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17章 内情

时间:2018-01-29作者:西子绪

    ,!

    大约是很多人吐槽过他们两个的名字了,林秋石还没开口,程千里就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说出口!!”

    林秋石摊手:“好吧。”

    “那是我双胞胎的哥哥。”程千里说,“他性子怪,你最好别理他,离他越远越好。”

    程千里的哥哥程一榭被弟弟这么说也不生气,只是不痛不痒的抬头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的便干笑两声:“哈哈,我开玩笑的。”

    这一对双子虽然穿的衣服不同,发型上也有细微的差别,但是模样当真是一模一样,至少目前林秋石看不出什么差别。

    他和程千里又说了声晚安,回到了二楼,这次他走的格外小心,害怕走廊尽头又冒出来一个三胞胎之类的。

    当然,三胞胎肯定是没有了,林秋石成功的进入了程千里说的那间卧室,卧室门口还挂着一个名牌,上面写着林秋石的名字,大约是怕他走错地方。

    卧室里的环境很不错,中间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大床,旁边是电脑,靠窗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水果和零食。

    林秋石打开了电脑,又用网页搜了一下今天程千里给他看的那些新闻,但是当他看到某张照片时,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某个王姓女子在桥上自杀身亡,自杀的全过程被旁边的路人拍摄了下来。

    这段路线大概上传不久,还没有被和谐,于是林秋石点开之后看清楚了全过程。

    其实在门里的世界里,林秋石只记得张子双和王潇依的衣着。两人的衣服比较特别,一个人穿的是制服,一个人穿的cosplay的装束。

    视频很清楚,甚至拍摄下了自杀者的面容,林秋石将画面放到最大,看着视频里的人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人穿的和王潇依一样,可是模样却完全不同。门里的王潇依很普通,视频里的姑娘却非常的漂亮。

    怎么会长得不一样?林秋石觉得奇怪极了,然而最奇怪的,是他有种感觉,眼前的人虽然和王潇依不同,但的确就是王潇依本人。

    视频播放到最后,那姑娘无视了所有人的劝阻,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视频下面还有文字描述,说尸体已经找到了,死者是xx大学的大一学生,本来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动漫展,却突然失踪,最后出现在了一座很远的大桥上面。至于自杀的原因,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这情况显然就很奇怪了,程千里他们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林秋石皱着眉头,又想寻找相关新闻看一下死者的具体情况。但很遗憾的是,其他几人都没有正面照片,不过从衣着上来看,的确就是门里死掉的那几个。

    怎么回事呢,林秋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程千里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这天晚上林秋石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他六点多钟下楼的时候,看见程千里坐在屋子里,旁边趴了条狗。那狗屁股圆嘟嘟的跟个土司似得,一看就是只柯基。

    “你们还养狗了?”林秋石有点诧异。

    谁知道程千里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林秋石一眼,没理他。林秋石这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程千里,是程千里他个程一榭。

    好吧,又认错人了,林秋石有点无奈。

    夏天亮的早,六点左右,整栋别墅里的人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林秋石听到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片刻后,阮南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见到林秋石坐在客厅里发呆,道:“这么早?”

    林秋石:“有点饿了。”

    阮南烛:“程一榭,你去做饭。”

    对谁态度都听冷淡的程一榭居然真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去了厨房。

    林秋石对阮南烛投来了佩服的眼神,看来阮南烛在这个团队里的地位的确不一般。阮南烛在林秋石旁边坐下:“知道多少了?”

    林秋石:“没多少,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阮南烛从兜里掏了根烟:“不介意吧?”

    林秋石摇摇头示意不介意。

    阮南烛点上:“因为我打算下次和你一起进入门里。”

    林秋石一愣:“还能一起进去?”

    阮南烛:“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熊漆和小柯为什么认识?他们两个也是老手了。”

    林秋石:“……等等,熊漆和小柯?”结合昨天他发现的异常情况,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林秋石的脑海里,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白、白洁?”

    阮南烛吐了口烟:“嗯。”

    林秋石:“卧槽!!!我不信!!”

    阮南烛:“有什么不信的,你见过一米八的女生?”

    林秋石:“可是你为什么进到门里会变成女的??”

    阮南烛纠正了林秋石的错误:“不是变成女的,是穿上了女装。”

    林秋石:“……怪不得你胸那么平。”

    阮南烛似笑非笑:“我下面还特别粗呢。”

    林秋石:“……”这笑容倒是有阮白洁的几分风韵,他就该知道,怎么会有那么高的姑娘,虽然模样的确是挺漂亮的。但说实话,面前阮南烛的样子如果扮成姑娘,大概也比阮白洁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你为什么扮成姑娘啊?”林秋石道。

    阮南烛:“爱好。”

    林秋石无法反驳。

    阮南烛:“女人总比男人方便一点。”他笑了笑,“至少不用去扛树。”

    林秋石:“……”这倒也是。

    “每一扇门都会留下下一扇门的线索。”阮南烛的一根烟抽完,将火灭了,“你的下一扇门,就是菲尔夏鸟。”

    菲尔夏鸟,真是一个人让人觉得不愉快的童话故事,林秋石蹙眉。

    阮南烛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随手递给了林秋石:“这是你刚离开的那个门的线索。”

    林秋石接过来,发现这也是一张纸条,只是上面写的内容不一样“ 一人不入庙,二人不观井,三人不抱树,独自莫凭栏。”

    入庙,观井,抱树,和门里发生的一切一一吻合,到此时,林秋石才明白为什么在门里的世界里,阮白洁为何能万事先知。

    “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进来了?”林秋石道。

    “说来话长。”阮南烛说,“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总而言之,住在别墅里的都是一群一样的人,大家都必须进入门内的世界,所以互相照应。”

    这时候程一榭做好了早餐,端到了桌子上:“阮哥,吃饭了。”

    阮南烛道:“走吧,吃点东西。”

    林秋石点点头。

    程一榭的手艺很不错,熬了个粥,还炒了两个小菜。三人吃饭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下来了,林秋石得到的信息太多,一时间很难处理完,于是全程安静的吃着饭,也没有再问问题。

    刚下楼的程千里见他这么安静,很感动的表示:“好久没有见过情绪波动这么小的新人了,之前来的那几个不但是个十万个为什么,还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林秋石:“……别墅里还有其他人?”

    程千里:“还有两个,进门里去了,鬼知道他们能不能出来。”他尝了口程一榭煮的粥,嘟囔道,“都不多加点糖。”

    程一榭听到这话面无表看向自己弟弟。

    程千里赶紧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这对双胞胎的互动,倒是很有意思,林秋石正在这么想着,就听到程千里说:“你估计下周又要进门,不过不用担心,到时候阮哥陪着你一起进去,应该问题不大。”

    林秋石看了眼旁边的阮南烛在暗暗的叹息,心想完全想象不出门里的阮南烛居然是那样的姑娘,他道:“对了,是不是门里门外,我的长相会发生变化?”

    程千里:“对啊,门里我可丑了。”

    程一榭:“你现在也不好看。”

    程千里:“……”

    “那我门里长什么样?”林秋石有点好奇。

    阮南烛吃了最后一口饭:“下次进去的时候你照照镜子不就行了。”

    也对哦,林秋石觉得挺有道理的。

    “准备一下。”阮南烛说,“菲尔夏鸟的世界应该不会太难,通常第一次进入门里,都不会太难,只要拿到了提示,一切好说。”

    林秋石:“可是为什么我的第一世界感觉挺难的?”

    “因为门里有三个老手。”阮南烛,“除去我,熊漆和小柯也是老手。”他擦干了嘴,“他们应该隶属另外一个组织。”

    林秋石一愣,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内情在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