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21.娃娃和妈妈

时间:2018-02-05作者:西子绪

    </br>林秋石听到这名字差点没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心想你们妈还真是够敷衍的,这名字都能取出来。

    其他人听了也露出浅淡的笑容。

    小一道:“告诉你们了,就一定要记住哟。”</br></br>“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认不出来。”坐在旁边的阮南烛突然开口,她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眼前三个气质有些诡异的小孩,优雅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语气冷淡,“家里来了客人,总该有点礼貌吧。”

    三个小女孩闻言,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中间那个开了口,她说:“我叫小一,她叫小十,她叫小土。”

    </br></br>阮南烛观察了一下她们的模样,忽的伸手摸了摸小一的脑袋笑了:“好,记住了。”他又拍了拍靠着他最近的一个姑娘的肩膀,“去吧,你们妈妈做了早餐。”

    三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br></br>曾如国昨天弄在身上的一身血水现在还没弄掉,看他满脸疲惫的模样,估计也是一晚上没睡,听到阮南烛的话后,他小声的询问林秋石能不能陪着他去趟公共浴室,他想洗个澡。

    林秋石对此表示佩服:“昨天都看到那东西你还敢去?随便打点热水洗洗脸将就一下吧,命总比干净重要。”

    </br></br>这话一出,三双眼睛其其的看向唐瑶瑶,那眼睛黑白分明,没有的带上一丝的情感,看的人莫名觉得瘆得慌。

    “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我的名字。”站在中间的那个小女孩儿开了口,她说,“况且就算我说了,你也认不出我来。”

    唐瑶瑶被这话堵的有些尴尬:“好吧……”</br></br>林秋石总觉得在那小女孩儿最后说的一句话有点不对头,什么叫告诉了他们就要记住,难道不记住会发生什么么?但看阮南烛如此自信的模样,难道他真的能分辨出这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

    面对林秋石疑惑的眼神,阮南烛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喝掉了最后一口牛奶,道:“走吧,我们去楼下看看。”

    昨晚他们到这里时已经太晚了,没敢走远,只调查了这一层和楼上。今天趁着天色早,阮南烛提议他们去楼下看看,看一下这十四层楼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住户。</br></br>“看到了什么东西?”唐瑶瑶闻言发问。

    林秋石说:“昨天曾如国洗澡的时候有个东西趴在喷头上面,不确定到底是什么,看起来有点像一具婴儿的尸体。”

    唐瑶瑶哦了声。

    许晓橙听到林秋石的话,又开始嘤嘤直哭,说她以后都不敢去洗澡了。她哭的时候还看了眼唐瑶瑶,似乎对于她的淡定感到了震惊。

    唐瑶瑶不咸不淡的说:“被吓多了就不怕了,反正人没死,就说明那东西没有什么威胁性,有什么可怕的。”

    这话的确有些道理,林秋石吃了口饼干,拍拍手上的饼干屑:“反正尽量别去吧。”

    曾如国到底是个惜命的,犹豫之后还是没有再去浴室洗澡,而是在屋子里打了盆热水,将就着把脸擦干净。

    “走吧,去楼下看看。”阮南烛起身,走出了屋子。

    其他人紧随其后。

    这楼里的每家每户,都用的是同一种颜色的铁门。铁门是朱红色的,上面的油漆都已斑驳,不知道到底已经用了多少年。楼梯间走道上堆放着煤块和一些杂物,看起来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但阮南烛简单的观察后,却断定这里没有人。

    “这怎么看出来的?”唐瑶瑶说,“虽然的确没听到声音。”

    “因为这里缺少最关键的东西。”阮南烛道。

    “什么东西?”唐瑶瑶发问。

    “垃圾。”阮南烛说,“这里每一层的垃圾桶都是干净的。”

    原来如此,唐瑶瑶点点头:“那这里栋楼,就只剩下楼顶上那一户人家了?这也不太可能吧。”

    阮南烛朝着楼上看了眼:“是不太可能,每个世界的存在都是符合逻辑和常理的,不可能随意出现空楼的现象,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这栋楼才空了。”就好像之前世界的山村里,虽然环境恶劣,但是依旧有村民的存在。这些看起来无足轻重的人甚至有可能提供关键信息。

    “继续往下走吧。”林秋石道,“不是还有六层么?”

    虽然这楼梯的灯光非常阴暗,但好歹是大家一起行动,不至于让人太害怕。众人继续往下,在到达了第四层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些人类生活的痕迹——林秋石在角落里,看见了一个被人啃了一半的苹果。

    “这是苹果核?”林秋石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走到那里才确定那的确是个苹果,虽然这苹果看起来又瘦又小,看起来一点也不好吃。

    “还真是。”许晓橙小声说,“这一层有人住啊?”

    他们现在所在的楼层,是四楼,乍看上去和其他楼层没有任何的区别。但这个苹果核却暴露了它的与众不同,阮南烛当即决定,每家每户的敲门过去,看看有没有人住在这里。

    于是林秋石咚咚咚一路敲过去,在敲到靠近窗户的某一家时,他听到了里面传来了走动的声音。

    也亏得是老楼隔音效果差,这如果是新楼林秋石肯定得错过。

    “这里好像有人。”林秋石停下脚步,“我听到屋子里的声音了。”

    众人闻言都围了过来,唐瑶瑶抬手咚咚咚的敲了两下门:“里面有人吗?”

    里面寂静一片,仿佛林秋石听到的声音只是错觉。

    “里面有人吗?”唐瑶瑶大声道,“我们是新来的住户,想问您点事情——”她敲了好久,都没有人答应,“林秋石,你确定没听错?”

    “没有吧。”林秋石道,“这里是最后一户了,难道声音是从窗户外面传出来的?”

    外面什么遮挡物都没有,只有一片暗沉沉的雾气。

    阮南烛研究了一下那锁:“老锁了,想开挺容易的。”

    林秋石惊了:“你还有这技能?”

    阮南烛道:“生活所迫。”

    林秋石:“……”生活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他说完话,就随手从头发上取下了一个发卡,开始半蹲着捣鼓,但还没捣鼓出结果,那门就嘎吱一声开了,门后露出一张惊恐无比的脸:“你们在做什么??”

    阮南烛被抓个现行,倒是一点也没慌张,他起身之后,甜甜一笑:“先生您好,我们是新搬进来的,想问您点事情可以吗?”

    门后的是个年轻男人,蓬头垢面,起初他的眼神里全是警惕和恐惧,但在看到阮南烛那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后,松懈了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用问我。”

    “先生。”阮南烛楚楚可怜,“就忙我们这么个小忙都不可以吗?”

    男人犹豫片刻:“你们想问什么?”

    阮南烛说:“为什么这栋楼没有人呢?”

    男人低声道:“你们是新搬来的?赶紧搬出去吧,这栋楼被诅咒了,住在这儿的人都活不长……”

    阮南烛:“那楼顶上的那一户?”

    也不知道这句话触动了男人的哪个点,他一下子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我说了让你们搬走,这里有鬼!!有鬼!!”他喘着粗气,想要将门合上,却被队里的两个男人拉住了。

    “什么鬼?”阮南烛继续问。

    “你们不是知道吗?”男人说,“楼顶上的那一户,就是鬼!!!”

    众人闻言都有些惊讶,男人却趁着他们发呆的功夫,用力的将门关上了。

    “什么意思?”唐瑶瑶惊讶道,“难道这次给我们任务的不是人?”

    阮南烛摇摇头没说话。

    林秋石却忽的注意到了什么:“他门口这撒了什么东西……?是血?”

    众人低头,才发现这人门口似乎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像是干涸的血液,黏糊糊的贴在黑色的地面上,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还真是血。”蹲下来仔细观察之后,唐瑶瑶下了结论,“只是不知道是人血还是别的什么血,有些年头了……”

    林秋石:“这血是故意撒上去的吧。”

    唐瑶瑶:“怎么说?”

    “如果不是故意撒上去的,肯定早就清理干净了,你看这旁边都没有小广告的。”林秋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主人肯定比较爱干净。”

    “也对。”唐瑶瑶道,“那这血有什么用处呢,辟邪?”

    林秋石没说话,事实上他看到血之后马上想起了纸条上的童话故事——夏菲尔鸟。

    拿着鸡蛋的姐妹进入全是尸体的房间时,手里的鸡蛋就掉到了血迹上面,只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些血液,和童话有没有什么关系。

    接着他们又去了楼下,发现一楼居然还有一家住户,这家住户里住的是个年迈的老奶奶,听力有着严重的问题,他们敲了好久的的门那老奶奶才过来开了,然后一群人又鸡同鸭讲的交流了许久,最后众人选择了放弃,毕竟两边的对话内容都是类似于他们问“老奶奶,你知道楼里为什么没人吗?”,然后那老奶奶答:“我吃过啦。”

    这样的对话多了,大家都露出无奈之色。

    这楼一共有十四层,可就只有两家住户,一家在四楼,一家在一楼。但是他们还是有所收获,就是这两家人的门口外面,都有过喷洒鲜血的痕迹。

    “我觉得这是给我们的提示。”唐瑶瑶吃午饭的时候小声的和大家交流,“要不要尝试在门口撒点血?”

    “你准备去哪儿弄血?”阮南烛忽的发问。

    唐瑶瑶:“随便找只动物什么的。”

    阮南烛:“那撒在谁的门口?你门口?”

    面对阮南烛的咄咄逼人,唐瑶瑶不吭声了,显然她并不敢在自己的门口撒上鲜血,毕竟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辟邪还是死亡触发的条件。

    “就算你不同意也不用这么凶吧。”唐瑶瑶有点不高兴,“或者说你有什么好的见解?”

    阮南烛语气不咸不淡:“没有。”

    唐瑶瑶被她气得磨牙。不得不说,这个模样的阮南烛虽然看起来很强势,却非常的吸引人,他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就让人格外的安心。这团队里讨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的身上,特别是那一新一老两个男人,看向阮南烛的眼神更是多了一分别的味道——毕竟他们可不知道阮南烛是女装大佬。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唐瑶瑶问。

    阮南烛道:“等。”

    唐瑶瑶说:“等什么?”

    阮南烛道:“自然是等着事情发生。”她说,“当然,如果你愿意提前先试试在门口撒上鲜血到底好不好用,我也不介意。”

    唐瑶瑶不说话了,以沉默表示拒绝。

    许晓橙看表情似乎又想哭了,只是最后和阮南烛的眼神对上,硬生生的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弱弱道:“三胞胎真的是人吗?她们看起来好可怕啊。”

    “不知道。”阮南烛说,“还不确定。”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几人正好讨论到三胞胎的时候,那三个姑娘就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林秋石是第一个看到的,见到他们三人手拉手的站在门边,被吓了一跳:“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三个女孩都没说话,林秋石又问了一句,其中一个才开了口,只是并没有回答林秋石的问题,而是询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什么?”林秋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另一个女孩也说了同样的话。

    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唐瑶瑶勉强笑道:“小妹妹,我们在说讨论事情呢,你们不要闹哦。”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最后一个小女孩开了口。

    “我知道呀。”阮南烛的声音打破了寂静,他站起来,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蹲下,伸手掐了一下其中一个的脸颊:“你是小一。”

    小一眨了眨眼睛。

    “你是小十。”阮南烛指了指右边那个。

    小十笑了笑。

    “你是小土。”阮南烛说,“我们认出来了,有什么奖励么?”

    “我们奖励你可以陪我们多玩一会儿。”小一咧开嘴笑了,她红艳艳的嘴唇后面,是雪白的牙齿。她的牙齿非常整齐,看起来密密扎扎,让人莫名的有些发寒,“姐姐,我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阮南烛起身,“去玩吧,姐姐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她说完这话,面前的三胞胎居然真的乖乖的转身离开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均是瞠目结舌,不知道阮南烛到底怎么辨别出的这三个小姑娘。

    阮南烛面对众人的凝视,表情冷静的坐回了桌子旁边,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猜的。”

    大家:“……”

    林秋石心想我信了你才怪。他决不相信阮南烛会在没有根据的猜测下如此轻易的给出答案,他定然是有自己的识别方法,只是不愿说出来。

    “我总觉得那三胞胎不对劲。”许晓橙小声道,“他们看起来好吓人。”

    “是挺吓人的。”阮南烛沉思,“但是他们现在应该是人。”他道,“至少摸上去是有温度的。”——他刚才掐了一下那小女孩的脸蛋,就是想确定这件事。

    “还有六天。”唐瑶瑶说,“他们的生日宴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这种等待的感觉并不好受,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林秋石也差不多了解了整个团队的成员,许晓橙,唐瑶瑶,曾如国是介绍过的,剩下两个一老一新的男人,分别叫张星火和钟诚简,张星火是第三次进入门内的世界,钟诚简是第一次。两人的性格都特别内向,在讨论的时候几乎也不怎么说话。

    众人在楼里平静的渡过了两天,就在林秋石思考会不会直到生日才发生恐怖事件的时候,意外打破了平静。

    有人死了。

    死在了楼梯口的位置,身体被利器砍成了几段,鲜血顺着楼梯往下流淌,在地面上形成了黑色的污渍。

    林秋石听到许晓橙惨叫后,匆匆的赶了过去,还没到便听见许晓橙凄厉的哭喊声:“有人死了有人死了——”

    林秋石听到这话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阮南烛,结果一扭头,却是看见阮南烛站在他的旁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轻声问道:“找什么呢。”

    他的面容和微笑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即便是林秋石知道他是个男人,可面对他的注视,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心脏跳动的有些快。

    “没事。”林秋石道,“只是找找你。”

    阮南烛笑了笑:“不用太担心我。”

    两人一起走到了楼梯口,看到了那一地的狼藉,和软倒在楼梯上面的许晓橙。

    “呜呜呜,好可怕啊。”许晓橙见有人来了,赶紧爬了过来,“被砍成几块了——”

    因为有上个世界的惊艳,林秋石倒也没有显得太过慌乱,他走到楼梯口的位置,也看到了许晓橙口中的死人。不过只是一眼,他便愣了愣:“这是……”

    阮南烛蹙眉。

    他们都以为死去的人会是他们团队里的人,却没想到看到了一具女童的尸体。虽然已经被砍得乱七八糟,但是还是能从衣着认出死者的身份——居然是三胞胎中的一个。

    小女孩的身体已经被砍的乱七八糟,几乎可以用肢体横飞来形容。地上铺满了血液和各种人体组织,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呕……”后来的曾如国承受能力比许晓橙还差,只是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林秋石倒是显得非常冷静,他目光扫过凌乱的尸块,在角落里发现了死者的头部。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这死者的确是三胞胎中的一个。

    “怎么会这样?”唐瑶瑶觉得有些荒谬,“怎么会第一次死的是npc??”

    “谁杀了她?”许晓橙的声音里带着恐惧,“我们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一个人被砍成这副模样,在同一层的大家却是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在他们身后响起,林秋石回头,看见了女孩的母亲,她身上还穿着围裙,似乎正在为他们做午饭,见到女儿变得七零八落的尸体后,情绪直接崩溃了,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女儿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死的好惨啊——是谁杀了你——”

    林秋石正欲上前,却见阮南烛手一伸,拦住了他。

    “等会儿。”阮南烛说,“别过去。”

    林秋石面露疑惑之色。

    阮南烛低声道:“你看她的鞋子。”

    林秋石低头,朝着女孩母亲的鞋子看去,却是发现女孩母亲的鞋底似乎被什么东西浸染透了,而从颜色上判断,浸透鞋底的,似乎就是鲜血……

    看到这样的情况,林秋石脸色微变。

    而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都对着嚎啕大哭失去女儿的母亲投去了怜悯的眼神。

    唐瑶瑶上前安慰了几句,被那母亲一把抓住了手臂:“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你们是这里唯一的外来者,肯定是你们杀了我的女儿!!”她的力气似乎极大,唐瑶瑶被她抓的直接喊了疼,想要将手收回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敌不过她的力量。

    “和我们没关系,你抓的我好疼,松手啊——”唐瑶瑶发出惨叫声。

    其他人见状赶紧上前帮忙,张星火用力的推开了女孩的母亲,将唐瑶瑶从她的手里救了下来。

    “你没事吧?”张星火问。

    “没事。”唐瑶瑶满目惊恐,撩开袖子之后看见自己的手臂上出现了五个乌青的印子,“她力气好大……”

    “呜呜呜,我可怜的女儿啊,我可怜的女儿啊。”女人继续趴在地上嚎哭。

    而就在她哭着的时候,身后的门里却出现了两个影影倬倬的身影,林秋石定睛一看,却发现是剩下的两个双胞胎。

    两人远远的站在门内,神情冷漠的透着门缝朝着这边看,自己的亲姐妹如此惨死,她们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动容,甚至也没有要过来劝说母亲的意思。两人在那儿站了片刻,很快就消失了,要不是阮南烛也看到了,林秋石恐怕会觉得那不过是自己眼花。

    女人在地上趴着哭了很久,就在众人的耐心都要被她哭没了的时候,她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接着装身回了屋子,片刻后,带着一把拖把,和一个口袋出了门。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妈妈这就把你带回家。”女人如此说着,便神情温柔的将那些破碎的肢体全部放入了口袋,然后开始埋着头拖地上的血迹。

    她头发凌乱,面对残肢碎屑,却是没有丝毫不良反应,就这么慢慢的,把一地狼藉给收拾好了。

    众人看着这一幕均是面容微变,承受能力弱的又开始想呕吐。

    “走吧,吃点东西去。”阮南烛倒很淡定,“我饿了。”

    “你怎么吃得下?”唐瑶瑶不可思议的看着阮南烛,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才看了这样的东西……”

    阮南烛道:“这种东西多的去了,要是看了就吃不下东西,我岂不是得被饿死?”

    唐瑶瑶还欲再说话,阮南烛却是已经不想听,拉着林秋石就进了屋子。

    两人坐在桌子前,吃着桌子上放着的干面包,林秋石有点食不知味,小声道:“她们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猜是她把女儿砍死的。”阮南烛说,“她鞋底上全是血,也亏得其他人都没注意到。”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林秋石有些愕然,“而且我看她收拾尸体的样子,总觉得很熟练……”

    阮南烛撑着下巴没说话。

    那女人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看起来的确是很熟练了,先把大块的尸体放袋子,再把小块的肉扫在一起,简直就像是在做什么无足轻重的家务事。

    两人正在讨论,门口传来了人的脚步声,林秋石一看,发现是瑟瑟发抖的许晓橙。她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场景,整个人的脸色都如同纸张一样惨白,虚弱的走到了阮南烛旁边坐下,捂着嘴没吭声。

    林秋石正打算说什么,就看见阮南烛转过头,温柔的对着许晓橙说:“乖孩子,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死掉的。”

    许晓橙点头如捣蒜,看那模样简直恨不得缩进阮南烛的怀里,她道:“姐姐,这个人也是你接的活儿吗?”

    活儿?林秋石听到这个词一愣。

    “不,他不是。”阮南烛说,“他是我男朋友,和我一起保护你的。”

    许晓橙闻言松了口气,看向林秋石的眼神里多了些依赖。

    被称为男朋友的林秋石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他看着阮南烛漂亮的面容,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自己真的有了个女朋友的感觉。当然,这感觉不过是刹那,因为他想起了一件挺重要的事——他在门内的世界长成什么样来着?

    阮南烛还在安抚许晓橙,林秋石找个借口去了厕所,然后在厕所的镜子里,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容。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有些下垂,这让他笑起来的时候更显得温柔,鼻梁挺直,嘴唇微微勾着,带着温暖的笑意——这是一张丝毫没有侵略性的脸。

    属于那种女孩子见了就会放心的长相,用直接一点的形容词来形容,林秋石现在的长相就是个标准的中央空调。

    林秋石:“……”唉,好歹是不丑。

    见了自己的模样后,林秋石从厕所里出来,看见许晓橙脸上好了许多,也不知道阮南烛是怎么安慰她的。

    “对了,我告诉你们点事情。”阮南烛说,“如果那三个姑娘来问你们他们的名字,我在他们的身上留了点痕迹。”

    “什么痕迹?”林秋石一愣。

    “一种很细微的亮粉,借着光就能看到。阮南烛说,“肩膀上有亮粉的,是小十,头发上有亮粉的,是小土,什么都没有的,是小一。”他说完耸了耸肩膀,“当然现在少了一个就更好认了。”

    “你什么时候留下的?”林秋石道。

    阮南烛:“他们第一次自我介绍的时候,这应该是个蛮重要的信息,她们提问的时候,你们不要说错了。”

    “那要不要告诉其他人呢?”林秋石又问。

    阮南烛摇摇头:“暂时不要,如果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一律当作敌人对待。”

    许晓橙中途去上了个厕所,期间林秋石问了阮南烛什么叫做活儿。

    阮南烛说:“就是有人花钱请我保护他们。”他指了指厕所的方向,“她,看起来平平无奇吧?在现实里是个大明星,你肯定看过她的电影。”

    林秋石:“……”完全没认出来。

    “她也不是第一次进门了。”阮南烛说,“所以在防着鬼怪的时候,还得防着自己的队友。”他话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因为有其他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林秋石看到了唐瑶瑶他们几个。

    “你们还真吃的下?”唐瑶瑶冷冷道,“真是心大。”

    “饱着走总比当饿死鬼的好。”阮南烛修长的手指抓着面包,又是一口,本来没什么滋味的东西,被他这么一吃,竟是仿佛变得美味了起来,“你要来一口吗?”

    唐瑶瑶还没说话,她旁边的张星火就点点头,道:“吃吧,我也饿了。”

    于是大家都开始坐在桌子面前吃面包。

    “今天晚上肯定会出事。”唐瑶瑶揉着手臂,她刚才被抓出来的痕迹看起来挺严重的,“大家都小心点,尽量别出门。”

    “到底是谁杀了那个姑娘?”曾如国战战兢兢,“不会真的是我们里面的人吧?”

    他说完这话,松了口气,小声道了句,“还好我一个人住。”

    其他两人住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特别是张星火和钟诚简,眼神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

    “不同多想了,肯定不是人干的。”阮南烛说,“如果是人杀的,那姑娘会不呼救?况且我们都在楼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这话倒是挺有道理了,大家的情绪稍微冷静了一些。

    唐瑶瑶看了曾如国一眼,忽的发问:“对了,忘了问你,你在浓雾里看到了什么?”

    曾如国听到这个问题,表情难看的要命,嘴唇嗫嚅了许久后,才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全是……会动的尸体。”

    这话一出,大家都不说话了。

    林秋石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大着胆子去挑战一下浓雾,虽然曾如国寥寥几语,但他们也想象出了那地狱一般的画面。

    就在他们进行讨论的时候,三胞胎的母亲又出现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身上换了件深色的围裙,手里捧着一个大碗。

    盆子里,冒着热气腾腾的烟雾。

    她说:“你们饿了吧?我给你们做了好吃的。”她走到桌子边上,把碗放下,“你们快尝尝吧。”

    那碗里是一锅汤,汤中沉浮着新鲜的肉丸子,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然而看着这一锅肉丸,大家却都没有动筷子,脸上的表情,也跟着难看了起来。</br></br>不得不说,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没有心理负担的睡着,的确是厉害的本事。

    一夜无梦,林秋石本以为来的第一天晚上会发生点什么,却没想到如此平安的渡过了一晚。

    早上起来,三胞胎家里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餐。</br></br>三胞胎的母亲态度很温和,做的食物味道也不错。虽然一开始大家坐在桌子面前的时候都没动筷子,直到阮南烛吃了第一口。

    “还不错。”阮南烛道,“你们看我做什么,怎么不吃?”

    </br></br>“这能吃吗?”许晓橙眼睛上挂着黑眼圈,看上去一夜没睡好的模样,她道,“这里的食物没问题?”

    阮南烛笑道:“有问题你还不是得吃,难道这七天你只喝水?”

    这倒也是,这栋楼里并没有别的食物来源。</br></br>大家想通之后,纷纷拿起了筷子,开始品尝起了早餐。他们吃饭的时候,那三个三胞胎正好从屋子里出来,她们三人穿着一样的红裙子,脑后扎着两个小辫子,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三胞胎从头到尾都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感,仿佛只是面对着一堆空气。

    唐瑶瑶被这眼神盯的有些受不了,小声道:“小朋友,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br></br>阅读死亡万花筒最新章节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