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16章 团队

时间:2018-01-29作者:西子绪

    ,!

    车驶出小区一路向前。

    林秋石和程千里坐在后座位上,两人没有太多的交谈,车内的气氛非常安静。直到车驶上了高速公路,林秋石才忍不住发问:“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程千里道。

    林秋石:“我问了你们告诉我?”

    程千里:“我不会。”

    林秋石:“……”你们可真有意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外面。

    林秋石从车上下来,观察着眼前的建筑。这别墅独门独栋,周围不见人烟,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在荒郊野岭。

    别墅周围种满了茂密的草木,站在门外,便能听到嘈杂的虫鸣声。

    阮南烛停好了车,三人便顺着小道一路往前。林秋石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现在刚好凌晨一点,大约是这里太偏了,手机信号很弱,只有那么一小格。

    阮南烛走在前面,到了别墅门口,抬手推门而入。

    林秋石进了门后才看见别墅里面灯火辉煌,一楼客厅里坐了三个人,似乎正在讨论事情。三人是两男一女,见到他来,都对他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阮哥。”其中一人叫着阮南烛,从态度上来看非常的恭敬,“你回来了。”

    阮南烛微微点了点头,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抬手示意林秋石坐在他的旁边。林秋石犹豫片刻,还是听从了阮南烛的意思。

    阮南烛道:“你才从门里出来吧。”他手一伸,“纸条呢?”

    林秋石微微发一愣,没想到阮南烛如此的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铺垫,便直接找他索要那张纸条。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情况么?”林秋石道,“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到这里来,什么也不说就问我要东西?”

    阮南烛道:“千里,你解释。”

    程千里耸耸肩,一脸无奈的模样,他起身,拿起面前的笔记本,打开之后敲击了一阵子,然后顺手递给了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其妙,还是接过了笔记本,看见上面打开了□□个网页:“什么东西?”

    程千里:“你看看。”

    林秋石滑动鼠标,大致的浏览了一下网页页面,发现这些网页全是昨天的新闻,大部分都是意外死亡事件。其中一条林秋石很眼熟,说的是x室发生了一起车祸,司机超速驾驶,撞在了护栏上面直接死亡。看着新闻里姓氏的缩写和照片,林秋石终于意识到这些内容到底是什么。

    网页里所有死掉的人,都和他之前在门内看到的人是同一批人。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晚上,都死了,虽然死法千奇百怪,有自杀也有他杀。

    林秋石:“……门里死了,外面的人也会死?”

    程千里点头:“我先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做好心理准备,那门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噩梦,在里面出了事儿,在外面人也没了。”

    林秋石道:“我知道了,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用很难用科学来解释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本来就是违反常规的。”程千里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阮南烛,“你刚从门里出来吧,你快点把你从门里得到的那张纸条拿给我们,那东西很重要。”

    林秋石:“我那纸条我没带在身上。”

    “没带没关系,你记得上面写了什么么?”程千里发问。

    林秋石点点头,他稍作迟疑,面对众人的注视,还是说出了纸条的内容:“菲尔夏鸟。”

    “查。”阮南烛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动作了起来。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搞得林秋石也跟着有点紧张,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明白……”

    阮南烛道:“你最近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一些预兆之类的东西。”

    林秋石道:“预兆?”

    阮南烛:“对,预兆。”他解释,“比如看见一些以前没有看见的东西,出现一些细小的意外,亦或者……”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家里的动物不让碰了?”

    林秋石:“有有有,我家猫不让我抱了,你看我这毛补有得治吗?”

    程千里:“没得治了,割了吧。”

    林秋石:“……”

    阮南烛看了程千里一眼,程千里赶紧做出一副我在认真工作的表情。阮南烛道:“你快死了。”

    林秋石愣住:“啊??什么意思?”

    阮南烛:“字面上的意思。”他慢慢道,“但是只要你能撑过十二扇门,就能活下来,彻底脱离出门的控制。”

    林秋石:“门的控制?”他觉得自己简直像是十万个为什么,有无数的问题涌上了脑海,但他又不敢全都问,看这个阮南烛,怎么都不像是个耐心特别好的人。

    果不其然,阮南烛道:“你不用急着发问,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慢慢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千里,交给你了。”

    程千里:“我发誓这是我最讨厌的新手问答环节。”

    林秋石:“……”委屈你了啊。

    “那我今天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林秋石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是目前最重要的。

    “什么问题?”程千里道。

    “那个……阮白洁是你们什么人啊?”林秋石问道,“她跟你们肯定有关系吧?”

    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程千里的表情非常的奇怪,甚至说得上扭曲。林秋石研究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憋笑。

    “以后你会知道的。”阮南烛温声道,“不要急。”

    林秋石:“……”你们表情怎么都那么奇怪啊。

    他们对话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查出了菲尔夏鸟和一些相关的资料。

    阮南烛听完众人的汇报之后宣布:“程千里,带着他认识一下大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程千里:“好。”

    阮南烛说完就走了,没一会儿屋外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被留下的林秋石和程千里面面相觑,最后程千里站起来,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卢艳雪,我们团队里的唯一一个姑娘,胆子比男人还大,性格比男人还糙。”

    卢艳雪:“卧槽,程千里你会不会说人话?”

    程千里没理她,又介绍了另外两个人:“陈非,易慢慢,陈非是戴眼镜的那个,另外一个叫易慢慢,这人很事儿,废话也特别多,最好离他远一点。”

    陈非对着林秋石点了点头,易曼曼:“程千里你是皮痒了还是怎么着?”

    “这位是林秋石,你们都知道了吧。”程千里说,“阮哥带回来的人。”

    三人从态度上来看,还是都挺友好的,但都话不多,没有要和林秋石交流感情的意思。

    程千里似乎看出了林秋石的想法,很真诚的解释:“你不要怪他们不欢迎你,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你能活多久,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感情是很难受的事。”

    林秋石:“……”你这么说,我就好受多了——才怪啊,什么叫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至少要撑过下一扇门吧。”程千里说,“不过你的下一扇门阮哥应该会带着你过,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林秋石:“那阮白洁……”

    程千里:“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林秋石:“……”你这话题也拐的太生硬了吧。

    林秋石没饿,半夜被叫起来后也睡不着,于是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他们做事。他们似乎都在查找关于菲尔夏鸟的事情,虽然这只是个童话的名字,但他们却好像要挖地三尺,找出所有的线索。陈非和易曼曼还在讨论明天去图书馆一趟。

    程千里说林秋石闲着没事儿可以上楼睡觉,房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右手最靠里面的那一间,里面还有电脑什么的,林秋石要是闲着没事儿还能打打游戏。

    林秋石:“……那我去睡觉了。”

    程千里:“晚安。”

    林秋石噔噔噔上了楼,刚转进右手,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他本来以为是住在别墅里的其他人,正欲上前打个招呼,结果林秋石刚看清楚那人的脸,他后背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原本应该坐在楼下的程千里,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程千里?”林秋石慢慢的后退一步,“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眼神冷漠,气质和程千里完全不同,听到林秋石的话,淡淡开口:“我不是程千里。”

    林秋石:“那你是谁?”

    那人说:“我是程千里他哥。”

    林秋石:“啊?”

    那人说:“程一榭。”

    林秋石陷入了迷之沉默,他没说话,转身跑回了一楼,看见程千里的确是坐在客厅里正在和卢艳雪聊天,见到他跑回来,疑惑道:“怎么了?”

    林秋石:“你有个双胞胎哥哥啊?”

    程千里:“哦,对,我忘了。”

    林秋石:“……”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吗?而且你们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啊,一榭千里,一泄千里???
小说推荐