进去扫到。”

    </br></br>阅读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